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拒绝吃死人肉 雷公来惩罚被打败

壮族民间故事:巧匠造木人

上一篇:

下一篇:

毛南族故事:覃三九赶山

听老辈人说,古时候,人老死了,肉是要分给众人吃的,骨头要留下埋掉,这样才算尊敬老人。还说,这是天上雷王定下的规矩,谁要不照这样做,雷王便要用他的电斧来劈人。

后来为什么改掉这个习俗呢?有这么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寡母婆,生下三个儿子。

母亲病重了,屋前屋后经常有人来往。近亲点的人,进进出出,问寒问暖,看样子很关心,实则看看人死了没有,死了好分肉吃。

这寡母婆最小的一个孩子是个放马的,名叫特依。依:壮话“小”的意思,壮族最小的儿子名字常常“依”字。

有一天,特依在野外放马,恰巧看见母马养仔,只见那母马翻滚在地,痛苦地大声嘶叫着:“耶耶耶!”“耶耶耶!”全身打抖,浑身汗湿,挣扎了好长时间,才生出一个马仔来。

马仔才生下来,母马便用舌头舔它的全身。

母马虽然一下子还无力站起来,却还能用头把马仔搂住,使它紧紧地偎依在自已怀里,吸着奶汁。

有时人们走过它身旁,母马便蹦蹦欲跳,像是怕别人伤害它的小马仔。如果你给它撒下一把嫩草,母马会用感激的眼光瞧着你,然后让小马仔学着嚼那鲜嫩的青草。

特依见母马这样怜惜小马仔,想起母亲生自己弟兄三个一定也很痛苦。特别是早就没了父亲,母亲一个人好不容易才把三兄弟拉扯成人。他想到小时候母亲如何爱护自己,再想到母亲要死了,将来再也看不到她了,而她的肉又要被大家分来吃,心里很难过,不觉流下泪来。

晩上,特依回到家,见母亲已奄奄一息躺在床上。

三兄弟围在床前。母亲微微睁开眼看着大家。突然,她看见特依腮边留着泪痕,就用微弱的声音说:“你今天出去受人家欺负啦?……”

特依说:“没有,妈妈……”

母亲又说:“那你为什么哭呢?”

特依便把今天见到母马生小马仔时的痛苦情形告诉了母亲。

母亲听后说:“哪个做母亲的生孩子时不痛苦啊!你们三兄弟,你大哥是横着生下来的,让我死去活来,我和那另一个世界只隔着像蝉翅那样薄薄的一层;你二哥是荒年生的,靠吃草根、野薯块才挤出一点点奶;生下你时,你爸爸刚刚去世,人家把他的肉给我吃,可我怎么吃得下啊!……”

三兄弟听到这儿,都哭了起来。母亲就在这时断了气。

这时,外边有人打门。当头的人来叫门了:“人死了吗?”

特依突然想起,这是要来分妈妈的肉了,立刻止住哭泣, 把脸擦干净,出来说:“还没死呢!”

那当头的人走了。

特依回来和两个哥哥商量,说:“妈妈生下我们那么痛苦,拉扯我们长大费那么多幸苦,为什么她死了还要吃她的肉呢?”

三兄弟都觉得不能把妈妈的尸体交出去,便从后房里拉出那根空心木头来,把尸体藏到里面去。这就是后来人死了用棺材的来源。

大哥说:“要是众人来要肉吃怎么办?”

特依说:“我养着马,杀一匹马,把肉分给大家吃就是。”

三兄弟就杀了一匹马,把皮剥下来,把马肉一份一份分割好了。

这时,当头的又带领大家来叫门。三兄弟把门打开,让众人进来,大家见各人都得一份肉,也就不问什么了,都拿着肉高高兴兴回家了。

但是,这事骗得了大家,却骗不了天上的雷王。雷王知道以后,就来降罪。霎时,乌云密布,跟着就是一阵打闪,轰隆隆的雷声也传来了。


雷公


人们看到雷王发怒了,但不知哪家又犯了雷王的规矩。只有三兄弟知道雷王要来劈他家,便商量怎样对付他。

特依说:“雷王的威风全靠铜鼓,我们也来做几面铜鼓,我们的鼓声压住了雷王的鼓声,他自然就输了,不敢逞威风了。”

于是,三兄弟就把家里的空心木头,一节一节锯开,用马皮蒙住周边,做成十多面铜鼓,在房子左边、右边、前边、后边、上边,全摆满了。

雷王鸣鼓从右边来,三兄弟就在右边打鼓;雷王鸣鼓从左边来,三见弟就在左边打鼓,雷王鸣鼓从上边来,三兄弟就在上边打鼓。

雷王只有一面铜鼓,三兄弟一敲就是三面鼓。三兄弟的鼓声比雷王的鼓声响,比江水跳崖还震耳。

雷王见鼓声赛不过三兄弟,想劈下斧来,但又怕被人擒住,因为他以前被壮族英雄布伯擒住过,心里有阴影,便溜走了。                                  

后人为纪念特依三兄弟斗雷王,便把这套鼓编成雷鼓舞。

后来,人们就不再分老死者肉吃,改吃马肉。再后来,因为牛多马少,改成吃牛肉。

 

 

流传地区:广西东兰、都安、马山、龙州等县

口     述:李哲等

捜集整理:蓝鸿恩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