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民间故事:年轻人救龙女 打造百鸟衣

孤儿凿山洞取水抗旱 姑娘爱英雄结为公婆

上一篇:

下一篇:

水族民间故事:富家女看上砍柴夫 没想到山洞藏宝藏

从前,有个水族后生叫蒙虽,从小死了爹妈,人穷得上无片瓦,下无寸土, 一年到头靠砍柴换米过日子。

蒙虽虽然穷,心却像山泉那样透明。周围不管哪家有个大事小事,他都肯爱帮忙,因此大家都很喜欢他。

有一天,蒙虽正在山上砍柴,忽然山下传来一阵山狗的叫声。蒙虽寻声望去,只见土司家的打山匠(猎人)带着一群山狗,在追撵一只火红色的野物。

蒙虽从来没见过这样稀奇的野兽,他越看越觉得奇怪。

谁晓得眨眼间那火红色的野物,直描描地朝他窜了上来,蒙虽低头一看,这红鲜鲜的野物是一支珍奇的火狐狸。

原来这火狐狸被打山匠追得走头无路,它见蒙虽在山上砍柴,使窜来蒙虽面前,摇着尾巴跪着,滴着眼泪请求搭救。蒙虽是个软心肠的人,见一大帮打山匠追一只小野物,很可怜它。便取下头上的斗笠,把火弧遮盖起来。这时一阵地皮风吹来,卷起一股狐骚味,蒙虽怕撵山狗窜上来闻到狐骚味,就扯下一把鸡尿藤,搭在斗笠上。

不一会,打山匠带着撵山狗来到蒙虽面前,撵山狗闻到斗笠边冲鼻的臭味,扭头走开了。打山匠不见火狐狸,便问蒙虽:

“伙计哥,你看见一只火狐理跑过吗?”

蒙虽顺手往山糟里一指,说:“往那边去了。”

打山匠信以为真,打了一声呼啸,带着狗便往山槽里撵去。打山匠走远后,蒙虽掲开斗笠对火孤狸说: “火孤,火孤,打山匠走远了,你快逃命去吧。”

火狐狸站起身来,刚一抬步,身子一歪昏倒在地。

蒙虽上前扶起火孤一看, 原来这火孤遭了箭伤。

蒙虽把火狐狸抱起来,带回家去。

蒙虽把火狐理带回家后, 找来谷草给它做窝, 找药来给它治伤,每天上山砍柴,怕火孤狸留在家里挨俄,先把它喂饱才出门。

日子一 久,蒙虽和火狐狸便混熟了。

这天蒙虽砍柴回来,一进门就见桌上摆着热腾腾、香喷喷的菜饭,蒙虽以为是隔壁邻舍的老人、大嫂们帮做的,就去挨家挨户的寻问道谢。

可是他问遍了上下寨子的人家,谁都不承认帮过他的忙。蒙虽感到非常奇怪。

第二天,他喂过火狐,拿起砍刀假装出门砍柴去了。

蒙虽出门来到山上,眼睛直盯着自家房屋守着。不久,他的屋顶冒起缕缕青烟。蒙虽赶忙跑下山来,悄悄来到屋后躲在窗前看,只见一个长得像凤凰花似的美女正在屋里烧火做饭。

蒙虽再细一看,墙上挂着火狐皮,原来这美丽的姑娘是火狐变成的。

蒙虽又惊又喜,急忙转到屋前一把推开房门,几步冲进家里,从墙上取下狐皮,说:“妹子,是你呀!”

姑娘做梦都没有想到蒙虽突然闯回来,羞得不知哪里躲藏。

蒙虽上前拉着姑娘说:“妹子,你不嫌我穷,就同我做一家吧。”

姑娘红着脸说:“感谢阿哥的搭救之恩,但我不能和你成家,把衣服还我吧。”

蒙虽急了。他假意要把狐皮丢进火塘,说:“你不留下,我就把它烧了,看你昨办。”

姑娘望着燃烧的火塘,难过地说:“阿哥,实话对你讲,烧了衣服也留不住我。等到太阳落坡,魔力又会把我变成孤狸。”

蒙虽一听,越发感到奇怪:“妹子,告诉我,是谁把你害成这样?”

火狐姑娘一阵心酸,泪流满面地说道:“我原是海龙王的女儿,前几年我同姐妹们出海上岸采花玩耍,被山妖抢去当小老婆。我不认,拿夜明珠护身,山妖就使魔法把我变成了狐狸。那天我趁山妖外出,从山妖洞里逃出来。谁知走到这方遇上打山匠。要不是你搭救我,我哪有今天。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愿为你做一辈子的饭。”

蒙虽听了,感动万分,对龙女说:“龙女姑娘,告诉我,怎样才能使你永远还原?”

