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民间故事:麻阳苗族乡英雄传奇

苗族民间故事:苗王龙西波用宝刀带领大家起义

上一篇:

下一篇:

侗族民间故事:陆二叔智斗官府的传说

 (一)滕代远

 

滕代远(1904~1974),乳名龙兆,化名唐大元、李光,男,麻阳县玳瑁村,民国8—11年(1919—1922),滕代远就读于第一高等小学,生活俭朴,刻苦学习,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

民国12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常德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

是时,革命运动风起云涌,新思想、新文化广为传播,滕代远常与进步同学阅读马列著作,商讨国事,并与麻阳籍校友滕代胜、滕代顺等人组建麻阳新民社,创办《锦江潮》,学习宣传马列主义。

民国13年10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民国15年春在二师发动学潮,与校内国民党右派势力开展斗争,被开除学籍。后经党组织介绍至中共湖南区委工作,相继担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平江县委书记、长沙郊区农民协会委员长等职。

1927年(民国16年)8月,滕代远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省农民协会会长。次年春调任中共湘东特委书记。

7月22日,与彭德怀一起领导平江起义,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滕代远任军党代表。

是年12月率部上井冈山,在宁冈、茨坪与红军主力会师。

1930年5月,滕代远参加中共中央在上海举行的全国红军代表会议,会议决定将红五军、红八军合编为红三军团,成立军团总指挥部和中共军团总前委,滕代远任军团总政治委员。

8月23日,三军团与一军团在浏阳会师,合编为红军第一方面军,滕代远任副总政委。

在湘赣边区根据地,他先后参与组织领导粉碎敌人第一、第三、第四次“围剿”战斗。

中共中央从上海迁至江西中央苏区,滕代远任中央军委武装动员部部长。次年6月去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举办的军事学习班学习。

滕代远代表中共出席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受到斯大林接见。随后同陈云等人入列宁学院学习。

民国26年初结业,与陈云等人回国至新疆乌鲁木齐工作。

是时,在争取国民党新疆省主席盛世才联共抗日,及营救西路军的工作中,贡献力量。后从新疆至廷安,担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常委。后任八路军参谋长。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滕代远协助彭德怀开展反“扫荡”、反“蚕食”、反“清乡”斗争,组织领导精兵简政,发展生产。

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8月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和晋、冀、鲁、豫中央局常委。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谈判期间,滕代远任北平军事调解处执行部顾问,协助叶剑英工作。1946年初返回延安,旋赴重庆协助周恩来与马歇尔(美国特使)、张治中(国民党代表)进行和平谈判。

国民党发动内战,滕代远返回晋冀鲁豫中央局工作。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铁道部成立,滕代远任部长兼党委书记。

滕代远率领全国铁路职工和铁道兵团指战员,以惊人的速度修复被国民党破坏的8000余公里铁路干线,使全国通车里程达21000余公里。

新中国成立后,滕代远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铁道部部长、党委书记。

在此期间,不少亲友来到北京,求其介绍工作或援助物资,滕代远坚持原则,不徇私情。对来京者说:“我当部长不能为私,你等回去,为建设家乡多做贡献,工作安排和所需物资,应当由当地人民政府统筹解决”。

 

让孩子改姓转学

 

解放初期,滕代远的两个儿子在北京海淀区“八一”小学读书。每星期六要接他们回家,星期一再送他们去上学。

有一次,警卫秘书卜占稳去接孩子,遇见三个学生在吵架。

一个是局长的孩子,他说:“我爸爸是局长,有专车。”

另一个是部长的孩子,听后不服气地说:“你爸爸是局长算老几?我爸爸是部长坐吉姆车,管着你爸爸。”

第三个是副总理的孩子,听后更不服气,说:“你爸爸是部长算什么?我爸爸是副总理,坐大吉斯车!你们俩的爸爸都归我爸爸管。”

卜占稳听后感到很惊奇。这绝不是孩子们父母教的,而每次接送孩子时,绝大部分是用小车接,孩子们耳闻目睹,对他们有一定的影响。

在一次滕代远闲暇时,卜占稳向他作了汇报,他听后也感到惊奇。低头沉思了许久,缓缓地说:“以后接送孩子不许用汽车。你骑自行车去,抓紧把两个孩子弄回来转到附近的小学,和普通群众的孩子一块上学。”

