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野战老兵在桂林找不到路的经历

员工亲身经历的广州荔湾老城区灵异事件

上一篇:

下一篇:

我的外婆96岁了,她是仙婆

写之前,我先声明下,我曾经是一名军人,1989年入伍,正规野战兵,这世界我不相信鬼神,到现在仍然是,只想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有些发生的事情真的让人无法理解……

1993年5月,我就读的广西桂林陆军学院组织毕业学员进行500公里大拉练,在广西桂林的原始丛林中进行,目的是检验学员的综合素质及所学战斗技能,不合格者淘汰。

我们共有7个学员队,拉练行走路线是当年红军反围剿时走过的一段路,只是按照相反的方向行进,其中有经过老山界(卢定一写的,以前课本上有)。

有天晚上队里组织野外宿营,猫耳洞训练,我们俩人一组挖猫耳洞。

挖到一半时,天开始下起了雨,队里突然来了通知,身体不适的可以请假回队部休息。队部是一个林场的场部,几栋砖房。

因本人有点感冒,班里照顾我,让我回队部去。

于是我一个人背着枪开始下山返回,600多米的山头不算太高,但是比较陡,下雨天黑路滑,其实根本没有路全凭看对面林场场部灯光来参照,拽着树枝藤条,一路上跌跌撞撞。

突然脚下踩空,人一下跌落到一个深坑里,当时脚踝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深山老林里第一反应,是不是被毒蛇咬到了,连忙掏出带的蛇药(队里发的),连吃了三片。

这时我才发现背的枪不在了,急忙找寻起来,因看不见,只能摸索……

突然我摸到了几块像木板的东西,并且带着一股特别难闻的臭味,令人作呕,不由使我想到两广一带的习俗,就是人死后,先简单土葬,隔段时间等肉身完全腐烂掉了,再把骨殖收拣重新厚葬一番,我莫不是正好碰到了这种情形,想到这,不由得头皮发麻起来。

好在这时枪找到了,急着想离开这鬼地方,猛然发现这坑还蛮深的,下了雨更加滑,又辨不清方向,所以攀爬了几次都未成功。

我这时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啊!既担心蛇咬的毒性发作,更害怕有鬼,越想越怕,恐惧倍增。

万般无奈之际,突然我摸到了一根藤条,救命的藤条啊!于是拽紧它使尽浑身力气爬出了深坑,来不及喘口气,又急忙下山, 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



下到山脚,全身浸透,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啊!

此时,我看到了对面山头林场场部的灯光,还有偶尔拉木材的汽车从那里山边土路经过,我简单整理下随身装具,准备朝林场方向赶过去,恍然发觉找不到下午来时的那条土路了。

我清楚记得两山之间相隔仅200多米,中间是稻田,稻田中有条窄窄的土路,路上还有座两根木头并排架起来的小桥,桥下是潺潺流水……

这些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条土路咋一下子不见了呢?正当我纳闷时,抬头发现我左边300多米处有灯光,有灯光就有人家,去问问去林场真场部的路?这是我当时脑海里的第一反应。

于是我又朝着那灯光前进,山上人迹罕至,我走的算不上是条路,走了大概有近半小时,那灯光仍然离我那么远,咋回事?几百米走不到头……

我越想越不对劲,肯定撞邪了,莫非碰到了小时侯家乡老辈人传说中的迷魂鬼?

于是我停下脚步,朝四周认真环视了一遍,除了林场和那灯光,四周漆黑……

我想起了家乡老辈人碰到迷魂鬼的处置办法:朝灯光方向撒了泡尿,一边嘴里不停讲脏话,一边吐口唾沫使劲由额头往脸上抹,增强自身煞气。老辈人传说煞气重的人鬼也怕。

我又端着枪,没有子弹的,用力拉了几下枪栓,弄得金属撞击声在漆黑雨夜的深山中的格外刺耳……我陡然增加了几分勇气,掉转身又往回头路赶,两边齐腰深的茅草被冷风一吹娑娑直响,好似后面有人在跟随……

我不敢朝后看,也不能看啊(老辈人传说的),脚步明显加快不少,终于我回到了刚开始的那地方,又看到对面山头林场场部的灯光,还有那偶尔拉木材经过的汽车,但是我仍然找不到稻田中间那条土路了,情急之下,索性扎紧靴带从稻田里趟了过去。

好不容易回到了林场场部,连忙冲洗干净,爬上床在灯光下查看脚上被蛇咬的地方,脚上什么伤也没有,真的好奇怪哟!

有人会说,你这都是人疲劳产生的幻觉……

这事情过去了几十年,直到现在对我来说仍然是个迷啊!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