仡佬族故事:巴布和卡莎斗财主

巧媳妇答谢高书记

上一篇:

下一篇:

穷人弟弟得到金银凳子 富人哥哥也想要

从前,有个村里住着一对年轻夫妇,男的叫巴布,女的卡莎。他们非常勤劳,总是白天接黑夜,黑夜接白天地做活路,把村前的大山搬走,挖出条条水渠,开出块块良田。

他们非常聪明,把深山里的野牛捕来驯养,能耕田种地; 又把山上的狗尾草挖来栽培,能长出小米。他们种满了田地、山坡,年年粮食满仓。

卡莎人材出众,像朵盛开的芙蓉花,她不但是种田的能手,还是刺绣的巧妇。她绣的公鸡能天天唤起太阳;她绣的花朵,能引来双双蝴蝶。

一天,一个财主路过村前,突然见到村里金光内闪,紧接着传来清脆、宏亮的鸡啼声。他追光寻声走去,来到巴布家门口,只见满屋金光四射,一只五彩大公鸡正拍打着翅膀啼鸣。

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还牵着绑在这只公鸡脚下的金丝线呢!                         

原来,卡莎绣的公鸡,还没有来得及剪断线,就从绸缎上跳下地啼叫起来。

这时,财主看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接着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便迈步进卡莎家里,甜言蜜语地说:“今天我特地来请你到我家作客,为我绣只大公鸡。”

尽管卡莎一再谢绝,财主都听不进,一定要把她拉走。

这时,恰好巴布挑柴进家,问明情由,便对财主说:“去是可以去,但要你回去买够五色丝线,三天以后再亲自牵马来接。”

财主本要马上拉人,但看看巴布那担柴,每一头比水牯牛还大,巴布那把柴刀,闪闪发光,他只好频频点头,连声说:“办得到,办得到。”  

财主离开了巴布家。

卡莎埋怨巴布说:“那个老财主不怀好心,你怎么可以随口答应他三天后牵马接人?!”

巴布说:“我有妙计。”便对妻子细细说了。

于是,夫妻俩便忙开了,找来一口石確窝,又上山砍来三七二十一捆柴。

第二天,把柴架在石確窝上烧了一天一夜,然后把確窝打扫干净。

第三天,太阳刚刚升起,财主果然牵马来了。

巴布热情地迎上去,还对妻子说:“快去烧杯茶给老爷喝!”

卡莎手脚麻利,转身从水缸里舀瓢水倒下石確窝,只见水马上滚滚,热气腾腾,卡莎顺手丢下茶叶,盛了一杯,递给财主。

财主接过茶杯便问:“怎么水滚这样快?”

巴布说:“这叫自滚锅,不用柴烧,冷水下锅也会滚,是我老祖宗留下的宝贝。”

贪心的财主一听是宝贝,心里马上盘算,我老爷先弄到这宝贝,再抢人也还不迟,便对巴布说:“你今天把这宝贝给我,你妻子可以不去了。”

巴布说:“不行不行,我们全靠这宝贝过活,没有它,我们便活不成了。”

财主眼红脖子粗地说:“不识好歹的东西,不给,我老爷连人带锅一齐驮走。”

财主从怀里取出一抓银子,说:“这样多银子换一口石锅,还不行吗?”

巴布只好委屈地点头。

财主让马驮起石確窝,洋洋得意地离去了。

财主刚出门,巴布料到财主一定不死心,还要回头抢人,于是夫妻俩又忙开了,拿着铁铲筛子去河里淘金,一连淘了两天两夜,淘得一小牛眼杯,夜里把黄金掺在玉米里,把家里的小黄马喂得饱饱的。

财主抢得了自滚锅,一路上走来一路上喜,不知不觉回到家,马上叫老婆提来一瓢冷水倒下石確锅。一天过去了, 水没有开;两天过去了,水没有开;三天过去了,水仍然没有开。

财主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将石確窝砸个粉碎。

第四天一早,财主带着打手,直向巴布家扑来。

财主一进门,巴布便大声急呼:“卡莎!卡莎!快拿脸盆来!”

卡莎手脚麻利,迅速拿来脸盆,接在马屁股下,小黄马拉下一大盆屎。


仡佬族姑娘


财主见了很奇怪,一肚皮的火顾不上发, 踏进门便问:“你们夫妻俩做什么忙成这个样子?”

巴布说:“我家小黄马拉金屎了,老爷。”

“怎么,这匹马会拉金子?”财主反问道,说完低下头向脸盆一看,果然马屎里夹着一粒粒闪闪发光的黄金。

巴布说:“这是我家的宝贝。早晨出门三棒屙金,晩上进屋三棒屙银。”

财主说:“你不该欺骗我老爷!自滚锅三天不滚,今天你得把这匹马赔给我,将功赎罪。”

巴布说:“自滚锅到你家三天当然不会滚,换了主人要过七七四十九天宝气才复原。你我来打赌!再过四十六天放水不滚你砍我的头,如果放水滚了,我砍你的头。”

财主说:“石锅都砸碎了,还赌个屁!”

巴布哭道:“啊呀,我的宝贝呀!”  

财主又从怀里取出一抓银子,牵了马就走,边走边说:“这样多银子换一匹小马还不行吗?”

巴布只好委屈地点头。

财主离去,巴布料到财主一定不死心,还要回头抢人。于是夫妻俩又忙开了,找来一把雪白发亮的尖刀、一根古铜色的小木棒、一盆猪血、一个猪尿泡,卡莎把猪血装进猪尿泡里。 

财主拉着小黄马,正好天麻黑赶到家,还没有进门就大声喊:  “老伴!老伴!快拿扁担来!”

