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早上赶集碰上看不清面貌的水鬼

“米村”地名的来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生在广州人民北路的灵异事件

 说说我姑的一个亲身经历。

其实她是我很亲的堂姑,她爸和我爷爷是亲兄弟,我叫她清姑。

那时清姑才十四五岁,一天,天蒙蒙亮就骑单车到圩上卖菜,要占两个好摊位。骑的是那种老式高高的“凤凰牌”自行车。

到圩上要骑半个钟左右,路上九曲十八弯的,路旁一边是大河另一边是深山。有几处都是一连三四里都没有人烟,当时有些地方雾蒙蒙的,能见度还不到二三十米。

到达一个长长的上坡时,清姑上到一大半有点吃力了就站起来踩,这一站高吓得她心跳加速。因为她远远看见前面一个人上衣敞开,两手左右张开离身体三十多公分迎面而来。

清姑心想,糟了,遇到“蠢裙”了,可千万不要被他给捉住。

我们那里把衣服破破烂烂像裙子一样的流浪智障人士叫“蠢裙”。

那些人也不知道是被家里赶出来才刺激疯了,还是因为本来精神病才被家人抛弃。方言这个词我不会写,第一个字也不会拼音,反正单字就是“蠢”的意思。

这个“蠢裙”走路姿势好怪啊,双手就那样半张开不怎么动,脚尖有点踮起来的。

因为当时我们那一带有两个蠢裙,大家都不陌生的。清姑心想,两个蠢裙都不像啊,就凝目去看他的脸要看看是哪个,同时一边加劲要抢先冲上坡顶,然后下坡,“蠢裙”就不可能追上她了。

可是,清姑怎么看也看不清楚这个人的五官,朦朦胧胧一片,你要说是因为雾吧可那时距离不到五米了,何况脖子以下全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就面貌部分怎么努力都看不清。

清姑更害怕了,站着又猛踩几下终于上了坡顶,这时对面的人本来还差两米多才上到来,突然“忽”的一下迎面飞来,到了她眼前几乎脸贴脸就无影无踪了。

清姑“奧”的叫出声来,赶紧下车察看,在坡顶本来可以看到两头公路近百米,但那时有雾气,才看到最多三四十米,一个人也没有。

如果那个人是沿路跑的,那他比刘翔还牛多了;一边是很深的大河,那个人不可能掉下去,因为河面没有什么明显在动的物体,何况刚才根本没听到落水声;另一边是峭壁,人又不是壁虎不可能瞬间就爬上去。



见此情景,清姑被吓得不知所措,足足有十秒钟才回过神来,赶紧骑车赶路,到了圩上人气旺就不怕了。

几分钟后到了圩上,用两簸箕青菜占了两个好位置,是那种长长耳朵的竹篾簸箕,然后拉开盖在上面的胶纸开始卖菜。

一边和别的菜农聊天,说起刚才的经历。

几个人说,那应该是前几天淹死在那的人,大家都认为清姑碰到了水鬼,因为那人捞起来时上衣就是敞开的,是黄褐色。

清姑回忆一下,确实是黄褐色上衣。

一个多钟头后,我叔婆和花姑挑着玉米、木薯也来了。

叔婆就是清姑的妈妈,花姑是我亲二姑,清姑占的两个摊位其中一个就是帮花姑留的。

当时卖菜的越来越多,街上逐渐喧闹了起来。清姑边吃叔婆带的早餐,边和家人说刚才遇鬼的事,大家都觉得毛骨悚然,但是当时还好好的,圩上人气高,回去时也很热闹,赶集的、卖菜的、赶集顺便探亲的三姑六婆们都结伴同行,到了出事地点清姑还说就是这儿,大家就默默不语。

谁知道晚上清姑做了乱七八糟的噩梦,又是血又是死尸毒蛇,也记不清情节,醒来后很累很累,接下来就病了,而且一病就是两年。

请了算命先生说,从清姑八字看,命中有此关口,很难渡过。后来做了很多法事化解,性命之忧是没有,但是人一直身体不太好。

清姑还给我看了当时办的身份证,那身份证上的清姑真瘦啊,而且是黑眼圈,脸上也没有什么神彩,比较暗淡的感觉。 差不多过了两年,清姑才完全康复,现在一直好好的,表弟表妹都读大学了。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