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南族神话故事:神祖神孙和盘古兄妹的创世经历

壮族故事:英雄侯野射下十一个太阳 剩一个要到海里去叫

上一篇:

下一篇:

玉帝奖罚不明的故事:神仙偷吃三粒谷子被罚 强盗放下屠刀成罗汉

洪水泛滥、兄妹结婚、格射太阳等故事,在毛南山乡有多种传说本。如《盘古的传说》中,说盘是兄,古是妹,大葫芦是他们两兄妹种出来的;又说盘、古婚后不生娃仔,他们把泥巴捏成泥人。

《格射日月》中说,格射太阳是在禹皇治水九十九年以后发生的事。

本故事是由毛南族老人说唱的,这个说唱本几乎概括了以上所有的传说,但人物与情节很不相同。

旧社会毛南族劳动人民的生活是十分困苦的,当人们对生活失去信心和勇气的时候,民间说唱家们便通过这个说唱本,向人们介绍人类社会创始者为了获得生存而前扑后继的斗争精神,激励人们克服眼前的困难,努力奋斗去争取未来的幸福。

故事如下:

 

开辟我们人类的天地,不光是盘、古兄妹,还有她们的好几代神祖神孙,最早的要算昆屯 。

 

昆屯开天盖

 

原来,地上是没有人类的。那个时候,地上有很多顶天柱, 把天盖高高地撑起来,是昆屯第一个把这个天盖揭开。

昆屯的本事很大,一来到地上,就把所有的顶天柱全都摇倒,从那以后,天和地才远远地隔开。

他又把地上的石头捏成山,把泥巴拢成岭和坡,把漫铺地面的水集成海和河。

原先,人都住在地壳的石层底下,日日夜夜都睡在岩洞里,没有水喝,也没有饭吃。

后来,昆屯剥开了石层,人才爬到地上来,才得透口气。他们刚刚爬上地面的时候,因为还没有五谷,只好摸爬着去找树叶和树根来吃。

那时还没有男女配成夫妻,也没有生儿育女,没有房子住,没有路可走,周围都是云雾茫茫,他们成天唉声叹气:

“看不见月亮,看不见大阳,

没有一件衣,没有一颗粮,

到处是乌云,黑洞洞一团,

辨不出哪里是地,分不清哪里是天.……”

这样的自然环境哪里能活得下去,所以,没有多久这一代神祖几乎死光了。               

 

汉王种稻谷

 

昆屯过世后,传宗接代的有汉王。他造就了第二代神祖。

昆屯还在世的时候,留给他一颗很大的谷子。

昆屯死后,汉王想,先辈祖神为什么活不下来,就因为没有饭吃。于是他拿这颗谷子去种,结果长出又高又大的稻禾, 那谷粒一颗就有三斤重。

可是,这种谷子的壳又厚又硬,用斧头也劈不开。因此,种出了谷子也没法煮成饭,他们只好上山找蕨菜、挖蕨根来吃。

因为吃的都是野生植物,又没有太阳照晒,所以,这一代人长得很奇怪,个个身上不长毛,头光禿秃的,不成男也不成女,全身都裸露,好像拔了毛的鸡。

他们的皮肤白得像刚刚碾出的米,嘴巴成天咧开像个尿壶口。

他们吃的住的都很苦,于是同样叹天怨地:

“看不见月亮,看不见大阳,

谷子硬邦邦,哪样饱肚肠,

到处是乌云,黑洞洞一团,

辨不出哪里是地,分不清哪里是天……”

他们虽然活了五百岁,但没有生儿育女,结果也死得很可怜。

 

天皇到盘、古

 

汉王死后到天皇,他又造就他的这一代子孙。他总结了前辈神祖的经验,晓得没有阳光人类就会毁灭。

但是他不懂大地需要多少个太阳,以为越多越好。他一次就造出十二个太阳,不分白天黑夜地向地面照射,晒得地上直冒火烟,连石头也溶化成浆,留下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岩洞。

