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民间故事:勇致的阿刀

三兄弟拒绝吃死人肉 雷公来惩罚被打败

上一篇:

下一篇:

勇士路见不平杀蟒蛇 人人都称杀蟒哥

从前,有一个孩子名叫阿刀,年纪很小,妈妈终日给人家洗衣服,母子俩过着贫困的生活。

阿刀出门去找小伙伴玩, 孩子们一看见阿刀就说:“你为什么没有爸爸?我们都有爸爸的,不和没爸爸的人玩!”说着孩子们一个个都跑光了。

阿刀想,他们个个都有爸爸,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呢? 阿刀边想边走回家。

到了家,阿刀问妈妈:“妈妈!人家孩子都说我没有爸爸,他们都不肯和我玩!我的爸爸到哪里去了呢?”

妈妈说:“我儿,你问起爸爸我就伤心啦!等你长大了,我就告诉你了。”

阿刀着急说:“为什么等我长大了才告诉我呢?现在告诉吧!爸爸在家,我可以和人家玩啦!”

妈妈说:“我儿,你年纪还很小,告诉你也没有用,几年之后你长大了,我就告诉你啦!”

妈妈总没有告诉阿刀。阿刀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在家里玩。

过了一年,有一天妈妈不幸病了,病一天天严重,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阿刀哭着,对妈妈说:“妈妈,你病得很厉害,如果你死去了,我怎么活呢?谁来养活我呢?请你告诉我爸爸在哪里呀!”

妈妈声音很低沉,眯着眼晴吞吞吐吐地说:“我亲儿!我活不成了,你不要感伤,现在我告诉你爸爸在哪里,我死后,你就去喊他吧!你爸爸是一个百发百中的猎手,把山中所有的猛兽都打光了,替村中除了害。谁知财主黄万倒说你爸爸不应该,他说山中的野兽是他家的,定要你爸爸赔偿,我们用什么来赔偿呢!后来,这个黄万就把你爸爸赶进山中去, 说要他变个野兽来还他。那时你刚刚一岁。你要喊他,就到对面山中,爬到最高的山顶上去喊,他就会听见了。”

妈妈说完,就闭着眼睛死了。

妈妈死后,阿刀照着妈妈的话,到山里去叫爸爸。阿刀穿过稠密的树林,走到了这座山的山脚,抬头见不到山顶,四面都是密密的大树,黑得看不见路。

阿刀有点怕了,但是为了找爸爸,他压住了一切恐惧,勇敢地向山上爬了半天,终于爬到了山顶。

阿刀就高声喊:“爸爸!爸爸!你在哪里?我是阿刀呀!”

阿刀一喊,在一排排的深山里有人答应了:“你就是阿刀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呀?”

阿刀把以前的事情和妈妈去世的事,一一说给爸爸听。

阿刀的爸爸答应明天就回家去。

阿刀高兴地爬下山来。

第二天早晨,阿刀就到半路去迎接他的爸爸。忽然,只听得树林里喳喳响,跑出来一个人不像人、野兽不像野兽的动物。

阿刀见了吓得发抖。原来阿刀的爸爸已经变成了野兽,长着一对很长很长的角,全身也长了长长的毛了。

阿刀知道这是爸爸,也就不怕了。

他带着爸爸回家,一走进门,两只狗汪汪地追出来,阿刀的爸爸便转身跑了出去,一只角碰着门板给碰断了。

阿刀没办法,第二天又去喊,但是爸爸怎么也不来了。

阿刀哭着说:“如果你不回家,我年纪又小,家里又无田,我怎么活呢?”

爸爸说:“昨天我到了家中,狗要咬我,我跑出来的时

候碰断了一只角在里边,你用绳子绑着它拉着走,看这只角插到哪里,那里就是我们的田了。你回去照着做吧!我不能回家了!”

