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英雄故事:赫白朱大王的传奇经历

彝族英雄故事:虎王阿扎的传奇经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族英雄故事:好拳打不倒马四


赫白朱大王, 出生于云南省新平县前进公社梭克村子. 也有人说他出生在布都莫村,有人说他出生在双柏、普洱,各说不一,他的故事,在云南彝族地区有流传。

 

出生得离奇

 

赫白朱大王出生得很不平凡。他的妈妈怀孕十二个月,他还没有出世。

一天, 赫白朱突然在娘肚子里喊道:“妈妈,我在你的肚子里,已经好久了,只要有一条大象过路,您就喊我。”    

“是啦!”他妈回答说。     

有一天,有一条大白水牛过路。他妈想:“这儿子在我肚子里,我也害怕,还是早生好些!”就立即叫道:“儿啦,大象过路了!”

赫白朱所了,就从他妈妈的膈肢窝下钻了出来。

赫白朱大王一跳出来, 就提着一把刀,去追大白水牛,想割下一块皮来补妈妈的腋下。

赫白朱看见是一条白水牛,长长的叹了一口冷气:“啊呀,妈妈,牛皮怎能比象皮啊,您也太可怜了。”

从此,妈妈一直带病在身。

 

到石屏吃米线

 

赫白朱大王从小就和放牛娃娃一块上山放牛,他和这些小伙伴交朋友,相处得很好。

一天,他问小伙伴:“去不去石屏吃米线?”

小伙伴们的嘴,被赫白朱大王惹馋了。他们问:“我们拿什么钱给老板呢?我们走了,牛去吃人家庄稼,马去糟踏人家的禾苗,昨办呢?”

赫白朱大王回答说:“不要紧,我有办法。”说着就用手在牛马周围画了一个圆圈,牛马都乖乖地站在圈里暗草,没有一头牛一匹马跑出圈圈。

“你们没有钱吗? 伸出手来!”赫白朱大王对小伙伴们说。于是他在每个人的手掌里划上一文钱后又交代:“这一文钱, 随你用啦。”

小伙伴们的手中就有不少的钱了。

大家都敬佩赫白朱的非凡本事。他怎么说,大伙就怎么做。

“现在,你们闭上眼睛,不准睁开。”赫白朱大王用手臂一边搂上几个伙伴,飞了起来,只听耳边风声呼呼,不大一阵,就到了远隔二百多里的石屏县城。

小伙伴们走进石屏县的米线馆子里,美美地吃了一顿米线。他们逛了一圈石屏城,然后闭上眼睛,赫白朱大王又把他们带回磨盘山上来了 。

 

去元江给妈妈买米线

 

赫白朱的妈妈生病了,想吃米线。

赫白朱问母亲:“妈妈,你想吃元江米线,还是喜欢吃石屏卷粉?”

“儿子,随便了,说来元江米线更有味道一点。”母亲说。

过了一小会,赫白朱端来了一碗冒着热气的元江米线回来了,说:“妈,不够吃,我再去端一碗吧!”

赫白朱的妈妈又惊又喜地说:“够了! 一碗够了,妈是个病人,吃不了多少啊。”她吃罢米线,病也渐渐觉得好了。

 

柱子为什么竖立不起来

 

赫白朱的姐姐家盖新房子了, 妈妈叫赫白朱去姐姐家送礼、庆贺。

他到了姐姐家,有个木匠工头,对赫白朱很不礼貌,拿他开心。

第二天早上, 赫白朱独白在姐姐家睡大觉。

木匠师傅开始立房架了,可是立起了这根柱子,那一根又歪了,柱子老是竖不起来 。

赫白朱的姐姐知道弟弟很有本事, 便来央求他:“快起来帮帮姐姐的忙吧!柱子老竖不起来。”

“好,姐姐让我多睡一下!”他回答着,照样睡觉。注子仍然坚不正。

赫白朱起来后,洗洗脸,泼点洗脸水在柱子脚下,又用脚蹬了一下柱子, 柱子就竖起来了 。

可是那个工头火冒了。他想:就是这个赫白朱捣鬼,我得收拾他一下。于是他爬到新房子的二层上,向赫白朱丢来一斧子,想把他劈死。

可是斧子落在赫白朱面前啦。

赫白朱冷笑了一下,说:“我是大人,如果是小孩,那不是被劈死了吗?”