河水海水都滚沸了,直到现在还有一些温泉。

大森林里的顽石也噼噼啪啪地爆裂炸开,直到现在山上偶尔还有石头滚下来。

那时,地球就像一团熊熊的烈火。牛羊不能放牧,五谷不能栽种,人们都躲到深深的地洞里去。

他们在地洞里哭喊连天:

“哪个能喊来雷公,哪个能杀死大阳,

我们愿敬奉你最好的田垌,

我们愿分给你最肥的田块,

黄牛水牛任你挑,好梨好耙任你选,

鸡鸭鱼肉我们给,哪家多的哪家捐!”

他们唱的这支“愿歌”声音很大,冲出地层,响彻云霄。

那时,不晓得哪个地方有一个人叫做“格”,他本来没有田地,没有耕牛,听到他们这样许愿,觉得蛮好,就来跟他们商议。

格说:“如果你们真的愿意这样,就让我试着拿弓箭去射射吧。射不落我不要你们的田,射落了你们可不得反悔啵。”

大家都挖出心里的话来说:“格呀,哪个还说谎话呢,太阳把我们熬煎得够苦够辣了,谁要是哄骗你,电不扯雷公也劈!”                                  

双方商定后,格就当着大家的面,拉满他的强弓,向高空“唆”地射了第一箭,这一箭就射落了七个太阳。

接着又射第二箭,这箭又射落了四个。一下子,天下比原来凉爽得多了,也昏暗得多了。这一来,人们却慌了手脚,他们想:如果再射落那一个,恐怕又转回原来黑黑的天,那还成什么人间世界!

大家便急急忙忙地拥到格的面前,一齐拉着嗓子喊:“留下这个晒谷子,留下这个暖人间!”

格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便退弓卸箭。

从那以后,天上就剩下一个太阳,分出了白天和夜晚,夜间才现出星星和月亮。

自从分出日暖夜凉,地上的生物就蓬勃生长起来。那时已到四月天,山上的布谷鸟催着农家早种田,于是人们都抢着去种最好的田,留给格的田块都长满高高的野草。

家家都牵着自已的牛去耙田,没有一个愿让给格。

格生气了,破着嗓子喊个不休:“你们丧尽良心!你们实在刻薄!……”

人们都埋头耙自己的田,没有一个理会他,好像原先没有跟他许过什么愿似的。

盘和古是同胞兄妹,古是亲哥,盘是亲妹。他们人小家穷,没有耕牛,没有田地,只有一条瘦狗。

他们感谢格射太阳的大功劳,就把仅有的那条瘦狗送给他。

格没有牛种不了田,他就到北方去买牛,到南方去买马。

但是,他到北方买不到牛,到南方也买不到马。

在南方卖牛的地方,有几颗葫芦籽掉在地上,他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拿回田里种。

播下葫芦籽整整一年了,大都霉了,只有一棵嫩芽长出来。这已经到了第二年四月,人家都挑粪去肥田,他却挑粪去肥葫芦苗。

那葫芦苗得了肥料,就长得出奇的快,叶子一天比一天大, 藤一节比一节长。最小的第一张叶子就有葵扇那么宽,第一节结的葫芦瓜就有碗口那样大,第二节结的葫芦瓜像草凳那样粗,最后一个比谷仓还要大。

八月秋收季节到了,人家下田割谷子,格就去收他的葫芦。

人家翻晒谷子,他却在家里挖他的大葫芦,一直挖了八个月,

才把大葫声的籽渣挖空。

到了第二年四月,人家牵牛去耙田,格忍着一肚子的气,牵那条瘦拘去梨田。

他刚刚把农具套在狗的颈脖上,那条狗的眼泪就漱漱地落下来。它仰头望天汪汪叫,天上立即闪电又打雷;它低头朝地汪汪叫,地上立即卷起一团团黑云,一下子天地之间就充满了乌云,把太阳全遮住。

