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南族故事:覃三九赶山

三兄弟拒绝吃死人肉 雷公来惩罚被打败

上一篇:

下一篇:

苗族民间故事:苗王故尤的传说

不晓得哪个朝代,毛南山乡有一个人名叫覃三九,从小就怀有非凡的抱负,想在毛南地方做出一番事业来, 改变那里山多水穷的面貌。  

三九年青的时候, 是毛南山乡一位英俊的风流人物, 姑娘们最爱跟他在一起玩要。有一次,他在对歌中结识了一位胖姑娘,后来结成了夫妻。

谁知,这胖姑娘竟是一个贪吃图利、意短心窄的小人。因为心想不到一块,结婚不久,两口子说话越来越不相投,常闹别扭。

一天,三九想到自已未来的业绩,感慨地对妻子说:“如果大业告成, 我就是毛南地方受尊敬的农民皇帝了!”

胖妻很不理解丈夫的心思,常常给三九这颗火热的心泼冷水,她说:“三九,你又做梦了吧,这顶幅能落到你的头上?”

三九有点生气了,他说:“你这个女人,一天只顾三餐饭,鼠目寸光,胆小如鼠,哪能做出什么大事业来!”

胖妻说:“好啦好啦,我做不成,你能!你能!”

三九为了成就事业,他不顾老婆的阻拦,要到很远很远的昆仑山那里从师学艺。他背起袋子,足足走九九八十一天,踏烂了八十一对草鞋,终子到了目的地。

在那里,他勤学苦练,几年功夫就学到了很多高超的法术。 出师那天,老师傅还特地送他三件法宝:竹壳刀,芦苇杆和龙须草,叮嘱他要随身携带,好好收藏,千万不要向别人泄漏。

三九感激地告别法师,满怀信心,风尘仆仆地返回毛南山乡,着手做起他的三件大事来。

 

一、削山建宫殿

 

从师多年,三九学到很多法术,也有点想念他的胖妻。一路上他不觉疲劳,心里很高兴,常常哼着轻快的山歌:

“几年从师下气力,学得几手妙法术;

待我大事告成名声起,乐得我那胖妻笑咪咪……”

回到家,见妻子长得更胖了,三九向她抱歉一声:“你久等了,辛苦啦!”

胖妻见三九两手空空,不冷不热地回答:“嗯,是久了,你带点什么好吃的回来?”

三九和和气气地说:“不瞒你,全蒙师傅开恩,给我一些盘费,才有我们今天见面的日子,哪还买得起好吃的东西。”

胖妻不高兴了:“亏你记得家里还有个人。”

三九说:“既有幸回到毛南山乡,往后就有好日子过了。等我大事告成,你就是皇后啦!”

“唷,我这倒霉人,还能享那个福气!”

“我从师多年,为的就是这个,到时不但你成了皇后,

毛南地方的人个个都同样享福啦!”

“唉,当你的皇后,这几年还不受够!看往后你哪样做!”

三九仍旧耐心地说:“我打算先建宫殿,然后搬山, 再造海洋,改变这里山多水穷的面貌, 让村民百姓个个都得享福。”

“呸!你有那么大的本事?你能建得成宫殿,搬得走大山,造得起海洋,皇后给别人去做,我甘愿躲在她的裤裆底下过日子!”

阔别多年才得一见,三九没料到还挨这一瓢冷水,但他

又想:我岂能和她一般见识,就收住话头:“好,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决定先在飞龙山上建宫殿,这是秘密的活路,人不知,鬼不觉,落成了再带你去看看。以后,一天三餐你得给我送饭去。为了保密,去那里我不能开成一条路,送饭的 时候,你就带我们那条黑狗去,它会给你带路的。”

胖妻也觉得自己说话过了头,此时有点软了,她说:

“哟!天天上山三趟,太辛苦人了,你就先给我杀一只鸡慰 劳慰劳吧。”   

三九皱着眉头说:“唉!你还是三句不离鸡呀鸭呀,嘴巴总是填不满的。我都快当皇帝了,还给老婆杀鸡,不怕人家笑掉牙齿吗?”

