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自以为被神眷顾 在快乐中死去

小姨父在医院发生的奇怪经历

上一篇:

下一篇:

湘西赶尸的来历 蚩尤的军师传下巫术

 原标题:湘西三邪之落洞女——希腊神话中水仙的传说、水里迷失的女子

 

传说湘西苗寨里的年轻女孩,清秀妩媚。

有一天,一个十六七岁的苗族姑娘,和同寨的女孩子一起到别的寨子去看电影。

出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大家一起走着,她说口渴,要去井边喝口水,就离开了。

与她一起来的女孩子等了许久,也没见她回来,因怕电影开场赶不及,打着手电简去找,才发现她呆坐在井边,痴痴地望着井中自己的倒影。

女伴们将她送回家,她已经失去了理智,用尽力气挣脱别人的搀扶,嘻嘻笑着说:“你看,我好看吗?”

这是一个悲剧性的结局,她的最后,就是在静默里抑郁死去。

在水里迷失的例子有很多。

在乡下,有一个村干部的女儿,十几岁,在村小上学,是个好看的女孩子,平常是很羞涩沉默的,也很庄重。

学校下面有一口井,她常常到井边去担水,大家最喜欢看她袅娜地泼洒着小小水花与美丽的背影。

突然有一天早上,他父亲被人叫到井边去,然后看到她被她父亲挟着回来,一个熟人在后边替她担了水桶。

她头发已经乱了,眼睛出奇地亮,手舞足蹈,大家都说她疯了。

她父亲一开始把她锁在家里,但久了,终觉可怜,就放了出来。

得了自由的她就常常在河边和路边出现,手里拿着一把柚木梳子,自言自语,轻轻哼唱,若是有人走近,她总是极妩媚地一笑,眼睛清亮。

终于有一天,她的尸体浮在了河面上,据目击的人说,一开始看到她在河里就着水洗她的头发,还唱着歌,也没在意,可能后来往水里越走越深,就淹死了。

落洞女的故事,很像是希腊神话里水仙的传说,美貌的女子,平时对于自己的容貌并无多少意识,恰逢那么一天,在光滑如镜的古井里照见了自己的芳华绝代,就痴迷起来,从此心里就只有自己的容貌纠葛。

既爱上了自己,那么身外的种种一切,都变得丑陋无意义,然后就在自己想象的完美世界里,晶莹流盼地走了,从此人间便再无她们的影子,留给人无数怅惘的想念。



湘西之美,若仅就眼见之实,山水是其一,女子是其二。

大多读了点书的人,都知道沈从文笔下豆蔻年华的落洞女,貌美是不必说的,还特别珍怜自爱,俗世的一切男子,无论是店铺里的小小学徒,还是跑码头的水手,又或是时常被田里的泥浆沾染双脚的山里农民,都引不起她的爱慕之心。

在她年幼而美好的心里,始终觉得自己是不属于凡间的,因而这“眼睛光亮,性情纯和……平时贞静自处,情感热烈不外露。

美丽的女子自然是很多人来求婚的,父母终于将她许给了某户某姓人家,做点小生意,家道殷实。

拣了个好日子送亲,传说那天天气也真的是好,云淡风清,于是八抬大轿,唢呐吹打,嫁妆箱奁一路迤逦着就往山下行去。

经过路上一个山洞时,轿里的新娘突然间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神志明显不清了。

这下好了,唢呐吹打停下来,眼看着是不能往新郎家送了,只得黯然抬了回来。

有阅历的老人一看,马上明白那是洞神的作为,女孩的美貌惹了祸了,怎么个解法呢?

