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三集

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四集

上一篇:

下一篇:

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二集

【音乐

 

【野外,亚鲁王营地】

 

亚鲁王(沉痛地):刚刚这一仗,我们败给了纳经王。我没料到我们何锦的兵力如此不堪一击!

赛阳(后悔):怪我,以前没有听伊果军师的劝告,没加强军队的军事训练。

亚鲁王(走到队列前,高声地):何锦的将士听令,祖奶奶说了,天是我亚鲁王的天,地是我亚鲁王的地。振作精神,把你们的箭簇和镖头点上火,射向纳经军营!

众将士(齐声地):听令!

 

【牛角呜呜鸣,铜鼓咚咚响。】

 

【解说】 箭簇燃火如漫天萤火虫飞进纳经军营,镖头燃烧像成群萤火虫落到纳经营地。纳经王万没料到,亚鲁王会立即反扑,此时正是六月干旱季节,纳经王军营顿时烈火冲天,众将士陷身火海。

 

纳经王(咬牙切齿):亚鲁,你够狠啊!

纳经王卫兵:纳经王,纳经王,我们投降吧,你看将士们被烧得那个惨了!

 

【纳经士兵的惨叫声】

【悲怆的音乐(渐隐)】

 

亚鲁(高声地):何锦将士听令,冲进纳经军营,活捉纳经王!

 

【战马嘶鸣,何锦士兵一片喊杀之声】

 

纳经王卫士(惊慌地):纳经王,我们投降吧!

 

【解说】 纳经王卫兵的话音刚落,纳经王一刀砍下了他的头,随即呼喊一声“祖奶奶,我来了!”一刀结果了自己的性命。自此,亚鲁王成功收复了纳经、丹经疆域,何锦部落终于统一了。

 

【盛大的庆典上,欢快的芦笙和着阵阵的欢声笑语。】

 

伊果(热情饱满地):族人们,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盛大的庆典,庆祝我们足智多谋的亚鲁王,率领何锦部落以少胜多,打败了纳经和丹经部落的围攻,终于使何锦部落在这么多年来受尽纳经、丹经部落欺凌后,彻底灭了他们,收复了何锦王国的所有失地,何锦王国的疆土重又变得宽广辽阔!

亚鲁:族人们,父王留下遗言,要我团结两个哥哥,同心协力,壮大部族,让部族过上没有流血、没有战争的安宁幸福的生活!今后我们兄弟三将团结一心,共同努力,重振何锦部落,让何锦部落越来越强大,部族的生活越来越幸福!族人们,欢快的芦笙吹起来吧,动人的舞蹈跳起来吧!

 

【欢呼声、快乐的鼓点声、动人的芦笙声(渐隐)】

 

【解说】 亚鲁王统一疆域后,让兵士都回归故乡,耕田种地,养儿育女。之后他建立集市,开辟十二生肖市场,何锦部族过上了和平幸福的生活。

一天,亚鲁王在巡视疆域,回程途中遇到了美丽的波丽莎。亚鲁王一眼并爱上了波丽莎,于是带上波丽莎一起回到何锦,娶波丽莎为妻。

 

【朵拉寝宫】

 

朵拉:亚鲁的婚礼就要开始了!

宝力:当初纳经王兵临城下时,我没能杀了亚鲁,今天,机会可是来了。一会儿,那场婚礼……哈哈哈

朵拉(担忧地):我担心到时候赛阳不配合你!

 

【婚典现场,欢快的鼓点,动听的芦笙。】

 

人们的欢声笑语:“亚鲁王要娶妻了”“高兴啊,我们的大王要娶妻了”。

伊果(走上台):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今天是我们何锦部落大喜的日子,我们的大王亚鲁要娶妻了,王后就是美丽的波丽莎姑娘。有请我们英勇的大王亚鲁和美丽的王后波丽莎!

亚鲁搀扶波丽莎走上台。

 

【快乐的鼓点】

 

宝力(走上台):今天哇,除了亚鲁王大婚,我们何锦部落还有一大喜事!

伊果:宝力,你不要捣乱,再什么喜事,也没有大王娶妻的喜事大。

宝力:我说的喜事也大着呢,族人们,我说的大喜事是我们失踪了多年的龙布吉军师,他今天回来了,就在现场。

台下的族人一下炸了锅:“龙布吉军师?”“龙布吉军师在哪里?”

宝力(走向伊果):伊果军师,不,我应该称您龙布吉军师。龙布吉军师,你跟大伙说说吧,你是怎么变成伊果军师的?

