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神话故事:不懂人性的青蛙王子

苗族神话故事:螺丝姑娘剧本

上一篇:

下一篇:

九个仙女下来洗澡 九条龙想成亲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农民夫妇,过了知命之年,依旧没有子嗣。那农妇,愁啊愁啊,整天哀着怨着——说命苦!

有一年春天,她去山谷里采摘野菜。回来时,刚打开家门,就听见有人“妈妈!妈妈!”地叫着。

她很是讶异,推门进去,没发现有人;踱门出来,还是没发见有人。她又顺着声音,找啊找啊!终于在背篼里发现了一只青蛙。

她惊奇地看着青蛙,问道:“青蛙,是你在叫我吗?”

“是的,妈妈!”青蛙鼓鼓皮囊,点点头。

“啊!我们有孩子啦!我们终于有孩子啦!”那农妇一时激动着大叫了起来。

晚上,农夫回来了。农妇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农夫听了既是惊讶又是高兴。他们决定把这只青蛙当做亲生儿子来养,并将告诉所有的人。

于是,第二天,他们就告知了寨里的族人,又邀请了远近的亲友,让大家一起来共同庆祝这件属于他们的神圣的大事。

他们一天一天地呵护着,青蛙一天一天地长大。

三年,三年,又过了三年,青蛙长大了,个子比一般的蛙都要大很多。

有一天,青蛙对农妇说:“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我想要个媳妇儿,您去跟我说个亲吧!”

“儿子啊,你看上哪家的闺女啦?娘给你说去!”农妇高兴地问。

“东门寨,财主家的三女儿!”青蛙滚了滚圆溜溜的眼睛说。

“儿子啊,你没有说笑吧?”农妇简直不敢相信。

“没有,妈妈!我说是真的”青蛙盯着农妇,非常认真地说。

“人家是大户人家,闺女又是那样俊秀的闺女。提亲的人啊,如织如麻,哪能轮到咱们呀?”

“去吧!妈妈!他们一定会同意的!”青蛙坚定地说。

青蛙天天缠着农妇,农妇执拗不过它,只好答应。

农妇先是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准备了聘礼,然后高高兴兴地说亲去了。

可是过了不久,农妇就双手捂着头,鼻青脸肿地回来了。

“妈妈!妈妈!怎么样了?妈妈!”青蛙等在门口,满怀期望地问。

“孩子啊!没希望的!”农妇失望地说。

“您遇见谁了?”

“遇见扫地的仆人了。我刚把话说完,他们就把我赶出来了。还打得我头破血流呢!”

“没关系!没关系的,妈妈!他们打扫屋子,说明他们正在准备会客呢!您下次去他们一定会同意的!”青蛙安慰着农妇。

农妇听了青蛙的劝说,又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带着聘礼,高高兴兴地说亲去了。

过了不久,农妇就一瘸一拐地回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妈妈!”青蛙又等在门口,满怀希望地问。

“别提了,孩子啊!没有希望的!”农妇失落地说。

“您遇见谁了?”

“遇见舂米仆人了。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们就轰我出来了!”

“没关系!没关系的,妈妈!他们舂米,说明他们正在准备迎客呢!您下次去他们一定会同意的。”青蛙又安慰着农妇。

疗好了伤,农妇又听了青蛙的劝说,再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带着聘礼高高兴兴地说亲去了。

又过了不久,只见农妇被两个柴夫拖了回来。

“妈妈,怎么样?怎么样,妈妈?”青蛙还是等在门口,满怀希望的问。

“算了吧,孩子啊!还是没有希望的!”农妇大哭着说

“您遇见谁?”

“遇见劈材的仆人了。还没等我开口,他们就是一顿乱打。妈妈跑不动,就这成这样了!”

“没关系!没关系的,妈妈!他们劈材,说明他们正筹备大事情呢!下次您去,他们一定会同意!”

青蛙一次次地劝说,农妇一次次地挨打,一次比一次惨重。但她知道财主美丽的三闺女是孩子的命,孩子是妈妈的命,她岂能不去呢?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她就一定会为孩子拼命。



又过了许久,青蛙对遍体鳞伤农妇说:“妈妈,这次您就不要从大门进去了,也不必带聘礼。您只身从小门进去,给守卫的塞些银两。让他带您到门前立有龙角的那栋房子。那里才是住着你儿媳的父母呢!”

农妇照着青蛙的吩咐,果然见着了财主夫妇。

“真是贱妇不知贱!你养了一只丑娃还不嫌丑啊!成心来羞辱我们家女儿,我不打死你!”那财主夫人说着就追着农妇打。

“唉,可不能这么说!来者是客,人家也是为着儿女嘛!猪也是儿,狗也是儿!”财主花了好些力气才拦得住他的夫人。

“你既然来了这么多回,也可见你的诚意!你儿子喜欢我闺女,我也没有反对。你儿子是一只只会滚地的蛙,我也不计较。不过,我们是大户人家,大户人家得有大户人家的规矩!这,你不是不知道!”他轻虐地看了农妇。

“您请说!只要您同意,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农妇有点喜出望外,高兴地看着他。

“其实也不是很难。第一,我们家房前那两座山,没有对接好,漏了个风口,冬天老是吹风,你只需抬三头猪来,把它堵住即可;第二,我想在院子里挖一眼酒泉,常年出酒,不能间断;第三,我要两双草灰织成的鞋;第四,我要三根龙须。要是这几个条件,你都能达到,那就可以风风光光地来我们家迎娶新娘子吧!”

