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阿蓉》:榕江苗族人人皆知

男孩无意找到神仙洞 却过不上神仙般的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佛教四大经典爱情故事,看过之后感觉好多了

本故事叙述的是一支持苗语中部方言南部土语的苗族迁徙队伍,他们从遥远的东方跋山涉水,溯河西徙,历经千难万险,来到“整玲吾郭”(苗语指称今贵州榕江县杨家湾至车江、王岭、忠诚一带的古地名) 开疆辟土,建寨立业后发生的爱情故事。根据杨远松、杨元龙、张雪梅主编的《阿蓉》苗族爱情长篇叙事歌词内容整编而成。

阿蓉,是古代这一故事的主人翁。

《阿蓉》的主题是反对“还娘头”的传统婚姻制度,反对迫害自由婚姻,不畏舅权和官府权势,拼死争取婚姻自由,最后结成美满婚姻,表达了苗族人民向往幸福、追求自由的思想倾向。

阿蓉在苗语中部方言南部土语苗族聚居的村寨家喻户晓,无人不知。阿蓉的故事主要流传于贵州黔东南州榕江县境内的月亮山、雷公山周边的苗族地区和从江县、雷山县、丹寨县;黔南州三都县、荔玻县以及广西自治区融水县(大苗山)、三江县、环江县的苗族村寨。

榕江苗族属西迁广东、广西的一支,他们溯珠江而上到黔、桂毗连的都柳江流域定居。若干年代后,由于种种原因后来‘五公栽岩’分家才迁离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

除一支原地不动仍居住在都柳江流域和月亮山上外,其他四支迁徙到黔东南各地。今凯里、丹寨、台江、雷山、黄平苗语称榕江为“方西”,榕江、从江、广西大苗山苗语称榕江古州为“嘎良”。

在数千年以前,“整玲吾郭” 固羲(阿蓉的父亲)和务欧(阿蓉的母亲)生有一女,名叫蓉耶,尊称阿蓉。生得白净漂亮,聪明伶俐,能歌善舞,方圆数百里来找她唱歌跳舞的青年人多得如蚂蚁赶场,竟把她家门口的青石板踩凹了一层。

都柳江上游的‘摆内寨’(古地名),有个苗家后生叫阿珙,长得英俊帅气,是一个出名的好歌手和芦笙手,深受人们喜爱。

在远离‘吾郭’上百里的‘生宁寨’(今三都县城所在地),有个人才丑陋的富家弟子名叫老稿,他家金满箱,银满柜,杉山、良田千亩,牛马鸡鸭成群,他要凭家产娶阿蓉为妻。

沙牛(阿蓉的表哥),他做梦都想依‘古理’娶他表妹为妻。

一天,阿珙从家撑船沿江打鱼下来到‘吾郭’,巧遇阿蓉在河边捞鱼捉虾,他俩人一见钟情,在古榕树下对歌叙话,难舍难分。

从此,他俩经常约会,在坡上、河边谈情唱歌,一起抽叶烟,一同剥桦槁树皮吃,感情至深,私下定了终身。

那年,‘整玲吾郭’吃鼓藏,消息传遍四方八寨,各地客亲和男女青年相邀前往参加这一盛会。

鼓藏场上人山人海,队队芦笙悠悠,群群靓女舞翩跹。可阿蓉没有进芦笙场,她在等她心爱的阿珙到来。

忽然间,铁炮震天动地。老稿他身穿精美的百鸟衣,请人扛马刀,雇人挑马草,骑着配有金笼套银马鞍的高头大马来了。他要在众人面前显富,要娶貌似天仙的阿蓉为妻。见到阿蓉,就死皮赖脸地去纠缠,用金银财宝引诱,遭到阿蓉的拒绝!

此时,山坳上传来了悠扬的芦笙,阿珙来了,全场欢声雷动。

阿蓉和阿珙双双进场,翩翩起舞,技压群芳。在场的人们都看迷了,后生忘了吹芦笙,姑娘忘了踩舞步。

老稿气急败坏,忙从怀中摸出几砣银子硬塞在务欧手里,说是给阿蓉的定亲礼。

夜空来临,阿蓉拉着阿珙去她家做客,老稿也厚着脸皮跟去。

火堂边,阿蓉与阿珙亲亲热热,有说有笑,对老稿十分冷淡,不理不睬!老稿越想越气,找岔子与阿珙吵架,羞怒中,抽出马刀朝阿珙砍去,阿珙忙抽柴火棒抵挡。

两人从屋里打到屋外,从寨上打到村边,打杀中弄断了寨边千年古树上的老藤,激起众人公愤……

寨老们宣布,你二人打杀为的是争阿蓉为妻,谁买大水牯来祭树并接好古藤,阿蓉就嫁给他!

阿珙家贫,没钱买水牯牛,心灰意冷地回家后就忧郁病倒了!

