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民间故事:穷女婿和他的宝筒

水族民间故事:两兄弟,一个勤劳奋进,一好吃懒做

上一篇:

下一篇:

富豪为儿子精心安排未来 可惜儿子烂泥扶不上墙

 古时候,贵州恒虽地方有一家财主叫“哎赖”,他有两个姑娘,姐姐嫁给富贵人家的哎富做妻子;妹妹不听爹妈的招呼,偏偏去和勤快伶俐的穷后生阿尖成亲。

大女婿和岳父家门当户对,逢年过节和红白喜事,请客送礼都很是体面的。岳父高兴得像抹了一层油,逢人便夸大女婿。二女婿阿尖虽然勤快,但是家底薄,应付不了岳父家的礼信,加上儿女儿是私下去和他成家的,岳父总觉得扫了自家脸面,一看见二女婿就觉得样样不顺眼。

大女婿来了,岳父杀鸡买肉客客气气来招待;二女婿到了,岳母拿冷饭泡酸汤,冷冷清清来应付。

一次,两个女婿都来到岳父家。大女婿直挺挺在楼上的好铺睡觉。岳父见了夸耀说:“睡成金条形,是条富贵命!”

睡在楼脚地铺的阿尖听到了,也直挺挺地睡着,试看岳父怎么说。

岳父见了骂道:“睡觉像根扁担,一辈子是穷汉!”

大女婿侧身拱背睡,岳母见了,赞说:“弯腰拱背像银锭。”

阿尖听了也弯腰,岳母见了吐口水:“弯腰拱背像条火烧狗!”

两个女婿去打柴。大女婿拾得少还受夸奖,阿尖挑得多还挨臭话骂得几大箩筐。

阿尖品性好,懒得和岳父母计较,总是忍耐。可是岳父母越发刻薄,常常骂阿尖巴结他家,沾他家的光,扫他家的脸,败坏他家门风。

办酒席请客,让大女婿陪客,阿尖收抬碗筷干杂活。

阿尖想到自己年纪小,该收拾吃的招待客人,所以总是一声不吭。

冬季的一天,岳母叫阿尖去翻地种包谷。

阿尖翻到地的半中,见地边杂刺太猛就回家要镰刀去割刺蓬。

他从后门进到牛圈边,听岳母对大女婿说:“你再吃块糯米粑,吃饱了好上地头去看阿尖躲懒不。地边花椒树下埋有一缸银子,弄不好阿尖东撬西翻把它弄走!”

接着又听到岳父说:“往后家里的东西全归你了。接梯脚下和石確根那里还埋有银子,以后修接梯、整石確要避开阿尖……”

听到板凳的挪动声,阿尖悄悄地溜回地里。他一边割地埂, 一边盘算着教训这些势利鬼。

正好刺蓬里,蟋蟀在“居居居”地叫个不停。阿尖打定了主意,就用蟋蟀来治服这些势利鬼。

收了活路,阿尖把蟋蟀带回家,找个竹筒磨得溜光滑亮,还抹上生漆,然后钻个眼子把蟋蟀装进去。从此,不管走到哪里,总把这竹筒随身带着,要是在岳父母看见的地方,就摸出来逗着玩。有时还放在手心咚咚地杵几下,又凑着鼻子闻闻,还换着耳朵听听,独个点头咪咪地憨笑。

岳父本来就厌烦阿尖,看见他这样玩弄这竹筒,头更是不舒服。

一天,阿尖在河边割草,见岳父来了,又故意玩弄这竹筒。

岳父气急了,趁阿尖不注意,抓过竹筒就往河里摔去。

河水又大,阿尖不会游水,就大声地朝打捞木料的人大声喊:  “谁捞来那个黑色的竹筒,赏他十吊钱的花红。”

竹筒捞上来了,阿尖马上开钱,接着又急忙用衣服擦干竹筒,嘴里喃喃地念道:“好好好,幸好没丢掉这个宝!”

老岳父见阿尖那么穷,却肯出十吊钱去捞个烂竹筒,老是想不通,好奇地问阿尖:“你那竹筒是哪样宝筒?”

“老人家啊,这就是人们的‘倒能’宝筒。得了宝筒,一辈子不愁吃穿!”阿尖头也不回,边擦竹筒边回答。

岳父鄙视地说:“我从来不见你找到什么宝贝来!”

