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民间故事:兄妹智斗老虎

女儿死后变成牙变婆回家 伤心农夫艰难抉择

上一篇:

下一篇:

壮族民间故事:三叠石镇压老鼠精

古老时候,水族祖先和成群结队的老虎,共同住在连绵起伏的九万大山中。

老虎那阵有变人的本领,人常常被迷惑,吃了很多哑亏。

驯乐河边有一只成年雌虎,特别羡慕人的生活,变成漂漂亮亮的水族姑娘,还学会了唱水歌,学会了女人的各种姿势。

后来,它常去赶驯乐圩,结识了一位名叫阿格的水族后生。 对了多次山歌以后,它装着很爱阿格的样子,哭诉爹妈不同意他们相好,私奔进了阿格的家。

阿格的爹妈早死,有个亲妹子名叫阿鲜。她从小受苦,样样事情都会做,把一个穷家打理得井井有序,对哥哥和新嫂子也很尊重。

这一年秋后,阿鲜跟着虎嫂上山砍柴,中午在松林里歇气。突然,从茅草坡头刮起一阵大风,传来若干音调不同的老虎吼叫声。

阿鲜赶忙站起来说:“嫂呀!近处有虎,我们快回家去!”

这虎嫂正听得有趣,忘情地说:“不怕得! 这是我外家的姐妹兄弟在跳山做玩! ”

这话立刻引起了阿鲜的怀疑。她小心地试探道:“嫂呀,你会不会跳山做玩?”

虎嫂笑嘻嘻地回答:“咋个不会呢!”

阿鲜说:“嫂呀!你就跳一回给妹子见识一番吧。”

虎嫂点点头,摇身一变,还原成一只黄央央的大虎,在松林里纵情跳跃,显得十分欢乐。



阿鲜心头猛一惊,赶忙爬上松毛树躲避。这时候,跟随她们上山的一只狗仔汪汪叫着,慢慢向后退让。母虎猛扑上去, 把小狗咬死,几大口就吞食完了。

等到母虎又还原成一个姑娘,阿鲜已经吓晕过去啦。虎嫂喊了好一阵,她才慢慢梭下树,勉强跟着嫂子回家。

临到寨子门口时,虎嫂特意交代说:“好妹子,我一时高兴现出原形,你千万不要向阿哥讲啊!”

阿鲜忘不了活蹦乱跳的那只狗仔,问道:“要是我哥提起狗仔呢?”

虎嫂配眨眼睛说:“就讲在山里头失落啦!”然后狠狠盯了阿鲜几眼。

阿鲜只好装着同意的样子,点了点头。

晚饭以后,乘着虎嫂上茅坑屙狗骨头的机会,阿鲜把哥哥悄悄拉在一边,讲出在松毛林里发生的事情。

阿格听完后,半信半疑:想起婆娘的恩爱,他不信;想起妹子从来不说假话,他又不得不信。

阿格想了想,招呼阿鲜不要声张,观看以后的动静再定主意。但是,阿格夜晚上床睡觉时,不像以前那样亲近虎嫂,总是要在中间隔点空子。早晨起床以后,又要盯着虎嫂多看几眼。

这下子,虎嫂起了很重的疑心,既怀恨阿鮮,又舍不得丢掉阿格。它想了一阵,决意要趁阿鲜外出时,悄悄把她吃掉, 然后再设法子稳住阿格。

那阵,山间的早雾很浓,隔远点就看不见东西。

一天早上,虎嫂故意在灶边忙碌了一阵,看看石水缸,然后向阿鲜说:“好妹子,你去上龙井挑一担水来煮早饭,下龙井的水这几天很浑。”

阿鲜答应一声,挑起一对红杉桶就走。她出门来一想,觉得内中有名堂,就掉头去挑下龙井的水啦。

再说阿鲜刚出门,虎嫂立即向阿格说:“我去园里摘菜,你在家里把火生起来。”

阿格点头答应,却悄悄跟在后面窥望。

虎嫂一出寨门,并没有进菜园,而是向上龙井匆匆走去。结果扑了个空,只好扫兴归来。

过了一小会,阿鲜挑水进家。虎嫂气冲冲地说:“你怎么没有去上龙井挑水呀?”

阿鲜大吃一惊,反问道:“嫂子怎么晓得我这担水不是上龙井的呢?”

虎嫂想不到话回答,心想另找机会下手不迟。

第二天一早, 虎嫂换个口气向阿鲜说:“今天该我挑水,但我身子不爽利,好妹子,你就到上龙井的岩脚边来接我一回吧!”

阿鲜立刻答应了。

虎嫂走后,阿鲜赶紧和阿格拢在一起商量对策。

这时候,阿格已经有八分怀疑了。他想了个点子说:“我们把大网套安放在大门口,要是它钻进去就好收拾啦。”

阿鲜点头称是。

Minjiangushi.com小龟侠评:网套是用来捕鸟的,以前民间不懂科学,以为野兽是看不见这种网套的,所以才会钻进网套被套住。

兄妹俩忙把大网套安好,各拿一把砍刀,躲在大门背后。

过了一歇,虎嫂挑水走上木楼前的石坎,嘴里还叨念着:  “死妹子,咋个不来接我呢?”

