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五集

苗族英雄故事:功高盖主的蓝玉

上一篇:

下一篇:

广播剧: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第四集

【何锦疆域,赛阳官邸

 

巫师(匆匆走进来):赛阳王,通过鸡卦,可知亚鲁和他的部族现在应该在东南方向。

赛阳:东南方向?

宝力:东南方向?这三年来,你们这些巫师一会儿西南方向,一会儿东北方向的,现在又冒出个东南方向?

赛阳(咬牙切齿地):亚鲁哇亚鲁,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要把你找到,为我母亲报仇!

赛霸(高兴地跑进来):哥,哥,好消息,我派出去的人探到亚鲁的踪迹了。

 

【哈榕纳丽,亚鲁王的新疆域,人们喜气洋洋,奔走相告。“快呀,快去参加亚鲁王喜添贵子的庆典”“这就去”、“我们的大王又添贵子了,太好了!”

 

【亚鲁王官邸】

 

龙布吉(匆匆走来,高兴地):大王,恭贺您喜得小王子的庆典马上就要开始了。

亚鲁王(高兴地):龙布吉大叔,我再次喜得贵子,这都要归功于您呀?当年不是您找到了这么个隐秘地像仙境一般的地方,使得部族能够真正地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我也没有心思生儿育女呀。

龙布吉(感慨地):这也是祖奶奶的安排呀,让我不小心不偏不倚地跌到这哈榕纳丽洞口。

 

【解说】  原来三年前,亚鲁王率部迁徙途中,打前站的龙布吉不慎跌落到山崖,被卡在半山腰的树枝上。龙布吉扒开树枝准备往上爬,不料扒开树枝却发现了一个很小的洞口。他顺着洞口走进去,竟然发现一片仙境般的天地,这里土地平旷肥沃,山泉淙淙,了无人迹且入口被树枝隐秘得非常好。于是这里就成了亚鲁王部族的新疆域,捉鸡来占卜,给这地方取名哈榕纳丽。

 

【欢快舒缓的乐曲,快乐的芦笙,喜庆的铜鼓声,人们的欢声笑语。亚鲁王喜得小王子的庆典正在举行。】

 

亚鲁王(举着酒碗):我的族人们,感谢你们参加我儿子的出生庆典。让我们举起酒碗,干了吧!

族人们(举起酒碗):恭喜亚鲁王!

族人甲:亚鲁王呀,您每一次迁徙前,都告诉我们前方有宝贝,每一次都不假,在邑炯阴,我们找到了盐井。在哈荣泽莱,我们有了铁匠铺。现在在哈荣纳丽,这个地方一年四季都像春天,有鸟叫,有花开,土地肥沃,庄稼季季都大丰收,这里就是您带我们找到的又一个宝贝呀!

族人们:(欢呼)亚鲁王!亚鲁王!

突然,一士兵冲进欢庆的场地。

士兵:大王,赛阳带着军队从洞口方向杀过来了!

波丽莎(大惊):怎么会?他们怎么会找到这地方?

亚鲁(镇定地):江若,扎布,你们快护送我母后、王后和小王子隐蔽起来。

江若、扎布(异口同声):听命。

荡赛姑:不,我留下。亚鲁,今天必须把赛阳、赛霸他们灭了,不然永无宁日!

亚鲁王(低声对荡赛姑):龙布吉呢?怎么我们有一半将士都不在?

 

【喊杀声,刀剑摩擦碰撞声由远而近。亚鲁王部族惊慌的叫声。】

 

【解说】  喊杀声,刀剑摩擦碰撞声由远而近,赛阳的兵马瞬间包围了欢庆的现场,一片喊杀之声顷刻间取代了欢快的歌声乐声,亚鲁王的部族措手不及,一片慌乱。

 

赛阳:哈哈,亚鲁,你没想到我会从天而降吧。亚鲁的族人们,我今天来,只为我母亲报仇,我不会伤害你们,你们散开吧,待我取了亚鲁和荡赛姑人头,我便离去。

族人甲:赛阳你挑拨不了我们,我们永远和亚鲁王在一起。

众族人:我们永远和亚鲁王在一起!

赛阳:好吧,你们要陪葬,我成全你们。何锦的将士们,张开你们的弓吧!

何锦士兵(齐声):是!

亚鲁王:赛阳,有什么你冲我来,你放了我的部族。我告诉你,杀死你母亲的是宝力,不是龙布吉。

宝力:亚鲁,你撒这个谎是不是太蠢了?