转学后,滕代远把两个孩子叫到身边,仔细的嘱咐他们要做到的事情,并让两个孩子跟妈妈林一姓,一个叫林小林,一个叫林小明。

 

没有车就走着去

 

1954年12月,滕代远得知集二铁路提前完成铺轨任务十分高兴,亲自率领铁道有关部门干部组成检查团到二连参加庆祝大会。

参加大会的还有内蒙古自治区代表团,铁道部第三工程的筑路工人们。当时刚下过雪,天气十分寒冷,来接滕部长的汽车半路抛锚。

滕代远说:“不能让大家等我们!没有车就走着去,一分钟也不能迟到。”随后用手撩起大衣,踏着厚厚的积雪,翻越山路步行赶往会场。

他在大会上发表了热情的讲话,由于天气实在太冷,风也很大,握话筒的手所戴的手套居然和话筒粘在一起,滕代远的讲话只有十分钟,麦克风就拿不住了。

 

只给一个星期

 

1955年10月23日,滕代远到沈阳铁路局的检查工作。在一个行车公寓,滕代远发现室内很暗,灯泡度数很小,只能在室内休息,不能看书看报。

他问管理员:“你们的被子多长时间洗一次?”

“一个月洗一次。”

“被子里面有没有虱子?”

“可能有吧。”

滕代远打开被子,发现了一个很大的虱子,非常生气,发了脾气,向身边陪同的分局长及管理员说:“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将墙壁刷白,灯泡换大,要使乘务员能够看书看报。被褥每次乘务人员用过都要换洗,保证乘务人员休息好,才能开好车,更好的为人民服务。下个星期我还来检查,做不到我就要撤你们的职。”

一个星期之后,滕代远又去检查。只见室内墙壁粉刷一新,炮泡也换成大的了,室内光线明亮,被褥也干净多了,很满意,当场表扬了管理员。

最后意味深长地对陪同领导说:“你们可不要看轻了你们的这个工作。只有你们工作做好了,使乘务人员休息好,开好车,不出事故,这是间接地为人民服务。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你们一定要做好这项工作,为铁路运输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千里之外悼母亲

 

1955年,滕代远故乡建立了初级社,老家一家8口,老的老,小的小,因没有劳力掐不到工分,年年成为“超支户”,基本口粮都吃不上,加上滕代远的母亲年事已高,疾病缠身,生活穷困到了极点。

长子久翔再次将家里的困难写信告知父亲,请求生活支援。滕代远答应给长子减轻负担,从自己和妻子林一有限的工资中,每月挤出30元生活费,寄给年迈的母亲和战乱中离散的前妻。

滕代远30元的支援,救了母亲、长子的急,长翔一家八口的生活有了转机。

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大跃进”带来的物价上涨,滕代远寄来的30元补助,到1960年只能买一点葛粑和一些日用品。

1960年,滕代远的母亲因年老多病去世。那天,长子久翔给父亲发了加急电报,要他回家奔丧。

滕代远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心中十分悲痛,很想马上回到家乡为母亲奔丧。但是,考虑到当时全国上下都在过苦日子,自己作为铁道部长,怕回家劳民伤财,给当地政府增添麻烦,给当地群众增加负担,滕代远最终找消了回家奔丧的念头,并回电给长子久翔,说他工作忙不能回来,要求丧事从简,并要久翔代他守灵尽孝,还寄了100元钱作为丧事费用。

母亲去世后,滕代远心中甚是怀念,几夜没有合眼,并在千里之外的的北京家中与亲人一起悼念,几夜没有合眼,并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家中与亲人一起悼念母亲,几天下来消瘦了十多斤。

1964年,滕代远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四届委员会副主席。

1966~1971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受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与朱德、董必武等人被软禁在广东从化。1971年,滕代远回到北京。在中共第九、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

 

不能写什么证明

 

1966年12月至1969年10月,滕代远在北京休息,主要活动是接见各地区各单位来的红卫兵组织的调查人员。

东北三省很多单位来调查宋任穷同志“叛变投敌”的事。

在井冈山,敌人用20个团的兵力进攻井冈山,而我军只有红五军一个团的兵力,加上王佐一个团,守山实在有困难。被敌人突破防线之后,红五军于1929年1月份也撤离了井冈山。

当时宋任穷同志是王佐部队一个连的党代表,带着这个连队随红五军后卫部队下山,走到一个叫大粪墟的地方被敌人拦腰分割,这时宋任穷被俘,但并未暴露身份,以普通一兵的身份在国民党连队当兵。

不久在一次和红军的作战中,宋任穷被红四军俘虏过来,毛泽东同志在清查俘虏中发现了宋,就问:“你不是宋任穷同志吗?”