老稿迅速买来大水牯,祭了古树又接活了古藤,并许诺回去修条大路到‘吾郭’来接娶阿蓉。

阿蓉嫁阿珙的决心永不变,听说阿珙病了,不顾父母的反对,跑到‘摆内寨’探望阿珙。

舅家听说珙和稿为争阿蓉动了刀枪,气势凶凶到‘吾郭’对务欧讲:“古老有规矩,祖先留有话,表哥娶表妹,表妹定要嫁,若把舅家嫌,快送古理钱,水牯要三头,骏马要三匹,金银要三称,少一两不行,一月送不到,舅家把人接。”

 


为还古理钱,阿珙倒山伐木放排下柳州,久去不归,言传他在放排途中遭遇暴风雨,排散人亡。珙母听此消息,晕倒在地,不久身亡。阿蓉为葬婆婆,卖完自己的花衣银饰,在生活艰难无以支撑下去的情况下,离开‘摆内寨’珙的家,回到‘吾郭’娘家与老人一起生活,等待阿珙归来。

限期已到,舅家派人到‘吾郭’把阿蓉强行拉去与沙牛成亲。阿蓉不从,逃回娘家。

老稿得知阿蓉回到‘整玲吾郭’的消息,气势冲冲来找固羲,说他花了聘礼,要娶阿蓉回家,阿蓉打死不愿。

老稿急忙挑金扛银去‘逗引’(古地名,今都匀县城)衙门,状告沙牛硬抢他的妻子。

官家得了老稿的贿银,捉拿沙牛和阿蓉去审问,棒打沙牛三百,判阿蓉嫁给老稿。阿蓉不从,逃回娘家。

再说,阿珙放排途中遭遇风暴,排散人落水,幸被好心人救起,养伤好后才赶回‘摆内寨’,却见人去屋空,悲从心起,急奔‘整玲吾郭’与蓉相见,互诉原由,抱头痛哭。

老稿得知阿珙死里逃生回来与蓉团聚,气得两眼喷火,又扛金银二上衙门。官家即派兵把阿蓉阿珙捉进大牢,板打阿珙三百,再判阿蓉嫁给老稿。阿蓉不服,仍和珙在一起。

老稿不死心,反复再告珙和蓉。官家再次将阿珙、阿蓉捉去关审,酷刑之下问阿蓉为何不服判决三番五次逃跑?

阿蓉讲述了她与阿珙忠贞不渝的爱情,表示这辈子除了阿珙,宁死不嫁他人的决心。

官家看蓉心已铁,真心爱阿珙,再审下去已无意义。就对阿蓉说,拿三千两银子来就判你跟珙走。众亲友被阿蓉和阿珙的真情所感动,大家筹集了三千两银子送到官府,将两人赎回,使阿蓉和阿珙这一对恩爱夫妻历经磨难后,终于冲出牢笼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而老稿却因几次官司用去大量钱财,被迫卖田卖地卖山林,富裕家景从此破落,最终一无所有。

阿蓉实在太美丽了,她死后,为了让后人看到她的美貌,永远怀念她,众乡亲筹集银钱请高明匠人照阿蓉生前容貌雕刻塑像,于‘嘎良’(榕江城关一中西山坡脚)建造‘娘娘庙’,安放阿蓉雕像(庙里的‘娘娘’就是阿蓉)。

此事传遍苗山众寨,多少苗族青年跋山涉水奔赴‘嘎良’,为的是一睹阿蓉的芳容。曾有从江(加鸠)一位青年人来‘嘎良’同阿蓉(塑像)唱了几天几夜的情歌,后因思念过度而忧郁离逝。

由于苗族民众怀念阿蓉,在十三年一次的鼓藏节中,特为她设“祭鼓”,月亮山地区苗族在“鼓藏源头歌”中唱道:远鼓祭阿恩(即姜央),中鼓祭纽嘿(仙女与苗汉生的女儿),新鼓祭蓉耶(即阿蓉)。

用苗家最隆重、最神圣的节日来纪念她,可见,阿蓉在苗族民众心中的地位之高,影响力之大。

《阿蓉》的故事因古时苗族无文字记载,只能口传心记,以《叙事歌》的形式在民间一代又一代地传承至今,版本甚多,如《珙稿和蓉耶》(榕江八开、计划、高扒、滚仲一带);

《阿蓉和略岗》(雷山大塘);

《阿蓉与阿刚》(丹寨排调);

《友蓉配依》(广西大苗山)等等。

《阿蓉》的故事结局有所不同,其因在于每一位传唱的歌师根据自己的经历与感受而安排,这也是苗族民间文学的一个重要特征。但不论结局如何,可见《阿蓉》的故事在苗族精神文化生活中影响之深。

 

 

作者:吴正豪

参阅资料:《阿蓉》,杨远松、杨元龙、张雪梅主编,2012年,中国戏剧出版社。

《大苗山之旅》,吴倩主编,2008年,中国文化出版社。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