女方的父母立刻就拿了香纸,到洞口去烧,告知幽暗中的洞神,“你的眷顾我们是感恩不尽的,但是我这孩子,是许了人家的,算是有夫之妇了,无福享受您老人家的神恩浩荡,就让她做个平凡的小商人之妇吧。”

烧了许多纸,说了许多的好话,都是做父母的对孩子的凄惶的求助,洞神仿佛也就听了。

老人家回到家里,发现孩子已经开始清醒,依然是颜笑晏墨的羞涩少女情状。

家里人暗暗抹着欣慰的泪,重又上了桥,还是吹打着一路行去。这回却不敢走原路了,绕了一大圈,安然到了夫家。

这差一点就酿成人种交错之恋的女子,终于还是做了凡人的妻子。

沈从文的文章《凤凰》中的女子,“自以为某一时无意中从某处洞穴一过,为洞神一见到,喜欢了她,爱静坐,清洁,有时且会自言自语,常以为那个洞神已驾云乘虹前来看她”。事到末了,“即是听其慢慢死去。……死时且显得神气清明,美艳照人”。

不过关于落洞女的传说其实不止这一种,我从苗族老人那里听来的实例和苗族的有些见闻,就有很大不同的。

一位苗族老人讲的是凤凰吉信后头坡的一个女子,十六岁,名字不真切了,只知道人人都叫她“粉朵花”,这诨名里有很多可以想象的含义,水色绯红,浅笑嫣然,青春芳华。细皮嫩肉的。”

就像是一种神话,但仍有可信的真实。当地地处边远苗寨,苗族人的神怪观影响到每一个人,形成一种绝大的力量。大树、洞穴、岩石、无处无神。狐、虎、蛇、龟、无物不怪。神和怪在传说中美丑善恶不一,无不赋以人性。因人与人相互爱悦和当前道德观念极端冲突,便产生人和神怪爱悦的传说。

至于落洞,实在是一种人神错综的悲剧。

地方习惯是女子在性行为方面的极端压制成为最高的道德。因此本地认为,最丑的事无过于女子不贞,男子听信妇女有外遇。妇女如无家庭任何拘束,自愿解放,毫无关系的旁人亦可把女子捉来赤身游街,表示与众共弃。

女性在性方面的压抑情绪方借此得到一条出路,落洞即人神错综之一种形式,背面所隐藏的悲惨,正与表面所见出的美丽成分相等。

 

山村美丽的女子大都孤独贞静而又有极高的心性,时常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甚至不属凡间。她爱恋痴迷自己,同时幻想应该属于一个不同凡响的男人。那男人应该是一个神,或一切最易令她热烈激动的化身。

而旧时山村交通闭塞落后,村中多出愚蛮粗野之人,无论是店铺里的小小学徒,还是跑码头的水手,又或是被田里的泥浆沾满双脚的农民,与她的想象有太多的距离。

她只好回到自己的想象的世界里,与神共享生活的种种失意或快乐,把一颗心交付出去。湘西的山洞或潭洞很多,洞里的神被称为洞神(当地土话叫“通神”),落洞是人和神交往相合的一种形式。

有女子无意中从洞旁边过时,感到自己被洞神一瞥见到,并喜欢上了她。因此这女子较前更喜欢独处,爱静坐,爱清洁,更爱幻想。有时甚至自言自语,以为那洞神驾云乘虹来看望她。

这位抽象中的神,或为传说中的英男,或为记忆中某个偶像的样子,或为女性所害怕的蛇和虎的状貌。总之,这抽象的对象到了女人的心中时,虽然稍稍引起一点恐惧与羞腆,同时却洋溢着热情和兴奋。事实上是一种变态的自渎。

等到家人注意到这种情况,并深为忧虑时,也正是病人在变态情绪中最为爱恋满足之时。到后来,这女子在人神恋和自我恋的情节中渐渐衰弱下去,直至死亡。

死的时候,女子必觉得洞神派人来迎接她,或者认为洞神换了簇新的衣服,骑着白马亲自来迎接她,耳中闻得萧鼓竟奏。眼晴熠熠发光,脸色发红,肉体上间或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含笑而死,但死时背后隐藏着惨状,表情却非常优美而沉重。

凡女子落洞致死的年龄迟早不等,大约在十六至二十四五岁左右。病的久暂也不一,大致由两年到五年。落洞女子最正当的治疗是结婚,一种正常美满的婚姻,必然可以把女子从这种可怜的生活中救出。

可是习惯这种为神眷顾的女子,是无人愿意接回家中做媳妇的。家中人更想不到结婚是一种最好的法术和药物,因此末了终是一死。

 

 

作者:刘昌春 

发表日期:2014年5月24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