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迷失的学霸 清醒的人生

认识自己人生的意义 认识中美贸易战的本质

上一篇:

下一篇:

梁庭望:论壮族文化的断裂现象


老师眼中的模范学生——刻苦学习的故事

 

刘士余是一个“学霸”,在同学们眼中,他与一般的“学霸”有着明显的不同,因为他乐于帮助同学们一同进步。

那个时候,全班上晚自习,没有老师在教室里,同学们遇到难题,只能去问学习最好的刘士余。

刘士余总是耐心地解答同学们的问题,直到教会为止。

那时全班同学都住在学校宿舍,教室晚上9点就熄灯了,我们大多数人在晚上8点多就回宿舍了,而他从来没在熄灯前回去过。

刘士余的物理老师是陈文达。

陈文达说:刘士余上完晚自习后,由于熄灯了无法看书,便点起煤油灯继续学习。有一次半夜遇到不会的问题,刘士余就去敲陈文达的门讨教。有时看到陈老师手头有农活还主动包下,只为了让老师腾出时间为他讲解。

 

小龟侠评:我们上高中的时候,老师们经常拿这样的故事来引导我们,基本是千篇一律,这就是学霸的先进事迹中的共性吧。另外,那些先进人物的事迹都是差不多的,什么“几十年如一日”,什么“把人民的财产视为比他的生命还重要”,什么“有困难找*哥”,什么“时刻把人民利益挂在心上”,等等。

 

当时的高中是两年制,刘士余是1977年开始上高中,在1979年参加高考。

那一年,全国恢复高考。

在高考时,刘士余的物理成绩只丢了2分。这个强项,连兴四村种地的农民们都知道。

当时,灌云县大多数老师是上山下乡的知青,文化水平和教学水平在全县都是拔尖的。

到1980年,国家政策就允许知识青年回故乡、回城市了,四队中学的这些老师们纷纷离开。

现在,以前的老师绝大多数不在灌云县了,而是回到上海、南京等大城市。留下的一些水平高的当地老师,后来也被抽调到县重点中学去了。

现在的四队中学,生源质量和升学率都不算太好。

 

刘士余考上清华大学,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后来四队中学再也没有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了。

1984年,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成立。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正处在不断创新、锐意改革的时期。已经从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的刘士余,成为改革浪潮中清华经管学院的第一批学生。

1987年,获得硕士学位的刘士余来到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工作。在上海期间,刘士余参与并见证了上海正在推动的一项意义深远的工作——住房体制改革。

 

成为专家型领导干部

 

刘士余在1996年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开始了18年的央行生涯。此后,他相继出版了一些金融学著作和教材,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公司治理相关法规释义》《中央银行新法规手册》《金融稳定监测与管理》《银行危机与金融安全网的设计》等。这些经历,让他成为专家型领导干部。

 

小龟侠评:即使是2019年的今天,专家型的干部都是非常少的,非常难得的。大部分干部都是“协调能力非常强”,一般人不明白其中暗含的意思,其实讲人话就是:嘴巴很会讲。还有很多人经常挂在嘴边的“进步”,讲人话就是升官的意思。“老板”,讲人话就是直属大领导的意思。

 

今天,你以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以你为荣。

 

2008年,学校举办50周年校庆,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校友齐聚一堂,唯独少了刘士余,当时非常不巧,他公务缠身,没能来成。

刘士余写了一封信,并托人在校庆大会上宣读,而宣读他这封信是那场大会最重要的环节。

在校庆纪念册的“桃李芬芳”一栏,记录了50年来的著名校友。刘士余位于第一页,当时他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后面其他的知名校友,最高职位是在江苏省内。

刘士余的高中同学对记者说,虽然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刘士余,但他一直是全班同学的骄傲,“我是刘士余的同学”曾是大家跟外人聊天时的一个谈资。那时说起他,总觉得脸上有光。

 

小龟侠评:老师经常教我们,并不是有钱就是成功,并不是有钱就幸福,并不是当大官就是成功。但是实际上呢,学校其实是个名利场,场上的主角都是有钱的、官大的,他们讲话的分量重,有人听,他们才算是优秀学生,才是老师眼中的、学校的骄傲。其他学生呢,因为他们没钱没地位,所以他们讲的话就不是真理,他们的故事不能励志。

