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英雄韦拔群带领农民三打东兰县城

人人都知狼牙山五壮士 却不知梵净山五壮士

上一篇:

下一篇:

彝族英雄故事:虎王阿扎的传奇经历


第一、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韦拔群同志领导的右江农民武装斗争,震动广西,闻名全国,而揭开这个武装斗争的序幕,则是一九二三年的三打东兰县城。

东兰县大土豪韦龙甫,有钱有势,上巴结官府,下结交土豪劣绅,互相勾结利用,狼狈为奸,无恶不作。他拥有二三百亩田地,为人奸狡。凡新到任的,县长老爷们都得拜访他。

他豢养了大批爪牙,包揽诉讼,无事生非,无罪加罪,敲榨勒索,逼租逼债,无所不用其极。无数农民被迫无辜入狱,人民群众叫他是“第二衙门”。

当农民交不起租,还不起债时,都被迫用田地、房屋、儿、女作抵押。在他的压迫和残酷剥削下,许多农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记得五十多岁的黄鼎昌,就是因为交不起租,负不起重重的苛捐杂税,而被韦龙甫吊悬在大树下,惨遭毒打,奄奄一息。

所以群众一提到“韦龙甫”三个字,就无不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当农民自治会和自卫军成立以后,群众纷纷起来控告土豪劣绅,单单控告要求惩办韦龙甫的案件就有数百起之多。

拔群同志叫人一一登记起来,并决定清算这个恶霸。

一九二三年夏的一个清晨,拔群同志带领农民自治会的干部和自卫军一群人到韦龙甫家,准备拉他到县参议会进行清算。韦龙甫做贼心虚,来不及逃走,便躲到床底下去。

队员们抓住他的一条腿拖了出来,他吓得脸色铁青,杀猪似的叫喊:“请饶命!请饶命……”

他的小老婆趁大家没有留意,就逃到县衙门去报信。

反动县长蒙元良受贿数百块银元,立刻派匪营长罗文鉴带兵来营救他,还逮捕了几个农民自治会的干部和自卫军的战士。

当时,拔群同志和大家都非常气愤,觉得用道理清算不了韦龙甫,也不能叫蒙元良放回自己的同志。

拔群同志决定用计谋把受难的同志营救出来。

他把队伍布置在城外,自己贴身带了一支曲尺手枪和一个手榴弹,单枪匹马,直奔县衙门而去。

他到了衙门,蒙元良一面假装以礼相待,一面发暗号要捉他。

拔群同志心明手快,不迟不早抽出曲尺手枪,对准蒙元良的胸膛喝道:“不许动!你快命令把我的兄弟送到这里,不然就毙了你!”

“是……是……韦先生!就放,请你饶命!”

片刻工夫,警兵把被捕的同志全部送到县长办公室内。大家见了拔群同志,又惊又喜,十分高兴地喊:“拔哥,你来了!”

拔群对蒙元良说:“可以饶你的命,但你得送我们出城!”

“韦先生,我保证你们平安出城就是,免我陪送了吧!”蒙元良怕送出城去性命难保,哭丧着脸说。

拔群说:“好汉不杀送行犯,请你放心吧。你送我们出城,保你平安无事,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干这种事情!”

说完,便猛抓住蒙元良一只手,走出县衙门口。

蒙元良吓得面失人色,抖得更厉害了。过了浪团河,拔群同志才放他回去。

但同志们还不同意,说:“叫他把韦龙甫交出来,不然我们就不放他回去。”韦拔群同志说服了大家,才放走了蒙元良。


广西女兵


事后,拔群同志召集自治会的领导骨干黄大权、陈伯民、黄榜巍、牙苏民、覃孔贤等同志开紧急会议,决定进一步发动群众,扩大农民自卫军。

会后,韦拔群同志亲自到西山弄京,召开五百多人的群众大会,号召瑶胞和壮、汉贫苦农民团结起来,打倒豪绅地主。

瑶族群众在会上报名参加“自治会”和“农民自卫军”的有上百人,拿出粉枪等各种武器一百多件。

在拔群同志的有力号召下,西山的坡力、笆平、弄峰等地的壮族人民也拿出步枪六支,各种短枪二十多支,踊跃报名参加农民自卫军。与此同时,黄榜巍、黄大权、牙苏民、覃孔贤等同志,分别在武篆、兰泗、都笆等各地,组织了农民武装。

