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郎国军队败于贵州铜仁西北面的思邛

吴安明:独木龙舟史话

上一篇:

下一篇:

贵州高坡苗族文化路在何方

在翻阅大量的书籍后,我发现夜郎国被消灭了数百年之后,在唐朝国家地理总志《元和郡县志》卷三十书中史述道:“汉时,陈丘(立)为牂牁太守,阻兵保据思邛(今印江)水,汉将夜郎王(兵)数万破丘(立)于此”的历史资料,《广舆记》亦载。 

这段倒装句的史料,给我们折射了一个历史信息,夜郎国虽然被灭亡了,但夜郎国的社会关系对以后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即便是夜郎被灭了几百年之后,唐朝还能将“夜郎王兵数万,被牂牁太守陈立,以阻兵保据思邛(今印江)水,将数万夜郎兵破败于思邛(印江)”的史事,记载于唐朝国志的《元和郡县志》中。并且唐廷还以“夜郎”二字在多地设立“夜郎”县名。这说明唐朝对“夜郎”有一种青睐之情。 

经考,从唐《元和郡县志》、《广舆记》均载述公元前27年,牂牁太守陈立以保据思邛水(即印江水),破败夜郎数万兵于思邛(印江)的这个地方,正好与《铜仁府志》史云:“铜仁在夜郎东南”即“夜郎在铜仁西北”的方位是十分吻合的。

这一历史文献的发现,第一次验证了,无论是《铜仁府志》史记公元前279年庄蹻兵占据铜仁时,史述“夜郎在铜仁西北”的方位,还是唐《元和郡县志》史载:“公元前27年,夜郎王兵数万被牂牁太守陈立破败于思邛”(今印江)的地方,均为同一方向位置。

由此再次证明,公元前279年,庄蹻之兵攻打的夜郎国国都,就在“铜仁西北思邛”(今印江)的周边之地。 

从唐朝《元和郡县志》史云:“牂牁太守陈立,以阻兵保据思邛水,破夜郎兵数万于此”的这场争战场面,史述了当年牂牁太守陈立,是用兵保护据守着思邛水(印江河),才将夜郎数万兵破败于思邛印江的。有关这件史事,能在其它史书上找得到吗?能找到与当年太守陈立以兵阻据,用兵保全思邛水印江河,以水战击败夜郎兵的史事相关史载吗?

唐朝《元和郡县志》告诉我们,公元前27年牂牁太守陈立令以兵阻保思邛水的这场水战,是击破夜郎兵数万最关键的一次战役。只要能找到牂牁太守陈立利用思邛水破败夜郎兵相关历史的蛛丝马迹,这将成为考证夜郎兵被灭亡之地的历史性的突破。 

所幸,民国《贵州通志·前事志》卷一81页引《汉书》史述了当年相关的情景:“牂牁太守陈立诛夜郎王兴。兴妻父翁指与兴子邪务收余兵,迫胁旁二十二邑反。至冬,立奏请募诸夷与诸尉长史分将攻翁指等。翁指据厄为垒。立使奇兵绝其饷道,纵反间以诱其众。……时天大旱,立攻绝其水道。蛮夷共斩翁指,持首出降。”

这段史料可谓凤毛麟角。《贵州通志》转载《汉书》中史载关于公元前27年牂牁太守陈立诛斩夜郎王兴之后,引起了王兴的岳父翁指和王兴的儿子邪务不服,于是组织余兵并胁迫二十二个邑的夜郎兵共同反叛汉朝。汉将太守牂牁陈立奏请汉成帝恩准,可以在夷部地区招募兵源与汉官都尉长史共同攻击翁指。翁指叛部以石筑墙,继续反叛。陈立令奇兵断其粮道,并使用离间计诱惑翁指部下谋杀翁指。战争已从年前即公元前27年的冬季,到第二年公元前26年的夏季,终于出现转机。“时天大旱,立攻绝其水道,蛮夷共斩翁指,持首出降”的文史资料,说明在牂牁太守陈立用“纵反间计以诱其众”的强大政治攻势下,又以“绝其饷道”、“绝其水道”,在断其“粮、水”的围攻下,迫使夜郎将兵内讧了。一群夜郎将兵斩了酋首翁指,自行“持首出降”投降了汉将牂牁太守陈立。 



