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高坡苗族文化路在何方

夜郎国军队败于贵州铜仁西北面的思邛

上一篇:

下一篇:

甘做民族拓荒牛 ——访贵州织金县苗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熊勇

高坡苗族乡处于贵阳东南隅,是贵阳腹地比较单一的苗族,其中毗邻黔南龙里县摆省乡、草原乡、惠水县大坝乡等周边有同宗的苗族同胞。

高坡苗族文化不属同于佛教文化,也不类似于儒家文化,更和伊斯兰教文化不着边际。

高坡苗族传统文化不拜佛祖,不奉寺庙,不念经文,不祭孔孟,不读四书五经,不背六书论语。

据说明末,官家清剿蛮夷,遂派兵屯守高坡,少数官兵将就迎娶苗族姑娘,赐给苗人汉姓,此为高坡苗族人首次接触汉文化。

高坡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传承文化靠的是口耳相授。汉字在苗族生活中最大作用是能取另外一个带有姓氏的名字。

高坡苗族没有特定的信仰,没有固定崇拜的图腾。高坡苗族相信轮回,信奉鬼神,拜祭大树,大石等,所以我认为,高坡苗族文化当属于以上三种文化圈之外的“巫文化圈”。

高坡苗族少数稀有“人才”,接天地之气,汇祖先之灵,不经过任何拜师学习,就会自通鬼神,与鬼神感应,能趋吉避凶、祈福求财、驱灾治病,高坡苗族人们大多相信此道,乐此不疲。在我看来,高坡苗族的巫活动,极少有谋划钱财的意图,更多的是捕获信任寄托信念的思想传播。

本人身为高坡地道苗族,与生俱来操持着迄今30多年的苗语,当了10多年的教师,也见证着高坡民族文化的落寞。

鄙不才,不少时日尽在笙歌中幻想,在醉眼里消磨,对于拯救和传承高坡民族文化之大任,望尘莫及。在此,仅对高坡民族文化的前路做些肤浅的唏嘘感叹。

民族文化亦包罗万象,有丧葬文化、传奇故事、历史变迁、节日文化等等。由于篇幅所限,话长纸短,在这里我主要侧重从婚俗文化方面举例罗列。

 

一、高坡民族文化近几十年发展与变迁

 

据口述,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高坡人们每逢盛大节日,就会举行声势浩大的民族文化活动。

一如射背牌:高坡苗族绝对服从娃娃亲,稍有不从者当另类驱逐。但在结婚前,允许男女自由谈恋爱,而这些恋情往往均以失败而告终。

射背牌就是诉说一对对恋人的故事,宣告恋情结束的活动。举行射背牌活动后,恋人不再往来,只能把那段情意深深珍藏。一般都在“三月三”、“四月八”等举行射背牌活动。

再如敲牛祭祖:敲牛祭祖活动声势浩荡,联动乡邻八寨,对歌不眠不休,耗时七天七夜。

三如乔迁新居:偶有建得新房,整个寨子为止雀跃。先是寨上力壮的人帮着扶起梁柱,再是高唱架大梁撒梁粑祝词,最后主客对歌对饮庆贺。

这样的活动还有很多,不过这些体面的活动仅属于少数人。能参加射背牌活动的恋人,其家庭条件还不差,能在过去的节日里宴请对方或赠送对方礼物,在射背牌活动中能凑足相关物资。其余少多数男女青年因为家境窘迫,没有谁愿意与其定娃娃亲,也没有谁与其谈恋爱,年壮时由媒人引婚成家了事。对于射背牌这样体面的活动,只能望洋兴叹。

能敲牛祭祖的人家,其家境一定相当殷实,不是谁都能负担得起偌大族群七天七夜的伙食。当然敲牛祭祖有着让所有男人为之垂涎的报酬,那就是在百年之后,到祖先那边去能有个“布尤(苗语,意为祖公)”的称呼。生前没有敲牛祭祖的男人,任你年纪再老才逝去,都是“阿爸(父亲)”的份了。

尽管报酬相当诱人,然而因为囊中羞涩,在相邻村里数百户人家中能敲牛祭祖的不过一二。

那些年月,高坡苗族基本上都是住在简陋的茅草房。茅草房没有乔迁架起之说,邀几个人来,立起木柱,编织棚顶,铺上茅草即可。一个寨子半百户人家中,能起上木瓦房的不过三五,所以荣耀,所以庆贺。

