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四集

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五集

上一篇:

下一篇:

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三集

【低沉哀伤的音乐

 

【吟诵】

亚鲁王带家园破碎的族人走上千里征程

亚鲁王领饱经战乱的家族走过百里长路

亚鲁王带族人日夜迁徙来到新疆域

亚鲁王捉鸡为新疆域命名哈荣泽莱

成群的马渡江而来

成群的猴尾随而到

成群的龙渡江而来

成群的鼠尾随而到

杉木树跟随而来

枫木树尾随而到

青杠树跟随而来

椿菜树尾随而到

万物跟随亚鲁王日夜迁徙来到哈荣泽莱

 

【哈荣泽莱疆域,亚鲁王部族新的疆域,亚鲁王为族人训话】

 

亚鲁王:我的族人们,哈荣泽莱就是我们的新疆域了,这里地处高山,偏僻陡峭,能躲避追杀,避免战火。我们要在这里插稻秧种小米,我们要在这里开铁铺打铁具,让我们的儿女有饭吃,让我们的生活好起来。

族人们:大王哩大王,我们要让我们的儿女有饭吃,我们要让我们的生活好起来。我们这就跟着你插稻秧种小米,我们这就跟着你开铁铺打铁具。

 

【解说】  时光匆匆,亚鲁王带领族人驻扎哈荣泽莱转眼就过去六个年头了。

苗年到了,在欢庆苗年的芦笙堂,大家欢聚一起。

【欢庆苗年的芦笙堂。快乐的铜鼓声,喜庆的芦笙】

 

亚鲁王(高兴地):族人们,我们来到哈荣泽莱已经六年了。这六年来,我们在勤于耕种和养殖之外,还利用铁匠铺和外界进行商业往来,我们在哈荣泽莱的生活日渐兴旺起来了。

这六年来,我们还得到了善良的异族朋友的多方帮助,与他们结下了友谊,今天我特邀请他们与我们一起过苗年。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我的族人们,我善良的异族朋友们,让我们和着欢快的音乐起舞吧!

众人欢呼声:好哩。

 

【欢快的芦笙,人们的欢声笑语。】

 

龙布吉(走到亚鲁身边,急切地低声地):大王,我有话对您说。

 

亚鲁王:走,旁边说去。

亚鲁王跟着龙布吉离开跳舞的人群。

亚鲁王(严肃地):龙布吉大叔您说。

龙布吉:我不是一直在追查宝力的身份吗?刚刚我得到查实的信息,这宝力的身份果然不同寻常啊。

亚鲁王(严峻地):快说!

龙布吉:宝力原名阿财,住在纳不错,他的父亲曾经是鲁喜王手下的一个将领,他的父母因犯了死罪被鲁喜王处死。后来宝力也就是阿财成年后,娶了朵拉为妻。宝力婚后不久就外出,适逢鲁喜王巡视疆域来到纳不错,朵拉贪图荣华富贵,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跟随鲁喜王走了。

宝力从外面回到家中,得知妻子已经嫁给鲁喜王为妾的事实,愤怒至极,之后不知怎么的,宝力就到了何锦王城,以朵拉表兄的名义留在王城,做起了何锦部落的大管家。

亚鲁王:原来如此!

龙布吉:而且当年在鲁喜王去世时,他那位莫明失踪的侍妾阿呷也找到了。原来当年鲁喜王重伤卧床之时,宝力把阿呷支开,阿呷觉得不对,离开后,又返回,正无意间看见宝力用枕头捂死鲁喜王那一幕,所以她吓得逃回了老家。怪不得当年,鲁喜王临终前,接连说了两次“宝、宝”,原来他是想告诉我是宝力杀了他呀!

亚鲁王(愤怒地一字一句地):我一定要手刃了这个坏蛋!

龙布吉:这样看来,阿财更名宝力潜入何锦部落,是为报仇而来的。所以赛阳、赛霸是很危险的,宝力迟早会对他俩下手的!