 

江苏连云港灌云县四队中学,79届高二(5)班的毕业照中,曾是该班体育老师的马伦新就站在刘士余旁边,而马伦新对刘士余毫无印象。

马伦新一边端详,一边感叹:“你看他,在这里面个头最小,看上去最不起眼,后来却最有出息……”

 

小龟侠评: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上学的时候,老师都不认识我们,当大官了,老师就开始对别人吹牛说:“那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当然,小龟侠的老师都是认识我的,因为我是学霸。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在灌云县四队镇,就没有不知道他的!刘士余考上清华大学,是那一年最大的新闻。从那时起,他的名字就传遍了四队镇。

记者随后的探访经历印证了老大爷的话。无论是旅店的前台、小吃店的老板,还是公交车司机,都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刘士余老家在兴四村”这句话。刘士余,是灌云县最大的名人。

 

刘士余


农民的子弟保持着优良的传统

 

这是一栋二层小楼,小楼后方是村中的一条马路,右侧紧邻着一条小河,其余两侧则被麦田围住。

小楼并不起眼,村中很多二层小楼都比这栋小楼气派。

这里住着刘士余的老母亲和大姐。

早年间,刘士余的父亲还在世,刘士余经常将父母接到北京住,但这老两口不喜欢城里的生活,住上几天就回到村里。

他老母亲80多岁了,身体不好。

刘士余的姐姐是一名非常勤劳的农村妇女,不光种自家地,还承包了其他村民的几亩地,“每天天不亮,她就会去田里干活,从来没见她出来比我们晚过。

老大娘问过刘士余的大姐,有这么一个当大官的弟弟,为何还要种地呢?他的大姐回答,自己喜欢种地,而且也只会种地。

朴实、低调、勤劳,是刘士余的家人留给兴四村村民的印象。

刘士余本人也会在春节、中秋节等重要节日回到村里,带着自己的夫人和女儿到田间走一走,用家乡话和村里人拉家常,“他跟我聊了不少次,一般都问我身体情况、家里收入、家人都在干什么,在我们面前一点官架子都没有。”老大娘说。

 

这不快高考了吗?每年这个时候刘士余就会被拿出来励志。

 

小龟侠评:这是很朴实的一家人,刘士余是真正优秀的农民子弟!虽然他后来犯了错误,但是不可否认他曾经是个好官。另外,作为村里考上大学的少数人,我也曾经被小学老师拿去励志过。我经常跟我的老师讲,小学的作用就是教出正直的、对社会有用的人,考不考得上大学不是小学该操心的事情,也不是考上大学才是小学生的模范。只要我们的学生到了社会,掌握了谋生技能,不管是养猪还是进体制内,他对社会有贡献,那就是小学生的模范。

 

2016年2月,刘士余正式调任证监会主席。

2019年5月19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这距离他1月26日正式卸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仅过去114天。

 

 

小龟侠评:这是一个学霸走过的路,这是他的故事。我们很多人的经历和他的故事有类似,比如刻苦学习、辛勤劳动,还有“站在老师旁边他却不知道我是谁”的那种感觉。

我们和他的区别就是,他是大官,我们是小人物。

科学家、飞行员、文学家等等,这些曾经的理想已然离我们远去,现在努力着是为了攒钱买房、还贷款、养孩子。

一个人要活70年,20岁之前走的是惯性的路,另外50年的路才是自己走,这50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活着的时间只有50年,我们要死几千年。

我可不想用这仅有的50年去修来世,要是我想修来世,死了之后还有几千年,大把时间可以修。

这平凡的人生还能做些什么呢?

如果你做一件事让自己觉得快乐,那就去做吧!管他什么世俗观念、人情世故!

如果你看到别人做一件事他觉得快乐,只要不伤天害理,那就包容他吧!管他是扫地挑粪还是环球探险!

放开你的观念,解放你的思想,解放你自己,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去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