这样的条件 ,即便是神仙也未必能办到,何况区区一农妇呢?财主说完,拂袖而去。

农妇果真被吓得黯然失色,悻悻而逃。

“怎么样?妈妈!”青蛙仍然站在门口,满怀期待地问。

“同意是同意了,不过还是没有希望的!”农妇有些落魄地说。

“怎么样,您 说嘛!”青蛙昂然自若地问。

农妇将财主的话一一重复了一遍。

青蛙听了,胸有成竹地说:“这简单。三头猪嘛,用竹子编个框架,贴上皮就可以啦;酒,不就是水嘛,凿个木简给他们家引一渠水就可以啦;灰鞋嘛,先用草织成鞋子,再放在坛子里烧就可以啦;龙须呢,向龙王借几根就可以啦。”

农妇别无它法,只好半信半疑地按照青蛙说的去做。于是招朋喊友,分工安排。忙活了几个月,猪终于编好了,水渠引好了,灰鞋也做好了,剩下的就是龙须了。

农妇又去拜了阴阳先生,看了黄道吉日,叫上全寨子的族人,到龙潭边去吹笙打鼓,闹了三天三夜。

龙王终于耐不住,派出一匹白马来。

白马问气汹汹地问:“谁人在此办何事?扰到我们家老爷了。”

“青蛙要娶妻了,我们正给他庆贺呢!”众人齐声说。

“新娘子是谁呀?”白马又问。

“新娘是东门财主家的三女儿。”众人答到。

白马将看到的和听到的一一告诉了龙王。

龙王出来问青蛙:“蛙,你要娶妻了吗?”

“是的,老爷!”青蛙答到。

“这么漂亮的新娘子,我得给你准备点礼物吧!”龙王笑着说。

“老爷,我正想向您借点东西呢!”青蛙说到。

“你说吧!只要我能给的,都给你!是金银吗?”

“不是!”

“是龙珠吗?”

“不是!”

“是白马吗?”

“不是!”

“是龙宫吗?

“也不是!”

“那是什么呢?”

“我想借您的三根胡子!”

“这还不简单。”龙王笑了笑,随手扯了三根胡须递给它。

现在聘礼都齐了。农妇又去拜了阴阳先生,定了黄道吉日,准备过去迎娶儿媳。

财主知道了,既懊悔又恼怒。消息一传开,大家都知道了,于是不敢食言,只好认命。

财主家的三女儿,一时难以接受,天天哭着闹着,但慢慢地,还是认命了。离家时,她无奈地说:“在家从父,出嫁随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父亲既然把我嫁给了青蛙,那我就跟青蛙走了。”

接亲那天,财主夫妇哭着送走了女儿。

财主的女儿到了农夫家,很是难过,她不会干农活,不喜欢农妇,更不喜欢青蛙,整天度日如年。白天,青蛙一靠近她,她就把青蛙踢走;夜里,她把青蛙独自锁在厨房里,任它蹦来蹦去,全身脏兮兮,越看越丑,越想越恨。

她百般折磨,青蛙终究没有死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终于到了多年一届的芦笙节。寨里寨外,男男女女,主主宾宾都穿得花枝招展。只有青蛙,怎么打扮,都不成人样。财主女而越看越生气,越想越难过。

寨里的人们,吃了早饭,相互邀约着,都去了芦笙会场。

“别人都去参加芦笙会了,你去吗?丑怪!”妻子问着它。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太丑了,丢人现眼!”青蛙忧伤地说。

寨里的人都走了,四周静悄悄的。青蛙才一蹦一蹦地沿着芦笙会的路往前跳过去,到了龙潭的旁边。青蛙钻进一块大石头里,蜕了皮,换上漂亮的衣服,变成一个十七八岁美若天仙的美男子。

美男子拿着精致的礼物,骑着白龙马向芦笙会场奔去。他到场时,姑娘们刚转到第二圈,芦笙舞正热烈地进行。美男子风姿卓越,翩翩步入舞场,将精美的礼品一件件地呈给跳舞的姑娘们。

霎时,吹笙的忘了吹笙,跳舞的忘了舞步,观众也停了喧嚣。全场静悄悄,所有的眼睛都注他身上。

美男子将礼物发了一圈,还没来得及待人们回过神来,就跨着白龙马飞一般地消失了。如梦如幻,倘若没有礼物为证,谁敢相信这不是春梦一场?