于是三九没有杀鸡,胖妻心里又不高兴了。

当晚,三九把他的黑狗哄过来,在它的颈牌下面挂了一个大铃铛。

第二天,天还没有大亮,他便一个人秘密地上了飞龙山。从此,他家也不回,日以继夜地在那里削山建宫殿。

他建筑这座宫殿很神秘,不但不让别人晓得,在落成以前,连自已的老婆也不给看一眼。每当胖妻送饭上山,三九听到铃铛“令令令”响起的时候,晓得老婆来了,便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路,赶到半山腰离工场一里多远的地方接饭。吃完饭又叫胖妻马上带黑狗回去。 

胖妻连续送了十几天的饭,心想:他为什么不让我到工场去?他到底在山上搞什么鬼名堂?是不是背着我弄些什么好吃的?我得到那里看个究竟!可是,哪样才能到得工场呢?如果他听到铃铛响,他肯定又会下山来,我又不好去了, 一定要秘密地、不声不响地去。

这一天,她把黑狗牌子上的铃铛取下来,让黑狗不声不响地带她到山上去。

过了中午,三九还没有听到铃声,那黑狗已经把胖妻带到工场了,三九想遮瞒也来不及了。胖妻一看,唷!几根又高又大的石柱,削得笔直笔直的,石柱上雕刻的龙和风,个个栩栩如生,好像就要腾空飞起一样。

胖妻眼见这个宏伟的规模,不禁赞叹起来:“唷!好大的宫殿啊!”

三九说:“这里仅仅是一个角落,我还要削完十六座大山,建成后能住得下所有的毛南百姓。”

“你出师几年不白费,果真练成一位名工巧匠啦!你用什么神斧仙凿来削石头?修得这样快,刻得这样好!”

结婚以来,第一次听到妻子这样羨慕自已,三九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扬起手中的宝贝说:“这个!”

胖妻一看:“喔哟!你哄娃仔吧,竹壳刀割豆腐还嫌软,能削得起石头吗?”

三九说:“不信我削给你看。”

他扬起竹壳刀,向面前的一块石头劈去,不料劈一次刀刃又卷了一片,再也不能削石头了。

三九晓得宝已漏了,长长地叹了一声:“唉!宫殿修不成了!”


雕刻石柱


后来人们都说,因为他没有给老婆杀鸡,惹得她生了气,一定要到工场去,结果宝给泄漏了,大家惋惜地唱了这首歌:

“三九要当皇帝建皇宫,削山为柱画凤又雕龙,

只因不给老婆杀只鸡,坐殿为皇理想一场空!”

三九虽然没有建成宫殿,但他的石雕手艺却传下来了,使毛南山乡世世代代都有很多巧石匠。

 

二、扬起赶山鞭

 

宫殿建不成了,三九又盘算着赶山的事,想把毛南地方

所有的石山,从西南面的下塘、才门一带,通通赶出东北角的仪凤坳,然后分三路突进,一路往德胜,一路往金城江, 一路往水源、妙石、川山一带,这样就可以把毛南山多变成 一片平平坦坦的好地方。

第二天大清早,他来到了山羊坳,吸完一袋烟,便从腰间抽出一根四五寸长的芦苇杆来,嘴巴轻轻一吹,那芦苇杆就变成一根长长的鞭子。这时,他望着莽莽群山,激情满杯地唱道:

“扬起赶山鞭,青山听我言,

赶得群山去,山弄变平川”

唱完,他向高空举起长鞭,对着面前的群山“叭”地用了一下,所指之处,青山都抖动起来,接着吼道:“走!”

话音刚落,几十座山都化作大水牛,排成列队乖乖地向水源方向走去。

三九跟水牛一气走了几十里,来到神灵坳,突然张口打了个呵欠,便停下来吸烟,让那群水牛先走。

恰巧这天正对水源街日,胖妻嘴馋,想起圩集上摆的熟食生果,口水就流个不停,于是她去水源街吃一碗米粉。这时她已经抹着油嘴回来了。

三九吸完这袋烟,那水牛头已经走了一段很远的路程。

他走到龙口屯时,瞧见胖妻从水源那边慌里慌张走来。他问:  “老伴,你从前面过来,见不见我那帮水牛打这条路走过去?”

胖妻说:“鬼打你,你去哪里要得一帮水牛?我上了岩龙坡,只见十块大石头从我身旁跑过去,吓得我魂不附体,差点跌下路边的牛恋塘,我说:‘莫不是见鬼了,石头也会走。’这么一说,它们就停下来了。真奇怪,那些石头乌黑乌黑的, 就是跟别的不一样,我连瞄都不取多瞄几眼,拼一条老命跑回来……”

三九一听,惊讶地说:“啊,都变石头了!”