高坡民族文化的鼎盛时期当属八九十年代。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滋润全国各地,高坡人们的生活水平也逐渐得到提高。各种各样的民族活动兴盛起来,民族文化异常活跃起来。

每到大年初二开始,一直到整个正月结束。各个寨子姑娘们每天都早早地到相对固定的地方烧起柴火,围坐起来,企盼着心仪的其他寨子的小伙子们的到来,我们称之为“坐火炉”。

年轻小伙们异常期待“坐火炉”时间的到来,一天天吹着芦笙轮流到各个寨子去坐火炉。轮到哪个寨子天黑了,就在那个寨子睡下。

说是睡下,觉是不能睡的。晚饭毕,姑娘小伙围坐灶边,相互对歌。谁要歌喉不展或者对着对着黔驴技穷了的话,那就等着被泼水淋了。清水固然好,可被淋的是洗脚水,那也是时有的,我们把这样的活动称之为“闲寨”。

闲寨固然可以安逸享受饭来张口的客人待遇,但倘若不练上通畅的苗歌,也少有人胆敢去闲寨的。于是每逢正月,姑娘小伙们就结对拜师学艺,力争练就得心应手的苗歌。那年月,能不能唱流利的苗歌,一度成为考量姑娘小伙是否优秀的标准,没有之一。

苗族恋人一般都是在“坐火炉”中结成的,相互心仪,姑娘就会将如手帕围巾之类的礼品当做信物送给男方,也多有小伙相中之后强抢信物,姑娘只好半推半就认可的。

恋人关系结定,双方父母探知后,小伙会买如油纸伞、布料、小棉被之类的物品送给姑娘。

这样相互往来,于正月十六,姑娘让家人备好酒菜,约请小伙到寨子附近一山上吃酒,我们称之为“山宴”。能有正月十六的山宴的恋人们,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意味着还有下文。

之后的“三月三”、“四月八”等节日,会不间断地互送信物,请山宴。多有中途关系止断的,能坚持一年到头的,就会得到姑娘宴请第二年正月初二的山宴。这样的关系已经在向人们布告携手一生了,胆大的彼此结成夫妻,胆小的以射背牌宣告结束。

人们生活日益富足起来,能敲牛祭祖往后要成为“布尤”的男人逐渐多起来,能起上木瓦房的人家逐渐多起来,能斗胆冲破牢笼并体面风光结成夫妻的恋人也逐渐多起来。

结婚时,寨上未婚男女倾巢步行去接亲,接得新娘到来,由一二伴娘陪着去寨上串门,第二晚夜深时,女方家也会集中寨上所有未婚男女来接回新娘。在此特别说明,高坡苗族迎娶新娘时是不闹洞房的,新娘在新郎家两个晚上不足,基本上由伴娘陪着,亲戚朋友相伴左右,基本上都是在熬夜欢庆。

 

二、近年来,高坡民族文化的陨落

 

进入二十一世纪,全国跑步走向经济发展大时代。由农村包围城市的伟大战略演变成了由农村走向城市的经济战略。农村只有土地和树根,城市才有钱财和黄金。

自2000年以来,高坡外出务工人员逐年增多,带回来了很多钢筋水泥,推掉了不少茅草房和木瓦房;也留下了很多丟荒的土地、岌岌待孝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留守儿童。

猛然,比我滋长几岁、辈分落我的叔,是家中的小子,担负着赡养父母的重任。

猛然,父母均年逾古稀,而今依然精神抖擞,耕种着留下的几十亩土地,看护着留下的三个孩子。

那是2005年,寨上年壮的都出去了。叔给我说他不能出去,他说他父母都快70岁了,他说怕万一哪天有个万一。父母确实多年不下地了。

一年又一年,比他大一点的回来起房子了,比他小一点的也回来起房子了。2008年,父母终究没有万一,他把持不住,也豁出去打工了。

今年他回来,带着初三还没毕业的大儿子也去了。他跟我说,万一要是真有什么万一,要我一定给他打电话。

正月里,人们忙着的是走亲访友,举杯对饮,谈浙江工资虽少但工时不长;论广西砖厂钱多但逐渐取缔;福建海鲜不再景气;广东日本制造的厂子已经渐渐消声闭息。

90后大多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坐火炉”,谁也不再去“闲寨”,QQ一查找,微信一摇,帅哥美眉尽收眼底。谁还请“山宴”?分分钟就驱车到家来。

射背牌已然是那些年爷爷奶奶发疯了的事。敲牛祭祖不再在乎是否百年后当上“布犹”,盘算的是筹资去多少,能收回多少财礼。

圈里养着大榜郎(水牛)多的是,为的是放出来打架赚钱,疯子才拿来“敲牛祭祖”!