财主婆莫名其妙,赶忙送上扁担。

财主接过扁担,对准马屁股就是狠狠三下,打得马哀嘶乱跳,可是小黄马并没有拉银子。

第二天又是清晨出门三棒,晩上进门三棒,马都打死了,仍然不见屙金屙银。财主又累又气。

第三天一早,财主带着打手,直向巴布家扑来。

财主气冲冲来到巴布家,只见巴布右手拿着尖刀,左手拿着木棒,跪在堂屋的神台下,正一本正经地念着:“杀人刀,救人棒,杀人刀,救人棒……”

财主见了很奇怪,一肚皮的火顾不上发,开口便问:“什么杀人刀,救人棒?”

巴布说:“这把刀杀得人死去,这根棒救得人活来。”

财主听了惊奇地问:“当真吗?”

巴布说: “要我骗人,天神收命。”

财主紧接着说:“将你妻子杀死,再救活,给老爷看看。”

巴布马上喊:“卡莎!卡莎!”

卡莎手脚麻利,把猪尿泡绑在怀里,不慌不忙地从房间走出来。巴布举起尖刀,朝她的肚皮刺去,“啊”地一声,鲜血遍地,卡莎应声倒下。

财主惊得目瞪口呆。

这时巴布跪在卡莎身旁,用木棒轻轻地一边敲着刀一边念道:“杀人刀,救人棒,救我妻子给老爷望。”

这样念了几遍,卡莎慢慢地活了站起来。

财主见卡莎活了,吐了一口大气,对巴布说:“巴布,前天你又骗了老爷,马都打死了,还不见拉出金银呢?”

巴布边哭边说:“可怜呀,我的宝贝呀! 你怎么碰着不识货的贪心佬呀!换了主人要过七七四十九天宝气才复原呀!我的宝马你死得太冤枉呀!”

财主又从怀里取出一大把银子,说:“给你这样多银子,换你一把烂刀、一根烂棒还不笑眯眼吗?!”抢过刀、棒带着打手急忙回去了。

财主一路走一路喊,三朋四友五亲六戚到自已家里看宝贝。

财主一踏进大门,便喊:“老伴,老伴,快出来!”

财主婆刚出来,财主举起尖刀朝她肚皮猛刺过去,财主婆随刀倒下,鲜血飞溅,双脚微微弹了几下便断了气。吓得众人魂飞魄散。

财主脆在财主婆身旁,用木棒一边敲着尖刀一边大声念着:  “杀人刀、救人棒,救我老婆给众人望……”

一天过去了,财主婆没有活来;两天过去了,财主婆仍然没有活来;三天过去了,财主婆臭了,生蛆了。

财主气急败坏,连夜带了打手扑到巴布家,把巴布夫妻捆走,放火烧了屋子。

财主回到家,把卡莎投下牢房,把巴布装进麻布口袋,挂在村前桂花树上,拿鞭子打。

财主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但巴布却一声不哼。                      

财主气呼呼地骂着:“等老爷回家填饱肚皮,再把你丢下龙潭喂鱼。”

财主离去不久,财主的驼背父亲骑马路过,巴布在麻袋孔里看得清清楚楚,于是喊道:“医驼背啰!医驼背啰!”

老财主听见“医驼背”,喜冲冲地走近问道:“怎样医法?”

巴布说:“你把我解下来,我把你装进口袋,挂上去,过了一会儿,见有驼背人路过,你照着这样喊,这样做,你的驼背就会直了。”

老财主听了,马上把巴布解下来。

巴布说,还要穿上他这身宝衣才医得好,飞快跟老财主换穿了衣服,飞快把老财主装进口袋挂上树,飞快骑上老财主的马跑开了。

财主喝够了酒,拿着斧,气势汹汹地回到龙潭边桂花树下,趁着酒势又一顿猛打,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老爷叫你去见龙王!”

老财主在口袋里说:“不要打了,我,我是你爹!……”

财主更气得火冒三丈,大声骂道:“死到临头还嘴硬,砍绳!”

打手们争先恐后爬上树,砍断绳索,老财主掉进龙潭。

第二天,巴布穿着绸衣,骑着大马,来到财主家里。

财主一见,大吃一惊,忙问:“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巴布说:“今天特地赶来感恩老爷的。那天老爷送我下龙潭,不久便到了龙宫。龙王请我吃酒,送我绸衣大马,还要把龙女公主嫁给我……”

财主听得贪心跳跳,急忙问:“你能带我去见龙王吗?”

“能是能,但龙宫还缺两件东西, 龙王派我专程回来买的。”    

财主忙问:“缺什么东西?你快说! "

巴布说:“缺一盘石磨、一个坛子。”

财主说:“这些东西我家里就有,不用买了。”

财主马上叫自已的大儿子背上石磨上扇,叫二儿子背上石磨下扇,自已背上大坛子,催着巴布快去见龙王。

巴布说:“去龙宫路上水急,要用绳子将东西绑紧。”于是财主父子三人叫巴布用绳子将石磨、坛子牢牢绑在他们身上。

巴布带着财主父子三人,来到桂花树下龙潭边,对财主说:  “老爷年岁大脚步慢,先走一步。”说完,把财主推下龙潭。

接着对财主的大儿子说:“老大背重些,也要先走!”说完,又把老大推下龙潭。

紧接着对老二说:“老二,快! 快!赶上他们,不然会迷路的。”说完,又把老二推下龙潭。

巴布转身来到财主家,从牢里救出卡莎, 双双重建家园。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