龙女悲伤地说道:“只有还魂药才能使我永远还原。”

蒙虽一听非常高兴,安慰着龙女说:“龙女姑娘,还魂药在哪里?像哪样?我去找来救你。”

龙女慌忙止住蒙虽说:“还魂药长在山妖恶洞里,有七片叶子包着一朵闪闪发光的花,在很远的九万大山里面。你去不得,山妖凶恶极了,你打不过它。”

蒙虽坚定地说:“龙女姑娘,为了使你能永远还原,哪怕去到天边地角,丢了生命也值得。”

龙女感动地点点头。

在蒙虽上路时,龙女从嘴里吐出夜明珠,交给蒙虽说:“阿哥,你拗着要去,就把这颗夜明珠带上,夜晩走路,得照个亮。”说着,她又再三提醒,路上遇到明风黑雨,千万不能挨拢山林。碰得杨梅树林时,不管是早晨或夜晩,要看到人骑人才能过山。

蒙虽答应记住龙女的话,包着糯饭,背着砍刀,离开了家门,往九万大山走去。

他走呀走,不知翻过多少座山,涉过多少条河。

这天他来到一座山林前,突然一阵阴风吹来,蒙虽抬头只见一 团黑云从山顶盖下来。蒙虽想到龙女的话,正要转身离开,林子里传出一阵山羊的惨叫声,他注意一看,一只蜘妹正在吐丝缠绕一头出羊。

蒙虽顿时忘了龙女的话,抽出砍刀,转身跑上前去,搭救山羊。

哪知蒙虽一进林子,为山妖把山门的其他蜘蛛忽然冲出来,吐出一股股银丝,变成一条条粗藤,密密实实地把他缠绕了起来。

人急生智,蒙虽连忙拿出糯饭,一团团丢出去。

蜘妹闻到喷香的糯饭,马上丢开他抢吃糯饭去了。

蒙虽趁机举起砍刀,把密实的粗藤砍开,冲向咬山羊的蜘蛛,救出山羊,说:“山羊,快走吧。”

山羊向蒙虽拜了三拜,感谢说:“恩人,不知你有啥要我帮忙的? ”

蒙虽摆了摆手,转身钻进密林去了。

蒙虽与山羊分开后,在山林里他白天赶,夜晚赶,一连走了九天九夜。

这天边粉粉亮,他来到一座杨梅山下,正要爬坡赶路,猛然想起龙女的话,遇到杨梅林,不管是早晨或夜晩,要看到“人骑人”才能过山。

于是,蒙虽停下来,四处寻找“人骑人”。他东看西看,总不见有“人骑人过路。

眼看太阳爬坡了,为了早日赶到九万大山,蒙虽等得心急,突然转身调脸,只见自己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猛然醒悟,龙女的话“人骑人”是太阳当顶,人和影子重在一起的时候。

蒙虽高兴得跳起来, 但反转一想,离太阳当顶还有老长的时间,他又急起来。

等了一会,不见有啥动静,心疑是龙女怕他走累,哄他歇气。就不顾龙女的话,一头闯进杨梅树林。

谁知他一进林子,为山妖把守二门的黑熊群听到响动,嚎叫着从林子里扑出来。

俗话讲:“一猪、二熊、三老虎。”蒙虽一见黑熊围着自已,就是有夺天的本领也斗不过,非遭黑熊压成肉饼不可。

蒙虽真恨自已不听龙女的话,没有等到太阳当顶,黑熊群进山洞躲热乘凉时过山。

眼看成群的黑熊一步步涌近来,他急得不知怎么办。正在这危急之时,被蒙虽搭救的山羊,嘴里咬着火石飞快地跑来, 向蒙虽说:“恩人要过山,赶快燃起天火吧。”说着山羊转身就不见了。

蒙虽急忙拿起火石,用砍刀背猛一敲打,一道火光喷射出来,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黑熊一看,吓得一个个丢开蒙虽逃跑了。

蒙虽趁势挥着爬山的大火,翻过九座大山,过了九道山糟,来到九万大山上,找到山妖洞,拿出夜明珠走进洞子。

走着走着,突然看见一棵闪闪发光的石璧上的七叶一支花。

蒙虽高兴极了,几步跑到七叶一支花前,正要挖花,突然“轰”的一声,一股青烟从地下冒出来,泥土散开,青面獠牙、浑身是毛的山妖闪现出来,狂吼着:“哪里来的娃仔,好大的胆子,是想死了!”