赛阳:不要和他们啰嗦,何锦将士们,射出你们仇恨的箭矢!

 

【解说】  就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一片喊杀之声骤然响起,亚鲁王的将士在龙布吉的带领下,从四面八方朝现场冲来,庆典现场中的亚鲁王的将士也一下将事先藏着的武器亮了出来,朝赛阳的人马冲了上去。

赛阳的军队在亚鲁王将士的两面突袭之下,仓促迎战,迅速处于劣势,仓皇往洞口逃去。

 

【悲壮的音乐,刀剑相碰之声,喊杀之声】

 

荡赛姑(愤怒地):亚鲁,堵住洞口,全灭了他们!

 

【解说】  宝力回头,对准荡赛姑飞来一把匕首,荡赛姑扑倒在地。

荡赛姑:啊!(倒在地上)

亚鲁王(冲上来,抱起荡赛姑):母亲,母亲!

荡赛姑(缓缓睁开眼睛):你不要、不要怪罪龙布吉,这次龙布吉有意撤走洞口哨兵,让赛阳的人进来……是龙布吉在我的授意下安、安排的!(咽气)

亚鲁王:母亲,母亲……(嚎啕大哭)

龙布吉(愤怒地):哈荣的将士们冲上去,为荡赛姑报仇,灭了他们!

 

【喊杀声,刀剑碰撞声】

 

赛阳突然抓着亚鲁王的大儿子出现在龙布吉面前。

赛阳:龙布吉,你看看我面前是谁,快让你的人马退下,否则,我立即杀了你们的大王子!

大王子(哭着):龙布吉爷爷,救我,救我!

龙布吉(愤怒地):赛阳,你挟持一个孩子算什么?放下他!

赛阳:你心疼他,就让你的人退下,放我们离开,否则我马上杀了他。

大王子(大声地):爹,爹!

龙布吉(不得已):哈荣纳丽的将士们,退下!

 

【悲伤的音乐 荡赛姑的葬礼】

 

【解说】  赛阳以大王子相要挟,得以率领何锦将士逃出哈荣纳丽疆域。荡赛姑死在宝力的刀下,哈荣纳丽疆域弥漫着悲伤的氛围。亚鲁王痛不欲生为荡赛姑举行葬礼,他跪在荡赛姑灵前。

 

亚鲁王(悲痛地):母亲,我明白您的心意,赛阳、赛霸在宝力的挑唆下,永远不会放过我的部族,要想让部族真正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必须消灭了他们。您放心,我一定要杀了宝力、赛阳、赛霸,收回父亲的疆域,让何锦疆域的部族与哈荣纳丽的部族重新团结在一起,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

龙布吉(悲伤地):大王,你母后的死,我也难辞其咎!今天早上我在洞外发现了赛阳前来探路的士兵,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是我们部落里的龙噶不顾您的规定,私下悄悄离开哈荣纳丽疆域,想去看看好久不见的外部世界,被赛阳的人在集市上发现,跟踪到了这里。

我得知赛阳今天就要带兵来袭,我知道将这一消息告诉给您后,您为了不让部族发生流血牺牲事件,只会加强洞口防御,不让赛阳兵马打进来。但是这样一来,赛阳这没完没了的纠缠不知何时是尽头。我把赛阳将来袭的消息告诉了荡赛姑王后,荡赛姑王后说必须利用这次赛阳来袭的机会,彻底灭了赛阳和宝力,才能真正实现鲁喜王壮大部族,让部族都过上幸福生活的意愿,所以我……

亚鲁王:别说了,待母亲下葬后,我们立即率军出发,直取宝力、赛阳、赛霸的人头。

族人甲(长长舒口气):这下好了,我们终于可以好好教训赛阳了。

族人乙:这样就太好了,终于可以出口气了。

 

【解说】  听说亚鲁王终于要主动出击赛阳、赛霸了,哈荣纳丽疆域的人奔走相告,大快人心!而此时,在何锦疆域,宝力早已经暗地里收买的兵马在他的率领下突然起兵谋反,赛阳、赛霸被五花大绑在广场的行刑柱上。

 


【何锦疆域。赛阳、赛霸被五花大绑在木柱上,众多部族围观】

 

宝力:何锦的部族们,我们曾经获得的龙心是假的,真正的龙心还在亚鲁王那里。亚鲁王就是凭借那个龙心,获得了哈荣纳丽那块神仙宝地。我们之前去哈荣纳丽袭击亚鲁王,就是要夺取那块真正的龙心,为部族造福,不曾想夺取龙心之战失败,我们的许多将士还在这场战斗中送命。这场战斗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赛阳、赛霸狂妄自大,指挥失误,致使我们何锦部落在哈荣纳丽疆域遭到了亚鲁王的伏击,损失惨重,今天我要为何锦在这场战斗中去的将士、为你们死去的丈夫、父亲、儿子复仇,杀死赛阳、赛霸!