阿刀回到家里,就用绳子拉着爸爸的角向田边跑,说也奇怪,拉了半天,一块块大田这只角总不插入,后来拉到一个水洼里,这只角就插了进去。

阿刀说:“真不走运,一块块大田倒不插,反而插进这一块小土坑里。但爸爸说的话,我只好听从。”

阿刀就在这块水洼田里插了秧。

三个月过去了,黄黄的谷子熟了。阿刀高兴地拿着镰刀来割稻,说也奇怪,阿刀割了前面,一回头见后面的谷子又熟了。 这块小田连连割了七、八天,还是割不完。

一天,阿刀正在割稻,忽然飞来了七位仙女,身上穿着很漂亮的衣服,对阿刀说:“阿刀,我们见你一个人割了几天谷子,还是割不完,今天我们特地来帮助你割稻。”

阿刀听了很高兴。七位仙女放下翅膀,拿起镰刀嚓嚓地割开了。

仙女割过了的地方,就不再生长出谷子来了。

阿刀挑谷子回家,看见田边放着七对翅膀,阿刀便顺手拿起最小又最美丽的仙女的翅膀, 藏在担子里挑回家去了。


仙女下凡


不一会,稻割完了,六位仙女拿着自己的翅膀一揺,飞上天去了。只有最小的仙女找不到自已的翅膀,再也不能飞上天去了。

阿刀说:“既然你的翅膀不见了, 就跟我一起回家去吧。”

仙女起先不愿跟他回家去。

阿刀说:“你不跟我回家去,在这里天一黑,野兽就出来吃掉你了。”

仙女跟阿刀回了家,就成了夫妇,一块儿下地干活,过着很美满的生活。

一天,黄万的狗腿子出来催租,从阿刀的门前走过,看见仙女,看呆了,连把催租的事都忘了。

狗腿子跑回去,把这事告诉了黄万。

黄万听了跌脚说道:“这一个穷鬼,竟得到这样好的姑娘。这还了得!你快快把阿刀抓来,我自有主意。”

狗腿子立刻来到阿刀家里,把他拖去了。

黄万见了阿刀,强迫他在明天早上一定把老婆送上门来,不然,连他的头也要杀掉。

阿刀回家,哭着把黄万的话告诉了仙女。

仙女道:“我自有办法。”

天黑了,仙女说:“你把我的翅膀拿来,我先飞上天去,然后把一条黑线吊下来,你爬上去就见着我了。到了天上我们再安家。”

阿刀把藏了好久的一对翅膀交给仙女。仙女拿着翅膀一摇,飞上天去了。不多时,一条黑线吊了下来,阿刀就爬了上去,到了天上。

天上和地上可不同啦!一条条平坦的大道,抬头又见亮晶晶的星星,真是美丽极了。

仙女说:“我家还有爸爸、妈妈,我爸爸是最恨凡人的,可能对你不满意,你到了家,早晚听他的话就是了。以后怎样,我自有安排。”

仙女带着阿刀到了家,又对他说:“你见我的爸爸,就叫他岳丈,见我妈妈,就称她外婆。”

到了家,岳丈见了女儿和女婿,又喜又气,他怪女儿嫁给一个凡人,太不应该。他肚子里虽气,却又难以开口。

岳丈想:早晩害死这个女婿,给女儿再找个女婿,岂不是更好?!

一天,岳丈对阿刀说:“女婿!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你到南山去向夏山婆给我借锣鼓,准备使用。”

夏山婆是壮族、苗族故事中的妖婆,又叫老变婆,专吃人的,特别喜欢吃小孩。

原来,这就是岳丈的坏主意,要叫阿刀到南山去,给夏山婆吃掉。

仙女知道了,对阿刀说:“这明明是我爸爸要害你!现在我给你三把针,你到了夏山婆家,偷偷把一把插在楼下,一把插在楼上,一把插在门外,你向它要了锣鼓就跑回来。你一定要记住!”

