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终结地贵州凯里营盘村

农民反压迫的重要战场贵州凯里营盘村

上一篇:

下一篇:

景点故事:贵州美女泉的来历

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是指发生于1851年、由洪秀全在广西金田领导的一次反封建、反侵略的农民大起义。它是清朝末期阶级矛盾空前尖锐的结果。在短短的时间内,它席卷了中国南方十八省,轰轰烈烈,举世闻名,在“天京”建立起了与清政府相对峙的政权。

作为一场在鸦片战争后出现的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太平天国”担负起了反封建、反侵略的民主革命任务,为中国近代历史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么,这样一场伟大的革命运动,难道与偏远的贵州省凯里市舟溪镇营盘村有什么联系吗?

回答是肯定的,就是说,在黔东南的历史上,这里不但出现过“太平天国”革命斗争,而且还是“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终结地。

近代以来,关于太平天国革命止于何时的问题,一直是史学界争论不休的话题。

有的认为应该以“天京陷落”为下限,即止于1864年7月。

有的则认为应该以“太平军最后失败”为下限,即止于1872年石达开余部——李文彩队伍在黔东南的失败。

提出第二个观点的是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原贵州师范大学教授、校长吴雁南先生。近年来,这一观点得到了中国史学界的普遍认同。

 

说到这里,我们首先来了解一个人——李文彩。

李文彩,广西永淳县平朗狮子村人,贫苦出身,壮族农民起义领袖。清道光末年,他联合永淳县十三屯的壮民“抗租起事”,以家乡平朗为根据地,四处诛锄土豪恶霸,为佃农贫农吐口气。

1860年失利后,他率领义军从桂北进入贵州,正好,太平军“翼王”石达开也进军贵州。3月,李文彩加入太平军,被封“亲天燕”,成为石达开部下一名智勇双全的先遣将。

1862年冬,李文彩随“左宰辅”李福猷从贵州边界绕入四川,谋与石达开分路进攻四川。

1863年6月,石达开在抢渡金沙江时,熟料在大渡河惨遭失败,李文彩与李福猷只好由四川进入湖南,经会同、绥宁、道州东进,想返回江西。

谁知,李福猷在广西怀集被俘就义,李文彩又只好率太平军余部进入湖南通道县的播阳,直逼贵州黎平。

10月11日,李文彩突然袭击驻防黎平下温的清军并获胜。接着,进攻四寨再次获胜。太平军入黔初战告捷,鼓舞了贵州各族起义军的斗志。

1863年,李文彩率部与黔南苗族起义军首领柳天成会合,并任柳的宰辅之职。

1869年6月,李文彩率太平军与柳天成、金干干所率的苗军联合,在羊安与贵州提督张文德展开激战,一举歼灭清军万余人,取得了自苗族起义军“黄飘大捷”之后的又一次大胜利——“羊安大捷”,再次大大地鼓舞了贵州各族人民的斗志。


营盘村


1871年4月,由于黔南义军战事失利,柳天成被叛徒吴义甫暗杀。李文彩、金干干只好率领各自的余部投奔丹寨的马登科义军。

熟料,7月,马登科却叛变,李文彩等又只好率部直奔黔东南的雷山,投奔退守在雷公山上的张秀眉。

1871年10月,随着清军大举进攻雷山,苗族义军驻守雷公山失利,张秀眉便同太平军和侗、汉、水、壮、瑶等各族义军的将领商定,实施建立“乌鸦坡、牛角坡根据地”计划。

于是,年底,李文彩太平军及各族义军便跟随张秀眉的苗族义军共计20多万人,一起陆续向凯里南面的乌鸦坡、牛角坡(今主要是营盘村辖地)转移。

至1872年2月底,战略大转移结束。李文彩及其太平军数千将士于是来到乌鸦、牛角两坡,参与贵州历史上著名的“乌鸦坡大决战”。

当时,义军在战术部署上,由李文彩紧紧配合张秀眉驻扎在今大营盘村,并由身经百战的他担任义军整个战役的军事顾问。

其太平军数千兵力则负责驻扎今小营盘后山一带,为第二防线。当中,精通战术的太平军积极帮助苗族义军训练军队,教以战守之法,提高了义军的战斗力。

尤其是,当李文彩看见乌鸦坡虽“冈峦环抱,叠隘重关”,形势险要,但义军除此之外,据点尽失,20余万人据此弹丸之地,不但没有机动回旋的余地,而且粮秣皆缺,形势极为不利时,他在大营盘村的营地上提出了“在此固守,无异于坐以待毙”看法,建议张秀眉“广集苗船,乘春水涨发,引众浮清水江东走,径指洪江,下趋常德,以扰湖南腹地”。只可惜,李的方案没有被张秀眉采纳,失掉了一次历史性的机遇。不然,苗族的这一场革命斗争或许是另外一个结局。