台下的族人再次炸了锅:“伊果军师怎么会是龙布吉”|“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亚鲁(沉着地):我来告诉大家是怎么回事情!十八年前,龙布吉军师为了救我们母子,不幸跌下山崖,脸部因受伤而破相。因见何锦部落的纳经疆域和丹经疆域被割据,他服下变声的药,更名伊果,重回何锦,帮助赛阳、赛霸对付纳经和丹经。我在我外婆家时,龙布吉军师拿着玉蝴蝶悄悄来见我,我才知道他这些年来的经历。今天宝力不说出来,我也和龙布吉军师准备在合适的时候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赛阳、赛霸,告诉大家。

台下族人一阵唏嘘。

赛阳(愤怒地):原来宝力所说的都是真的,伊果就是龙布吉!龙布吉一直潜伏在我们兄弟身边,原来是在为你守住何锦部落。当初你原谅我母亲和宝力当年追杀你们母子的行为,也不是你真的就原谅了他们,而是像宝力说的,你是因为当时有外敌,你需要我们兄弟和你齐心对外,你才假意放过了他们。现在疆域统一了,你就要和龙布吉来对付我们了?是吗?

龙布吉:赛阳,你不要上宝力的当,他在离间你们兄弟关系。宝力这人很可疑,当年你父王就怀疑他隐瞒了他的真实身份。

赛阳:哈哈哈,你的真实身份暴露了,你又来质疑别人的身份?

荡赛姑(着急地):赛阳,龙布吉说的是真的,当年你父王就曾对我说过,他怀疑宝力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来何锦部落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朵拉(尖声地):你胡说!

赛霸(朝人丛中):你们还愣着干嘛?

 

【解说】 赛霸话音刚落,被赛阳收买的将士一下冲上来绑住了荡赛姑和波丽莎。亚鲁王的将士也提刀冲上来,围住了赛阳、赛霸。一时间剑拔弩张!

 

亚鲁:赛阳,你放开她们!

赛阳:亚鲁,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只要你交出玉蝴蝶,我就放了她们。

荡赛姑:亚鲁,不要!

赛阳(恶狠狠地):亚鲁,你是要王位还是要你母亲和老婆?(对绑住荡赛姑和波丽莎的手下)日木、赤尔让荡赛姑和波丽莎的脖子试一试你们的刀锋快不快?

日木:是!

波丽莎(哭起来):亚鲁王,救我!

亚鲁(从身上取出玉蝴蝶,将玉蝴蝶抛给赛阳):你放了他们,玉蝴蝶我给你。

荡赛姑:不要哇!

赛阳(接住玉蝴蝶,对围住他和赛霸的人,得意地):你们都给我退下,玉蝴蝶现在到了我手里,我看你们现在谁还敢跟我作对,我现在就是何锦部落的王了。哈哈哈!

亚鲁:别废话,马上放了我母亲和妻子。

宝力:亚鲁,你真傻,你让龙布吉骗了我们那么久,你怎么没有想到我们也会骗你呢?把这两个女人给我押下去!

龙布吉(制止地):赛阳!

荡赛姑(着急地):亚鲁,龙心,龙心!

 

【解说】 荡赛姑喊的龙心,是亚鲁王在巡视疆域中得到的像心脏形状的一块小石头,据说这龙心只要持有者有求于它,它便会助持有者一臂之力。亚鲁情急之下,也不管龙心有没有用,取出龙心。

 

亚鲁王(高高举起龙心):龙心助我!

亚鲁王话音刚落,平地响起一声惊雷,拳头大般的冰雹纷纷从天而降,发出叮叮当当的巨响!

众人惊呼“冰雹”“好大的冰雹哇”“怎么六月天下冰雹?”

赛阳(惊吓地):妈的,这冰雹怎么专门砸在我的人身上哇!

赛阳的人被砸的哭爹喊娘的一片惨叫声。

宝力(被冰雹砸着,惨叫声):啊,疼死我了!

朵拉(惊慌地):赛阳,快,快放了那两个女人,再不然,我们要被砸死了。

族人议论纷纷“真是奇怪了,怎么冰雹专门砸赛阳的人?”“祖奶奶显灵了”、“龙心宝贝显灵了”

 

【解说】 在龙心的帮助下,赛阳放了荡赛姑和波丽莎。亚鲁和赛阳双方议定,何锦部落的纳经疆域从此划给赛阳,丹经疆域划给赛霸。亚鲁和赛阳、赛霸从此再无瓜葛。刚刚团结的兄弟一下变陌路,刚刚统一的疆域一下又四分五裂。亚鲁王心如刀割。

几天后,在亚鲁王官邸……

 


【亚鲁王官邸】

 

【亚鲁王独自吹奏着哀伤的木叶曲!】

 

龙布吉:(匆匆走进来)亚鲁王,你别吹曲子了,你看谁来了?

