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良大战九头毒蟒 救了全村人

勇士路见不平杀蟒蛇 人人都称杀蟒哥

上一篇:

下一篇:

岩刚为解旱灾出去找水珠 留下岩刚山和岩刚河

古时候,在一座巍峨的青山下, 在一条蓝悠悠的小河旁, 有一个美丽的寨子。寨尾长着一棵很大很大的榕树。

榕树下,有一栋竹楼。竹楼里,住着父子二人:石良和他阿爸。

石良阿爸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猎手。小石良出世的当天,妈妈就死了,多亏阿爸用米浆养活了小石良。

苦命的孩子懂事早。石良从六岁开始,就跟父亲学武艺,十岁的时候,已成了一个本领高强的少年。刀枪剑棒,他没有一样不使得好的,开弓能射云中雁,箭响大雁落身旁!

就在石良十二岁那年的春天,壮乡出了一条九头毒蟒。毒蟒常常从深山老林里扑进垌场,吃人,吃猪,吃牛羊。

它爬行起来,狂风骤起,沙石飞扬,滚滚烟尘可以遮住天上的日光;它朝天打个喷嚏,顿时暴雨哗哗,山洪暴发;它在地上打个滚,就把草丛碾平,大树压断;它吃人太多,口燥舌枯要喝水,一头扎进河里,河水就立刻干了。

自从出了这条九头毒蟒,壮乡的山不青了;壮乡的水不甜了;壮乡的树不绿了;壮乡的花不香了。白天看不见人们的笑脸,夜晩听不到人们的歌唱。

风暴再凶,石山不摇晃;野火再猛,春草烧不光。

一天清早,阿爸持起了射死过九十九只大雕的硬弓,提上了杀死过九十九条老狼的钢刀;封了三年的米酒,他喝了三碗;磨了三天的利箭,他背了三筒。阿爸决心为民除害,他一手摸着石良的头,一手指着门前的老榕树,说:“孩子啊,我走后,如果榕树添新绿,就是父生蛇死;如果榕树枯黄了,就是父死蛇生。”

石良和乡亲们流着泪,送阿爸走出村口上了山。

父亲走后,石良眼睁睁地望着老榕树。

过了三天,榕树叶枯黄了,石良的心焦了。阿爸出门七天,榕树叶就落光了,石良的心碎了。他哭昏在树下。

昏迷中,他见父亲朝他走来,对他说:“孩子,莫悲伤。要想报仇,你必须上山杀死九只老虎, 用九只老虎的血把你的钢刀淬硬,同时把九颗虎胆都吃下,你才有九只老虎的力量,才能斗过九头毒蟒。”

石良从梦里惊醒,决定依照阿爸的话去做。

第二天,石良上山打虎了。走遍了九十九座高山,泅过了九十九道激流。三十三个白天在山里闯,三十三个黑夜在山里过。虎血淬钢刀, 淬了八次;石良吃虎胆,吃了八颗。

就在这时,门前老榕树上的八哥鸟飞到他头上报信:“石良,石良!毒蟒进了我们村庄,毒蟒进了我们村庄!”


蟒蛇


石良一听,吃了一惊,火冒三丈,急急忙忙就向寨子奔去。 八哥鸟在前头引路,石良在后面跑,跑着跑着,猛然间,他想起了梦中阿爸的叮嘱,“哦!还差一只虎没打着哪!”

石良停下了脚步。八哥鸟回头催促:“快走快走,乡亲们正在受苦!”

石良心里像开水烫了一祥难受,不顾一切地跑下了山岗, 跑进了垌场,跑回了寨子。

九头毒蟒正在得意忘形地追捕着人畜。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石良二话没说,紧握钢刀,趁其不备,机智地直奔毒蟒。只见寒光一闪,一个龇牙咧嘴的蛇头就滚在地上。

“啊”毒蟒一声怒吼,震得山揺地动,“呼”的一声调转身子,张开八个血盆大口朝石良扑来。

石良沉着冷静,就同它搏斗起来。

斗了三个白天,战了三个夜晚,石良砍掉了毒蟒的八个脑袋。

毒蟒奄奄一息了,喘着粗气。石良也精疲力尽,瘫软了。他仰面躺在地上,昏迷过去了。

毒蟒趁石良昏迷的时候,挪动着长长的身躯,胆颤心惊地向深山仓皇逃去。

这时,八哥鸟从老榕树上飞到石良的耳边高叫:“毒蟒跑了,毒蟒跑了!”

石良苏醒了,他一咬牙,急忙爬起来追上毒蟒,举刀向它第九个头砍去。不料“当!”一声响,钢刀断了!

石良大喝一声,纵身一跃,骑在毒蟒的七寸上,使出全身力气,双手死死地箍住了它的脖子。

毒蟒呼吸困难,拼命挣扎,扭曲着身子同石良滚成一团。

石良和毒蟒从山坡滚到山沟,从山沟又滚上山坡。滚呀,滚呀,像刀子一样的竹蔸树桩,把石良的身上扎烂了,石良没有松手;尖尖的石头把石良的皮肉磨溶了,石良也没有松手。石良和毒蟒滚过的地方全是鲜血。

石良和毒蟒最后都死了。毒蟒的血,化成了米痒,是一种有毒的植物;石良的血,变为了一种碧绿的青藤。壮家为了缅怀这位除暴的少年英雄,就把这种青藤叫做“石良”。

现在,壮族人在山上碰到米痒,全身中毒起泡,找石良来一治就好了。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