说着,山妖张开爪子,朝蒙虽抓来。

蒙虽早有防备,他往边上一闪,顺势一刀,砍在山妖肩上, 山妖惨叫一声,朝伤口吹了一口气,顿时刀口便合上了。它狂笑着,身子一摇,变得又高又大,张开爪子又朝蒙虽抓来。

蒙虽见山妖刀砍不怕,取出火石对着山妖,用砍刀背猛一敲打,一团大火喷射出来,大火包着山妖燃烧起来,烧了好久,把山妖烧死了。

蒙虽烧死山妖后,挖起“还魂药”,连夜赶路回家。

蒙虽回到家中,把“还魂药”熬了又熬,煮了又煮,才喂火狐狸。火狐狸吃过药水后,疼得在地上打了七七四十九个滚,脱去火狐皮,还了原形。

蒙虽见龙女得救后,喜欢极了,但想到龙女要跟自已吃苦受罪,他又不忍心留下龙女,就说:“龙女姑娘,我家住的像野鸡棚,穷得无根无底,我不忍心留你和我吃苦受罪,让我送你回海里去吧。”

龙女一听,伤心地哭着说:“阿哥呀,龙宫再好,我也不愿回去,跟着你,酸汤泡饭都是甜的。你为我吃尽了苦和累,你再穷,我也要跟你白头到老。”说着,龙女把夜明珠摊在手上,吹了一口气, 马上蒙虽的茅草棚变成一座三檐满水, 四角围栏的吊脚搂。

于是两人便成了亲 。


百鸟衣


日子一晃,一年过去了,龙女生了一个娃仔,取名叫德底。一家三口人,亲亲热热,日子过得像蜂蜜一样甜美。

这年,拐拐鸟躲在林子里又开叫打鸣了,蒙虽和龙女见开春了,夫妻二人忙着备耕,赶圩买农具,换种子,在镇上转来转去。

由于龙女美得像朵风凰花,赶圩的男人们见了都转脸来偷看。赶圩的女人见了,都嫉妒她长得漂亮。俗话讲:“枣熟了,招来上树的狸子; 妻子美了,男人不得安宁。”

这天恰恰碰到土司的管家赶圩,他得见龙女,鼓着眼晴看了半天,起了歪心,马上圩也不赶了,车身转回土司府,进门就叫喊起来:“土司老爷,土司老爷!”

老得像个僵疤犁似的土司听到管家喊叫,伸长脖子问道:  “惊炸炸的,啥事?”

管家凑拢土司,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老爷,你的桃花运来了。今天我在圩上见那砍柴的穷仔蒙虽,不晓得从哪里拐得一个漂亮的女子,满圩转。”

贪色的土司一听,“呼"地站了起来,叫管家带他上圩去看。土司一路前呼后拥,来到圩上,从东头转到西头,不见蒙虽和龙女。他气得大骂管家:“老子地界上,哪个旮旯角角我不转过,没见哪个漂亮。你这不是哄老子白跑吗!”

管家见土司动起火来,慌忙说:“老爷,不信去蒙虽家看。那女人真是一个人见人爱,树见花开的美人呀。”

管家说完,带着土司来到蒙虽家,大喊大叫着:“蒙虽,出来!”

蒙虽听见管家的声音,以为是来收烟火钱,赶忙拿着碎银走出门来。

土司不见龙女露面,吼着蒙虽说:“你婆娘呢?”

蒙虽是个不会说慌的人,他一老一实地答道:“在屋里。”

管家上前把蒙虽一 推:“叫她出来。”

蒙虽哪晓得土司的来意,探头进屋便把龙女叫出门来。

土司一见龙女,果真长得漂亮,鼓眼盯了半天才找出一句话说:“蒙虽,你去哪里找得这样一个婆娘?”一句话问得蒙虽不好答嘴。

这时,管家手一扬:“把这婆娘带到土司府去!”他话音未落,几个家丁上来,抓住龙女就要抢走。

蒙虽急忙冲上来推开家丁,护住龙女说:“你们哪个敢动我婆娘,我就和他拼了。”

土司一见家丁们不敢上前,便吼起来:“管你,给老子把蒙虽拉去关洞里!”

土司活音一落,管家带着家丁一起朝蒙虽冲上去。

蒙虽募不敌众,便被家丁们扭住了。这时,龙女见势不妙,怕蒙虽遭害,上前对土司说道:“强买不成生意,捆绑不成夫妻。你把蒙虽放了,我跟你去土司府。让我们夫妻说几句话,要不我就死在这里。”

土司一心想要龙女进府当小老婆,害怕龙女真的寻短见,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就叫家丁们把蒙虽放开。

蒙虽抱着龙女伤心地哭着说:“不!我死也不让你往火坑里跳!”