亚鲁王(停止吹奏,抬起头来):谁来了?

赛霸:(走进来)大王!

亚鲁(惊喜地):赛霸!

龙布吉:赛阳霸占了赛霸的丹经疆域,赛霸只有投奔你来了。

赛霸(惭愧地):大王,我对不起你!

亚鲁:能回来就好,能回来就好!你也不要太难过,赛阳一定是受了宝力的挑唆!

龙布吉:我一定会查明宝力的真实身份!

 

【突然号角鸣响、铜鼓咚咚】

 

卫兵甲(匆匆跑进):大王,不好,赛阳已经率军兵临城下。

赛霸:他一定是来抓我的。

亚鲁:这么快?走,去城墙上看看怎么回事?

 

【城墙下,赛阳兵马聚集。亚鲁他们在城墙上出现。】

赛阳(杀气腾腾地):亚鲁,你终于出来了,你把赛霸交给我,我就撤兵,否则我立马攻下何锦。

亚鲁:赛阳,赛霸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不能忘记父亲的遗……

赛阳:你少用父亲做借口,我这辈子最恨背叛我的人,你今天不把赛霸交给我,我立即就攻城。

亚鲁:我不会把赛霸给你的!

赛阳(高声地):纳经将士听令,之前亚鲁大裁军,现在他守城兵力薄弱,今天我们一定能把何锦攻下!架云梯!

赛阳将士(齐声高喊):攻下何锦,攻下何锦!

 

【战马嘶鸣,喊杀声声】

 

赛霸(紧张地):大王,龙心在哪儿?

亚鲁:对,拿龙心来。你去找波丽莎拿取龙心来!

赛霸:是!(赛霸下)

亚鲁(胸有成竹地):赛阳惧怕龙心的威力,只要他敢攻城,我就借力龙心,赶跑他们!

波丽莎(惊慌跑上城墙):大王,不好了,赛霸拿着龙心就跑了!

亚鲁王(一惊):跑了?

龙布吉:跑哪儿去了?

赛阳:哈哈哈,亚鲁,你看我手里是什么?龙心,龙心哇!赛霸,到我跟前来,让他们看看你。哈哈哈!

 

龙布吉:我们上当了,(愤怒地)赛霸,你这个骗子!

宝力(得意地):亚鲁,要怪就怪你太傻了,之前就告诉过你,你让龙布吉骗了我们那么久,现在是该我们骗你的时候了。

赛阳(举着龙心):有了龙心,我们可以兵不血刃就拿下何锦!(顿了一下)龙心助我!

赛霸:怎么没有反应?

赛阳:龙心助我!

宝力(着急地):怎么还是没有反应?

赛阳(愤怒地):龙心助我!

宝力(愤怒地):他妈的,不灵了!

龙布吉:哈哈哈,赛阳,这龙心是祖奶奶给亚鲁王的,在你们手里,它就失灵了。哈哈哈!

亚鲁:赛阳、赛霸,我们兄弟、我们部族不能自相残杀!我们要留下儿女吃糯米,留得子孙吃鱼虾!

赛阳(高声地):纳经疆域的将士们,架云梯,立即给我攻下何锦!

 

【激昂的音乐】

 

亚鲁(对龙布吉):龙布吉大叔,我们立即组织族人迁徙。

龙布吉:大王,我们不能迁徙!我们居高临下,之前您解散的兵士也正从四面八方赶来援助我们,赛阳他攻不下我们的何锦的。

亚鲁(坚定地):我不能忘记父亲的遗嘱,不能让我们的族人自相残杀,流血牺牲。为了部族的安宁,我们必须立即迁徙避战。

龙布吉:那好,我马上布置族人迁徙!

 

【号角声声,人喊马嘶,鸡鸣狗叫,妇女孩子的哭声。】

 

【解说】 亚鲁王为了部族过上没有战争、没有流血牺牲的幸福安宁的生活,被迫放弃何锦疆域,率领部族开始了悲壮的迁徙。他告诉族人,丢弃了龙心宝贝,前方还有比龙心更珍贵的宝贝。但故土难离哇,族人一步三回头,莫不伤心流泪!

