仡佬族民间故事:螺蛳坡上的动人爱情故事

仡佬族民间故事:玉仙姑娘冻月亮

上一篇:

下一篇:

孤儿凿山洞取水抗旱 姑娘爱英雄结为公婆


腊尔山脉有座钢金山,山脚下有个寨子叫螺蛳坡。

螺蛳坡早先叫仡佬坡。提起仡佬坡,还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呢。

很早很早以前, 仡佬坡上住着一个仡佬族青年,名叫果璐。果璐三岁死了阿妈,九岁又死了阿爸。

那时节,仡佬坡上还没有第二家人家。阿爸一死,果璐便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没有上过腊尔山的人,不知道腊尔山到底有多高;没有尝过黄连味的人,不知道黄连到底有多苦;在父母的抚育下成长的人,哪知道孤儿的日子有多难过啊!

九岁的果璐,拉不动阿爸留下来的硬弓,舞不起阿爸留下来的阔斧。果璐要想像阿爸在世时那样打猎过日子,实在是太难啦!

仡佬坡半坡上有个洞,名叫螺蛳洞,离果璐家约莫半里远。洞水从洞底下咕咕地冒出来,积在洞外一个小小池塘里,再由池塘的边沿哗哗的流到坡脚,从来没有干涸过。水里一无鱼,二无虾,只有螺蛳抓得起把把来。

一天,果璐正在为往后的生活发愁,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果璐果璐,有果哩!”

果璐想:“阿妈死了,阿爸没了,在这荒山野岭是谁在叫呢?”他忙跑到门外一看,只见大树遮着小树,小树遮着野草,除此而外,哪样都没看见,又转身慢慢地回到家里。

他刚要坐下,又听到门外有人说话:“果璐果璐,有果哩!”

他又跑到门外去看,还是没见到一个人影。他刚刚转身往回走,又听到:“果璐果璐,有果哩!”的说话声。

果璐寻着声音看去,只见门前有一只绿羽毛、长嘴壳、头上的绒毛像一个螺蛳壳的小鸟站在桃树上,朝着他扇了扇翅膀,又用它那长长的嘴壳子啄了啄鲜红的桃子,一下就不见了。

果璐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那红通通的桃子使他高兴起来,就顺手摘了一个送进口里,嗨,甜蜜蜜,真是入口融呢。

果璐想:这下可用不着愁了,那满山遍野的桃子、李子……恐怕一辈子都吃不完。

在一个晴朗朗的日子里,屋外百花开放,蝴蝶飞舞;树枝上的小鸟唱着快乐的歌。找到了食物的果璐也像那些活泼可爱的小鸟一样,吃饱了野果,正在花丛中追赶蝴蝶玩。

忽然,树枝上又传来一串清脆的声音:“果璐果璐,冬无果!”

果璐抬头一看,又是那只绿羽毛、长嘴壳、头上的绒毛像一个螺蛳壳的小鸟在唱歌。

只见它朝着果璐扇了扇翅膀,又用那长长的嘴壳子啄了啄枝头的野果,一闪就不见了。

果璐听了那只奇怪的绿羽毛小鸟的话,也无心玩了。他想:绿羽毛小鸟说得对,秋天草木凋零,冬天大雪封山,再不会有果子吃了。不如趁现在花红果盛,多摘些放在家里,省得冬天挨饿。

主意定了,果璐便一次又一次地上树摘下果子,一次又一次地往家里搬。摘呀、搬呀,搬呀、摘呀,忙碌了几天,家里倒放了不少果子,可是堆在下面的却烂掉了。来日方长,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果璐急得哭了。

果璐正在哭得伤心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果璐果璐”的叫声。

果璐擦着眼泪,走出门外一看,又是那只小鸟冲着他说话,

小鸟说:“果璐果璐,洞藏果!”

