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二集

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三集

上一篇:

下一篇:

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一集

【音乐

 

【赛阳官邸】

 

士兵甲:报赛阳王,宝力大总管已经不知去向。

士兵乙(匆匆跑进来)报赛阳王,据巡逻卫兵说,宝力大总管匆匆离开部落,往纳经方向去了。

赛阳(着急地):糟糕,我们要抓他的风声一定走漏了,他一定是去向纳经王报信去了。

赛霸(惊慌地):那我们怎么办?

伊果(沉着地):纳经王一旦接到宝力的报信,一定会提前剿灭亚鲁的行动,我们得赶在他们之前到达郎寨接回亚鲁。现在召集军队,马上出发!

 

【紧张的号令声、战鼓声、士兵们匆匆跑来的脚步声。】

 

赛阳(威严地):大家听好了,当年被宝力追杀,被迫逃离何锦部落的亚鲁,我的兄弟,他已经回来了!现如今,亚鲁已经成为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队伍中一下咋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

赛阳:大家静一静。现在亚鲁,就在郎寨,我们要赶在纳经和丹经围攻郎寨,抓拿亚鲁之前,把我们的亚鲁迎接回何锦!

队伍里群情激昂,欢呼声此起彼伏。

 

【越发激励的鼓声。】

 

赛阳(高喊):出发!

 

【雄浑、激越的音乐】

 

【解说】 赛阳、伊果一行急行军,终于赶在纳经、丹经部落之前,到达了郎寨。亚鲁、赛阳、赛霸兄弟相见,一番感慨自不必言。在伊果督促下,赛阳的军队接上亚鲁母子,就又朝着何锦紧急出发。

而此时,在郎寨通往何锦部落的必经之路上,纳经王、丹经王在接到宝力的报信后,已经设下埋伏,只等亚鲁一行进入包围圈。

纳经王:怎么这么久了,亚鲁一行还没有出现?

丹经王:会不会在我们到达这儿之前,他们就已经路过此地,回到何锦了?

纳经王:不应该有那么快!

宝力(突然惊喜地):你们看!

纳经王(惊喜地):他们来了!

丹经王(得意地):人马寥廖,哈哈哈!

宝力(一惊):怎么赛阳、赛霸也在队伍里?(着急地)朵拉到底还是没把他俩拴住,纳经王,您别急……

纳经王(不理会宝力,命令埋伏的士兵):敌人已经进入了埋伏圈,开弓!

【解说】 纳经王一声令下,一瞬间,纳经王和丹经王的将士对着亚鲁一行万箭齐发。

 

亚鲁(突然仰天吹响了一声响亮而尖利的唿哨,接着大声地):何锦将士,举起盾牌。

士兵们(齐声地):是!

士兵们纷纷举起绑在马肚下的盾牌,挡住迎面而来的雨点一般密集的箭矢。

【密集的箭矢弹在盾牌上的急雨一般的声音。】

纳经王(气急败坏地):我们的箭都他妈被盾牌挡回了。

丹经王(哭腔):真没想到他们把盾牌事先绑在了马肚下。

突然,山梁上骤然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号角声。

 

【纳经士兵哭爹叫娘的惨叫声】

 

【解说】 突然,山梁上骤然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号角声,纳经王和丹经王的士兵惊得连连抬头看向上方的山梁,顷刻间,那些埋伏在山梁上的草丛中、树木上的何锦的士兵,奋力将一瓢瓢石灰水泼向纳经王和丹经王将士的眼睛,一刹那间,纳经王和丹经王的将士凄惨的狼嚎之声响彻原野。

 

何锦将士(奋力地):冲哇,冲哇!

 

【解说】 山梁上的何锦士兵随之冲下,与亚鲁一行,将纳经王和丹经王率领的军队合围起来。纳经王和丹经王的将士绝大多数在石灰水的袭击下,眼睛已经疼痛难忍,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纷纷倒在何锦将士的刀下。

原来,亚鲁一行出发之前,伊果接到眼线的信息,得知了纳经王和丹经王的设伏地点,于是在亚鲁的安排下,有了这样一场伏击与反伏击的战斗。

亚鲁率领何锦将士得胜而归!

 

【欢快的音乐、快乐的鼓点。何锦疆域,部族欢聚一起,迎接亚鲁一行得胜归来】

 

族人甲(兴奋地):这么多年了,我们何锦一直受纳经、丹经欺压,这回好了,亚鲁回来了,我们终于扬眉吐气一回了

族人乙(兴奋地):咱们何锦部落有希望了!

族人丙(激动地):看,他们来了,那领头的就是亚鲁,那眉目好似鲁喜王。

众人(欢呼):亚鲁回来了,亚鲁回来了!

荡赛姑(感慨地):鲁喜王呀,我和儿子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亚鲁(感慨万千地):这就是何锦疆域,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故土!父王啊,您的儿,亚鲁我终于回来了!

伊果(对众人):我的族人们,你们的王,亚鲁手持玉蝴蝶回来了!