“到家我再跟您老人家说,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阿尖一本正经地说。                   .

一到家,岳父、岳母和大女婿围住阿尖看宝筒。

岳父不信就对阿尖说:“那么你拿宝筒找找,看我埋银子在哪里。”

阿尖不慌不忙拿着宝筒在手上咚咚咚敲三下,凑着鼻子闻一闻,换着耳朵听听,然后说:“地边的花椒树脚埋有一缸。”

岳父一惊,掉下手中的烟杆。

阿尖又敲敲、闻闻、听听,一本正经地说:“楼梯脚下有一坛。”

岳母心慌,手一抖,纳鞋针戳伤了手板。

大女婚不服气又问哪里还埋有银子。

阿尖又摆弄宝筒一番,说:“石確根还埋有一罐。”

大女婿傻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尖看见制服了岳父母和大姐夫,心里着实高兴,又故意大声地说:“谁有金银宝贝要瞒住我还可以,可是瞒不住这个宝筒。刚才我说的对不对,你们心中有数。要是我存心不良,早把银子抠走,想到都是自家人,不该怀着坏心眼。”说完,转身就要回家。

这下子,岳父母马上开着笑脸,拉着阿尖坐下,赶忙杀鸡来招待。

大女婿看见宝筒那么神通,愿出高价钱向阿尖买过来。

阿尖死活不肯卖,说宝筒是无价之宝,要是自已贪财,早把附近大富人家埋的银子偷光。

阿尖越是这样说,大女婿越眼红,愿把自己的所有家产和银子来换宝筒,阿尖还是摇头不答应。

这下子,岳父母看阿尖,好像他是浑身金子的人,忙说:“阿尖,你有宝筒吃穿不愁了。可是二姑娘出门时没件嫁妆,现在把花椒树下那缸银子送她。家里埋的这两罐留给大姐夫和我。另外还送一百挑田给你。”

大女婿也想巴结阿尖,咬起牙巴骨,也让五十挑田给他。

阿尖故作推辞,然后收下了。

阿尖发横财的事越传越远,宝筒的神奇越说越玄。不论阿尖走到哪里,穿着怎样破烂,那些有钱人家都像敬财神那样待他。

有钱人家怕阿尖说出自家的财宝,都背银子来求情。阿尖推说不收,他们越怕,把银子倒在他的屋角转身就走。


竹筒


不巧,省城的大官“哎贯劳”家给皇帝备办的祝寿珠宝被偷了,四处寻査都找不到。听说阿尖有神奇的宝筒,就来求他帮忙。

这件事,阿尖心中没有底,可是又不能亮开宝筒的底子,只是闭着眼,揺摇头,推说神虫累坏了,要歇气五六天。

哎贯劳以为阿尖故意卖弄关子要钱,就挑五挑银子来送他。最后,阿尖横下一条心来碰一下运气,一本正经地对哎贯劳说:“我有宝筒想要什么有什么,才不图你的银子哩!眼前‘恒虽’地方受灾受难,要是能免除三年的官粮,我才设法去找你的珠宝。”

哎贯劳没法,只好写了免收‘恒虽’地方三年官粮的凭据,交给阿尖。

阿尖骑虎难下,左右为难,一直为这件事苦恼。

第三天正对龙场天,阿尖索性把官家抬来的银子全搬到场坝摆开。人们不晓得出了啥事,都围拢来观看。

阿尖见机会已到,就向大家喊话:“乡亲父老兄弟们,我阿尖有个神奇的宝筒天下都晓得。现在哎贯劳送给皇帝的珠宝被偷了,抬着这些银子来求我帮忙,还答应免除恒虽地方三年的官粮。我不帮忙,自己要遭杀头;我要是帮忙,就伤一个弟兄的情面。晓得厉害的就悄悄来跟我讲,要不我就叫官家下手啦!大伙要是缺吃少穿,就来这里要银子去买米买布……”说完就把银子散发给周围的穷人。

人们声声感激阿尖,个个埋怨责备那小偷。

想不到这次喊话果真有效果。当天夜里,有个后生就来敲门向阿尖求情:“阿尖哥,我家里穷,官家又逼粮,见哎贯劳路过这里,我想去偷点银子来纳粮税,偏偏偷到珠宝。现在只有你晓得,求你千万别带人来抓我。”