果璐三次受这只小鸟的指点,十分感激,正想对它说几句感谢的话,只见小鸟朝着他扇了扇翅膀,又用它那长长的嘴壳子啄了啄树上的果子,一闪又不见了。

果璐照着绿羽毛小鸟的指点,把摘回的果子藏在屋后的小山洞里,果然秋天不霉,冬天不烂,直到第二年鲜果又桂满树枝的时候,没有吃完的陈果还是新新鲜鲜的!

果璐长到十四五岁,就慢慢地拉得动阿爸留下来的硬弓,舞得起阿爸留下来的阔斧了。于是,他别上斧子、带着弓箭开始学打猎。

万事开头难。果璐初学打猎,不会射箭,也不会用斧,开弓时,箭头落下的地方往往与瞄准的目标离了老远老远;舞斧也没有个准头,有时一斧劈去,牢牢地扎进了树干里,半天还拔不出来。

但是,果璐并不灰心。他东一箭,西一斧,顶着烈日,冒着风雨,天天练习,从不间断。饿了,爬上树去摘几个野果充饥;渴了,跑到坡脚喝两口泉水。

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璐长到十七八岁,练得一身打猎的好本事,真是个箭不虚发,斧不落空;山雀见他软翅,猛兽见他打颤。

风风雨雨的十年过去了,门前的小树长成了大材;小果璐长成了一个英俊、结实的后生。

俗话说,“人大心大”。十九岁的果璐会想心思了。他想, 在这茫茫的林海里,只身一人,有话无处说,多寂寞啊,要是有个人来说说话那才好呢。在这偏僻的荒坡上,累了也没人来问一声,多孤苦啊,要是有个人来作伴那才好哩!

果璐天天出去打猎,仡佬坡周围的山山岭岭都响彻了他那牵动人心的歌声:

“蓝天,没有白云飘动不美,

青山,没有清泉流过不美,

月亮,没有星星相衬不美,

果璐啊!没有人陪伴日子不美。”

一天,果璐带着弓箭,别着斧子又出去打措。他翻过了九匹岭,拐过了十道弯,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上。

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腿粗的古藤像密密的蜘蛛网布满了森林。

他觉得有些累了,就在一棵古树下躺下来。他想起自已的处境, 不觉又唱起歌来:

“月亮缺了,有圆的时候,

花朵谢了,有再开的时候;

年年月月,孤影伴单身啊!

果璐哪天才有欢喜的时候?”

 

随着这牵动人心的歌声,一只小鸟又出现在他的身旁。果璐仔细一看,原来又是那只绿羽毛的小鸟。他高兴得不得了。

只见小鸟跳上他的手掌,轻轻地啄了啄;又跳上他的胸口, 轻轻地啄了啄;再跳到他头边的空地上,又轻轻地啄了啄他的脸。

果璐叹了一口气说:“绿毛鸟啊,绿毛鸟,你要是个人来帮我打伴就好了。你看我单身一人,有话无处讲,有难无人帮。没有温暖、没有欢乐,可我到底是个人呀!绿毛鸟啊绿毛鸟,你若是个人,我俩日日夜夜在一起,时时刻刻不分离。”

哪知绿毛鸟听了果璐的话,只是轻轻地啄了啄果璐的脸, 一会就不见了。

果璐感到十分惋惜,自叹命苦,连一只小鸟也不愿与他亲近。

忽然,只听一声呼啸,卷起一阵狂风,一只黄斑白额老虎口里含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飞快地奔跑过来。

救人要紧!果璐翻身立起来,把空弦一拉,“嘣”的一声,老虎被吓得马上停住。它发现有人张弓拦住去路,就把口里含着的老人丢下,向着果璐猛扑过来。

猎人遇着虎,劲头往上鼓。果璐把身子往下一蹲,老虎从他头上扑了过去,又马上转身向他扑来。

果璐不慌不忙地把身子弓得低低的,迎着老虎一个箭步窜到老虎背后去了。

两次扑空,老虎发毛了,掉转身来,只听它一声吼,震得地动山摇,树上的枯枝也噼哩叭啦往下落。它用后腿支起前爪,张开血盆大口向果璐扑来。

果璐眼明手快,“嗖”的一箭射去,正中老虎的喉咙。

“嘣”的一声,老虎倒了。只听它嘿呼嘿呼的叫了一阵,又噼哩普噜地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老虎被射死了,果璐走到老头身边一看,只见他身穿绿衣绿裤,头顶上盘着个螺蛳壳,腿上被咬破了一条口子,血糊糊地往外冒。老人已经晕了过去。