四月初八那天,突然刮起龙卷风,接着下起倾盆大雨,雨里夹杂的冰雹像坛子一样大,把世上所有的房子都砸烂了。

大雨连续下了三个月,大地上到处都是掺着黄泥的洪水,把所有的山都淹没了。

最高的八仙山只露出葵扇那么大一块,最大的风凰山只剩被面那么大一片,所有的鸟儿都往那里飞逃。幸好盘和古在风凰山上打柴,才有那么一块立足之地。

水还继续上升,眼看就要泡到他们的脚跟,盘和古两个哭哭啼啼抱做一团,不晓得怎样逃命。

正在这个危急时刻,忽然漂来大胡芦,葫芦开着一个大口,他们就手牵着手钻到里面去躲。

从此,他们相依为命,躲在葫芦里日日夜夜在水上漂泊。

后来,天空慢慢放晴,洪水连续消了三个月才退。

这场大水灾,把世上的人都淹死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那时世上就剩下他们两兄妹,为了繁生后代,天神叫万岁娘娘做媒人,要他们两兄妹结为夫妻。

要兄妹结为夫妻,盘妹哪里肯答应!他们一起到村头问喜鹊,喜鹊吱喳地说:“现在世上只剩你们两个了,你们应该结为夫妻。”

盘妹听了,撇着小嘴在赌气。


毛南族美女


他们一起上山去问古松,古松早已摸透盘妹的脾气,它想:我要用软绳子慢慢把这匹犟马套住。于是它这样对盘妹说:

“山上有一百六十个洞,随你到哪个洞里隐匿,到时我叫古哥用手去指,指对了你们就结为夫妻。”

说完,它立即用自己的叶子蒙住古的眼睛,叫盘赶快到岩洞里去躲。

盘一撒腿就消失在密林里。盘在山上兜转了六六三十六个洞,可是,不论她钻进哪个洞,古用手一指就指对了。

盘没奈河,但又不服气,跑回来对古松说:“山上的树你最高,哪个洞不收在你的眼里,若不是你暗中指点,哥哥哪有这个眼力!”

盘妹告别古松,又带古哥到海边去问乌龟。

乌龟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好点子,它对盘妹说:“坡顶上有一副好石磨,你们去把它滚下坡,盘妹先滚下半边,古哥再滚上半边,苦是两盘合在一起,你们就得结为夫妻。”

盘妹想了很久, 认为天下不会有这样巧合的事,也不好意思拒绝,就当着乌龟的面答应试试看。

于是他们一起上到坡顶,把那副合好的石磨掰开来,按照乌龟的嘱咐,盘妹先把底盘滚下来,最后它背朝黄土面朝天,落在坡底的一个坑里。

接着,古哥又把上盘滚下来,它时而悬空,时而着地,飞到坡底的时候,它从底盘上面飞掠而过。

这时,盘妹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古哥却在她的身边叹息。

不料,它飞过前面不远,碰上了一堆泥垛,冲上它又被打转回头,绕着底盘兜了几圈,最后面朝黄土背朝天,终于在底盘上面倒下。

盘和古一起下到坡底看看,只见那副石磨又好好地合拢在一块。

古哥激动地呼唤一声:“阿妹!”

