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民间故事:刘半仙捉妖记

苗族民间故事:姑猩婆的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自从喝醉的那天晚上 女人天天来找我

贵州省青山镇是个回族聚集的地方,那里因出了个降妖捉怪的刘半仙,一时名声大振。

消息不径而走,传到夜郎国都,惊动了赫赫郡王。

原来是公主那日赏月归来,竟一病不起,医士道家说是妖魔缠身,神、药难解,日渐憔悴。

赫赫郡王闻得刘半仙大名,亲自下旨邀请。

刘半仙,雅号文卿,人称刘老大。少年丧父,母亲远嫁他乡,无奈投在本镇乡老刘剥皮家打长工。

春来秋去,不觉长成,找刘剥皮算发工钱,准备说门亲事。

不料,刘剥皮“铁算盘”一拔拉:房租费、衣衫费、营养费……,拔个精光。

刘老大气不过,揪住刘剥皮讲理,被众家丁一顿好打,赶出了门。

刘老大上无片瓦遮雨,下无寸土耕耘,权将镇口破瓦窖作房,靠打短工度日,东混西混混到五十多岁,还是光棍一条。

四、五十年,他常戴一顶羊毛毡帽,久而久之,汗腻灰尘,白毡帽变成黑毡帽,油黑发亮。

晴天欲雨或雨天欲晴时,毡帽总是潮漉漉的预先报道。

大太阳天,刘半仙出门打短工,朗朗晴天却夹把破雨伞,乡亲们见了好笑。

有调皮的后生故意挪揄说:“我大,怕你脸晒黑了不是。”

众人一片讪笑。

刘老大正儿八经地说:“我的小儿,哪个得闲和你开玩笑,老天爷要哭了。”

众人无不笑他老痴呆了。

哪想到,顷刻之间老天爷果然翻了脸,狂风暴雨哗啦啦下个不停,众人淋得像个落汤鸡,“难道老者会呼风唤雨不成?”

有出远门的来问天气,刘半仙毫不思索地回答:“马上就要天晴了,不必带雨具了。”

来人看着天空绵绵淫雨纷飞,疑惑地挠挠头,还是带伞出门。没出半里地,果然云开日出,晴空万里,钦佩得伸出大拇指:“刘老大,真精!”

消息传开,人们耕耘收获、婚丧嫁娶,凡要看日子,都要问问刘老大,无不应验。

连清真寺的马师傅也捋着齐胸银髯,佩服地说:“精!真顶半个神仙!”于是,人们都管他叫刘半仙。

其时,普安郡旧衙门正闹鬼,县太爷着人把刘半仙请来,对他说:“汝号‘半仙’,今晚可到旧衙捉鬼除害。若真有本事,本县赏你纹银百两;若属妖言惑众,定严惩不贷!”

当晚,即派人把刘半仙送进旧衙。旧衙大堂上蛛网累累,台阶下杂草丛生,冷凄凑,阴森森。以前,凡到此过夜之人,都被恶鬼掐断了咽喉,吸尽了血液,没一幸免。

刘半仙下榻东厢,和衣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城内三更鼓罢,刚合上眼,却听大堂上传来嗡嗡嘁嘁的喳喳骚动声。

刘半仙一骨碌爬起来,透过破窗,淡淡月色下,大堂上破鼓、灿牌影影绰绰,阴影憧憧,便点亮蜡烛,趿着破鞋“叭嗒叭嗒”来到大堂,东听西瞧又不见响动,刚欲回身,响声忽又大作。

定神一听,似从大鼓里传来,耳朵凑近鼓面,好像里面有什么爬上爬下,寻到鼓后见有一破洞,一看,见一只多脚的圆形怪物,两眼绿幽幽,吓得刘半仙回头就是一趟。

回到东厢又一转念:要是那玩意出来,岂不危险!便大着胆撕砣棉絮蹑手蹑足来到鼓后,塞住破洞,还嫌不妥,又搬下大鼓,搬块巨石压住破洞,任那怪物在鼓里窜来窜去,其奈何哉!

刘半仙闹了半夜,一觉睡到日出三竿。

朦胧中被人吵醒,睁眼一看,原来是县太爷打发差役张、李四前来收尸。

矮胖子张三见他醒来,慌得两眼鼓溜:“你还没死?”

瘦高个李四疑惑说:“恶鬼没来掐你?”

刘半仙见状,坐起身,讪笑着伸伸懒腰:“鬼被捉住了,快回去准备油锅!”

县太爷叫人在校场坝上烧好油锅,午时三刻抬来大鼓,怪物被倒进油锅里挣扎了几下就没气息了。

捞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只有磨盘大的臭虫精。



刘半仙领到纹银百两,还未用完,县太爷又亲自传来郡王旨意,宣他进都擒妖捉鬼。

刘半仙随着侍从来到后宫,公主就住在后花园宫楼上。

楼下水榭亭台,过去是月宫门,后面是潇湘幽径,通向绵绵后山。山脚下一株古槐,树脚有一山洞,溪水从洞里汩汩淌出。

刘半仙住在后宫,不觉一月有余。

这天早饭后,刘半仙又到竹林散闷,来到古槐旁,一蛙受惊跳进水中,溅起水花久久不散。

刘半仙不觉计上心来,捉住青蛙用一布条捆住,拴在洞内权当妖精。

计谋已定,一扫往日愁容,晚饭时胃口大开。饭毕,吩咐侍从准备一应家什,定于夜间亥时擒妖下油锅。

天刚擦黑,刘半仙身着日月皂袍,披头散发,脸上涂得红红绿绿,活象京剧上的大花脸,刹是吓人。

登上神坛,口中也是念念有词,见油锅已滚,忙下坛率众来到竹林幽径,吩咐众人止步,自去擒妖,“如久久不能取胜,尔等再来相助不迟”。

刘半仙右手提剑,左手高举火把,到得树下洞边,丢下宝剑去取青蛙。

只见一条黄桶粗的大蛇,两对灯笼眼闪光一张血盆大口把青蛙一口吞了。

大蛇见了花眉花脸的刘半仙,呼一声跃出洞口。

刘半仙吓得情急,慌乱中丢下火把,双手本能地掐住大蛇七寸不放。

大蛇挣扎着翻来滚去,刘半仙也随着翻来滚去,不敢放松丝毫,累得呼哧呼哧直喘气,惊恐得“呜—呀,呀”怪叫,互相僵持不下。

众人在竹林里等不耐烦了,有几个胆大的前去打探,月光下见一黑影抱着一根会动的“弯柱子”滚来滚去,忙呼叫众人快来,把大蛇打个稀烂,扶起刘半仙,拖着大蛇,人来人往,灯笼火把,热闹非凡。

病公主听得人声,似有千军万马奔腾,忙披衣临窗眺望,见了人不人、神不神、鬼不鬼的刘半仙,已觉好笑,见了血肉模糊的大蛇,惊出一身冷汗,忙要碗姜糖水喝下。

第二天,公主自觉神清目爽,要思饮食。至此,饭量渐开,一月有余养得面红神奕。

郡王听说,亲临后宫,龙颜大悦。

再说刘半仙自那夜受惊倒床,养息月把自觉好转,便辞启程。

宝殿上,郡王金口玉牙敕封他为“刘半仙”,并赏黄金、白银、锦帛为谢。

刘半仙玉锦还乡,购得田庄,娶得娇妻,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间有乡邻请去捉妖,但任其大价,刘半仙也心有余悸,推老不出,再也不捉什么妖怪了。

 

 

采录者:倪德贵

流传地区: 贵州省普安县青山一带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