仫佬族祖先的故事:英雄朵菲和垦王山的传说

苗族故事:马桑树曾有通天的本事 如今只好往地上长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的故事:从小多才智 时势造英雄


传说仫佬族的祖先因为讲的话和皇帝不同,又反抗朝廷的徭役贡税犯了皇法,被皇帝派兵从北往南驱赶,一路上凤吹雨打、烈日煎烤,受尽苦楚。

一天, 官兵赶着仫佬族的祖先来到了一片崇山峻岭。坐在马上的长官,用鞭梢指着群山,冷笑着说:“不送你们啦!”然后官兵们不往前走了,打算回去了。留着仫佬族人在那里听天由命。

往前走吗?前面是云雾缭绕的险山。往后退吧?后面有如狼似虎的官兵。

妇人和孩子哭了,老人们唉声叹气,青年们怒火烧红了眼睛,可是谁也拿不出一个好主意来。

有个叫朵菲的后生,跳到一块高岩上,对众人说;“叔伯们,兄弟们! 好汉远望千里,不看眼前。皇上不让我们活,我们偏要活下去。俗话说,走尽陡弯路,自有平坦道。只要我们拧成一股绳,一定能闯出一条生路来。”

朵菲带领众人往前走。他攀悬崖,越陡璧,披荆斩棘,杀蛇除虎,为乡亲们开辟前进的路。

他们爬过四十九座高山,翻过四十九个峻岭,穿过四十九条深谷,涉过四十九道激流, 找到一处适合生存的地方。

大家盖起草棚,开出田地,从山上打回野兽充饥,从地下挖出煤炭烧火取暧。


仫佬族男子


仫佬族人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州官带着官兵进了山,到处张贴告示:“交税纳贡,皇法天命。如有违犯,剥皮抽筋。”

有一年,春夏无雨,五谷不生,州官派人穿村过寨催捐逼税。 朵菲把后生家召集一起, 商议对抗官兵的办法。

大家都说:“我们和他们拼了。”

朵菲说:“对! 凶狗最怕棍棒,恶狼最怕猎枪。我们只有和官兵斗,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天,官兵又进山了。

众乡亲从丛林中、山洞里、村寨内冲杀出来,矛对矛,刀对刀,杀得官兵狼狈逃命。

州官气疯了,急忙请来援兵。他们把山寨团团围住,放火烧寨,杀人掳掠。朵菲和伙伴们挥动大刀长矛向官兵杀去,从清晨直打到半夜,乡亲们进了深山老林,脱险了。

可是朵菲和几个同伴陷进重围,左冲右杀出不去。

朵菲解下缠头的蓝布带,为受伤的伙伴包扎好伤口,脱下身上的布衫,给光膀子的伙伴披上,指着乡亲们撤走的方向,向伙伴们说:“要报仇雪恨! 要保护众乡亲! 快跑,我来对付官兵!”

伙伴们撤走了,朵菲只身冲进敌群。他左右开弓,前劈后砍,直杀得官兵血肉横飞。可是寡不敌众,他身中毒箭,被官兵抓住了。

州官命令兵丁把朵菲押到杀人坪,在他面前摆着酒席,在他背后站着刽子手,得意洋洋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造反?”

朵菲答:“要活命。”

州官说:“只要你把山里人都叫出来,我让你活命。”

朵菲说:“你盘算错了!”

州官说:“小伙子,不要把话讲得太绝。来! 我们先喝杯和解酒。”

朵菲火极了,指着州官痛骂:“你们杀了我们多少乡亲,烧掉了多少村寨!有朝一日,我要把你们千刀万剐。”说着他一抬脚,踢翻了整桌的酒肉,一伸手,抓起一把装满酒的大铜壶朝州官脸上砸去。

州官躲闪不及,被砸得鼻青脸肿,疯狗一样狂叫:“砍了他! 砍了他!”刽子手正要举刀向朵菲砍去,突然“轰隆”一声,一座大山落在杀人坪上,把州官和兵丁全都压死在山底下。

民众从深山老林中出来,寻找朵菲的尸首,怎么也找不见了。 众人都说:“必定是老天显灵,把朵菲化成山峰,压住官兵,为民除害啦。”

人们牢记朵菲的功绩,把朵菲称作“垦王”,给这座山峰起名“垦王山”。

 

 

讲述者:潘代球

采录翻译者: 潘琦、包玉堂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