阿尖暗暗高兴,安慰说:“珠宝你不要动一粒,拿去龙角塘边的石洞里放就是了。你少吃的,来要银子去买米。”说完送五六锭银子打发这位后生走了。

第五天,哎贯劳打发人抬着新轿子接阿尖去找珠宝。

阿尖心中有数,故意坐轿兜风玩耍,想到哪里逛,就叫轿夫抬到哪里。

一路上三四顶轿子前呼后拥好不热闹。

阿尖故意拿着宝筒敲敲、闻闻、听听,弄得十分神妙莫测。最后才对哎贯劳说:“这珠宝已经转移到龙角塘边的石洞里藏了。”

一到龙角塘石洞,果然找到了。

免了“恒虽”的三年官粮,人人高兴。阿尖的名气越来越大,岳父母逢人就夸阿尖,大女婿反倒受到冷待。

事有凑巧,这年秋天,皇帝的金印被偷了,派人找遍十八省三千县份都没下落。最后听说阿尖有神奇的宝筒,皇帝就来找他帮忙。可是皇帝又怕带阿尖到皇宫和京城,收藏的金银财宝会漏了底,就向他借宝筒用一用。

名声太大,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阿尖左右为难。不借宝筒是欺君罪,借了宝筒也是欺君罪,想来想去只有把宝筒借给皇, 但是想了三条绝招来治服皇帝。

第二天,皇帝向阿尖索取宝筒,阿尖要求皇帝免了“恒虽”地方九年皇粮。

皇帝答应找到金印之后就批下免粮签。

阿尖见皇帝狡猾,把宝筒拿在手上故意喃喃地说:“宝筒啊,皇上来借你去,我只好送他,可是又怕皇上有几件事办不到啊!”

皇帝听了急忙问是什么事?

阿尖说:“用宝筒要有诚意,一是在使用之前,皇上要吃素斋戒一个月;二是宝筒远离我的身边,神虫的声音更小了, 你要在深夜里一个人出去査找,才听到神虫的暗示;三是临用宝筒时要跪着向它磕三个响头。这些事,皇上你是难办到的啊!”

皇帝寻找金印心切,一连说几个“办到!”从阿尖手里抓过宝筒就转回皇宫。

皇帝一回到皇城,就拿着宝筒四下游窜査找。一路上拿着宝筒敲敲、闻闻、听听。可是走遍皇宫,窜遍皇城,都听不到宝筒传出一句话。

一气之下,皇帝把宝筒一摔,竹筒破了,蟋蟀死了,还说阿尖犯欺君罪,派人抓他来斩头。

阿尖被五花大绑押上庭前,文武百官都在四周看热闹。

阿尖见四周有人,是自已说话的好时机,就壮着胆子站立着。

皇帝拍着惊堂木大吼起来:“阿尖犯欺君罪,推出午门斩头!”

阿尖也大声地吼叫:“皇上,你犯了‘欺神罪’!”

皇帝问阿尖什么是“欺神罪”。

阿尖就从头数落了出来:“皇上,我说过在使用宝筒之前要斋戒一个月,可是你回皇城不到一个月就抓我到这里,肯定你没有斋戒。连斋戒你都不愿办,那么深夜里一个人去査访你也不敢去,还有临用前你也肯定不磕头……”

没等阿尖说完,皇帝就怒气冲冲地说:“我是一国之主,在万人之上,怎么能跟一个竹筒斋戒、磕头嘛?”

阿尖见皇帝漏了马脚,大声地说:“皇上啊,你再大你也是人,它再小它也是神。原来你满口答应办到那些事,最后你一样也不办, 这是欺神啊!我的宝筒判了那么多桩事,天下人人知道。现在你把宝筒摔坏,反倒来害我,你不怕天下笑话吗?”

皇帝听了哑口无言。

最后,皇帝没办法,只好放了阿尖,又怕以后百姓说皇上讲话不守信用,皇帝只好把免粮签批了。

阿尖带了免粮签回到恒虽地方,大家见他平安回来,又给地方上办了件大事,村村寨寨都抬酒抬猪来感激他,庆贺酒常常都摆四十九天。 

 

 

流传地区:贵州水族地区

口述:潘道益(水族)、潘鼓公(水族)

整理:潘朝霖(水族)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