这个工头自知理亏,只好向前赔礼道歉:“很对不起,不小心斧子掉下来了。”

赫白朱也知道这个工头的假意,但他还是不与他计较。

可是这个工头却起了歹心, 他跑去禀告县官,说赫白朱聚众闹事。

县官是昏庸的人,就派人来捉拿赫白朱。


彝族男子


赫白朱在河边犁田,来了三个衙役,问道:“大哥,你可知道赫白朱大王? ”

“知道,知道,他就是我的哥哥啦。”赫白朱一面回答,一面又说:“你们找他吗?等一下,我领你们去。”

随后,他把老水牛抱出田来,自己洗洗手脚,装着很诚恳很热情的样子说:“公事大哥,走!走!我带你们去找大哥赫白朱吧。”

三个衙役看着赫白朱有这么大的力气,又是这么敏捷,先私下软了。他们盘算: 赫白朱的兄弟就有这么大的力气,我们三个,怎么能把他提得去呢?兄弟都这么厉害,赫白朱的本事肯定更大,更厉害了。

三人不约而同地说:“改天再来找他吧!”说着三个县衙役赶忙溜走了。

三个差人向县官讲起了赫白朱弟弟的本事,并说他们提不往赫白朱大王。

县官大骂了他们一顿,又派了五个更得力的差役去提拿赫白朱。

五个差人早就听人们风传赫白朱的本事,一听说要他们去捉,早已心虚了。他们到了村子,正碰上扛着犁回家的赫白朱。

差人问道:“大哥,你可知道赫白朱啊?”

赫白朱答道: “知道!知道l他就是我的哥哥,我领你们去吧!”这时,恰好走到一棵梨树下。赫白朱就把肩上的犁放下来,十分热情地说:“几位大哥,你们辛苦了,来,来,来,我扯几个梨给你们解解渇。”说着,他一只手扯起犁扶手,轻轻举了起来,灵巧地摘下了树技上的一个大黄皮梨,对一个差人说:“大哥,别客气,到我们彝家山寨,吃个小梨果解一解渴吧?”

说着,又对另一个差人说:“给你,吃这个最大的。”

他又用犁尖一拨,那个梨掉了下来 “给你这个吧!”接着又摘一个大梨。

几个差役嘴里吃梨,各人心里都在想: 赫白朱的弟弟就有这么大的力气,有这么大的本事,赫白朱的本事一定更厉害,更高明,我们几个哪里是他的对手呢?五个差人又吓跑了。

五个差人回去向县官禀报:“赫白朱的力气的确很大,我们几人是提拿不住他的,请老爷另派高明吧! ”

县官火了,重新派一个很得力的武官领着上百人马提拿赫白朱。

赫白朱点起他的十二盏神灯,口中念道: “买都塔尼粗(火烧汉官)!”

一时间,把县官的百余人马烧得焦头烂额,有的衣裳着火了,有的裤子冒烟,有的乱跑把别人烧着,自己人打自己人,上百人的队伍,一下子烧散了,几个小头目,领着剩下的几个残兵,夹着尾巴逃回平甸县去了。

平甸的官老爷,因出了这个赫白朱,吃不下,睡不:安。县官决定重新再派一个更得力的武官,提拿赫白朱。

赫白朱大王这次愤怒了。他看到他的伙伴、村寨的老幼都被县兵团团围往,于是拔出了神剑。

他的这把神剑只要一出鞘,哪个朝剑口,哪个的头就落地。平甸的官兵,大部份的人头都落地啦,只剩得几个急急忙忙逃回平甸去。

 

舅舅之死

 

打败县兵之后,群众纷纷传说赫白朱神灯、神剑的威力。赫白朱的舅舅不太相信,他想:“哪有那么灵的灯?哪有那么神的剑? ”

于是他来到赫白朱家问道:“朱儿,听说你有盏神灯,能烧死千军万马,是真的吗?”

“是的!”赫白朱很肯定地回答。

“又听说你有一把神剑,只要挥动一圈,四周敌人的头就像滚瓜落地,也是真的吗?”舅舅又问。

“是的,阿舅。”

“能让舅舅看看吗? ”

“可以,阿舅。可是剑口万万要朝外,不能朝向您自己啊!”

舅舅心中想:“哪有那么神。”

他取过宝剑一看,剑壳确实很漂亮,抽出宝剑,闪内发光,嘶嘶有声。他看得出神了,剑口慢慢转向自己。结果,赫白朱舅舅的头就落地了。

赫白朱的妈妈看见白己的弟弟被赫白朱杀了,边哭边大骂道:  “赫白朱,你这个短命鬼,你怎么连你舅舅也要杀?你那可怜的阿舅,哪里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妈妈,你老人听我讲嘛!我给舅舅讲过,这剑口不能朝向自己,否则自己人头就要落地。舅舅不信,是他自己杀自己的。我怎么敢杀我的亲舅舅呀!”赫白朱极力辩白。

赫白朱的妈妈想,这样的宝剑要它干什么嘛?!外甥拿着它,害死了舅舅,不认六亲三戚,不讲道理,要它何用?纵有仙气,留它干啥?

赫白朱的妈妈听师娘婆说过:猪血、狗血可以避邪。她想,这把宝剑肯定是邪气变的,这十二盏神灯,也通通是邪气变的。留它害我的亲人吗? 今天害我的弟弟,也许明天杀到我头上来了。

于是她打定主意,杀一条狗,用狗血倒在装神灯的柜子上、 宝剑上 。

 

神灯失灵

 

县官、州府官的兵丁回城休整之后,又打来了,有石屏的、有建水的、有元江的,多得像黄豆那么多。赫白朱仍然是那样自信他的那两件宝贝一神灯、神剑可以打退官兵。

官兵围得很近了,他才口中念道:“买都塔尼粗。”

十二盏神灯不灵了,他抽出神剑,神剑变成一把钝刀了。

赫白朱气得昏了,他挥动钝剑与官军期杀,因寡不敌众,终于被官军提住了。

 

烧不死的赫白朱大王

 

赫白朱大王被捉之后,官军问他:“还打不打州府?”