3月5日,随着牛角坡西线战斗全面打响,在李文彩的沉着指挥下,驻守在第二线的太平军战士积极配合苗军,将铺天盖地的炮火压了下去,一度让清军寸步难行,龟缩于坡下。

此后,太平军一直与苗军并肩战斗,浴血奋战,一次又一次打退清军的进攻。

3月18日,当席宝田聚兵三万,向驻在大营盘的义军元帅府发动全面进攻时,李文彩、杨大六、潘老冒、报南烧、金大五等将领率军同清军展开了震天憾地的大血战。李文彩和太平军将士提枪挥刀,始终战斗在最前沿,其中不少将士血洒战场,表现了英勇无畏、气壮山河的气概。

21日,面对全军覆没、民族危亡的最后关头,太平军之能战者数百人,与苗军一道,毫不动摇,对天鸣枪饮血,誓不投降,决心与清军决一死战。

22日,随着清军齐头并进,在双方势力极其悬殊的情况下,义军的大营盘元帅府终于被攻破,各路首领不得不夺路而逃。李文彩率数百人马在牛角坡上杀出重围后,往凯里平茶方向奔去。

4月1日,李文彩及余部走出金坑,当行至施秉的马脑哨时,与清军相遇发生血战。战败后,直走高碑,然后渡河直奔金棚。清军一直在后面急追。6日,当逃到岑巩、镇远之间的牛塘时,再遇清军合围,终于全军覆没。

这时,张秀眉也被俘于雷公山上的乌东。自此,随着李文彩的全军覆没、张秀眉的壮烈牺牲,宣告轰轰烈烈22年的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和18年的苗族反清运动彻底结束。

由此可见,作为最后一支太平军的建制部队,李文彩始终扛着“太平天国”的大旗,与各族义军并肩战斗在乌鸦、牛角两坡上。其间,李文彩与张秀眉一起驻扎在大营盘村备战有两个多月之久。

这就说明,在贵州各族人民惊天动地的乌鸦、牛角两坡大战中,同时也包含有“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余波。虽然,在冲出乌鸦坡决战的重围后,太平军一直逃到岑巩、镇远之间的牛塘才全军覆没,但自两坡战役结束之后,数百名太平军的战斗规模已经很小,且一直在逃亡,胜败已定,因此,应该说,营盘村既是苗族反清斗争的最后战场,也是“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终结地。

“太平天国”、“舟溪营盘”,这两个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联系的事件和地名,却在历史的浓浓硝烟中走到一起。这两场伟大的反清斗争运动虽然结束了,但它们带给清王朝的打击却是十分沉重的。

 

“乌鸦坡战役”简介

 

“乌鸦坡战役”是1872年以贵州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张秀眉苗族起义的队伍为主,兼有“太平天国”起义军余部以及少数的侗、汉、水、布依、瑶等各族义军,在凯里南境的乌鸦坡、牛角坡共同与清湘军总帅席宝田率领的湘、黔、川、滇等五省兵力展开的最后一次大决战。

据《咸同贵州军事史》、《湘军记》、《平黔纪略》、《中国近代战争史》等史料记载,此战,双方共投入兵力32万人。

其中,义军军民25万人,清军8万人,前后共鏖战17昼夜。

战后,义军牺牲7万余人(含饿死者),阵亡将领10名;清军阵亡6千余人,折将6名,宣告轰轰烈烈18年的咸同贵州各族人民反清大起义降下帷幕。

这场惊天动地的鏖战,其规模和死亡牲人数均为贵州历史上之最。

此战,还因有“太平天国”最后一支建制部队、“翼王” 石达开余部——李文彩部数千人马的参与,因而成为“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尾声。也因此,乌鸦坡成为“太平天国”的终结地。

 

 

作者:杨育泽

作者单位:凯里市北京东路5号《杉乡文学》编辑部

发表日期:2014年5月24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