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民间故事:富家女看上砍柴夫 没想到山洞藏宝藏

水族民间故事:年轻人救龙女 打造百鸟衣

上一篇:

下一篇:

京族故事:情侣订婚用花木屐风俗的来历

相传很古时候,水族人有两母子住在一个岩洞里,母亲六十多岁了,两眼朦胧,几乎像个瞎子,儿子叫李孟进,长得精干壮实,一家生活,全靠他砍柴换米度日。

这年八月二十九,李孟进挑着一担柴急匆匆地去赶街。他刚到大塘边,已累得汗流浃背,只好放下柴担歇息,脱下裤子跳进水里洗澡。

他眼见那活蹦乱跳的青蛙,不禁想:妈妈好久没吃肉了,捉几只给她补补身子。

不到一会儿工夫,他捉得一大串青蛙,用葛藤绑着放在岸边的裤头上,然后继续去抓。

忽然,背后传来响声,李孟进抬头一看,原来一只雄鹰正叼着那串青蛙和自已的裤子,展翅飞走了。

没有裤子穿怎么上街?正在焦急中,李孟进看到塘边有两丛芭蕉树,便奔跑过去,挥动柴刀,砍了许多芭蕉叶,用青藤串成长裙围住下身,肩挑柴担,继续赶路。

李孟进挑柴进市,已近响午,直到黄昏,才得卖脱手。他买了六斤大米,又往肉摊走去。他心里盘算着:明天是端节,要弄点猪肉回去。他再三求情,郁屠夫才答应赊三斤猪肉 给他。

李孟进接过猪肉,离开闹市匆匆赶路。

不料,途经州府大门口时,后面传来了急促的喊声:  “.站住!站住!”

李孟进扭头一看,追来的却是郁屠夫,没等李孟进答话,郁屠夫一爪把他手中的猪肉抢回去了。

事也凑巧,郁屠夫横蛮抢夺猪肉的情景,恰好被州府老爷的雷雪娇小姐看见了。这天,她正在踢鸡毛毽,听到“站住”的喊声,便跑到路上跳望。

她距穿芭蕉叶裙的后生很近,见他猪肉被抢走后,不争不闹,只是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她仔细打量他,忽然发现他脚后跟上长有一条鲜红的“龙”。

顿时,她心里暗想:“脚上长‘龙’,后也不穷。”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便着了迷,直到那后生走远了,她才回去。

第二天是端节,李孟进天矇矇亮就起床了。他穿着母亲用烂布缝制的裤子,暂时忘掉头天的伤心事,跟着人群去“端坡”看赛马、对歌。

李孟进刚踏进“端坡”的草坪,恰巧雷雪娇对面走来。两人昨天虽然见过一面,却未开腔。如今在端坡相逢,却是另一番心情。

太阳探出头时,雷雪娇便拉开了歌喉:

“葛藤开花藤更长,不知何时遇柴郎?

柴郎若需藤捆树,藤愿折身晒太阳。”

 

李孟进想了想, 也用歌回答:

“玫瑰开花红又红,刺多扎手不敢动。

若是花匠修枝好,何愁寻找摘花工?”

 

两人一唱一合,渐渐有了感情,他们从太阳升起,唱到月儿偏西,才依依惜别。

雷雪娇回到家里,红着脸把心里话讲给慈母所。

母亲转告了州官大人。

州官听了夫人的陈述,惋惜地说:“这个妹仔,家有万贯金银的小伙子她不嫁,偏要嫁这个打柴郎。她要去,就由她去,今后不要再进我家门。”

雷雪娇偷听到父亲反对这门亲事,顿觉天昏地暗,偷偷痛哭。最后。她把心一横,决定离家出走。


水族美女


她跋山涉水,一路査访,总算找到了李孟进所住的岩洞。

她轻手轻脚地来到洞口,笑容满面地问:“阿婆,你的儿子在家吗?”            

“他打柴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太阳偏西才回来。”

“那好,我就在这里等他。”

“等他有什么事呀?”

“我想来做你老人的媳妇。”

“唉,我家穷,一人打柴,两张嘴吃饭,哪养得起你呀。”

太阳偏西,李孟进挑着花香柴回到洞口。他往洞里一望,望见一位山茶花一样美丽的姑娘,仔细一看,原来是雷雪娇。                                                            

“你怎么到这里来啦?”李孟进问。

“自家来的?”