果然,它那双老虎眼睛看不见网套,连身子带水桶都钻进网套里,哗啦一声被绊倒在内。这时候,它狂怒起来,现出老虎原身,边挣扎边咆哮着。

阿格硬下心肠,咬紧牙关,双手抡起大刀,狠劲向母老虎的脑壳劈去。阿鲜也举刀猛砍虎脚杆。

母老虎被网套住,施展不开手脚,咆哮和挣扎一阵,也就流血死去了。

这时候,全寨子的男女老少,一齐闻声赶来。

阿格和阿鲜讲出事情经过,要大伙提防虎群前来报仇。他俩还剥了虎皮,把虎肉腌放在坛子里 。

翻完过冬天不久,一天晌午时候,走来以为水族打扮的阿婆,后面跟着两个后生。这阿雅迈进门槛,向阿格说:“你是我的女婿啊,现在我来认你了!这是你们的两个兄弟”。他们干笑几声。

阿格装出很高兴的样子,忙前忙后准备吃的,叫阿鲜烧水煮饭,又拿出坛子里的腌虎肉来炒。兄妹俩在厨房低声商议了对策。

虎阿婆和虎舅佬吃完一大锅饭、一大盆肉,还是不解馋,一直龇牙咧嘴。

虎阿婆说:“我的亲姑娘呢?快叫她出来见我。”

阿格不慌不忙回答:“她正在坐月子,躺在厢房的床铺上,出不了门啊。”

虎阿婆起身说:“那就由我进去看看吧。”

阿格稳住不动,一边招呼两个虎舅烧叶子烟,一边摇头摆手地说:“阿婆,你忘记我们水族人家的老规矩啦?生娃子一定要满月,这其间不准外来的亲戚进房间啊。”

虎阿婆很尴尬,装出刚想起来的样子,点点头说:“哎呀,是哦,女婿你讲得对,我差点没想起来。那你抱小外甥出来给两个舅舅看看吧。”

阿格说声好,立刻走进最后一间厢房,抱出一只用棉包裙裹好的大母猫,这是机灵的阿鲜准备好的。

虎阿婆一看,接过来亲亲嘴,高兴地说:“小外孙乖啊,长得和两个舅舅一样!”

两个舅舅也过来轮流抱一下,亲亲几下,夸奖了几句。

他们抱过“小孩”之后,阿格就叫阿鲜把“孩子”抱回房间。

虎阿婆说:“女婿呀,我们要常走动才行,过两天,你就先到外婆家来走走吧。”

阿格回答:“阿雅,我不认识路。”

虎阿婆说:“你拿一篮子米糠出来,我们回去的时候边走边撒,你们顺着印子就能找到外婆家了。”

阿格连忙点头照办。

虎阿婆和虎舅佬走后,阿格和阿鲜立刻找全寨人来家商量。大伙决意要消灭虎患,为发展人类多争地盘。男人们准备刀矛箭斧,女人们准备各种吃食。

第三天一早,阿格和阿鲜走在头里,旁跟四个挑着礼品担子的壮汉,后面还远远跟着一大帮人。各种武器都藏在大掛子里啦。

人们顺着时断时续的米糠,走了二个多时辰,到达一处茅草环绕的大岩洞边,就再也找不到去路了。

阿格、阿鲜和四个壮汉低声商议几句。

阿格大声喊道:“阿婆,我们来看望你老人家啦!”

这时,洞里面的一群老虎,正在打玩打闹,听见人的声音以后,赶忙就地打个滚,都变成了人。也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老阿婆扭扭捏捏地走出来,把他们引进洞去。

阿格悄悄留下一个壮汉往后面报信,其他几个人都进了洞。他们放下沉重的担子,裝着一副笑脸,拿出很多牛肉、猪肉和陈年好酒。

群虎馋得口水淌、鼻子扇,一齐挤上来讨要。

阿鲜故意慢慢吞吞地说:“等一下把火点燃起来,煮熟了吃才香呀。”

虎阿婆忙说:“天气热得恼火,就吃生的吧!”说着自已先抓起一大块猪肉吞下肚,群虎也就跟着大吃大嚼起来。

几个壮汉把几大坛子好酒打开来,浓烈的酒香扑满整个山洞。

阿鲜笑嘻嘻地说:“内亲内戚们,这是我们寨子出名的老窖糯米酒,既香又甜,吃了以后快活似神仙呢!”

虎阿婆和群虎果然围拢一起,用石碗舀起来大喝。

不一会,群虎都昏沉沉地醉倒在地,有的打了个滚,现出原形来。

阿格他们互相打个招呼,一边点火,一边向洞外退去。

虎阿婆比较清醒,在地上抬起半边身子说:“好心的女婿, 你们怎么要走啦?”

阿格二话不说,在大褂内掏出锋利的尖刀,闪电般地把它捅进虎阿婆的咽喉。

虎阿婆只哼出一声,挣扎几下,就血流如注地死去。

那两个虎舅佬正要扭动,也被几个壮汉用刀戳死了。

大伙扯出尖刀,跟随阿鲜退到洞外,随后的人们迎上来,把已经准备好的很多干柴点燃,丢进洞里,大烧起来。

那大火从里到外四处蔓延,烧死了十几只老虎。其余的老虎酒醒过来,由两只大虎带着,窜出洞口,向茅草坡上跑去。

人们立刻用箭射、挥刀砍,大斧劈,棍棒、长矛一齐上,很快就杀死了大部分老虎。

最后只剩下被烧有一条条伤痕的一对公母虎,侥幸逃窜走了。从此,它们生下来的虎仔,也都留下了条形的痕迹 。

阿格和阿鲜领着人们回到寨里,勤勤恳恳搞生产,欢欢乐乐过生活,终于在虎患严重的九万大山里扎下根来啦。

 

 

流传地区: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

口述:潘卜红(水族)、韦金龙(苗族)

搜集整理:祖岱年、刘世杰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