宋任穷回答:“是我。”

“你怎么到了这里?”毛泽东问。

宋任穷如实地将情况向毛主席作了汇报。

情况搞清楚后,宋回到我军继续担任领导工作。

滕代远是在瑞金时期认识宋任穷同志的,当时宋已经当了红军的师长。至于他“叛变投敌”之事,滕说:“我不知道。也不能写什么证明。”

造反派说:“你们官官相护,不讲实话。”他们先后来了三、四次,滕代远总是坚持自己的回答。

铁道部来人找滕代远调查吕正操同志的问题。他们提出两个问题:

一是关于铁道部允许一长制,吕正操有多大错误?

滕说:“和吕正操没有关系,责任由我滕代远负。我是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我负主要责任。我向毛主席作检讨。吕正操是副部长、党组副书记,他没有责任。你们想打倒吕正操,什么事都向他身上按,这是不对的。”

二是关于在部党组会上吕反对过滕的问题。当时滕未听清楚,又让调查人员讲了一遍。

滕代远听清后大声说:“在党组会上有争论,是党的正常生活。对工作上的意见,个人发表个人的意见,有不同的意见会有争论的,谈不上谁反对谁。这是党组织生活的正常现象,不在党组会上讨论,背后乱讲,那算什么党的生活?党组会的记录你们不能看。”

这两个问题就这样答复他们了,根本没有写什么材料。

 

没有别的要求

 

1970年8月,滕代远的四儿子滕久耕在部队执行任务时被摔伤,昏迷不醒已二、三天了,部队请家属速去探望。

滕代远知悉后,态度很泰然地要工作人员向部队转达两点意见:“一是久耕要是去世了,不要提出任何要求,丧葬一切由部队安排;二是如果有要求的话,就请部队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抢救,因为孩子还年轻,只有23岁,还能为党和国家干几十年。请你转告部队领导、家属的意见就是这些,没有别的要求。”

1974年12月1日,滕代远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70岁。

滕代远胸怀一腔正气,清正廉洁,在麻阳苗乡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

 


(二) 满朝荐

 

在湖南省的西部辰水河边,有一个小县,麻阳苗族自治县,在县城北边的二十多公里处,有一个兰里镇,那就是传奇人物满朝荐的家乡。

满朝荐是明未朝廷的一个诤臣,他不畏权贵,为了平民百姓的利益同贪官污吏进行了无畏的斗争。

他从政24年,因得罪过权贵,被排斥在野就有19年。他在这19年中坐过牢,罢过职,充过军,真正在朝作官也就总共5年多点。

但在朝的这几年时间,他胸怀一腔正气,凭着机智和勇敢同那些贪官污吏、甚至同皇帝老儿进行过艰苦和危险的斗争,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

满朝荐(1561~1629),字震东、震寰,号汝扬,麻阳县兰里人, 24岁中举人,43岁中进士。

 

初露峥嵘

 

少年的满朝荐顽皮、聪明、好学,青年时的他则是出口成章、能诗善对、胆大才高。

有一年,少年的满朝荐同小伙伴们到河滩上放牛。

小伙伴们贪玩,一不小心,小伙伴的牛将王财主的麦苗吃了一小块。

这个王财主平时就十分凶狠,穷人听到他的名字都要害怕三分,现在穷人的牛吃了他的麦苗还不要被他剥了皮啊。

几个小伙伴吓得哭了起来。

满朝荐忙说到:“你们不要哭,王财主来找麻烦时,你们就说是我的牛吃了麦苗。”

到了下午,王财主恶狠狠的找来了,要牵满朝荐的牛。

只见满朝荐拦在牛栏门口朗声说到:“牛吃麦苗是要赔,但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牛吃了你的麦。”

王财主说“大家都这么说的,难道会有错?”

