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腊尼劳和他后妈的故事

两大官邻居各让三尺地建房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水族民间故事:两兄弟,一个勤劳奋进,一好吃懒做


从前,有个男人讨得个心爱的婆娘。婆娘生了个男仔,取名叫腊尼劳,一家相亲相爱过日子。想不到,这好景不长,孩子长到了六、七岁,婆娘就病死了。

不久,这个男人就讨得后娘来填房。第二年,后娘也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叫腊尼伦。

后娘看见两个孩子都一天天地大起来,生怕腊尼劳将来和自已的孩子争家产,事事看他不顺眼,处处找岔子来整治。

腊尼劳吃的是包谷、小米等杂谷粗粮,穿的是补疤粗布衣服,干的是脏活、苦活。

可是,腊尼伦吃的是糯饭、粽粑和鸡蛋,穿的是绸缎衣裳;长得六、七岁了,连要筷子、撵麻雀的事也不让他干。谁知,十二、三岁的腊尼劳,一身壮实;六、七岁的腊尼伦却瘦壳壳,黄筋筋的。

这样,后娘更是怀恨在心。她到处去说腊尼劳的坏话,说是腊尼劳命带凶煞,克了自已的娃仔,所以腊尼伦变得干瘪瘦弱。

为了消除腊尼劳带来的凶煞,后娘今天找巫婆过阴问卦, 明天请鬼师来念鬼去灾,不知花去多少牲口和银钱。 但是, 腊尼伦还是那样黄皮柳叶。这可把后娘气坏了。

后来,后娘听说要除掉孩子的病魔和凶煞,必须要偿还人头愿:就是要念一种咒语,念咒时把腊尼劳两脚两手钉在板壁上,再放蚂蟥来叮他身子,让他慢慢死掉。这样,恶鬼和凶煞就死死缠住腊尼劳的阴魂不放,再也不来侵害腊尼伦了。 后娘横下心来还人头愿,日子也选好了,送鬼的东西也备办齐全了,准备在这天太阳快落坡的时候,抓腊尼劳钉在板壁上来送鬼。

想不到这消息,被这家的丫环腊高知道了。腊高平时和腊尼劳一样,都受后娘的虐待,心里十分同情腊尼劳的遭       遇。

她晓得腊尼劳每天响午过后,都到主人家开办的学堂里扫地、擦桌子,有空还偷偷读书。于是,就一口气跑到学堂,一见到腊尼劳在请先生教他认字,一把拉住他,上气不接下 气地说:“快……快点跑,千万莫,莫回家。”

“什么?出了什么事?”先生和腊尼劳吃惊地问。

腊高哭着把后娘送鬼的主意说了。 腊尼劳只是跺着脚直哭,说是要留下来和先生住,要不就去自已的姨妈家。先生听了直摇头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狠心的人?我才不相信!”

听先生这么一说, 腊尼劳哭得更厉害。

先生没办法,只好对腊尼劳说:“孩子,你不能逃走,应当按时回去。我虽然不相信有这样狠心的人,可是我也放心不下。你走了,我随后就来救你。”

腊高听先生随后来救腊尼劳,才急忙转身往回跑,先生追上去,在腊高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腊高点点头回去了。

先生回来,安慰腊尼劳说:“孩子,你还是回家吧!我收抬这些东西,马上就来搭救你。”

腊尼劳一骨碌,双膝跪下,连忙向先生磕头。

先生扶起腊尼劳说:“你应该明白,万一后娘下了狠心,你留在我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就是躲在你姨妈那里,也难度过终生。我们应该用这个机会来教训教训她才是!”                    

腊尼劳擦着眼泪,高一脚,低一脚,昏昏沉沉地转回家。

先生收抬了书本,换了衣服,也随后赶去看个究竟。

偏偏腊尼劳多灾多难,先生走到半路,就被一家接媳妇的拖去写对联。对联写好了,主人又拉他去陪客人喝酒。

三杯酒下肚,先生的话也多了,和席上的人大吹起牛皮来。当给先生斟第四杯酒时,明明是满满的一虚酒,可是壶嘴淌不出一滴酒浆。一给先生左右的客人斟酒,壶嘴又淌出酒来了。

满座的客人,你瞪眼,我张嘴,一个望着一个。

“不好了,不好了!我得马上去救一个孩子!”先生急得猛醒过来,说着就离开酒席,跑了出来。



先生路过腊尼劳的姨妈家时,又急忙进家去交代几句话, 接着又急忙赶路。

先生一跨进家门,看见昏暗的油灯下,又烧钱纸,又点着香,满屋子畑雾腾腾;鬼师埋头在喃喃念咒;腊尼劳被钉在板壁上,蚂蟥在叮吸着他身的鲜血,他有气无力地哼着。

先生看见了,心里一惊,脱口就喊了起来:“天啊!快来救人啊!”