 

【低沉哀伤的音乐】

 

【吟诵】

亚鲁王带族人走上千里征程

亚鲁王领家族走过百里长路。

亚鲁王带族人日夜迁徙来到新疆域

亚鲁王捉鸡为新疆域命名邑炯阴

成群的鸡过江而来

成群的狗随浪而到

成群的猪渡江而来

成群的牛随浪而到

稻谷种跟随而来

糯谷种尾随而到

棉花种跟随而来

红稗种尾随而到

万物跟随亚鲁王日夜迁徙来到邑炯阴

 

【邑炯阴,亚鲁王部族新的疆域,亚鲁王为族人训话】

 

亚鲁王:我的族人们,邑炯阴就是我们的新疆域,我们要在这里刀耕火种撒小米,我们要在这里再次开辟十二生肖集市。我们要让我们的儿女有饭吃,我们要让我们的生活好起来。

族人们:大王哩大王,我们要让我们的儿女有饭吃,我们要让我们的生活好起来。我们这就跟着你刀耕火种撒小米,我们这就跟着你再次开辟十二生肖集市。

 

【三年后,何锦疆域,赛阳官邸】

 

宝力匆匆走进来。

宝力:赛阳王,我的眼线来报,这三年来,亚鲁的部落在邑炯阴疆域的生活越来越好,主要是亚鲁发现并开凿了盐井,他的部族把盐运到集市上去卖,生意兴隆红火,盐井给亚鲁的部族带来了财富。这盐井就是亚鲁说的比龙心更珍贵的宝贝!

赛阳(若有所思地):原来是这样。照这样下去,亚鲁的部族会越来越强大。

宝力:所以我担心,亚鲁有一天会率领他的日渐强大的部族杀个回马枪,重新夺回何锦疆域,到那时我们都将成为他的刀下之鬼。

赛阳:那你说,我们现在该……

 

【邑炯阴疆域,亚鲁王官邸。龙布吉匆匆走进来】

 

亚鲁王:龙布吉大叔!

龙布吉:大王!

亚鲁(高兴地):我刚从马场集市回来,今天我们的盐又卖了好价钱呢。

龙布吉(着急地):大王,我有急事要禀报。

亚鲁王:你说。

龙布吉(愤怒地):赛阳、赛霸在宝力的挑唆下,要来抢夺我们的盐井,他们惧怕你的部族强大起来,杀个回马枪。赛阳这次不仅要抢夺盐井,还要一举灭了我们。现在他们正率军朝邑炯阴匆匆进发呢,我们要立即做好迎战准备。

 

【激昂的音乐】

 

赛阳:我的族人们,邑炯阴就在前方,为了生盐井,为了我们日后永远安宁,我们快速进发!

 

士兵们(群情激昂):为了生盐井,为了永久的安宁,快速进发,快速进发!

 

【战鼓咚咚,马蹄哒哒,号角声声】

 

【邑炯阴城门下,赛阳兵马如期而至】

 

赛阳:族人们,让你们的骏马停下脚步,现在邑炯阴就在我们面前了,我们要抢夺盐井,我们要彻底灭了亚鲁部族。

士兵(齐声地):听候赛阳王指令!我们要抢夺盐井,我们要彻底灭了亚鲁部族!

宝力:奇怪,城墙上没有守兵?

赛霸:那不正好吗?我们可以一举拿下邑炯阴,灭了亚鲁部族。

宝力(思索地):会不会亚鲁得知我们要来,又率领部族逃跑了?

赛阳:宝力、赛霸,你们看,邑炯阴疆域里飘起的炊烟。

宝力:亚鲁王和他的部族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煮饭?

赛霸:奇怪了,他为啥把城墙上守兵都撤了?

赛阳(高喊):亚鲁,你有种就出来决战。亚鲁,你是人就出来血拼。

士兵们(齐声高呼):亚鲁,你有种就出来决战。亚鲁,你是人就出来血拼。

 

【邑炯阴疆域里仅传出几声铜鼓声,间或还有鸡鸣狗叫之声】

 

【解说】 面对赛阳的挑衅,邑炯阴疆域里仅传出几声铜鼓声,间或还有鸡鸣狗叫之声。

 

宝力:不知道亚鲁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暂让我们的士兵原地休息吧。

 

【舒缓的音乐】

 

赛霸:哥,三天时间过去了,亚鲁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宝力:赛阳王,我们得派出士兵潜入邑炯阴疆域内,打探一下敌情。

赛阳:好,立即派探子潜入邑炯阴疆域。

 

【解说】 令赛阳等人不知的是,为了整个部族的和谐安宁,为了避免流血和战争,在他们到达之前,亚鲁王就已经率领他的部族又再次踏上了迁徙之路,亚鲁王告诉族人前方还有比盐井更珍贵的宝贝。

 

探子(匆匆跑来):赛阳王,我们上当了,亚鲁王早已经率部迁徙了。亚鲁王部离开前,把小狗拴在楼梯下,捡草鞋丢在火塘里,将老公羊拴在铜鼓边。所以狗叫声声不断,炊烟袅袅飘起,铜鼓隆隆轰响。

 

 

编剧:安洨华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