族人们议论纷纷。

族人甲:怎么能这样呢?

族人乙:这是怎么啦?

赛阳:宝力,你胡说!

宝力(走近赛阳,低声地):我就是胡说,你怎么样?

赛霸(低声地):你究竟是什么人?

宝力(低声地):让你们两个死得明白,我不是你们父亲。你们的母亲,朵拉那个贱人骗了我,让我这么多年白白为你们付出了那么多心血。你们的父母都是我杀死的。留你俩这些年,原本是想和你们合力杀了亚鲁,但是事实看来,留着你们俩也没用。岁月不饶人,我在一天天地老去,我担心还没杀死你们兄弟三,我就先死了,所以我现在得先杀了你俩,再去对付亚鲁。

赛阳:天啦!你这个畜生!(放大声音)宝力,你敢把刚才对我俩兄弟说的话,放大声音告诉大家吗?啊?

赛霸:族人们,是宝力杀了我父母,你们不能让鲁喜王的疆域落在他手里呀。

宝力:大家不要听他们一派胡言乱语,时辰一到,就让他们人头落地,为你们在哈荣纳丽死去的父兄报仇!

 

【不明真相的族人议论纷纷】

 

赛阳(悲痛地):父亲呀,我和赛霸对不起您,辜负了你让我们和亚鲁兄弟团结,共同壮大部族的心愿!亚鲁,荡赛姑,我们兄弟俩对不起你们呀,对不起你们呀!

赛霸(悲伤地):亚鲁呀,我们上了宝力这个恶人的当了,害你失去了母亲,我和赛阳是罪人啦。

宝力堵上他们的嘴。

 

【赛阳、赛霸的嘴被堵上。赛阳、赛霸痛苦地呜呜地叫着。】

 

宝力(高声地):把赛阳、赛霸的儿女们押上来。

 

【赛阳、赛霸的儿女哭喊着被押到行刑柱前,围观的族人里起了骚动,赛阳、赛霸愤怒地呜呜叫着。

突然之间,马蹄哒哒,一片喊杀之声从天而降。】

 

【解说】  突然之间,马蹄哒哒,一片喊杀之声铺天盖地而来,亚鲁王率领的将士犹如天兵天将,从天而降。宝力万没想到一直忍让的亚鲁王会率军来袭,一时间慌了阵脚,而不明真相的何锦部族最终被宝力要杀死赛阳、赛霸的儿女所激怒,迅速与亚鲁联合起来对付宝力,被宝力收买的兵马也临阵倒戈。

亚鲁最终救下赛阳、赛霸及其家人,处死了宝力。

至此,经过了一系列的跌宕之后,亚鲁王和赛阳、赛霸才真正兄弟同心,共谋部族发展。

 

【欢快的芦笙、快乐的鼓点、动听的苗歌】

 

【解说】  又一个苗年到来了,哈荣纳丽和何锦疆域的部族一起,载歌载舞,欢庆苗年。亚鲁王和赛阳、赛霸、龙布吉站在欢庆的人群外,看着部族们欢快地歌舞,无限地欣慰。

 

龙布吉(无限欣慰地):这下好了,看着你们三兄弟冰释前嫌,鲁喜王的在天之灵该得到安慰了!

赛阳:我和赛霸今后一定与亚鲁齐心协力,让部族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

赛霸:一定的。

亚鲁:我一直带着部族要寻找的宝贝,现在是真正找到了,这宝贝就是我们眼下这和平、安宁的幸福生活!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生短短的几十年,没有杀戮、没有战争,人人都能安宁地享受亲情,幸福地生活多好!

 

【旁白】  三苗后裔在经过夏代四五百年的和平发展后,至商周之际,又逐渐形成一个新的庞大的部落集团,这就是史籍记载的“荆”、“荆蛮”、“荆楚”,于是商周统治者又开始了对“荆蛮”、“荆楚”的征讨。

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苗族人民和各族人民大融合、大团结,才真正获得了他们一直追求的和平、安宁、幸福的生活!

 

 

编剧:安洨华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