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英雄支嘎阿鲁的故事:牛郎洗澡 织女偷衣服

太平天国故事:陶新春率领黔西北苗族人民的反清斗争

上一篇:

下一篇:

王灵官传奇

在很久很久以前,太阳和月亮是天庭一对情深意笃的夫妻,他们喜结连理十八年后,生下一个全身墨黑的胖儿子,取名支嘎阿鲁。

儿子八岁那年的一天晚上,玉皇大帝托梦给他们:黔山彝岭野兽猖獗,黄水滔天,恶魔遍地,严重威胁着彝族、苗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要他们将儿子派遣到黔西北地区安抚彝族人民,为当地老百姓驱除邪恶。

太阳和月亮虽然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让爱子离开自己,但一听到凡人世界里灾难重重,一向普渡俗世众生的夫妻俩忍痛割爱把自己心爱的儿子遣往人间。

在黔西北的大方县城北有一座山叫雨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山下是莽莽苍苍的大森林,林中巨蟒横行,野狼猛虎成群结队……

山下有一方几亩宽的池塘叫螺狮塘,塘边杨柳依依,白杨树高大林立,杨树林中有一栋盖着茅草的高大的土墙房,房里住着一户勤劳善良的人家。

这户人家,夫妻俩春天犁地播种,夏季薅铲除草,秋季收粮入仓,冬季下河捕鱼,男人从事农耕打猎,女人绩麻织布、绣花缝衣,其乐融融。

遗憾的是:在这样一个和谐的家庭里,夫妻双方结婚三十年膝下无儿女,两口子十分发愁。

一天晚上,夫妻共同梦见观音菩萨托梦:明天晚上有一个全身墨黑、身长六尺的孩子将投奔他们家,此人长大后将成大事,菩萨嘱咐他家务必将此人收为养子,以后功德无量。

第二天黄昏,夫妻俩刚刚吃过晚饭,一阵雷雨过后,一个八岁的孩子气喘吁吁地来到家里,亲切地叫他们“爸爸妈妈”。

这个孩子全身墨黑,眼睛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从此,彝族老人一家便有了一个全身皮肤黝黑的儿子。

几年后,儿子说自己名叫支嘎阿鲁。

时光流逝,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支嘎阿鲁长成一个气宇轩昂的大汉,走起路来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打起架干起活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在黔西北一带3年就打死老虎3只,斩死巨蟒6条,杀死横行乡里的恶霸9人,声名大震,为彝族百姓所敬仰。

从雨龙山脚下往北走二十里有一条落折河,这条河发源于赫章,流淌过毕节,叫倒天河,在峡谷沟壑中逶迤奔腾咆哮后,冲出望郎岩进入大定地界,泥沙堆积成一片小洲,年复一年形成一个小小的鱼米之乡。

河水从中间流过,改名为落折河,两岸百草丰茂、桃花盛开,村庄稀稀疏疏掩映于果树林中,气候温和,空气清新,诗情画意的山水田园养育了许多美丽的彝家姑娘。

十八岁的支嘎阿鲁未娶亲,整天干完农活后,箭步如飞奔向落折河洗澡,洗了七七四十九天后,全身依然墨黑。

有一天黄昏,夕阳照在清澈的河面上,支嘎阿鲁洗了半天还不满意,索性扎向河中央不出来……

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放在河边的衣服裤子不翼而飞。正当他躲进河边的草丛中遮羞时,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闪出来,手里拿着他正要寻找的衣裤。

侧眼看过去,姑娘正值妙龄,身材高挑,体态轻盈,乌发如漆,肌肤如玉,柳眉杏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迷人的风韵,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

支嘎阿鲁看得入神,竟忘记了自己赤身裸体,等他回过神来,美女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嫣然一笑。

“小妹妹,谢谢你给我把衣服收敛好,有劳你把它还给我,我好回家。”

“支嘎阿鲁,你要衣裤可以,但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今晚能够回家,我就依了你也无妨。”

“我早听说你支嘎阿鲁是黔西北的英雄,我是大定一带的绝代佳人,到我家里来提亲的人踏烂门槛我都没有允口,自从知道你的名字到现在,我已经苦苦等了三年,今天终于天遂人愿,你必须和我跪着对天发誓一定娶我为妻,我才把衣裤给你。”支嘎阿鲁又羞又喜。

“敢问小妹芳名?”

“本姑娘就是落折河大名鼎鼎的鲁弘玛玮。”

“在下能娶你三生有幸,我对天发誓,如不娶你水淹雷劈,死后变猪。”随手接过衣裤穿上。

在夜幕中挽起鲁弘玛玮的纤纤玉手走向河边的柳树林……



时光飞逝,三年过去了,支嘎阿鲁在爱情的滋润下天天离不开落折河,沐浴着爱情的春光和河水的滋润,摇身变成了英俊白皙的男子汉,身长八尺,倜傥潇洒,更离不开与他如胶似漆的幺妹鲁弘玛玮。

三年以后,养父养母相继去世。

有一年的夏天,支嘎阿鲁夫妻二人沿着河边走过春暖花开、稻花飘香的对江屯和小屯田坝,又走过白布河险象环生的峡谷,一直走到六圭河边。

看着那里有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宽阔无边的肥田沃土,河水蜿蜒流过村庄,勤劳勇敢的支嘎阿鲁三天就搭建一座高楼大厦,然后和鲁弘玛玮居家过日子。

后来,他们生下十八个儿女,彝族家的人丁兴旺五谷丰登。

周围部落的人们被野兽攻击,外族入侵,发生纷争,只要请来呼风唤雨的支嘎阿鲁,准保他们平安无事。

据说支嘎阿鲁活了三百六十岁,生前就告诫子孙:死后不准大操大办,让后人把他的尸体化灰抛进六圭河。

由于支嘎阿鲁生前在西南地区影响颇大,被彝族人民尊称为始祖,庇佑子孙后代岁岁平安。

公元1664年(清朝康熙三年),清政府平西王吴三桂为了扩充实力,制造水西土司安刊蓄意谋反的谣言,使得朝庭派兵前往讨伐。

水西彝族即将遭受一场灭顶之灾,安坤一面部署战事,一面派下属用三天三夜的时间向老祖先支嘎阿鲁祈祷。

结果,在吴三桂讨伐安坤的过程中,其下属李本深奉命从大方六圭河到织金对安坤进行围剿。李本深的前锋刘文进因粮缺只得屯集于六圭河畔向吴三桂求援。因在告急文书中将“六圭河”写成了“六广河”,至使清军的粮草运往修文六广河,刘军未得到救援。

没有得到救援的刘文进所率之军因粮草欠缺,人困马乏,行经织金八步时,遭到安坤率领的少数民族队伍伏击。

彝族人取得了胜利,免于一场灭亡的浩劫。

后人为了纪念支嘎阿鲁这位英雄,把位于六圭河上、水面宽阔、水质清澈、自然景观独特、水域面积达80平方公里、横跨大方织金、被称为贵州第一湖的黄家渡改为支嘎阿鲁湖,以图兴旺发达,繁荣昌盛,岁岁平安。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