盘妹不应声也不多说,一下子羞得红了脸。……

盘和古结婚后,三年半才生第一个仔,这个仔是磨石仔,没有头脸、四肢,只是一团肉。

他们看见这个怪物,气得拿起刀来劈,一共砍成三百六十片,然后给鸟儿衔去四周到处乱撒。

几天以后,两夫妇沿路去看看,只见垌垌冒炊畑,寨寨有新人。

原来,磨石仔的那些砕片都变成了人,它的腰身变成壮人,肝脏变成瑶人,脖颈变成毛南人,个个都带着笑脸迎接爸爸妈妈。

 

良吉与良漂

 

良吉和良漂是盘古的神孙,他们两个一男一女,良吉是情妹,良漂是情郎,平日里相亲相爱。

就是他们两个,开始把手指含在嘴里,用气吹,响出尖利动人心弦的声音,后来叫做“吹口哨”。

他们吹得对方动了情,引得对方传口信。

从那以后,后生哥和姑娘在一起玩耍,双双作伴去对歌谈情说爱。

原来是在白天对歌,后来怕父母看见,才改在夜间去对歌。那时啊,村头村尾,树下路边,到处都见一双一对。

他们谈得心飘飘,谈得入了迷,家也不想回,饭也忘记吃。遇到圩日,情人在集市上会面,要说的话就更没完没了。

他们根本没有心思种稻谷,一天到晚,一年到头,尽想男男女女在一起游逛。

这一代人啊,实在浪荡过分了!

 

环英与行加

 

下一代是环英与行加。环英是女,行加是男。

环英有十二个女孩,行加有十二个男仔。

环英想要行加的十二个男仔上门来做女婿,行加想要环英的十二个女孩嫁过来做媳妇,谁也不想让自已的孩子出去。

后来,他们两个相约到一块商谈,各人都把自已的理由摆一摆,看谁有道理,谁就把对方的孩子要过来。

行加先这样摆:   

“我的男仔本事大,十蔸禾苗一手抓,

一天砍得十担柴,下河又会捞鱼虾,

赶圩还能做生意,天大难事担得下。……”

环英是个心灵嘴巧的女人,没等行加说完,她舌头一转话就来了:

“我的女儿巧又乖,会织棉布会纳鞋,

春夏秋冬不偷闲,边带儿女边剪裁,

浆洗端拿手勤快,家中百事揽得来。……”

真是公讲公有理,婆讲婆有理,只因他们生的儿女个个乖,如今谁去谁从,很难决定。双方争执不下,谁也不肯让谁。

那时正是寒冬腊月,大雪纷飞。为了考验谁的孩子高强,行加想出个点子来,他对坏英说:“现在我们打赌去跳塘,看谁的孩子能把自己的亲人救活,他就做主人,救不活就做客人。”

环英想不出更好的点子,就同意跟行加打赌去跳塘。

儿女们见两位老人家跳下冰冷的水塘,顿时吓了一大跳,都忙着下去打捞,把他们抬上岸来。

两个都冻得硬条条地躺在地上。

这时,行加的仔在他身边烧起一堆火。行加得到火的暖气,慢慢苏醒过来,终于复活了。

环英的女儿忙着跑回家,扛来几张棉被,把她裹紧。

行加醒过来了,不见环英,就问她的女儿:“你们的妈妈哪里去?”

女儿们指着那堆棉被说:“包在里面啦。”

行加惊讶地说:“孩子们呀,不能这样包,赶快解出来用火烤!”

当女儿们解开棉被的时候,环英已经冻死了。

女儿们扑在她身上,呼天抢地,哭的好伤心啊!

后来,环英化身变成一条鲤鱼,下到海里又变成海龙王。不久,她转回来对行加讲:“朋友,我服你了……

你的男仔有胆量,临难不慌显高强,愿把女儿嫁过去,请你快备合欢床。”

人间的男婚女嫁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以后世世代代都遵循这个习惯:男的要媳妇,女的嫁新郎。男的当户主,女的嫁去成客人。

毛南山乡哪家生一小孩,人家不问是男孩还是女孩,而是问是“主人”还是“客人”,这个代称就是从行加那个时候开始的,一直沿用到现在,它被毛南人视为对父母的文明礼貌和对婴儿的爱称。

 

 

流传地区: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

说唱者:蒙贵章(毛南族歌手)

记录翻译:蒙国荣(毛南族)、韦志华(壮族)、谭贻生(毛南族)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