结婚是要接亲的,走路是不干的,车少了是不行的,给车主的红包少了也是不行的。

结婚还唱歌的,但都是年近花甲的、已经当上爷爷奶奶的长者在唱。这家这样唱,那家也这样唱,这个寨子是这些人在唱,那个寨子还是这些人在唱。

起房子已经不再用寨子上的人帮忙,什么架大梁,什么撒梁粑都省去,直接送礼围坐桌子吃饭完事。省去了很多开财门架大梁撒梁粑时要用到的大公鸡,都用来直接做成辣子鸡了。

老人们最为担心的是,老人百年之后的丧葬习俗的传承。在我们高坡苗族,如果不举行正规的丧葬仪式,死者将死不瞑目,无法找到来时的路,无法找到去和祖先团聚的路,于是就在路途徘徊,不时会回来祸害家人的。

老人弥留之际,亲人侧扶左右。落气时,唤巫师念“落气词”,鸣火炮三响告知相邻村寨,净身整容入殓,布告舅家,择定时日举行开路、引路、悼念、出殡、安装等仪式。这些仪式极其复杂繁琐,操纵每一个细节都非常严肃。词文念诵起来几个小时长,都是口口相授、少有文字记载的词文,非一般记忆的人所能达到的,所以这样的巫师艺人极其稀有。

对于这样的活动意义,我们深信不疑,是任何法律法令不可动摇的,这也是我们有的信仰吧,对“巫”的信仰。

因为艰难,又因为必不可少,有些寨子有了一定的方案,但是运行下来收效不丰。

高坡乡平寨村经过商议,一致决定寨上每逢白事,寨上年轻人不管身在何处,必须在三天内回到,如果不到,按照每人每次罚款800元进行处罚。到每年正月间,轮流到各家学丧葬礼仪,男丁不得缺席。

方案的理想很丰满,但是施行起来苍白无力。谁不来也确实有脱开身的理由,也愿意缴纳罚款。缺席了也确实有一定要出去办的事,人性嘛,不了了之。

 


三、目前尚存的支离破碎的民族文化

 

(一)支持传承民族文化的信念不灭

外出务工的青壮年,依然有着恋乡的情结,每逢年末,都会舍弃高待遇回家过年。而这样的情结,都是因为骨子里渗透着对民族文化的膜拜。虽然分身乏术,依然认为继承和弘扬民族文化是该做的,是该有人做起来的。只是,大家都只是这样认为,没有谁去身体力行,终究没有谁去做。

 

(二)继承和弘扬民族文化的行动还在

在高坡苗族乡,家家户户DVD播放最多的,不是韩剧日剧,不是港台电影,不是地方卫视,也不是综艺娱乐,而是本地方民族文化特色自作的碟片。尽管碟片质量低劣,仍然百看不厌。唯一遗憾的是,观看的观众都是中老年人、小不丁的孩童,新生代青年已然不乐于此。

每逢正月间,各个寨上都会有不成文的学习民族文化的方案。有的不惜高价购置芦笙来,集中在一起学习;有的三五成群集中在哪家,学习吹奏唢呐;有的男女结伴到稍宽的地面,跳着芦笙舞等等。

令人起疑的是,成群学吹芦笙的往往演变成了聚众打牌;集中吹唢呐的往往深夜沉醉后不知归路;结伴跳舞的音乐往往不是芦笙曲而变成了《小苹果》。

 

四、试探高坡民族文化的出路

 

(一)当下国家及社会对民族文化的关注

《 国家关于发展繁荣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的基本政策》中明确指出:“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自主地管理本地方的文化事业,保护和整理民族的文化遗产,发展和繁荣民族文化。”这样给我们的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弘扬指明了方向。