仡佬族姑娘


果璐赶紧从自已的虎皮衣上割下一块虎皮,给他紧紧地包住伤口,堵住了血;又从山沟里捧来泉水灌进老人口里。

老人才慢慢地苏醒过来。

老人看见猛虎被射死了,就对果璐说:“好心的年轻人啊, 我已是一个黄土埋齐颈根的人啦,就让我死在这里吧!快把老虎扛回去,虎肉足够你吃上十天半月,虎皮还可以做一件漂漂亮亮的衣服哩!”

果璐说:“老人家,别那样讲。我不缺吃、不少穿,就少一个人和我作伴。你老人家就去给我作伴吧。我会像你的亲儿子一样服侍你。”说完就别上斧子,带上弓箭,背着老头往回走。

果璐背着老头刚翻过一匹岭,就听到山沟里呼呼地一阵明风过路,一条大蟒霍霍地梭过来。大蟒身子有水缸粗,脑壳有簸箕大,嘴里含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阿妈。

救人!果璐赶忙把老头背到路边山洞里藏起来,话也来不及说一句,就别着斧、挽着弓朝大蟒迎去。

大蟒吃人不用嚼,它一张口就能把几丈外的野兔吸过来,活生生地吞进肚里去。这时,只见大蟒把脑壳一抬,老阿妈就被甩出几丈远,两条手杆粗的须子和一条鲜红的舌头伸出两三丈长,好吓人啊!

只要大蟒把脑壳一勾,老阿妈就没命了。

正在万分危急的时候,果璐“嗖嗖嗖”一连射出了三支毒箭。第一支射中大蟒的右眼,第二支射中大蟒的喉咙,第三支射中大蟒的舌头。

大蟒负了重伤,马上掉转脑壳,呼的一下向果璐窜来。

果璐急忙跳到一个大岩石后面,又一连向大蟒射出六支毒箭,箭箭都没落空。

大蟒身中九箭才灭了威风,慢慢地往下滑,最后轰隆一声,滚到沟里去了。

大蟒滚进沟里,野草、小树被压倒一大片;接着就噼哩普噜地挣扎,水桶粗的古树都被它用尾巴扫倒了一大片,最后它才慢慢死去。

大蟒被射死了,果璐来到老阿妈身边一看,只见她身穿绿衣绿裤,后脑壳盘着个螺蛳壳。她双目紧闭,泪水簌簌地往外流,已经晕了过去。

果璐小心擦干老阿妈的眼泪,捧来清凉清凉的泉水灌进她的嘴里,老阿妈才慢慢地苏醒过来。

老阿妈知道大蟒死了,但自已的双眼被大蟒口里流出的口水弄得什么也看不见了,就说:“好心的年轻人啊,我已是一个黄土埋齐脖根的人了,就让我死在这里吧!快把那条大蟒弄回去,蟒肉足够你吃一年半载的,蟒皮还可以蒙一个又大又响的花鼓哩!”

果璐说:“老人家,别那样讲,吃的我不少,花鼓我不要,就少你老人家去给我作伴,我会像你亲生的儿子一样服侍你!”说完就走到大蟒的脑壳旁边,用斧子把大蟒的左眼珠剜了出来,那眼珠足有甑钵大;又拿根藤子捆好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往山洞跑。

他告诉老头:先把刚救下来的老阿妈背回家,再来背他。说完就回来背上老阿妈往家里走。

离果璐的家,有九岭十三弯,可他并不嫌路远;老阿妈虽说很瘦,但却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果璐的背上,他不嫌重。

走啊,走啊,果璐走得汗水直流;走啊,走啊,果璐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没有一句怨言,心里想:这一下有两个老人作伴了。他越想越高兴,越走越起劲。