由于这样,东兰农民自卫军很快发展到一千多人,有各种枪二百多支和许多大刀、长矛、梭标等武器。

是年农历五月十八日,拔群同志率领农民自卫军,浩浩荡荡,分兵三路围攻东兰县城:第一路由黄榜巍同志指挥,从浪团进军;第二路,由覃哲臣(孔贤)指挥,从岩那进军;第三路由牙苏民指挥,从县城背后的虎头山进军,总指挥是韦拔群同志。

三路农军勇猛攻城,打了两天两夜,紧紧包围了县城。

第三路从虎头山居高临下,逼近了县衙门,守城的罗文鉴、谭典章匪军,看见县城已经朝不保夕了,就逼着匪兵死守。

快要破城的时候,突然下了几天大雨。因为自卫军多是粉枪,火药被雨水淋湿,枪失去了战斗作用。

匪军都是快枪,依着坚固的城堡死守。农军没有攻进县城,便撤退回来。

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第一路指挥黄榜巍和一些同志,更激起广大群众的仇恨。个个摩拳擦掌,要求再次攻打县城,活捉韦龙甫、蒙元良等匪霸,为死难的同志报仇。

约一个月后,第二次攻打县城,由于时间仓促,准备不够,县城又有敌军罗文鉴营参与防守,敌众我寡,攻城又没有成功。

这时,群情激怒,拔群同志冷静耐心地教育大家不要冲动,要化悲痛为力量,作好准备,伺机再打县城。

部队在休整期间,一面加紧训练演习,一面发动群众,扩大农会组织和农民武装。

在短短的期间内,全县六个区的农民自卫军增加到二三千人枪。这时,拔群同志指示各区农民自卫军,监视各区土豪劣绅,断绝他们与县城的来往,封锁一切消息,断绝粮食供应,孤立县城。

各区土豪劣绅见到杜七、杜八被清算,赫赫有名的韦龙甫被打倒,十分害怕惊慌,都不敢动了。

守县城的匪军不但得不到情报,粮食柴草也买不到,县城变成了一座死城。匪兵惊慌万状,失掉了战斗意志和守城的信心。

农民自卫军经过了几个月整训,情绪高涨,斗志昂扬,已组成一支兵强马壮的队伍。

同年秋末,自卫军便发动了第三次攻打县城的战斗。

这一打,全县的人民都起来支援战斗,男女老幼,从四面八方来支援,送粮食、送柴草、抬担架,人山人海,到处是农军。农军层层包围县城,大举进攻。

经过了几昼夜的猛烈战斗,匪军粮尽弹缺,伤亡很多,无力应战。农军一鼓作气,攻下了东兰县城。残匪弃城逃窜,我军缴获很多枪弹。只可惜蒙元良随残匪逃跑了。

农军胜利打下县城以后,没收了韦龙甫的财产,分给贫苦人民,并宣布取消苛捐杂税。

群众欢喜若狂,一连放了几天鞭炮,唱了几天山歌,庆祝胜利。

为了纪念攻城牺牲的烈士,还举行了追悼大会。大会会场设在旧县府门前的田垌里,群众把分得韦龙甫的白土布,搭起雪白的棚子,布置得庄严肃穆。

开追悼会这天,成千上万的群众都来参加。

会上,韦拔群同志向大家讲话,庄严号召群众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

农民自卫军打下东兰县城,铲除土豪劣绅,威震四方。广西反动政府惊恐万状,觉得这是心腹大患,因而千方百计地要扑灭东兰的革命火焰。

镇守百色的军阀刘日福,觉得县长蒙元良软弱无能,便撤了他的职务。另委派黄瑶琼任东兰县长,要他继续镇压人民革命运动。

黄瑶琼带着一群匪军到达后,便施展他的反革命毒辣手段,一面假惺惺地托人去请韦拔群出来,以委他做官为名,企图逮捕他;一面暗中勾结当地土豪的残余势力,武装镇压革命,并指使特务狗腿子,到处造谣惑众,向省政府诬告韦拔群同志。

由北洋军阀委任的广西省长张其锽下令通缉韦拔群等人。

韦拔群同志看穿了敌人的诡计,决定暂时离开东兰,同陈伯民一起到广州农讲所学习去了。

韦拔群同志走后,敌人到处烧杀掳掠。拔群同志的秘书韦介臣被杀害了。

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九二五年四月,韦拔群和陈伯民同志从广州回来后,在我党领导下,东兰一带的农民运动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作者:陆秀轩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81年4月出版的《广西革命斗争回忆录》(第一辑)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