同时,还提出“积极培养少数民族文艺人才和文化干部”。这样的要求,在这一点上,我们还需要努力。

“要坚持把培养少数民族干部作为干部队伍建设的重中之重来抓,按照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标准,坚持把坚定维护祖国统一,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立场坚定、头脑清醒、行动坚决的优秀少数民族干部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2014年4月,习总书记在新疆调研时这样说。

随着国家政策的重视,在学校,近年来的关于民族文化进校园的活动也日益活跃起来。  

就高坡苗族乡而言,2010年以来,杉坪小学、甲定小学和云顶小学均成功申报成为市级民族文化进校园的学校,其中甲定小学和云顶小学多次得到区民宗局、区文化馆的指导,通过了上级相关部门检查,划拨了部分资金让学校用作开展民族文化活动。

2014年,五寨小学申报成了省级民族文化进校园学校,中心完小成为区级民族文化进校园学校。

由于操作方案不够明朗,跟踪评估办法不很明确,很多细节流程存在一定的形式化,民族文化在一定意义上只是显摆和装饰在那儿。没有深入的学习研究,就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弘扬和传承。

 

(二)民族文化要从孩子抓起

奶奶带着两姊妹去访远亲,天黑了,迷路误入深林。三人熊熊烧着一堆柴火,烧土豆充饥。夜深了,两姊妹睡着了,老虎沿着亮光赶来,生生吞噬了奶奶。

在睡梦中,姐姐似乎有察觉到嚼碎骨头的声音。

极力控制自己的姐姐佯装伸懒腰,翻身起来。

老虎还在咀嚼奶奶的骨头呢,学着奶奶的声音,谎称是烧土豆吃。

姐姐灵机一动,把柴火捅得更旺,然后折下两根木棍,夹起一颗烧得通红的石头,骗老虎说是土豆。

老虎看都不看就张开大口。姐姐一把将石头塞进去。老虎嗷嗷大叫,打了几个滚后死去,姐妹俩得救了。

遥想当年,我们匍匐在爷爷奶奶的膝盖上,听着这样的寓言传说,常常夜不能寐。现在的孩子,接触的是新事物新信息。我经常看到这样的家庭,在外省生下孩子,稍大一点送回来给爷爷奶奶带。孩子要讲普通话,父母无奈陪着用极为蹩脚的普通话与之交流。你在门外听见,还以为是来了外省客人呢。这样的环境,连语言都已经残破,那么仅仅靠语言交流而传承的民族文化,还会有指望么?!

所以我认为,民族文化应当从孩子抓起。在家庭方面,鼓励孩子模仿民族文化传承艺人,让孩子多接触民族文化活动;

在学校方面,首先要传承的该是双语教学。让语言传承下去,才有可能延续文化。

另外,让民族文化不仅仅停留在校园,而是进课堂。学校课程安排要有民族文化的课,规章制度要有对民族文化的评价,教师学习培训要有对民族文化的学习。让民族文化课成为重要的学校课程,让民族文化成为学校办学的特色文化。

 

(三)民族文化的传承需要有力的政策支撑

任何完美的实施方案,一旦缺少了制度的保障和政策的支撑,将会显得苍白无力,传承民族文化尤其如是。高坡苗族乡有着愿意倾力传承民族文化的当地苗族双语教师,也曾经试图去尝试过。然而因为教务繁忙,明明看到苗族文化就搁在那儿,唾手可得,就是没有伸手的时间和力气。

学校关于民族文化的方案也做过不少,档案盒满满的都是,但那都是纸质的,总是处于“方案”状态的“资料”型的东西,关于过程性的研究型的东西微乎其微。也应和着开展民族文化进校园的检查评估,校园内墙上、走廊上也布置着不少有关民族文化的版块,然而学生不知道民族文化为何物,被抽中参与表演的学生只是按部就班的操练着老师交代的动作和词句。

类似这样的活动,要验证其实际效果,须得有当地地方政策作为支撑。譬如地方成立传承民族文化办公室,颁布传承民族文化相关文件,划拨开展民族文化活动专用资金等等。

 