“老人晓得吗?”

“晓得。”

“那你父母同意我们的事啦?”

“不,不同意。管他同意不同意,我们先吃饭吧!”雷雪娇说。

进餐时,洞里只有两个土碗和一个半边葫芦的猫碗。雷雪矫用两个碗舀了两碗稀饭,分别递给老人和李孟进,自己把喂猫的葫芦瓢洗了洗,舀了一碗稀饭便喝起来。

吃罢饭,三人围坐在火坑旁,姑娘含羞地对李孟进说:“我爹不同意我跟你,可我偏要跟。”

“唉!我这老鸦哪配得上凤凰啰!”

“豆腐、韭菜,各人所爱,哪个讲配不上?”

“你爹不同意有什么办法?还是另选高门吧!”

“不,爹不同意我也不回啦!”

“好,先住下!”

当晚,姑娘跟老人同床,身盖干燥的茅草被。

李孟进钻到另一个洞去睡。

第二天一早,姑娘便起来料理家务。她见李孟进把柴刀夹直往腰间扎,便劝道:“今天不要去打柴啦,你把这东西拿去场坝换钱,买些米和油回来。”边说边从发髻上抽下一枚亮晶晶的发簪递给李孟进。

响午时,李孟进垂头丧气地回到洞里,一声不吭。

姑娘悄声问道:“买得米了吗?”

“没有”

“买得油了吗?”

“没有。”

“哪簪子呢?”

李孟进不再吭声了。

姑娘追问多了,他才讲实情:原来,李孟进途经树林时,见两只画眉鸟打架,看得入了迷,便将手中的簪子当标枪,对准两只画眉鸟射去。鸟没击中,簪子却找不见了。

姑娘听了李孟进的陈述,眼泪滚了下来,边抽泣边说:“唉!就这么一根簪子,你却弄丢了。今后日子怎么过呀?”

“你莫哭,像簪子一样发光的东西,后山洞里有的是。”

 “在哪?你带我去看看!”

“那好!我带你去。”

两人一路上劈荆斩棘,攀悬崖,过峭壁,最后来到一块平坦光滑的青石板上。石板正面,竖着两扇石门。

李孟进面对石门喊三声:“石门开,石门开,石门开!”

忽然,轰隆声声,沉重的石门敞开了。

两人走进去,洞里亮堂堂的,数不尽的金砖,发出耀眼的光芒。他们每人只拣了两块金砖,就出洞啦!

出洞后,李孟进又喊了三声:“请关门,请关门,请关门。”话音刚落,轰隆声声,石门又关上了。

回来的路上,姑娘问:“你怎么知道这洞里有宝贝?”

“那天我来这座山上打柴。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想找个山洞躲雨, 便站在刚才那块青石上, 无意中喊了三声。不料,那笨重的石门真的开了。我便钻进去躲雨,当时也看见那些亮晶晶的砖块,却不晓得它有什么用场。”

说完,两人又憨笑一阵。

从这天起, 李孟进不再砍柴卖了。他用金砖兑得银子,建了楼房,买了田地牛马,日子好比芝麻开花一节节高。

李孟进发财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很快传到了州官的耳朵里。州官探明真相,为女儿、女婿补办了隆重的婚礼。

李孟进由穷变富后,郁屠夫妒忌在心,总想将他害死。平时没有机会下手,趁他举行婚礼,人多眼暗,买通州府佣人,将七里蜂刺煮成浓汁,偷偷放入李孟进的茶盅里。

李孟进喝了茶,中毒身亡,幸亏母亲备有草药,解救得快。

州官几番查探,审清了案情,判郁屠夫死罪。

郁屠夫死前,悄声咒骂:“鱼死网也破,我下黄泉也不能让你安然吃肉。”

果然,郁屠夫被处决后,各种肉摊上,便有许多嗡嗡乱飞的苍蝇。

从那时起,水族人都说,苍蝇常在肉上产卵,生出虫子,便是这样来的。

 

 

流传地区:广西环江、贵州三都一带。

口述:叶三妹(水族)

整理:杨玉亮(布依族)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