满朝荐说:“我的牛是不吃麦苗的,你怕搞错了。”

王财主一听更加凶恶的说:“嘿!稀奇,天下哪有狗不吃屎,哪有牛不吃麦,今天把你的牛牵到麦田去,若牛真的不吃麦,那今天的事就算了,若牛吃了麦,那你的牛就是我的了。”

满朝荐将牛牵到麦田,只见那牛昂起头真的不吃麦苗。王财主按着牛头往下压也没有用,只好垂头丧气的走了。

实际上那牛是满朝荐平时教好的,他不放口,那牛是不敢吃庄稼的。

满朝荐九岁那年,麻阳县新来了一个县令,是一个贪官。他到处搜刮民财,坑害百姓。

老百姓是敢怒不敢言,满朝荐也听到乡亲们背后骂那狗官。

夏天,那贪官到了满朝荐的家乡巡视,坐轿坐累了,在一座桥上歇脚吃西瓜。

过路的老百姓迫于县太爷的淫威,不敢从桥上过,只好绕很远的弯路。

满朝荐同小伙伴们也要过桥,其他小伙伴都从桥下游水过河,只有满朝荐摇着蒲扇大步朝桥上走来。

到了桥上,满朝荐看到那县太爷嘴里啃着西瓜,西瓜汁不停的往衣襟上流,不禁笑了一声。

那县太爷听到有人敢笑他,就丢下一块西瓜皮,接口骂道:“蒲扇遮面,狗笑太爷”。

满朝荐接口还道:“乌纱罩狗头,懒牛吃百姓”,说完就快步过了桥。

那些过了河在看热闹的孩子们同满朝荐一边跑一边喊着:“乌纱罩狗头,懒牛吃百姓”。

气得那县太爷的眼睛有铜钱大,可又没有办法,只好同衙役们气呼呼的走了。

 

知县斩巨蟒

 

明未时期,官府腐败,贿赂舞弊成风。虽然满朝荐读书用功,满腹文章,但因家境贫寒,没钱奉送主考官,因此连考了六次才中了进士。

主考官面试时,为了摸清满朝荐的家底和后台,就问道:“满进士才高八斗,高论得中,一定是富豪人家出身了?”

满朝荐知道他的意思,为了在今后官场中不被同僚轻视,他机智的答到:“学生侥幸得中,全靠大人栽培,学生虽非富豪,但也略有家事,家中千柱落地,九间牌楼,那年雪大人光临,又添了一间。家有七十人煮饭,八十人砍柴,每日喝半江(方言:缸)之水。两只盐船一日不下河(方言:guo蛋的意思)就没有盐呷。”

主考官和那些同僚一听,惊叹不已,不敢轻视,终于在满朝荐四十五岁那年,放了个陕西咸宁知县。

实际上,满朝荐家中十分贫寒,家中的千柱落地是高梁秆当墙,九间牌楼是九扇茅扇,后来下雪时又加了一扇。

七十岁的老母亲煮饭,八十岁的老父亲砍柴,装水的是半边瓦缸,二只鸭婆一日不下蛋就没有盐吃。

1604年(明万历年),满朝荐任陕西西安府咸宁知县。

满知县上任途中路过一个小山镇。

傍晚时分,满朝荐看到一个妇女抱着孩子在街上哭的十分伤心,他以为是那个孩子生病了,过去一看,那个小孩却很健康。

一问别人才知道,小镇的后山有一个神儿洞,里面住有一个妖怪。每年春天小镇上的人们都要献上一对金童玉女,否则的话,那妖怪就要经常出来伤人。今年刚好轮到这个妇女献童男了。

满朝荐一听,觉得这事有点稀奇。就在店里喝了几碗酒壮胆,手提着朴刀,一个人往神儿洞走去。

到了洞口看到洞壁十分光滑,洞门口有一些脱落的鳞片,断定有大蛇在里面。他连忙回到小镇上喊人去打。

但小镇上的人十分害怕,都不敢去,满朝荐只好装神弄鬼,说:“我是天上的太白金星,到你们这儿来就是捉拿这条大妖蛇的。”