“死了以后还要打州府。”赫白朱大王坚定地说。

官军吃过赫白朱大王的不少苦头,把他恨得要死。有个小头目说:“把他烧死,看他还敢攻打州府城池!”

有的说:“拿去峨山、通海游街示众后再烧。”

官军的大头目同意了。赫白朱大王被带到峨山去示众了。明是示众,实则是带到峨山、通海让不明真相的人残害赫白朱大王。

峨山的一些刽子手提出了一个更残酷的办法,“用滚开水把赫白朱活活烫死。”官军的头目赞成了。

官军头目把烧得翻滚的开水泼到赫白朱的头上、身上。

赫白朱大王却说:“冷啊冷,你们再烧开点嘛!”

峨山人吓呆了,都说:“送到别处示众吧!”

这样,赫白朱又被带到通海示众。通海的恶棍提出,在一薄床垫下安上十二把锐利的尖刀,让他上床睡,自己把自己刺死。

可是,赫白朱大王睡在尖刀上,照样鼾声如雷。

通海的官军只好说:“赫白朱在通海是杀不死,还是拉回新平处置吧!”

赫白朱大王放声大笑:“不论用什么办法,在任何地方,你们是害不死我的。”

官军的大头目无奈,只好把赫白朱押回新平,吼道:“架起大火来,烧!”

官兵扛来了满山的栗柴、松柴,准备要烧赫白朱了。

赫白朱的妈妈含者眼泪对赫白朱说:“儿啊,是妈害着你了。”说罢,泪珠一串串落了下来。

“不,妈妈,老巫婆的妖话是永远信不得的,她是害人的妖婆,不是你害我。”赫白朱大王从不流泪,此时却流下了泪。

他又说:“妈妈,他们是烧不死我的,永远烧不死。”

官军怒吼道: “哪有烧不死的?烧!烧死赫白朱!”

大火熊熊地燃烧起来了。官军把赫白朱推进火中。

围观的老百姓纷纷流下了眼泪。

赫白朱在烈火中喊道:“我赫白朱就在火里面,不信你们喊吧!”

官军吼道:“赫白朱,烧不死你吗?”

“哎!喊我干哪样?我赫白朱就在火中,你们烧不死。”

赫白朱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官军头目喊道:“用一口锅架起来,再加大火,看烧死还是烧不死你这个赫白朱大王 。”

官兵们忙着加火,心中却惊恐万状。

“好冷啊,好冷。你们这伙强盗,再加大点火吧!”熊熊的烈火中,发出了赫白朱大王挖苦的骂声。

士兵们惊恐胆怯, 大火还在燃烧着。从早一直烧到晩,大火才熄了,赫白朱大王也不见了。

官军的头目走到火堆旁,骂道:“什么烧不死,赫白朱你怎么不答应我啦?”

“哎,喊我干哪样?我赫白朱还在火中呢!”火堆里传来了赫白朱大王的笑声。

官军头目目瞪口呆。他们又把火灰分做三堆。三堆旁站着三个官军的头目,同时喊道:“赫白朱大王,烧死你了没有?”

“没有,你们烧不死。我赫白朱就在这一堆火堆中。”

三堆灰烬中, 同时发出了一样的回答声。

赫白朱的妈妈得到了无穷的安慰, 她和亲人用铲子铲起了这些灰烬,放进瓦罐里。

官军的大头目气势汹汹地跑来,喊:“赫白朱大王,你烧死了没有?”

“呵呵,你们永远也烧不死我l”又是一阵笑声。

官军的大头目怒骂道:“把瓦罐砸碎!”

几个官兵从老妈妈的手中夺过瓦罐,把瓦罐打碎了。

官军大头目问道:“赫白朱!烧死你了没有?”

瓦罐碎片都清晰地传出赫白朱的笑声: “哈!哈!你们永远烧不死我赫白朱大王。”                                     

赫白朱大王的妈妈怀着满腔的怒火,把这些瓦罐碎片拾起来,装进竹箩里,默默地再把炭灰也铲进竹箩里。

妈妈想着儿子不屈的精灵,他像活着那样常在自己的周围给人鼓舞,也给老人带来了一丝安慰。

她和乡亲们,有的用手捧着灰烬,有的用工具继续铲啊,铲起这些余灰。

突然,赫白朱发出和气温柔的声音:“妈妈,只要红竹子每年出一次, 我就永远永远地活在你们的身边。”赫白朱留下了难忘的预言。

而今大竹子每年要生一次小竹笋,小竹笋冒土之后,披上那黄金似的衣裳,那不就是红竹子吗?赫白朱大王死了吗?不,他没有死,他就像大竹子的红笋儿一样,永远长在彝家的土地上!

 

 

口述:普文学、矣成楷等

记录整理:陶学良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