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起义军和农民女儿娜受王的命运

苗族祖先才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天王星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天等县举办第一届“壮族故事大家讲”故事大王评选活动

原标题:一块清代古墓碑蕴藏的历史故事

 

贵州省雷山县西江镇开觉村平寨有一块刻于清代光绪十九年的古墓碑,碑文前部为“谨据生于道光四年正月拾四,殁于同治十叁年十二月初四,享寿五十”。

碑文中部为“皇清普赠荣禄大夫、诰封奉政大夫汪公讳受王府君墓”。

碑文尾部为“长女适刘氏偕壻永清,孙:锡珍、妇陈氏,孙女:锡王、锡珠、春凤、满英仝立”。

碑文落脚为“龙飞光绪拾九年吉月吉日刊石”。(详见附图)

“奉政大夫”和“荣禄大夫”是什么呢?

据《清史稿》介绍:奉正大夫属于文官,对应的武官是武德骑尉,官阶是正五品,官职有很多个。

荣禄大夫属于文官,对应的武官是振威将军,官阶是从一品,官职有:少师、少傅、少保、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各部尚书、都察院左右御史、总督(巡抚)、侍卫处内大臣、各省驻防将军、八旗都统、各省总督、总兵、提督。

《清会典》中载,清代皇帝诰封就是诰命封赏,皇帝对文武官员及其先代、妻室赠予爵位名号的命令有诰命与敕命之分,五品以上授诰命,称诰封;六品以下授敕命,称敕封。

诰命针对官员本身的叫诰授;针对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及妻室,存者叫诰封,殁者叫诰赠。”

由此,该古碑中的“皇清普赠荣禄大夫、诰封奉政大夫汪公讳受王府君墓”,说明此墓主人生前被清朝皇帝诰封“奉政大夫”,死后获赠“荣禄大夫”。

经查,碑文中的“道光四年正月拾四”即是1824年2月13日,“同治十叁年十二月初四”即是1875年1月11日,“光绪拾九年”即是1893年。

这个坟墓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呢?地处苗疆腹地、远离皇都的他为什么会被清朝皇帝封为“奉政大夫”和“荣禄大夫”呢?

苗族当时没有文字,而墓碑上主人的出生日期和殁期为何记录得如此详细呢?

据开觉村的一些老人说,该墓主人名叫受王,是一个老实本分、目不识丁的苗民,其膝下有二个女儿,大女儿叫娜受王,小女儿叫妮受王。

娜受王16岁那年,即1870年11月,清庭利爪湘军攻破张秀眉、杨大陆领导的苗族起义军根据地核心堡垒——台拱(今台江县城)后,苗族起义军向雷公坪、雷公山地区退守。

此时,在当地颇有声望的巫师——往欧利正组织雷公山周围的苗族民众在雷公坪举行芦笙会,娜受王一家也到雷公坪参加芦笙会。

苗族起义军节节失利的消息传来后,参加雷公坪芦笙会的民众十分惊慌,大家纷纷逃散。

为了稳住军心和民心,苗族起义军首领和往欧利对前来避难和参加芦笙会的民众说,大家不要惊慌,不要怕官军,过不了多久义军就会把官军打跑的,大家要继续跳芦笙。

经起义军首领和往欧利这么一说,大家才安下心来继续跳芦笙。

不久,湘军追击过来了,由于清兵人数众多、武器精良,苗族义军抵挡不过清兵的进攻,张秀眉带领义军大部向位于雷公山西部的丹江(今雷山县城)退守。

但往欧利仍率众民在雷公坪跳芦笙,他坚信他的巫术能将清妖驱除。

张秀眉义军主力撤离雷公坪后,清兵将雷公坪团团围住,清兵头领发现雷公坪内并没有多少持兵器的人,大部分人正在兴致勃勃地跳芦笙,其中有很多妇女儿童,坝内的一个高台上坐着一个人,双手放在膝上,双目闭着,口中念念有词,好象在祈祷什么,众人并无反抗清兵的迹象,清兵头领于是带领官兵下到雷公坪的坝子里。