镇上的几个胆大的青年人信以为真,拿起刀枪跟着满朝荐来到洞前。

只见满朝荐装着作法,然后将一只公鸡放到洞内。

只见那公鸡刚朝里走几步就掉头往后飞奔,后面跟着一条水桶大的巨蟒。

那蟒追出洞外,满朝荐一刀砍向蟒头,几个年轻人也刀枪齐上一顿乱打,将那条巨蟒砍死在洞外。

这时那些小镇上的居民拥了上来,欢呼着将满朝荐抬下山去。

那个妇女带着孩子跪在满朝荐的面前,连连感谢满知县的活命之恩。

满知县创办乡学义馆50余所,赈济饥民稻谷3800余担。率民众开拓产、霸2水,疏竣胡家渠等水利工程33处,分畦列轸,引水抗旱。

咸宁县农业丰收,万民欢庆,满朝荐趁机积谷2.2万余担,积银1.2万余两,防灾歉,民感恩。

一次,抚台顾其志命子省亲,途中遭劫。此案,40余日未破,盗匪必回。

他率衙役拿获盗匪10余名。匪盗招实,开单对未,一毫不差。

民众悉钦服满朝荐料事如神。关中一带盗徒潜遁匿迹,百姓门不夜闭。

税监梁永纵其下属勒索民财,满朝荐捕王大义等治之。

梁永大怒,疏劾其擅刑税役,万历皇帝不察,诏降满朝荐为广西布政使都司。

大学士沈鲤据实上奏,皇帝不听。沈鲤、顾其志极论梁永纵其下属劫民、贪污事。

满朝荐奉旨宽宥、官复原职。

1607年,满朝荐复含冤进京入狱。他在离咸宁县时写诗一首《念四出城父老攀辕》:

“三辅郎官初出城,桁杨非辱亦非荣。

君威凛烈身奚爱,国蠢驱除世已清。

眼泪千行河欲赤,青天万口岳为倾。

塞翁得失何须记,留与春秋作话评”。

在狱中,他身受严刑,不屈不挠。满朝荐两袖清风,身无半文,狱中甚苦,幸得抚台与各道府及百姓捐银1900两,以供囚食。

次年七月,百姓感戴,于西安东阙建朝荐生祠,春秋二祀。此生祠内立有德政碑。上刻:“渭水可赤,华岳可倾,护我父母,誓同死生”之句。

满朝荐身陷囹圄,仍以“自信二分惟气性,孰知一点只丹衷”自恃。

狱中6载,他广植青松,寓意“养成苍干去参天”;收养来鹤,以鹤为友,并以“倦后就床长短梦,醒来阅史两三章”等诗词遣怀自娱。

在狱中,他先后著《椒山赋》、《流水赋》、《来鹤赋》、《镇抚司拷》、《狱中即事》、《预让桥》、《折榻歌》、《八正歌》、《自嘲自解长歌》、《灵龟赋》等艺文。

1613年,大学士叶向高借万寿节”之机上疏,痛诉满朝荐沉狱6载,请准昭雪。

皇帝诏从叶向高所请,赦满朝荐出狱归里。

归耕7载,严慈双逝,遵礼守服。

皇帝复沼,满朝荐任南京刑部山西司郎中。

1621年正月任尚宝司丞。九月升尚宝司少卿。

时辽东尽失,国内多事,诸臣浮议,满朝荐深虑国是。1622年,乃上陈《十大可忧,八大可怪》疏,数幅衷语,一缕血肠,为明熹宗嘉纳,御批:“时艰急需共济,各官屡有戒渝,荐所奏尤有关切,着一并申饬该部院知道”。

满朝荐遂升太仆寺少卿。

是时,阉宦魏忠贤,内结妇寺,外树党帜,45腹布满朝廷,爪牙盈溢京师,朝野抉舌,莫敢言齿。

满朝荐不避斧钺,八月复奏《颠倒》一本,激起帝怒,御批:“罢官归耕,永不录用”。

满朝荐落落孤踪,再次载恨归耕。

1628年(崇祯元年),朝廷尽逐阉党,起用满朝荐为太仆寺正卿,并兼摄太子太保事。

诏命三至,满朝荐病入膏肓,难于应诏,仍偃仰高卧,抱恨悠悠,长泣而三叹曰:“新君未面,丹悃未抒,吾已矣夫厂。次年,满朝荐卒于里,享年69岁。

 