 

【解说】 亚鲁登上高台,拿出玉蝴蝶,向部族示意。部族欢声雷动,“亚鲁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部族(欢呼):“亚鲁王”!“亚鲁王”!“亚鲁王”!(渐隐)

 

【亚鲁王官邸。赛阳带宝力、朵拉走进来。

 

赛阳:亚鲁王、荡赛姑后,当年就是宝力挑唆我母亲一起加害于你们,现在,我把他们交给你们发落!

宝力、朵拉纷纷给亚鲁王、荡赛姑跪下。

宝力:亚鲁王、荡赛姑王后,当初我一时鬼迷心窍,望亚鲁王、荡赛姑王后宽恕!

朵拉:望亚鲁王、荡赛姑王后宽恕!从今后,朵拉愿意给你们当牛做马,以求弥补我的罪过!

亚鲁:你们起来吧,过去的事情,我们就让它过去吧。宝力总管,我还要感谢您,今天在战场上,是您替赛阳挡了一箭,使得您左膀受伤。

宝力:惭愧、惭愧,我半道赶去迎接您,正遇上双方交战。

亚鲁:父亲留下遗言,要我团结两个哥哥,同心协力,壮大部族,让部族过上没有流血、没有战争的幸福生活!今后我和赛阳、赛霸兄弟三要团结一心,共同努力,重振何锦部落。

 

赛阳:大王放心,我和赛霸一定与你同心协力!

 


【朵拉寝宫】

 

朵拉(对宝力):亚鲁就真没有怀疑是你去给纳经王报信,使得纳经王设伏的?

宝力(沉思地):谁知道呢?不过我知道,他放过我俩,并不是他真的原谅了我俩,而是顾忌赛阳、赛霸。我在战场上,替赛阳挡的那一箭,使赛阳对我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变化。明眼人都看得出,赛阳把我俩押到他面前,不过是做做样子。(顿了一下,向往地)我只盼着时机成熟后,让赛阳、赛霸知道我是他们亲生父亲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朵拉:我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停顿了一下)你说龙布吉为何在立了大功的情况下还要离开亚鲁母子呢?

宝力:这里面有情况,我要查查!

朵拉(惊讶地):有情况?

 

【亚鲁官邸】

 

伊果:大王,我的身份现在还暂时不能暴露,否则赛阳和赛霸会认为这么些年我一直在欺骗他们,这会影响你们兄弟同心,共同壮大部族的目的。

亚鲁:好的,在合适的时机,再告诉他们吧。

伊果:王后对你今天放过宝力和朵拉是怎么看的?

亚鲁:母亲还是识大体的,尽管心里觉得很委屈,但为了顾忌我们兄弟感情,为了部族内部不要再起纷争,她忍下了仇恨。

 

【急促的铜鼓声】

 

士兵(匆匆跑进来):亚鲁王,不好,纳经部落与丹经部落已经包围了我们何锦部落。

何锦部落外,纳经与丹经大军压境。

 

【低沉的牛角号声】

 

丹经王(高喊):亚鲁、亚鲁,快快打开城门,否则,一旦我们攻下何锦,我会将你全家碎尸万段!

 

【何锦城墙上】

 

伊果(对亚鲁):亚鲁王,他们是想趁你还没喘过气来,一举拿下何锦。这些年来,他们之所以迟迟未对何锦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们相互观望,想在分割何锦部落中,得到最大利益。现在你回来了,他们也就不能再等了,否则何锦在你的率领下,一天天强大起来,到时候他们别说不能分割何锦,何锦被他们占领的疆域都会被您收回,他们感受到了危机,所以急匆匆地来对付我们了。

 

【“亚鲁打开城门”、“亚鲁打开城门”纳经士兵和丹经士兵的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朵拉寝宫】

 

朵拉(着急地自言自语):那亚鲁为啥不开城门呀?这明摆着我们何锦不是他们的对手呀,一旦他们攻下何锦,我们全都死路一条哇?

宝力(匆匆走进来,神秘地对朵拉):纳经王刚派人送来信息,要我伺机杀了亚鲁,打开城门,到时候他不但不会杀我们,还要让我继续当大总管,赛阳、赛霸也会有官职。

朵拉(惊慌地):你杀亚鲁,你怎么杀?

宝力(胸有成竹地):我自有办法!

 

【何锦部落外 纳经军营,纳经王大帐里】

 

纳经王(对一士兵):你去丹经军营,告诉丹经王继续按兵不动,告诉他,我的人已经把信息送给宝力了,一旦他伺机杀了亚鲁,打开城门,我们就可兵不血刃地攻下何锦。

 

士兵:是(匆匆离开)

 

【突然,一阵惨叫声传来】

 

纳经王(警觉地):来人,外面怎么回事?

卫兵甲(跑进来):报纳经王,我们刚抓到一个何锦人,他想越过我们军营去丹经军营,我们拷问他,他什么也不说!

纳经王(警惕地):他去丹经军营?

 

【大帐外的惨叫声越发惨烈。很久,惨叫声停止。】

 

卫兵乙(匆匆跑进):纳经王,何锦人已经招了。据他交代,丹经王早已经和何锦暗地里勾结上了,他就是替亚鲁去给丹经王送信息的。亚鲁王与丹经王约定明天卯时,以牛角号为令,对我们发起攻击!