龙女叫蒙虽不要哭,她从兜里摸出一粒白菜籽递给蒙虽,悄悄说:“不要紧,我们夫妻会团圆的。我走后,你要好好的把我们的娃仔德底带大,叫他来救我。”

蒙虽说:“土司府门深似海,他哪能进得去。”

龙女说:“你按我的话,做几件事:第一把白菜籽种下;第二去山上打一百只鸟,做成衣服,等白菜长到八十八斤时,叫徳底穿上百鸟衣,抬着白菜到圩上去卖。土司府有人来买白菜,德底跟着买菜人就会进府救我。”

蒙虽赶忙接过白菜籽,让龙女跟土司走了。

龙女被土司抢到土司府,一进门,一群撵山狗“汪汪汪地乱叫起来。

她故意惊叫一声说:“哎呀,好怕人呀!”

土司为了讨好龙女,下令叫管家把撵山狗都关起来。

随后土司便要龙女和他成亲。龙女生死不答应。

土司火了,便要硬来。谁知龙女取出夜明珠“呼”地一吹, 一圈青纱般的白雾便把她罩住了。

土司和手下人看得见,却抓不着。

土司一心想和龙女成婚,他围着雾罩干着急。这时管家找来油嘴滑舌的媒婆,劝说龙女:“阿妹子,土司家金子堆成山,银子淌成河,土司的土地大无边,这样富贵的人家,别人都找不到,你还嫌哪样?”

龙女答说:“金山银山,我不稀奇。要想同我成婚,我要看见有人穿上百鸟衣,抬棵八十八斤的大白菜到土司府才行。”

土司一听,心想这有哪样难法,便下令叫管家去寻找穿百鸟衣,卖大白菜的人进府。

蒙虽自从龙女被抢后,在家撒下白菜籽,天天浇水上肥,然后上山安网打鸟。日子一晃不知过了好多年,德底慢慢长大成人了。

蒙虽打得一百只鸟,做成百鸟衣。见白菜长得又粗又大,估算已有八十八斤了,便把长大成人的德底叫到跟前说:“仔呀,你天天念阿妈,现在你长大,把这件百鸟衣穿上,扛着大白菜去赶圩。有人来买菜,你扛起菜跟着他去,就能见到你阿妈了。

德底穿上百鸟衣,扛起大白菜来到圩上。

几年来,土司为了寻找穿百鸟衣,卖大白菜的人,不知把手下人打骂多少回,但始终都没有找到。这天管家又来圩上, 突然见德底穿着百鸟衣在卖大白菜,他高兴得发狂,急忙上前同道:“小后生,你这白菜有好重?要好多钱?”

德底照想到阿爹的话,随口答道:“八十八斤,要八十八斤银子钱。”

管家一听,正合龙女要求的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叫德底扛起白菜跟他走。

不一会,德底随管家来到土司府。土司急忙叫媒婆把龙女请出来说:“阿妹子,你要我找穿百鸟衣,扛大白菜的人。如今找来了,你该取去雾罩,同我成亲了。”

龙女看见她的娃仔来了,取出夜明珠吹散雾罩,显出身子,笑着说:“老爷,我讲话算话。要成婚,你得像这后生一样穿一件五花十色的好衣服。”

说话听音,锣鼓听声,土司听龙女的话意喜欢百鸟衣,便对徳底说:“小后生,把你的百鸟衣卖给我吧。”

德底见阿妈递过的眼色,说:“老爷,不行,这是我家的祖传宝衣,卖给你,我没穿的。”

德底话一落,龙女故意把脸一沉,吼了起来:“哼!你这后生真不识好歹,老爷脱袍子同你换不行吗?”

一句话提醒了土司。土司为了讨得龙女的心欢,脱下土司袍,硬逼着德底同他换衣。

龙女见土司穿上百鸟衣,连声叫好,随后对管家说道:“管家,我要同土司成婚了。这几年在府里闷得慌,你去把那些关起来的撵山狗放出来,我要同土司出去打山撵羊。”

管家怕土司动火,赶忙退下,打开狗圈。

俗话讲:“狗越关越野。”一时间几条关得野痴痴的撵山狗冲了出来,见了土司,闻到百鸟衣发出的野味,以为是头怪物。 “素”地一起扑上来,咬的咬,撕的撕,几下就把土司咬死了。

土司死后,德底杀了管家,扶着阿妈走出土司府,回到蒙虽身边,一家人又过着像蜂蜜一样甜美的生活。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