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南族故事:顶卡花和花针鞋的来历

壮族故事:民间姑娘喜爱鲤鱼鞋的来历

上一篇:

下一篇:

毛南族故事:背带上为什么别禾剪和针

相传在穿山洞的山脚下,住着一位美丽的毛南族姑娘,名叫谭灵英。她八岁死了父母,也没有叔伯和兄弟姐妹,只她一个人孤苦伶丁过时光。

她勤劳、聪明,从小学会耕田种地织布绣花,粗细活路样样都做得好,邻近垌场和村寨的乡亲们都很喜欢她。

灵英长到毛南族姑娘订亲的年龄,还没有订亲,真叫人难猜透她的心事。好多人三番五次托媒向她求亲,她一个都不中意。

原来,她自己心里有主意:一定要选上一个又勤劳又勇敢,人才相貌也要和自己相称的丈夫。

有一年夏天,北方大雨成灾,很多人逃荒南下。有个汉族后生金哥,千里迢迢逃到这个垌场。

这个后生哥身材高大,粗壮结实,长相又十分俊俏。他在离人家半里远的半山腰搭个草棚住下,一个人开荒种地。

金哥很勤劳,每天早起就上山开荒,天黑才回家。春去夏来,几乎天天都这样勤奋,开了大半座山,五谷瓜果样样都种上。

灵英的地恰好和金哥的地邻近,年长月久,两个人互相佩服对方的勤劳。

两边的地里种的东西,长得同样叫人喜欢:“一苞玉米一尺多,一个南瓜像谷箩,满山小米金灿灿,遍地高粱挂秤砣。”

两人平时做活路经常见面。开头语言不通,见面只是点头笑一笑,后来金哥学会毛南话,灵英也学会一些汉话,通话一天比一天多了,灵英和他也一天比一天亲密起来。

这年冬天,地里的作物收完以后,金哥上山砍竹子回来,做了一些竹器,挑到垌场去卖。

他见山上有一种金黄色的竹子,又有一种乌黑色的竹子,竹节又直又长,色泽油亮,顺手砍一些回来,割成又细又薄的蔑子,黄黑相间,精心编织了一顶竹雨帽。

第二年清明节过后,一天,金哥上山刮玉米地,戴了这顶新编的竹雨帽。灵英恰好也上山刮地,两人相距只一百多步远。

晌午过后,天突然变脸,下起瓢泼大雨来。灵英家里穷, 从来没有雨帽,慌忙跑到地边摘了一张山芋蒙叶子遮住头顶,皱着眉头说:“背时背时,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下起大雨来?”

那山芋蒙叶子虽然宽大,但是太软,大雨刷刷打下来,哪里挡得住。

灵英衣服都快湿透了,刚想蹲下去,忽然听到金哥在喊:“灵英,灵英,快过来躲雨呀! 我这里有帽子,遮一点也好嘛。快点,快点!”

这时雨更大了。灵英哪里还顾得一个女一个男,匆匆跑到金哥身边,躲进他的帽子底下。

竹雨帽虽然不很大,刚好遮住两个头, 比山芋蒙叶子好多了。 灵英一时只顾低头避雨,顾不上看那帽子。


顶卡花


过一会儿雨渐渐停了, 她这才慢慢仰起头来望那帽子。

一看,灵英失声叫道:“唷!顶卡花 ,顶卡花', 多么好看呀!”

“顶卡花”是毛南话,就是“帽底下编花”的意思。

那时,毛南山乡还没曾有过这种“花竹帽”,灵英第一次见到金哥做的一顶,感到特别稀奇。

那帽底下的花纹,用金黄色和乌黑色细竹蔑精心编成,像一朵葵花,又像一张精美的壮锦背带面,叫人十分喜爱。

灵英久久望着“顶卡花”,连声赞扬:“你的手真巧!”

“你想要这顶卡花吗?”

“不,不,不敢想 。”灵英连忙摇头 。

''这顶送给你。这是我自己做的,不嫌手工粗陋就收下吧!”说完,金哥把竹帽戴在灵英头上 。

灵英刚才和金哥一起挤在帽子底下躲雨,没有感到什么不好意思,这时反倒羞得满面通红,好像挨灌了一大碗糯米酒一样,全身热呼呼的。

灵英瞟了金哥一眼,低下头去,两手不住地持着帽带子。

半晌,才轻轻地说了一声:“那,那我没有什么答谢你。”

“一顶竹帽值得谢什么? 只要我俩能够常在一起做活路,永远不分离就好了。”

灵英默默点了点了头,又轻轻地说了一句:“能和你在一起,我这一世哪里都不去了, 拿鞭子赶也不走。”

金哥赠送“顶卡花”的事,很快传遍垌场,歌手为他们编唱了一首«罗嗨歌»:

金丝竹子根连根,恩爱情人心连心。罗嗨!

有缘千里来相会,送顶卡花订终身。罗嗨!

以后,不管晴天雨天,也不论做活路,赶垌场,走村串寨,灵英天天都戴着这“顶卡花”。

这“顶卡花”戴到哪个村寨,哪里的年轻妹仔就围拢来,看的看,摸的摸,总舍不得放手,还七嘴八舌地问灵英哪里买来的。

有个知道底细的姑娘,像敲牛梆那样“当当”地告诉众人: “人家是情郎送给的,你们就算有南瓜那么大的一团银子,怕也买不到啊!”讲得大家哈哈大笑。

灵英虽然不好意思,也只好点头承认。

这下子姑娘们有的拍她的肩膀,有的扯她的衣袖,都说:“你叫他给我们也做嘛,不管几多钱l ''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远近村寨的年轻姑娘,纷纷向金哥来购买“顶卡花”,金哥编都编不赢。

真的,戴上了“顶卡花”的姑娘,显得格外秀丽,更能逗引后生爱慕。

不下两三年,“顶卡花”成了姑娘们不可缺少的装饰品。

再说灵英,她觉得“顶卡花”可爱,做这“顶卡花”的金哥更可爱。每次戴上“顶卡花”时, 情不自禁笑眯眯的;晚上睡觉,还把竹帽挂在床头,半夜醒来,摸一下竹帽,心里甜蜜蜜、喜滋滋的。

她想回赠他一件信物,拿什么东西送给他呢? “顶卡花”是他自己亲手做的,我送的东西也应该亲手做,就连夜剪好鞋样,几天工夫,一双簇新的布鞋做出来了。

这是一双白布底黑布面的鞋子,鞋底打得密密的,中间精心打上花针,花针的图案和“顶卡花”的图案一模一样。

不久,这对年轻人成了亲。不少后生和姑娘学他们的榜样,后生给姑娘送“顶卡花”,姑娘给后生送花针鞋。

“顶卡花”和花针鞋成为男女青年定情的信物。

金哥也就在毛南山乡安心住了下来。他们在后园种上一大片金丝竹和黑竹,每年秋后便砍竹子、剖竹蔑,两人一起编织“顶卡花”。

逢六逢四,夫妻双双挑着这些精制的“顶卡花”,赶六圩走牛垌,同坐同行,同去同回,好比影子不离身。

 

 

讲述者:谭光和

采录翻译者:袁凤辰、过  伟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