阿刀拿了三把针,赶到夏山婆家。

这个夏山婆实在可怕,它也像人一样,不过两眼是直的,没有眉毛,鼻子是红的,牙齿很长很长。

它看见了阿刀,笑嘻嘻地张开大嘴说:“好孩子,你来做什么?请坐喝茶。”

阿刀说:“我是山脚下的村子里的人,因岳丈做生日,叫我来向婆婆借锣鼓回去用,两日后必定送还。”

夏山婆笑着说:“锣鼓就在楼上。不过你远路来,肚子想必饿了,且等我去磨刀杀鸡,吃了饭再去!你暂且坐着喝茶!”

夏山婆说完就跑出了后门。

阿刀只听见咯咯的响声,他偷眼一看,哪里是磨刀呢!原来它是伸出长牙正在磨牙!

阿刀见不对头,就赶快上楼去取了锣鼓,在楼上插了一把针,下楼来又插了一把,出了大门又插了一把,拿着锣鼓匆匆地跑回来。

夏山婆一边磨牙,生怕阿刀偷跑回去,就一边喊:“好孩子,你且坐着喝茶吧!好孩子,你且等等就可以了!……”

这时屋内有人答应,却不是阿刀,而是插在楼下的一把针。

不一会,夏山婆磨尖了牙跑进屋来,大叫道:“好孩子,你在哪里呀?”

楼上的一把针应道:“我在这里呀!”

夏山婆上了楼却不见有人,又大喊:“好孩子,你在哪里呀?”

楼下的一把针又应着:“我就在楼下呀!”

夏山婆赶下楼来,还不见有人,又大喊道:“你实在在哪儿呀?”

大门外的一把针答道:“我在这里呀!”

夏山婆又赶到门外,也没见到。

这样,它跑了半天都没见到人,后来听见山脚下有锣鼓声,才知道阿刀已经回去了。

阿刀取了锣鼓急忙下山,下了山打起锣鼓来。岳丈见了又气又怒,但不敢做声。

过了一天,岳丈又对阿刀说:“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需要一只老虎,现在西山有很多老虎,你去捉一只来,一定要活的。”

仙女知道又是爸爸的坏主意,就对阿刀说:“我给你把铁伞,你见了老虎等它扑来的时候,就把这把伞插进老虎嘴巴里去,马上将伞张开,它就逃不了啦!”

阿刀拿了铁伞赶到西山,刚到山头,只见一只大老虎张开者嘴向他扑来, 阿刀用力把铁伞插进老虎嘴里, 把铁伞一张, 老虎脱也挣脱不了,叫也叫不了。

阿刀把老虎牵了回来。岳丈见了,可急坏啦!心想,早晚一定要把他害死。

仙女见爸爸这样对待她丈夫,心里很难过,就对阿刀说:“我父亲对你太刻薄,这样下去总有一次要被他害死的;我想,你暂时离开这个家,以后有机会再来吧。”

阿刀说:“我也这样想,但是往哪里走呢?”

仙女说:“这天上不同地下,这地方到处都有夏山婆,附近村庄里的人都给夏山婆吃光了。你走时要沿着清清的溪水走,见到浑浊的溪水就不要走,因为浑浊溪水流过的地方没有村庄;如果沿着清清的溪水走,一路就有村庄了。到了村庄,你可先选择些活路做,往后再另打算。”

仙女送给阿刀一把短尖刀。阿刀带了些干粮就走了。

阿刀沿着清清的溪水走去,见到很多村庄,但是每到一个村子,总看见满地骨头和破烂的家具,地里的谷子熟得黄黄的也没有人收。阿刀见到这满目凄凉的景像,知道都是被夏山婆糟蹋的。

阿刀连连走了七、八天,一路上都是这样。

一天,来到一个村子,看见一块甘蔗地,阿刀肚子正饿,就取了几根甘蔗坐在马糟上吃,他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刺他,就把马糟翻过来一看,啊!原来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躲在里面。

她见了阿刀,慌忙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客人,你不怕吗?”

阿刀也问道:“小姑娘, 你为什么躲在这里?你说怕的是什么呢?”

小姑娘说:“你还不知道!山上住着一个夏山婆,可真厉害呀!它把村子里的人和牛羊都吃光了,幸好我躲在这马槽里面它看不见。你看,这个村子哪里还有一个人呢?!”