(四)民族文化活动的开展需要一定的资金保障

都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开展民族文化活动一定会涉及到使用一定的资金。就那学校来说,要购置芦笙、置办民族服装、购买长木鼓、聘请民间教师、培训学校教师、开展检验教学效果的活动、制作图片以及视频等等,无一不涉及到资金的使用。学校教师能做的,不过墙面宣传,方案制定,图片采集这些了,然而学校在这方面的开支,是不能报销的。

 

(五)苗族文化以什么方式去蜕变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马戎说:“中国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可以有两种思路。一种是某个民族具有特色并形成习俗的都看作传统文化,如果这些东西消失,就觉得文化破坏。另一种思路是具有辩证的眼光,把某个民族具有特色并形成习俗的传统文化,看作是内部存在的两部分,既包含有生命力的文化精华部分,也包含缺乏生命力的文化内容。”

我们的苗族文化也是这样,不是所有的具有特色的形成习俗的文化都能传承和弘扬。在满足社会物质文化的同时,也顾及人们对精神文化的渴求。

而在当下,文化浸泡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土壤中,就会出现文化竞争,就会出现优胜劣汰。这就要求苗族文化的蜕变而不是复古,不是守旧和盲从。

如芦笙教学,高坡苗族一直以来都是口耳相授,同样的芦笙曲,各个寨子表达的苗语词意不尽一样。据此我推断,应该是现有芦笙曲,后人为了记忆生硬辅以苗语词。现在的芦笙曲,完全谱以借助五线谱,引进学生教室,很容易就能学习。

这样借用了五线谱,摒弃了生硬的记诵,可以推而广之,受众面宽,不愁传承不下去。还有比如礼仪礼节、唱词喊礼、开财门上梁头等,都可以编辑成册,采用苗汉双语教学传承。

语言的传承,不是坚守以防阵地,而应该交流融合。苗族的民间故事写成剧本,排演成剧情视频,另一方面讲经典的影视作品配音成苗语,抵触矛盾的同时转化观念。

费孝通先生2001年在西北民族大学说:“文化是为了人才存在,有人才有文化,文化是谋生之道,做人之道。”因此,要传承和弘扬苗族文化,首先应该是怎样进行人才培养的文化,如何使民族强大的文化,树立民族自豪感的文化。只有是苗族人民有能力,有余力去研究和挖掘,苗族文化才会得以弘扬和传承。

总之,地方民族要弘扬和传承民族文化,仅仅停留在口号上是不行的。地方政府应当划拨专用经费,并制定专项使用方案监督落实。鼓励各学校、各村寨、各社会组织或个人投身于传承和弘扬民族文化活动中去,对于优秀的进行奖励,让传承民族文化不再举步维艰。

我知道,传承民族文化不能仅仅停留在言论上。我也呀呀呀唱过苗歌,吹过芦笙,也能勉强学着父亲唱杀猪祭词,对民间故事也收集过一些,关于民族文化与学校基础教育的课题,努力申报成了区级课题,写过很多关于苗族文化的文字——想要做的很多,亟待做的也很多。

我拜读过如潘年英等学者关于高坡苗族乡民族文化的书籍,张坦、石朝江等学者关于贵州苗族人类学方面的专著,见识过马戎教师关于民族的两个观点的说法以及关于民族政策的建议,看到过网络上乡里有志青年上传的宣传高坡苗乡的视频,来客拍摄高坡风景的图片等等。

试想,课间,学校嘹亮的喇叭会传来悠扬的苗歌,大课间展示是苗族芦笙舞蹈。课堂上会看到高坡民族民间故事传说、神话故事、历史变迁、节日风俗、婚俗、丧葬习俗等等汉字记载的书籍。希冀着逢年过节,喜庆喜事,当坐正堂引吭高歌的不是年老体弱的长者,而是我们学校里壮志满怀的学生。

到那时,民族文化俨然成为高坡各学校的办学特色。一个年级专攻苗歌教学,一个年级注重芦笙吹奏,一个年级尝试吹奏唢呐,一个年级擅长芦笙舞蹈……

到那时,高坡徘徊陡峭的山路将会成为一种文化的向往,苗岭鳞次栉比的梯田将会成为灵魂栖息的家园。

就是那一缕缕炊烟,也会令人如痴如醉。

 

 

作者:杨清昌

 

 

小龟侠评:作者功力深厚,小龟侠真想结识作者,聊上几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