纳经王(大怒):怪不得,一向沉不住气的丹经,这次会如此气定神闲,还给我出主意,收买宝力,兵不血刃拿下何锦,原来,原来他是要算计我!(对卫兵乙)马上集合队伍,突袭丹经军营。

卫兵甲(迟疑地):纳经王,这会不会是亚鲁的奸计?

纳经王(迟疑了一下):丹经王的心里一直也在惦记着我们纳经疆域,他要跟亚鲁联合起来对付我是有可能的。再说就是我们和丹经联合灭了何锦,之后为了独霸这片疆域,我们和丹经也将有一场恶战,所以现在突袭丹经没有错。马上给我集合队伍,先拿下丹经,再攻何锦!

 

【号角声,激昂的音乐】

 

【丹经军营,丹经王大帐】

 

丹经王:来人,外面是什么声音?

 

【一阵喊杀声和战马的嘶鸣声传来。】

 

卫兵(惊慌失措地):报告丹经王,不好了,纳经王率军打来了!

丹经王(意外地):什么?纳经王打来了?

卫兵:纳经一向就与我们明和暗不和的。

 

【喊杀声和刀戟碰触声越来越近】

 

丹经王:怪不得他叫我按兵不动?原来他早就暗怀鬼胎。(高声地)阿山,集合队伍,和他们拼了!

阿山(匆匆跑进来):丹经王来不及了,他们趁夜色来袭,很多弟兄在梦中就毙命了。我们快逃吧!

 

【一队人马冲进丹经大帐】

 

纳经士兵:你们逃不了了!

 

【喊杀声和激烈的短兵相接的声音。】

 

【丹经王“啊”的一声。】

 

丹经士兵:丹经王负伤了,阿山,你快护着丹经王撤退,我来对付这些狗杂种!

 

【何锦部落广场,军队手持火把,已经集合待命。】

 

亚鲁:何锦的将士们,纳经王现在正在丹经军营打得热闹,现在你们马上随我穿过纳经营地,去拿下丹经疆域。

将士们(群情激昂):听命!

 

【将士们出发的急促的脚步声】

 

【丹经疆域。阿山与为数不多的卫兵护着身负重伤的丹经王疲惫不堪地逃来】

 

阿山:丹经王,你可挺住,我们的丹经疆域就在眼前,我们终于回家了。

卫兵:不对,你们看,城墙上都是什么人?

阿山:天哪,那不是何锦部落的将士吗?

卫兵(带着哭腔):丹经王,我们的家没有了!

丹经王(沉着而艰难地):我们的疆域被亚鲁收回,总比被纳经王占领强,你们不要管我,你们快进城去,亚鲁不会杀投降的人的。

阿山:丹经王,那你怎么办?

丹经王(吃力地):你们不要管我,你们快走!

 

【解说】 丹经王说到这儿,突然挣扎着奋力地朝身旁的悬崖冲去,纵身跳下悬崖!

 

卫兵(惊呼):丹经王!

阿山(惊呼):丹经王!

 

【悲怆的呼唤声在山谷回荡(渐隐)】

 

【解说】 亚鲁王收复丹经疆域后,丹经疆域的守城士兵归顺了亚鲁王。亚鲁王率领壮大了的队伍,趁机和留守何锦部落的赛阳遥相呼应,突然夹击纳经军营,滚滚烟尘飘过旷野,人喊马嘶声如炸雷。

 

【狂野回荡着战马的嘶鸣,士兵排山倒海般的呐喊】

 

【纳经军营】

 

纳经士兵甲:纳经王,不好,赛阳率兵来袭了!

纳经士兵乙:纳经王,不好,亚鲁王率兵从后面来袭,我们被包围了。

纳经王(恶狠狠地):之前,我没能杀了亚鲁,现在亚鲁来杀我了。纳经的将士听好了,这些年,本王一直昼夜不息地训练你们的武艺,现在该是你们武艺派上用场的时候了,跟本王和他们拼了,他们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哈哈哈!

 

【人喊马嘶,刀剑激烈碰撞的声音】

 

亚鲁王(骑马冲上前):卢呙哩卢呙,祖奶奶说了,这天是我亚鲁的天,这地是我亚鲁的地,你快快率部投降,我饶你等不死!

纳经王:哈哈,天由祖奶奶造,地是祖爷爷造。祖奶奶没说这是亚鲁的天,祖爷爷不认这是亚鲁的地。上次我没杀了你,今天我要提你人头祭祖奶奶!纳经的将士们,给我杀哇!

 

【激昂的音乐,刀剑激烈的碰撞声,亚鲁王将士倒地的惨叫声。】

 

亚鲁(高声地):何锦将士听令,立即退后三里地。

 

【解说】 亚鲁王率军迅速撤退,身后纳纳经王兵士的箭簇如暴雨瓢泼,纳经王兵士的飞镖像冰雹砸下。

 

纳经王:哈哈哈,纳经将士们歇一歇,稍后再拿下何锦王城不迟。哈哈哈!

 

 

编剧:安洨华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