后娘看见先生来了,心里惊慌了,连忙问:“先生,你怎么过来了呀?腊尼劳命该如此,没有办法了!”

“昨晩,我得了一个很古怪的梦: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女人,自称是腊尼劳的妈,她妈要我今天这个时候,一定要到这里看望她的孩子。她还说,她死后,幸好丈夫念经超度,使她升天变成了仙子……”

没等先生说完,瘦小的后娘就炸着嗓子大声吼:“放屁!哪里有这种事?你莫在这里骗我!”

先生又和声细气地说:“信不信,那就由你。腊尼劳的妈妈还说,要是我救不了她的孩子,万不得已,叫我烧香请她下凡。因为她一下凡,就还要多花十年功夫来修炼!”

“我才不信理!你烧香请她下来给我看!请不来,我还要把你也钉在板壁上!”后娘恶狠狠地说。

先生烧了一柱香,望着天上磕了三次头说:“昨晚托梦的仙女啊, 我没法子救你的孩子,还是你下凡来搭救他吧!”

先生的话音刚落,“当当”地响起了震耳的锣声,一位身材高大,全身素白衣服的仙女,从房间里冲出来,一把揪住后娘往上提,狠狠地往地下一推,说:“想不到你这样坑害我的孩子!”

仙女的吼声惊醒了昏死的腊尼劳,见是妈妈的影子,就“阿尼喂——” 地喊起妈妈来。

后娘被突然的锣声吓慌,烟雾缭绕,昏暗灯光下又冲出个仙女来,狠揪住自已,一时间三魂七魄全跑光,软巴达像烧熟的茄子,瘫倒在地下。

鬼师见势不妙,混乱中急忙溜走了。

“你坑害我的孩子,照理也该拿你的孩子来钉在墙上。可是娃仔没有罪,就该你来尝尝这滋味了!”仙女说完,用针尖戳后娘的手掌一下。

“痛死我呀,天仙!求求你呀,天仙!”后娘连声哀求,手脚打抖,脑壳磕着咚咚响。

“每个人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只要你也晓得痛就好了!”天仙说完,又用针尖戳后娘的手掌一下。

后娘又痛、又惊、又怕,直哼着求饶。

这时,先生也赶忙过来磕头说:“我救不了你的孩子,是我的罪过。”

说完,先生又磕了三个头说:“天仙呀!后娘一时糊涂,做错了这件事,你就饶了她吧!要是往后她还是这样狠心,那就随便你怎么打好了!”

 “就听这位先生说的话,放了你。往后再走着瞧吧!”

天仙说完,又用针尖戳了后娘的手掌一下,然后从原先来的地方钻去。

“当当——”又是一声震耳的锣声,然后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了。

过了好长一阵,后娘才哼着爬起来,手脚颤抖,走到先生面前磕头说:“先生,多谢你救了我的命。往后,我再也不干这种缺德事了。”说完,又磕了三个响头说:“先生,请你帮我把腊尼劳放下来吧!”

从此,后娘好像换了一副心肠,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凶神恶煞。她细心给腊尼劳医好伤口,还送他上学读书;她对腊高也不似以前那样刻薄了。

一家过得和和睦陸,远近的人们都称赞不止。

后来,腊尼劳去感谢先生的救命之恩。

先生说:“你应该去感谢报信的腊高,该去感谢赶来救你的姨妈。”

先生见腊尼劳愣住了,就接着说:“那天,是腊高架着梯子,让你的姨妈穿着一身白衣服,变成天仙去吓唬你的后娘哩! 你的后娘相信鬼师的鬼话,差点害死你。我以毒攻毒,挽救了她。”

转眼,腊尼劳和腊尼伦都长大成人了,可是他们的父亲在外地做生意病死了。

腊尼劳读书肯用功,后来当了大官,他不忘记腊高的救命之情,讨她作了婆娘。

腊尼伦在外面跑生意赚大钱,丢着自已的妈妈也不管了。

腊尼劳和腊高见后娘孤独可怜,就接她来一道过日子。

人们看见这家上下起落,前后变化,都十分感慨,就编了几句歇来唱。一唱,就唱到现在:

“咱为人,心别很毒,

一辈子,弯弯拐拐。

一世人,像三节草,

有时发,也有时败。

都是人,互相疼爱,

看前后,就知好歹。”

 

 

流传地区:广西南丹一带,贵州荔波一带

口述:吴启贵(水族)

整理:潘朝霖(水族)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