亚鲁王(沉思地):目前首要任务是要让赛阳、赛霸认清宝力的真面目!

龙布吉:我正是这样想的。亚鲁王,让我去何锦部落,见赛阳、赛霸吧!

亚鲁王:好!只是此行,您得小心了!

 

【何锦疆域一树林里】

 

朵拉(问宝力):宝力,你把我叫到这树林里来干啥?有话不可以在屋子里说吗?

宝力:朵拉,我问你,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告诉赛阳、赛霸我是他们的亲生父亲?

朵拉:我不是说了吗?赛阳、赛霸很崇拜他们的父亲,不,很崇拜鲁喜王,他们自小跟鲁喜王感情很深,我必须待合适的时候,才能告诉他们你是他们生父。

宝力(冷笑):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找合适的机会?(厉声地)你还在骗我,你要骗我多久?告诉你,当年我可以杀了鲁喜王,现在也……

朵拉(震惊地):鲁喜王原来是你杀死的?

宝力:我就知道你对那个死鬼是有感情的。告诉你,当年我可以杀了鲁喜王,现在也可以杀了他的两个儿子!

朵拉(一惊):什么?宝力你在说什么?“他的两个儿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宝力(一把捏住朵拉胳膊,恶狠狠地):你这个贱人,到现在你还在骗我!今天,我无意间遇见了我第一个老婆,当年因为她不能给我生儿育女,我休了她。结果她现在是五个儿子的母亲,原来不能生育的是我,是我呀!原来你所谓的因你身体不适,赛阳赛霸延期出生全是是骗人的鬼话,赛阳、赛霸他们就是鲁喜王的儿子呀。

朵拉(声音发颤):宝力,你听我说……

宝力(愤怒地):听你说,还继续听你的谎话吗?当年,我追你到何锦王城,你担心我向鲁喜王说出你已婚的真相,于是骗我你怀了我的孩子,我信了你。为了报鲁喜王杀我父母的深仇大恨,我更名潜伏下来,只为让我的儿子有朝一日坐上他的位置,谁料想,我精心辅佐的赛阳、赛霸竟然是他的儿子!老天呀!(失声痛哭)

 

【解说】  朵拉趁宝力伤心痛哭之际,挣脱开宝力的手,朝树林外跑去。

 

宝力(一惊):朵拉,你不准跑,你给我回来。

朵拉继续往前跑,杂沓的脚步声。

宝力(追上去):你给我回来!

宝力追赶朵拉的杂沓的脚步声。

 

【解说】  宝力朝朵拉后背掷去一把短刀,朵拉“啊”地一声扑倒在地,龙布吉刚好这时出现在朵拉面前。

 

龙布吉(蹲下身,抱起朵拉):朵拉,你怎么啦?(发现朵拉背后的匕首)啊,是谁要杀你?

朵拉:告诉赛、赛阳,宝力杀、杀我……(咽气)

 

【脚步声,宝力出现】

 

宝力:龙布吉,你好大胆子,你竟然杀了朵拉!(高声呼喊)来人啊!

 

【赛阳官邸,赛阳、赛霸和宝力满含悲伤愤怒之情坐着。】

 

赛阳(悲愤地):把龙布吉给我押上来!

龙布吉被五花大绑押了上来。

龙布吉:赛阳、赛霸你们听我说,杀死你们母亲的是宝力,不是我!

宝力(冷笑):我?我有杀死朵拉的理由吗?

赛霸(愤怒地):龙布吉,你连撒谎都不会。

赛阳(严厉地):我知道,亚鲁一直没有忘记我母亲和宝力当年追杀他们母子的事情,这么多年了,他还派你来报仇,你想杀死我母亲,又嫁祸宝力!你们也太恶毒,太愚蠢了!

龙布吉:赛阳、赛霸,我是亲耳听见你母亲说是宝力杀了她的。你们不要着急,你们听了我下面的话,我相信你们不会再相信宝力的。

 

赛阳:快说!