他走了之后,一片欢呼,一片沸腾。人们有的是亢奋,有的是失落,有的既亢奋又失落。亢奋的是见到了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美人,得到了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礼物;失落的是,还没有来得及看个够,那美人就不见了。

会场内外、寨东寨西纷纷议论,霎时成了有史以来最狂热的新闻。

青蛙妻子的躯体虽然回到家中,魂魄却丢一般地跟了那个美男。“今天在会场遇见一个美男子!那个美啊,简直可以叫人痴狂!即便所有的人倾尽所有的言语,都不足以表达他的精致!要是谁能有幸与他共度一宵,即便是耗尽三生时日,那也不枉!”她不停地夸赞着。

“真的有这么美吗?”青蛙满不在乎地问。

“那是当然。像你这么丑的怪物。人世间的美,你岂能知道呢?”

见妻子如痴如醉、癫癫狂狂,除了溢美那男子,几乎忘了自己还是个人,青蛙忍不住说:“其实那个男的就是我!”

“怎么可能是你呢?你这么丑,是个人都比你好看。”妻子立马训了它。

“真的,确实是我。不信,明天你看,他肯定不来了。”青蛙半真半假地说。

新闻传开后,必然掀起大波。第二天来的人更多了。老到七八十,小到一两岁,有的星夜赶来。早早的,人们就把会场围得严严实实,把眼睛瞪得圆圆鼓鼓,生怕眨一眼功夫将错过万年光景。

舞场里的姑娘,跳啊跳啊,一圈接一圈;吹笙的少年,吹啊吹啊,一曲又一曲;周围的观众,聚精会神,激起百倍精力,似乎人人都已知道奇迹就会发生在下一秒那样。一秒一秒地等待,一秒一秒地惊心,一秒一秒地失落。

人们忙活了一天,眼睛没有休息片刻,从早到晚,昨日的美男子终究没有见到踪影。天黑了,不得不失落而归。

见到妻子归来,满是落魄。青蛙傲娇地说:“我就说嘛!今天他不来!等着明天吧!”

妻子听了,半信半疑,想看它又不想搭理它。

又过了一夜,已是芦笙舞的最后一天了。芦笙会只要还没有结束,人们就得一如既往地进行下去。

吃了早饭,财主的女儿如同前两日那样,跟着寨里的人一起出发。不同的是,刚走了不久,她就偷偷地躲了起来,心想验证一下昨夜丈夫的话语。

待人去寨空的时候,青蛙又独自一人一蹦一蹦地前去。妻子发现了,偷偷地跟在后面。走着走着,发现青蛙突然钻进石缝里去了。

不久,一个美男子骑着白马、带着礼物,从龙潭里一跃而出,好是一个活脱脱的神仙,长得跟前天见的一模一样。她内心激动不已。

待美男子远后,她走进石缝,发现很大一张既惺又丑的青蛙皮。她扛着青蛙皮,飞快地往家里跑。

一到家,她就把蛙皮放在炉火上烤,又加了大火,搬来风箱,不一会儿蛙皮就灰飞烟灭了。

这时,她才长舒了一口气,又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今后的王子丈夫欢声雀跃。她以为,只要毁了那张丑皮,她就可以跟她的白马王子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再也不用面对那只可怕又可恨的青蛙。

想着她的白马王子,想着她今后的幸福生活,她不禁痴痴地笑了起来。她决定要做一个贤良的美娘子,决定将最美丽的自己献给最心爱的王子。于是她杀鸡宰鸭,亲自下厨;又重新布置了新房;而后又开箱捣柜,穿金戴银,换上最美丽的嫁妆,想把自己打扮成天底下最美丽的新娘。

不久,哒哒的马蹄声响了,果真是王子归来。她激动着,期盼着,又怯懦着,不知以如何的姿态站在王子面前。照了上百遍的镜子,换了上百次的装束,此时她已变成天底下最美丽的女子了。但她的内心还是还忐忑不安,她还是远远不满足于自己的容貌。这时,她不想听见任何的声音,也不想看见任何的东西,她只想静静的,尽快的,与王子紧紧的融在一起。

尘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越是想要的,越是难以得到。她期盼着,期盼着,却始终没有听见王子的声音。

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她悄悄地走了出来,正好遇见王子站在门口,背对着她。

他冷冷地说:“你拿走我的东西了吧?快还给我吧!”

“没有,我没有拿!”她温柔又坚定的说。

“你拿了,肯定是你拿的!”

“没有,我真的没有拿!”她还是坚定的回答。

“还给我吧!我知道是你拿的!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过去的样子!只要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是前天你见过的我。但现在我还不能面对你!”

“那个……我烧了!”她终究还是瞒不过他。

“唉!”他伤心地流下了晶莹的泪水。“人世间真是太虚伪了,我还是回去了。”说完,他浑身炸开了水泡,顷刻间化成了一滩血水。

 

 

作者:姜显荣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