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媳妇很能演 三下两下整治了梁乡长

寓言故事:偷听野兽讲话 弟弟得到许多宝贝

上一篇:

下一篇:

巧媳妇答谢高书记


原标题:乔惜富巧治梁乡长

                              

五十年代在北方的一个农村,有一个妇女主任三十来岁,人长得极端标致,中等偏上的个子,人不胖不廋,端端正正,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配上活灵活现的双眼皮,两个深深的酒窝笑起来甜甜的。

她娘家在乔家庄,她取名乔惜福,嫁给严家庄一个名叫严富贵的小伙子。两人结婚后恩恩爱爱,关系十分融洽,两年后生有一子,取名梅鹿。

严富贵是读书人家出身,初中毕业后考上一所水利学校,毕业后回到本县在县水利局工作。  

乔惜福嫁到严家庄后,人们因她不但长得美丽而且心灵手巧,替他改了名,全村人干脆就叫她巧媳妇,因她在家时读过初中,村里便选她当了妇女主任。

巧媳妇说话总是慢慢的,柔柔的,很好听,能写会算,能说能唱,又很能吃苦耐劳,家里地里的活都能拿起;又有一双灵巧的小手,剪窗花,缝衣服样样来得。

当缝纫机刚刚流行的时候,严富贵便从县城弄了一台回来,没几天她便在机子上做起衣服来,在当时的农村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见人爱、很有才能的小媳妇。  

这天,乡里一个姓梁的乡长来严家庄检查工作,听了村委会的汇报,当时巧媳妇也参加了会议。

中午梁乡长吃派饭,就在巧媳妇家,这一中午的手幹柳叶臊子面条,更吃得梁乡长如醉如痴。

乡长走时留下话来,以后每次下乡,就要在巧媳妇家吃柳叶面条。当时农村提倡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      

以后梁乡长每次下乡就住在严家,吃在严家,很快便和严家所有人熟悉起来。       

这个梁乡长大专毕业原来在县城搞共青团工作,工作很有点子,两年前被提拔为乡长。人长得很全面,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聪明能干,说话幽默风趣,走到哪里哪里就笑声一片。他妻子在县委机关工作,两人是同学结婚,妻子长得就像一朵花一样漂亮。他拿着妻子的照片和巧媳妇比较,比来比去,总觉得自己的妻子差了一点。

时间一长,这个乡长便打起了巧媳妇的注意,说笑聊天很是亲热,眉目传情得意洋洋。

巧媳妇的儿子在乡里的高小上学,这天下午给巧媳妇带回来一封信。巧媳妇打开一看,原来是梁乡长写的要求第二天下午要和巧媳妇约会。巧媳妇看完信后暗暗的一笑,心里便有了主意,她立即去村委会给丈夫严富贵打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巧媳妇刚吃过饭,梁乡长穿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便兴冲冲的来到严家。这时巧媳妇正准备了一袋谷子要去碾小米。当时农村用的是土法,人推着碾子慢慢碾米。

巧媳妇一脸笑容,满腔热情,忙给梁乡长倒水泡茶,要梁乡长在家等着。

梁乡长哪里能坐着,扛起袋子便和巧媳妇去碾米。

两人推了一下午的碾盘,把个乡长累得要命,脚上打了几个大泡,脚脖也歪了……但梁乡长绝对的高兴。

回得家来已是晚上八点,巧媳妇开始准备晚饭。

北方人把晚饭叫喝汤,才烧好汤突然外面敲门,吓得梁乡长不知如何是好。

巧媳妇倒是十分镇静,让梁乡长在家坐着他去开门,原来是严富贵从县城回来了。

严富贵走进门一看,孩子也没在家,家里就她们两人,一脸的不高兴,啥话也不说,问孩子咋没在。

巧媳妇说去了他外婆家……

梁乡长一脸尴尬,连汤也没喝,一句话没说骑着自行车回乡里去了……

回到乡里后越想越气,写了打油诗一首;       

人无米来鸡没糠,

为人推米脚受伤,

到了晚上没喝汤,

饿着肚子跑回乡。

巧媳妇我心不爽……

过了一段时间,梁乡长不死心,到乡学校又让巧媳妇的儿子梅鹿带回一封信来,趁严富贵没在家又要求与其约会。

巧媳妇看过信后,回信答应在三天后的下午,让梁乡长来家。          

好不容易等到三天后,梁乡长来到严家。

巧媳妇正在院子的猪圈里往外起粪,累的满脸是汗,把个梁乡长心疼的说:这哪是女人们干的活……”说着挽起裤腿,抢过巧媳妇手里的铁锹便干起来,又脏又累的活儿干了一下午。

梁乡长刚从猪圈出来,巧媳妇又要去挑水,梁乡长忍着腰疼又去挑了几担水,把水缸挑满了才休息。

这时已到晚上九点,巧媳妇把烧好的汤、烧好的菜端上来,二人高高兴兴吃了饭。

巧媳妇先安排梁乡长睡觉,梁刚脱去衣服钻进被窝,严富贵又打门回来了。

巧媳妇急中生智,急急忙忙把梁乡长藏在一条麻袋里。

严富贵进门,喝得醉醺醺地说,老婆我最近拜了个师傅学了一手太极拳,说着便在地上栽着的麻袋上拳打脚踢起来,打了一会,在巧媳妇好说歹说的劝说下,才停了下来。

严富贵又说,他还从城里给村长带了一份修鱼塘的图纸,要给村长送到家里,让巧媳妇等着他送去就回来……

趁着严富贵出门去,巧媳妇忙放出被打得腰酸腿疼的梁乡长。梁狼狈不堪的逃回乡里……         

回来后,梁乡长越想越气,又写了一首打油诗:        

起完猪圈水满缸,

我的汗水湿衣裳,

喝完汤菜刚上炕,

富贵打拳我栽桩。

巧媳妇我心被油烫……

又过了一段时间,梁乡长又一次捎话要求约会。

巧媳妇在五月端午节前的一个下午把梁乡长约到她家。

这天下午,巧媳妇在炸过节的油糕,梁乡长又帮巧媳妇劈材加火炸了一下午油糕,边炸边吃边喝着茶水,二人还说笑歌唱。

到了晚上,二人刚钻进被窝,一阵打雷般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梁乡长穿好衣服忙藏在屋外严家的猪圈角里。

又是那个该死的严富贵回来要老婆给他洗脚,洗完脚又在洗脚盆里撒一泡尿水,把一盆洗脚水和尿水,顺便倒进猪圈,把个梁乡长里外灌了个透……

严富贵好不容易被巧媳妇哄着睡了,巧媳妇才把梁乡长放回去……           

回到乡里,梁乡长又写诗一首;          

端午佳人炸油糕,       

我劈木材又加火,            

油糕倒是吃得饱,            

猪圈臭尿洗了澡,               

巧媳妇我服了……           

一个月后,巧媳妇让儿子捎话约梁乡长来家坐坐。

梁乡长把三首诗操在一张纸上带给巧媳妇,再也没去严家。           

巧媳妇看了梁乡长的诗后,也写了一首打油诗捎给梁乡长:

梁乡长你原谅我,

你逼我也没好法,

家中已有一朵花,

劝你好好珍惜她,

劝你在外少惹草,

劝你为百姓多行好。

劝你对善良莫骚扰,

子孙个个把状元考。

 

 

作者:张登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