他看看面前的胖妻,十分懊悔:“你的嘴巴就是不干净!”

胖妻不晓得里头有什么奥妙,低头不敢多说。

原来,三九这条赶山鞭,能把大山变成大石块,又能把大

石块变成大水牛。因为他歇下来吸畑,那群“水牛”离赶山鞭远了,就现了石头的原形。哪晓得碰上这馋嘴女人,又说了那么多不神不仙的话,它们就走不动了。

现在,从里腊的大罗屯到岩龙坳口的一段山冲里,路边

排着几十团乌黑乌黑的大石头,传说就是当年覃三九用赶山鞭从毛南山乡赶出来的。

后来,毛南地方的人们还惋惜地唱:

 “芦苇杆,做神鞭,甩得青山直打颤;

只因胖妻出秽语,山乡未得改新颜。”

三九虽然大功未成,但也赶走了几十座山,使原来山峦重叠的波川、下南、中南、堂八、仪风等地变成了田垌,可以种上水稻,建成较大的村庄,毛南语叫做“龙办”。

其他地方仍然重峦叠障,群峰连绵,山冲里只有小片小片的旱地,只能种早粮,村庄也比较小,它们仍然叫做“晓桐”。

 

三、枯草牵蛟龙

 

章三九跟胖妻去看看那群走不动了的石头,扬起赶山鞭,几次再施法术,但都不灵了。他晓得失宝了,只好和胖妻一起走回毛南山乡。

才回到龙口屯,天已暗黑,两公婆就在龙口屯住了下来。

当晩,三九想:赶山不完,就造海吧!

胖妻刚睡着不久,三九就偷偷地爬起来,出了大门,把那根枯萎了的龙须草拿出来。他口念法经,手舞法杖,召唤南海的十二条蛟龙在三更时刻,鸡叫头遍以前来到毛南山乡,一起闹腾,造就一个宽阔的大海。

他做完法术,口里轻轻念道:  

“手拿龙须草,面对南海抛,

十二条城龙,快来把海造。”

唱完,就向南天抛出了龙须草。

却因那晚天气闷热,胖妻顶不得热,常常用大葵扇扇凉。热天蚊虫又特别多,那时人们还没有蚊帐挂。快到三更时,蚊虫叮咬胖妻的屁股,她用大葵扇猛拍了几下,响声很大。这一拍,惊醒了主人家的几只大公鸡,它们以为别家的公鸡拍翅膀要啼叫了,于是它们都争先恐后地拍起翅膀,“喔喔喔”啼叫起来。接着,全村的公鸡都啼了。

这时刻,才有两条龙来到毛南山乡龙口屯对面的内毛村头。因为听到鸡叫了,以为时辰已过,便赶忙回头,一条往川山那边去,沿古宾河归回南海,它的角露出地面,划出一条深沟,后来就成了仪凤那条小溪。

一条穿过上丢、上韶、上纳、上任、上丈、上光等村屯的山脚,打通了这几个地方的地下河,后来它从拔贡那边出去,通往龙江归回南海。

另一条才来到贵州的荔波,因为听到鸡叫了,就没有穿过毛南地盘,它绕过毛南山乡的西境,穿过崇山峻岭,打通打狗 河,后来那里的毛南人又叫它“东龙河”。

建宫殿、赶石山、造大海三件大事都没有成功,三九晓得自己功夫还没有到家,于是他又重上昆仑,再拜师傅继续修练, 直到现在还没有见他回到毛南山乡 。

 

流传地区:广西环江县

 

 

Minjiangushi.com小龟侠评:胖妻虽坏,但是三九的法术不灵不能全怪她。造宫殿用那么长时间,即使老婆没有偷偷摸摸地去,也会有进山的村民发现。赶石头走路,即使她老婆没碰到,别人也会碰到;至于鸡叫,更不能怪胖妻了,夏天拍扇打蚊子扇凉那是大多数人家都经常做的事,谁知道会引起鸡群啼鸣呢?她不拍扇打蚊子,自有其他人拍扇打蚊子,怎么能怪她坏了大事呢?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