(三)陈佑魁

 

陈佑魁(1900—1928),字斗垣,化名龙贻苏、文中生、龙吟、丁月生,男。

陈佑魁出生于农民家庭,少时就读于私塾、县第一高等小学,后就读于芷江联立九中。

1920年就读于湖南自修大学。在自修大学经毛泽东、何叔衡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陈佑魁在长沙奉中共湘区区委指示,从事学运工作。此间,为宣传“五四”运动,以教员、邮递员、图书管理员等职业为掩护,一边组织学生为湖南自修大学校刊《新时代》及《湖南学生联合会周刊》撰写反帝反封建文章。

一边组织麻阳旅省青年学生成立麻阳旅省学友会。并与麻阳旅常学生滕代远、滕代顺等人创麻阳新民社,办《锦江潮》。为《锦江潮》撰写发刊词。

陈佑魁任中共湘区区委组织部长,深入长沙平民区,办平民女子职业学校。受命组建中共衡阳、常德地委,指派孙家信返回麻阳组建中共麻阳特别支部。

组织领导长沙工人、学生、市民万余人游行示威,焚毁日商轮船公司趸船及警厅护卫船。

中共湖南省委发起驱逐省长赵恒惕运动,陈佑魁登台控诉赵恒惕罪行,连夜组织工人印刷和散发“驱赵传单”。

赵恒惕被驱出湘。

民国15年,陈佑魁担任中共湘南特委书记兼衡阳县委书记,踏遍湘南24县,指挥衡阳县农会收缴挨户团枪支300余支,领导衡北暴动,夺取石桥团防局步枪30余支。

在水口山矿区,他与宋桥生组织矿工,解除矿警队和矿务局反动武装枪支360余支,并以缴获的枪支武装工农群众。

1928年(民国17年),朱德、陈毅率领的工农革命军进入湘粤边境,陈佑魁参加朱、陈在汝城召开的武装起义会议。

4月,陈佑魁赴长沙向省委汇报汝城会议精神,研究起义统一行动计划。当晚10点钟回到中南旅社时,被叛徒胡光耀告密被捕。

在长沙监狱中,诱降者纷至,陈佑魁大骂,坚贞不屈。4月29日,陈佑魁在被押往浏阳门外的识字岭刑场的途中,昂首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就义时,年方28岁。

 

(四)妙手张秋潭

 

张秋潭(1865—1942),字开先,男,苗族。

张秋潭自幼爱玩泥巴。8岁入私塾,其书篮、课桌里皆藏泥。上课时,他目视塾师,手于桌屉内给塾师捏泥作像,常被塾师敲手罚站。

张秋潭怨师不识己志,乃罢读归里,随父耕耘,闲下无事,捏泥作像,精益求精。

捏泥日久,深知以岩缝之泥塑像最佳。所作的龙、兔、狮、马、十八罗汉、刘海戏金蟾等泥塑像,惟妙惟肖,在高村出卖,围观购买者赞叹不已,张秋潭远近闻名。

1885年(清光绪),武陵有一富翁,酷爱泥塑。富翁闻张秋潭塑技精湛,乃托人以厚礼请之。

张秋潭应允前往,途经沅陵清浪滩遇劫。匪不劫船货,专劫他所带的泥塑像刘海戏金蟾。

抵武陵,富翁以上宾相待,求塑父母肖像。张面对富翁父母寒喧,手在袖内泥塑。顷刻而就,与富翁父母一模一样。

富翁喜,谢以重金。张秋潭之绝技,誉满沅水流域。

1929年,国民革命军十九独立师师长陈渠珍请张秋潭赴凤凰,为其好友龙团长塑像。

张与陈、龙对坐闲谈,仍使袖中捏泥之术,须臾成像。

陈观之,赞曰:“绝也!绝也!”。

龙高兴大笑,赏银元500块。

陈再请张秋潭赴凤凰,为天王庙塑青、红、白马及马夫。张秋潭不喜趋炎附势,本不欲前往,又担心家乡岩门遭劫,权衡再三而赴之。不日工成,观者无不咋舌称绝。

一日,陈偕张秋潭游李子园,见土地庙内缺神像,请秋潭塑之。张秋潭恣意泥塑一位老龄土地公配一位18岁妙龄土地婆。

陈指其不相匹配。

张秋潭笑讽曰:“公不亦配少妇乎?”