龙布吉:宝力,他不是你母亲的表兄,而是……

 

【解说】  龙布吉一口气说明了宝力的真实身份和他当年谋害鲁喜王的事实,以及他潜伏在何锦部落的目的。

 

龙布吉:宝力当年生活的纳不错距离何锦疆域很遥远,尽管如此,宝力还是散布纳不错是麻风病窝的谣言,使得这么多年来,纳不错一直被我们拒之千里,他的真实身份也就难于被人知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可以出发去纳不错,证实我所说的是否属实。

 

宝力(沉着地):不用去纳不错,我现在就可以告诉赛阳、赛霸,你说的全是真的。

赛霸(大惊):你?

赛阳:来人,把宝力给我拿下!

 

【跑步上堂的声音,刀剑摩擦声】

 

宝力:赛阳,你不要急。

赛霸:大胆,赛阳是你叫的吗?

宝力:别急,你们兄弟俩只要听我说两句话,你们俩兄弟就不会这样对待我了。(对周围的士兵)你们都退下。

 

【士兵退下的脚步声】

 

宝力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你们的生父。

赛阳、赛霸 (异口同声地):你胡说!

宝力:我知道你们崇拜鲁喜王,你们不愿意有我这样一个爹。但事实上,我就是你们的爹,当年你们的母亲是跟我怀上你们后嫁给鲁喜王的。

我要说的第二句话就是,赛阳、赛霸,这么多年来,难道你们就没有感觉到我是在像一个父亲那样关心你们吗?特别是赛阳你,当年在你们去迎接亚鲁王回何锦部落前,你把我抓起来,要杀了我,在这种情况下,我还在你们与纳经王的那场战斗中对你舍命相救,这难道不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吗?

赛阳(哭着厉声地):别说了!

龙布吉:但是他杀了你们的母亲!

宝力(冷笑地):龙布吉,你这种挑唆是不是太愚蠢了,我们俩谁更有理由杀死朵拉?啊?

 

【哈荣泽莱疆域,亚鲁王官邸】

 

荡赛姑(担忧地):亚鲁呀,龙布吉怎么去了何锦这么久了,还不回来?

波丽莎:是啊,我心里也很不踏实。

亚鲁:母亲和波丽莎你们不要着急,我已经派人去何锦打探消息去了。

士兵(匆匆上):大王,不好了,哨兵来报,赛阳、赛霸率领军队朝我们来了,现在距离我们还有二里地。

荡赛姑、波丽莎(大惊):啊!

荡赛姑:亚鲁,这次必须还击了,否则他们一再侵犯,何时是个头哇。

波丽莎:对,这一次打败了他们,他们就不敢再来犯了,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过上和平安宁的生活。

 


【山下,战马嘶鸣,马蹄哒哒,赛阳军队的喊杀声铺天盖地而来。】

【山上,亚鲁的军队整装待命】

 

亚鲁:我的将士们,赛阳的军队已经到了山下,为了长久的安宁,我们这次必须打败他们,只有这样,他们才不敢再犯我们。

士兵们(群情激昂):坚决打退来犯之敌!坚决打退来犯之敌。

亚鲁:我们地势险要,他们不容易攻上山来。只要他们发起攻势,我一声令下,你们就把准备好的巨石,往山下推去。这样他们就会不战而退!

士兵们(斗志昂扬地):是!

 

士兵甲(匆匆跑来):亚鲁王,不好!他们运来了弩车,现在正在往弩车上的箭簇点火呢,他们是要对我们发起火攻呢。

波丽莎(着急地):怎么办?我们准备的巨石全没用了,一旦他们发起火攻,我们的疆域将会是一片火海!

士兵们一片哗然。

 

【激昂悲壮的音乐】

 

山下,赛阳军营,士兵乙匆匆跑到赛阳身旁。

士兵乙:赛阳王,我们的弩车全失灵了,我们点了火的箭簇发不出去。

赛阳(生气地):怎么搞的?