今考《汉书》在史述:“时天大旱,立攻绝其水道,蛮夷共斩翁指,持首出降”的文史资料中,就缺少了一个对当年史事发生的“地点名称”在哪里的记载。

“人物、时间、地点、事件”是纪实、纪史的几大要素,缺一不可。《汉书》为什么不像唐代《元和郡县志》那样,能将夜郎将兵最后败破的地点——“思邛水”今天的印江河写入《汉书》中,令后世一目了然呢?

带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悬念,几经穷究之后,终于理清了二千多年前《汉书》为什么没有记下“思邛江”(今印江)的地名。其史问的症结是,二千多年前的《汉书》编成时,“牂牁太守陈立破夜郎王兵于思邛”中的“思邛县”名,在汉朝时还没有产生。所以才导致《汉书》只史记了:“时天大旱,立攻绝其水道”,仅记“天时、水道、陈立”之要素,而无击破夜郎兵于何地的地名被史录下来。这就造成《汉书》没能像唐书《元和郡县志》那样史记有“思邛水——印江河”的方名呈现在史书上的原因。

与之同样像《汉书》只记史事,无有地名,这种现象在《史记》、《后汉书》、《华阳国志》中,亦是常有的事。因为在上述这些史书中所记史事之时,差不多的“地点名称”还没有产生,都是以江河流域的名称来定位。所以,往往令今人研究起来实是费神。

唐书《元和郡县志》之所以能将汉朝“牂牁太守陈立攻绝其水道破夜郎王兵数万于思邛水”所发生地名:“思邛水”,载入《元和郡县志》中,那正是因为唐廷中央政府,在曾经“陈立攻绝其水道破夜郎王兵数万于思邛”的地方,已于公元620年在印江郎溪设“思王县”,后由于公元716年,唐政权在此地改设为“思邛县”(《贵州通志·前事志》卷一255页载),所以唐书《元和郡县志》上,在史记这桩史事的同时,就将夜郎王兵数万被灭的地名——思邛县之思邛水的地名载入史书上。

《汉书》虽然没有明记“水道”就是“思邛水”,但“思邛水”便为“水道”是无疑的。况《汉书》以:“立攻绝其水道”的牂牁太守陈立,与唐《元和郡县志》史云:“立以阻兵保据思邛水”的陈立为同一个人。是牂牁太守陈立率兵利用水战围歼夜郎兵才使之投降的。

至此,历时二百五十年(公元前279——前26年)的夜郎国终于宣告结束。夜郎国被消灭了。但以“夜郎”之名设立“夜郎县”,直至唐宋两朝时而用之。宋朝以后,不再用此名。

行笔至此,说明《铜仁府志》史载:公元前279年,楚将庄蹻率部从“铜仁在夜郎东南”,去攻取“铜仁西北的夜郎”所述方位的历史史料,是完全吻合的。

二千多年后的今天,就铜仁与思邛(今印江)两地而言,铜仁仍在夜郎兵部大本营思邛今印江的东南面,而夜郎兵营思邛今印江恰恰就在铜仁的西北面。可见,《元和郡县志》与《铜仁府志》为我们寻觅二千多年前的夜郎兵营集结地,记下的罕见而珍贵的历史史料,这为解读公元前279年,庄蹻军为什么要攻克“铜仁西北面夜郎降”的战略路线,收到明辨历史真实的效果。 

史话至此,总结《史记》、《汉书》、《后汉书》、《华阳国志》所史载均为同一个地方。

这说明思邛印江就是历经二百五十年(公元前279——前26年)夜郎国的兵营集结地。

 

 

作者:田维华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