1939年,著名作家沈从文在《湘西行》中写道:“麻阳人中,有一双值得称赞的手,在湘西近百年实无匹敌,乃塑像师张秋潭之双手”。

今,湖南省美术展览馆所藏泥塑“铁拐李”、“古松”,皆系张秋潭的妙手所作。

张秋潭病故,终年77岁。张秋潭在麻阳苗乡留下了许多动人的的传说。

 

(五)船侠滕黑子

 

滕黑子(1796—1866),江湖上号老九,男。幼时家贫,父母早丧,随伯父行船。

一日船停辰州下东门码头,黑子与群童戏耍于沙滩,为争蚌蛤相斗,一童哭归告其母刘氏,刘遂携子前来评理。

刘氏见之,愕然曰:“此子非凡,愿收为义子,授以艺,日后定能成材”。

伯父允之,将滕黑子拜寄刘母。

此后,义母刘氏精心传授滕黑子刀枪、棍拳、拔钉、跳桩。3年艺成,乃别义母上船拿篙,度江湖风浪生涯。

滕黑子在沅水、洞庭湖行船,交结义士侠友。一日,其船行沅水下游,一憔悴流浪求滕黑子曰:“只求沿途一饱,愿为行舟效劳。”

滕黑子慨允。

数日后,船停常德上南门码头,抛锚。是夜,“常德帮”悄悄地将滕黑子船的铁锚压上“千斤闸”。

次日晨,滕黑子收到一书曰:“上南门码头,乃我常德帮所有,麻阳船若能起得上铁锚开航,上南门码头尽归麻阳船停靠,否则,须交码头银100两。”

滕黑子思忖:铁锚必被他人压上“千斤闸”,凭己之力,实无奈何。

滕黑子终日紧锁眉头,闷坐船仓。

三日晨,流浪汉曰:“‘千斤闸’锚,乃区区小物,请备爆竹,保准巳时开船!”。

时至已刻,流浪汉使出“鹰爪功”,如同雄鹰抓小鸡一般,钩起铁锚。此时,鞭炮齐鸣,篙楫齐举,船往洞庭湖方向驶去。

从此,常德上南门码头尽归麻阳船只停靠。久之,此地形成麻阳街。

滕黑子乃拜流浪汉为师,工间习艺,得其真传,武功更佳。

1818年(清嘉庆年),洞庭湖君山寨掌门人金钩柳胡子设宴,约滕黑子比武。

滕黑子应允,漂舟独赴。君山寨大厅,头目云集。厅中八仙桌上摆有36只碗,皆斟满水酒。

相见礼毕。柳胡子反手扣起八仙桌脚,绕厅3周,仍放原地,滴酒不溢。

柳胡子傲视滕黑子道:“请!”。

滕黑子不甘示弱,亦单手扣起酒桌脚绕厅3周,点酒不荡,放于原地。

柳胡子不服道:“黑蛮子,吾在厅内转圈子,汝能将吾逮住,吾认输,往后麻阳船筏,凡插上蜈蚣旗者,吾柳某秋毫无犯”。

说罢,其身轻如燕,于厅内穿梭环绕,滕黑子往返捕捉,不获。

滕黑子心生一计,抱住厅堂中柱,使尽全力,一扛一顶。柱,哗啦作响,瓦,片片纷落。

百众门徒、柳胡子皆大惊。

柳胡子环绕稍顿,滕黑子一个箭步上前将柳胡子逮住。

柳胡子认输,面向百众门徒大声道:“今后,凡遇插有蜈蚣旗之船、筏,一律放行”。

从此,麻阳船只、木,筏航行洞庭湖区,畅通无阻。

后来,滕黑子成婚,夫妻风雨同舟,从事江河运输。

双双年迈,弃船归里,以传授武艺为乐。1866年,滕黑子卒于里,终年70岁。

 

 

作者:刘昌春 (邮箱:wwwlcc66a@126.com)

发表日期:2014年5月24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