清兵看到跳芦笙的人群中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子,就上前围抢起来,顿时整个大坝一片混乱。

由于坝子四周全是清兵,人们无处逃跑,有的人没跑出几步就被清兵用刀劈死,用长茅刺死,用箭和枪射杀死。参加跳芦笙的娜受王由于长得高挑丰满、容貌姣好、模样灵秀,被湘军一个刘姓军官看中并要带她走。娜受王父亲不让带走,但他和乡亲们怎能拦得住人多势众的清兵,只能眼睁睁看着清兵将自己的女儿带走。

张秀眉义军退守到丹江后,又转战于凯里、黄平、麻江、丹寨、都匀等地。

1872年3月张秀眉义军及眷属几万人被清兵围困于凯里南郊的乌鸦坡,双方激战十日后,义军水断粮绝,损失惨重。

张秀眉率千余义军突围到雷公山,张秀眉余部在雷公山地区处处遭遇清兵截杀,义军大部战死,张秀眉及手下数十人被俘。

湘军剿灭张秀眉义军后大部回师湖南,娜秀王也被带到了湖南洪江。

娜受王到湖南后,经过一段长时间无助的愤恨、反抗和痛苦的思乡过程,最后她不得不接受不能回家的现实。此时,她怀上了湘军刘姓军官的孩子,几个月后生下了一个胖儿子。

孩子的出生,使湘军刘姓军官对这位自己掳来的苗族少女产生了一些真爱。

孩子的出生和湘军刘姓军官对自己的关爱,使娜受王决定安下心跟湘军刘姓军官在湖南生活。

她凭着自己的纯朴、善良和勤劳,获得了湘军刘姓军官家人的接纳,湘军刘姓军官决定娶其为妻。

此后,娜受王慢慢学会了汉话,适应了异乡的生活,娜受王前后为湘军刘姓军官生育了一男四女,在湖南度过了自己的后半生。



湘军由于镇压贵州苗族起义有功,被清政府封赏,娶娜受王为妻的湘军刘姓军官被授予五品官“奉政大夫”,根据清朝封官晋爵制度,奉政大夫官员的父母和妻室也获相应官位的封赏,作为娜受王的父亲,受王也获诰封“奉政大夫”名号。

后来,娜受王的丈夫官职升至从一品官“荣禄大夫”,早已过世的受王也随着获晋赠“荣禄大夫”名号。

开觉村民说,娜受王到湖南后曾回开觉娘家多次,1874年娜受王回开觉接父亲和几个叔伯到湖南过春节,1890年她回开觉过鼓藏节,1893年她回开觉为父亲立碑,还有一次是族亲蒙冤入狱她回开觉救亲。

娜受王回开觉娘家时,忘不了带一些财物送给族亲,现在该村村民还保存有娜受王从湖南运来的一个红木茶几。据说,该茶几原来配有一对红木沙发,遗憾的是这对红木沙发在十九世纪末的一场大火中被烧掉了。

至于墓碑上主人精确的出生日期和离世日期,开觉村民说,苗族以前没有文字,人们是用农历来确定大事件发生的日期,并代代相传。

作父母的要记住孩子的出生日期,并在孩子稍懂事时,将家里的重大事件、自己和儿女的出生日期说给孩子们听,让孩子们记住。

作儿女的,要记住先辈的名字、排辈、亡期、享年、埋处和家里主要事件。

娜受王在小时候一定会听父母谈过这方面的事,并将全家人的出生日期记在心里了。由此,我们对受王墓碑上为什么能有其精准的出生日期的疑问也就解开了。

通过这一块古碑,我们的思绪又回到了138年前那腥风血雨的年代,仿佛看到了138年前清水江畔和雷公山上的刀光剑影,感知到了娜受王在异乡思乡念亲的切切心情。

 

 

作者:游青青 

发表日期:2014年5月24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