走着走着天就黑了,但果璐一点也不觉得。原来,果璐脖子上挂着的蟒眼放出的光芒,把他前进的道路照得亮堂堂的。

快半夜了,他们才回到家里。

果璐小心地把老阿妈安置在床上,也顾不得坐下来歇一下,就转身跑去把老头背了回来。

果璐家里有了这两位老人,高兴得不得了,只听他出门唱着,进门哼着:

“天上飘动着白云,山上流淌着泉水,

降龙伏虎的仡佬汉子哟,今天尝到了做人的滋味。”

果璐每天早晨上山打猎、挖药之前,总是先把兽肉烤得黄澄澄、脆生生的,放在两位老人的枕头边,让他们哪时饿了哪时吃;舀来甜蜜蜜、凉悠悠的泉水,用竹筒装好放在两位老人的枕头边,让他们何时渴了何时喝。

晩上回来又忙着煨药治伤,尽管很累,但是心里很高兴!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两位老人的伤也治好了,身体也养好了。

有一天,两位老人把果璐叫到跟前,对他说:“你是个善良勇敢的年轻人。愿你往后的日子就像螺蛳洞的水一样甜!”

话音刚落,两位老人身子一晃就不见了。

果璐吓了一大跳,忙摘下悬着的蟒眼,屋里屋外都找遍了,硬是找不到。

他只得回到家里把蟒眼挂上,躺在虎皮床上伤心地哭起来。

哭着哭着,竟呼呼地睡着了。

果璐一觉醒来,发觉一切都变样了。自已不是睡在原来那硬梆梆的虎皮上,而是睡在一架崭新的架子床上。

床上有花铺盖、花枕头、花床单,还挂着一笼青虎虎的帐子哩。

果璐正在怀疑自已是不是在作梦,外面又传来了一阵悦耳的歌声:

“红花本应绿叶配, 果璐配了螺蛳妹;

 十年孤苦风吹过,天长地久日子美!”

果璐急忙下床,悄悄地朝着歌声找去。刚跨出门槛,就看见一个仙女般的姑娘正往桌上摆着热腾腾、香喷喷的菜饭呢!

见到果璐出来,姑娘停止了唱歌,对着果璐笑,热情地招呼:“快坐下,该吃早饭啦!”

“你是哪个?这是哪个的家?我咋个会到这里来了?”

果璐好像没有听到姑娘的招呼一样,却在那里站着发呆。

“你忘记了那只绿羽毛、长嘴壳、头上绒毛像螺蛳壳的小鸟吗?”姑娘说。

果璐好像还不大明白,问道:“你叫哪样名字?你把我弄到这里来做哪样?”

姑娘说:“我叫螺蛳妹,是螺蛳洞里的水族。你忘了那天对我说的话啦?你救了我的父母,还治好了他们的伤。他们叫我来和你作伴。这座楼房和小池塘就是我的嫁妆,这是姐姐给我们做的团圆饭。”

果璐听了,高兴得一把拉住姑娘的手,深情地说:“螺蛳妹, 你真好!往后我们的日子一定会比螺蛳洞的水还甜!”

吃饭时,果璐吃得那样香,螺蛳妹笑得那样甜。

果璐和螺蛳妹结成夫妻后,在家门口开了一片地,又在螺蛳坡脚造了一块田,撒上种子,年年丰收,过上了庄稼人的幸福生活。

从此,人们就照果璐和螺蛳妹的做法,种起了庄稼。

后来,很多人搬到仡佬坡来居住,他们都把仡佬坡叫作螺蛳坡。仡佬坡这个名称,便很少有人知道啰。

现在,人们扛起锄头做活路的时候,总要想起果璐和螺蛳妹来,在田坝山头上唱着想念的歌:

“螺蛳坡啊好地方,果璐娶了个好姑娘,

始娘就是螺蛳妹啊,勤劳美丽世无双。

犁田打耙她会做,点麦插秧她开张……”

 

 

流传地区: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

口述:唐美二

整理:孔玲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