宝力:马上派人去把工匠接来。好在我们还有龙布吉这个砝码,在工匠来之前,我们也不能闲着,可以用龙布吉做挡箭牌,我们的士兵跟在他身后,从小路攻上去。

 

【山上,亚鲁王军营】

 

士兵甲(高兴地跑来):大王,龙布吉军师回来了!

 

【山下,赛阳军营】

 

士兵乙(匆匆跑来):赛阳王,龙布吉趁大家抢修弩车之际,逃跑了!

赛阳(愤怒地):把看守龙布吉的士兵给我抓来。

 

【山上,亚鲁王军营,亚鲁王和龙布吉紧紧拥抱在一起。】

 

亚鲁王(激动地哽咽):龙布吉大叔哇,我还以为我见不到您了!

龙布吉(快慰地):我不是回来了吗?他们的弩车是我在出发之前收买了他们的工匠,工匠在弩车上动了手脚才失灵的。现在他们派人接工匠去了,我们可趁这机会,快速打造弩车,用我们的弩车打跑他们!

亚鲁王:好主意。

 

【山下,赛阳军营】

 

宝力:这是第三天了,工匠应该快到了。

赛阳:恨不得立即就灭了亚鲁,为母亲报仇!

 

【一阵鬼哭狼嚎声传来】

 

赛阳(大声地):外面怎么啦?

士兵丙(跑进来,哭丧地):赛阳王,山上亚鲁也有了弩车,他们把石块和带火的箭簇射向我们,外面已经成了一片火海,已经有不少士兵被石块砸死!

宝力(慌张地):火,我们帐篷也着火了。

赛阳:马上撤退!

 

【哈荣泽疆域庆祝胜利,大家吹起了欢快的芦笙,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荡赛姑:这下好了,赛阳撤退了!他们该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再也不敢来犯了。

波丽莎:我们终于可以过上安宁的生活了。母亲,你看外面大家喜笑颜开,多欢快,我们也去跟大家一起跳舞,庆祝胜利吧!咦,大王呢?

亚鲁走进来。

亚鲁:我回来了。

波丽莎:大王,正说你呢,我们一起去跟族人庆祝胜利吧。

亚鲁王:你们去欢庆吧,明天我们又得准备再次迁徙了!

荡赛姑、波丽莎大惊,异口同声地:“为什么?”

亚鲁王:赛阳认定了龙布吉杀死了他们的母亲,所以他们不可能善罢甘休。

波丽莎:他们来呀,他们有弩车,我们也有弩车,我们地势险要,居高临下,他们来一次败一次!

荡赛姑:亚鲁,波丽莎说得有道理。

亚鲁:母亲,我也相信,赛阳再来犯,肯定是来一次败一次。但是这样一来,我们会有多少无辜的族人惨死在这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中哇。又会有多少家庭在这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中家破人亡呀!母亲,父亲临终前,要我团结赛阳、赛霸,兄弟同心,壮大部族,让部族过上没有流血、没有牺牲的安宁幸福的生活。虽然现在知道赛阳、赛霸不是我哥哥了,但哈荣泽莱的部族和何锦部族,都是同宗同族的一家人哇!这次,我们再次迁徙,一定要找一个隐秘之地,让他们再也找不到我们。

 

【解说】  亚鲁以前方有祖奶奶给大家准备的宝贝,他要带领大家去找宝贝为由,说服部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迁徙。

 

【吟诵】

亚鲁王率部迁徙,日夜奔走。

亚鲁王率部迁徙,绝不后退。

成群的羊过江而来

成群的虎逐浪而到

成群的蛇过江而来

成群的兔逐浪而到

梨树跟随而来

桃树尾随而到

松树跟随而来

柳树尾随而到

万物跟随亚鲁王日夜奔走

万物尾随亚鲁王日夜迁徙。

 

 

编剧:安洨华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