阿刀说:“现在夏山婆住在哪里,待我去和它打仗,看它怎样!”

小姑娘说:“你不知道!我们的人也曾经和它打过,但是总胜不了它,你怎么赢得了它呢!如果你要和它打,你只要在这马糟上敲三声,它就来了。”

阿刀就叫小姑娘躲开,自已在马槽上敲了三声。

不多时,只见一个夏山婆张牙舞爪跑来了,见了阿刀,笑着说:“你且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敢来和我打吗?”

阿刀说:“我说老实话,我的名字叫阿刀,是专门来杀你的!”说完就向夏山婆奔过去,一刀砍中了它的手臂,只见夏山婆用舌头一舔就好了。

阿刀又一刀正刺在它的脚上,鲜血流出来,只见它用舌头一舔又好了。

原来这夏山婆有这样本领,任你打伤它身上哪个地方,它只要用舌头一舔,伤口便好了。

阿刀和夏山婆打了一天的仗,不分胜负。

天黑了,夏山婆说:“阿刀!天黑了,我暂且回去,明天一定和你打个输赢。”

阿刀说:“这也好,明天一定和你打,你听见三声响就来吧!”

夏山婆匆匆地回去了,阿刀就偷偷地跟在后面。

夏山婆回到了家,两个孩子快乐地叫:“妈妈回来了,一定带横眼肉来了!”

因夏山婆自己是直眼,所以把人叫做横眼;把人的肉叫做横眼肉。

夏山婆气愤地说:“横眼肉!今天差点被阿刀杀死了!如果他知道用人粪或狗粪来擦他的刀,我就活不了啦!”

阿刀躲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就赶回村来,找到了小姑娘,把夏山婆的话说给她听,叫她去拾了些狗粪来。

他用狗粪擦了短刀,准备明天再和夏山婆打。

天明了,阿刀叫小姑娘躲开,自已在马槽上敲了三声。

夏山婆又来了,见了阿刀说:“昨天你的刀子亮闪闪的我还不怕,今天这样黑黑的坏刀,我还怕吗!”说着就张牙舞爪向阿刀扑来。

阿刀一闪,一刀正刺中夏山婆的手臂。

夏山婆忙用舌头来舔。

阿刀趁此机会,又一刀插进了夏山婆的心窝。

夏山婆觉得伤口很臭,舔不得,鲜血直流,倒了下去。

阿刀又一刀,把夏山婆刺死了。

阿刀杀了夏山婆,马上赶到它家。

夏山婆的两个儿子见了阿刀就说:“你敢进我的家来?!一会我妈妈来了定把你吃掉!”

阿刀说:“你妈妈哪里去了?”

夏山婆的儿子说:“它去找横眼肉去了,你不知道,我妈妈有一条拐杖可厉害啦,用头部一指人就死了,用尾部一指人就活了。你还敢在这里?一会儿,我妈妈来了,你就要死了!”阿刀问:“这条拐杖放在什么地方呢?”

夏山婆儿子说:“在楼上。”

阿刀听说,就闯上楼去,找到了这条拐杖,拿下楼来,用头部一指,夏山婆的两个儿子就死了。

阿刀拿着这条拐杖回到村子里,用尾部向夏山婆的尸体一指,夏山婆活了起来,又张牙舞爪地来斗阿刀。

阿刀眼快手疾,用拐杖头一指,夏山婆又死了。

阿刀喊了小姑娘,向她说明了这条宝贝拐杖的用处,便用尾部向满地的骨头乱指,人呀、狗呀、牛呀、鸡呀、马呀,又活起来了,又变成了热闹的世界,小姑娘也找到了自已的家人。

阿刀拿着这条拐杖一路走来,看见骨头就指,很多很多的人又活起来了。

阿刀来到仙女家里,带着仙女离开了他岳丈的家,到地上来了。

他用这条神杖指死了黄万,又到深山里喊回了父亲。 从此,他们就过起幸福的生活。

 

 

流传地区:广西龙州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