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候不唱苗歌,老了唱什么情歌?

2019年国庆感怀:党的恩情道不尽,民族花开春满园

上一篇:

下一篇:

当好苗族传统文化保护传承人


 原标题:失落的苗歌

 

前年我们单位组织全体员工参加歌咏大赛。整个单位近200人中,有老有少,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嗓音条件好得可以做歌星候选人的,也有五音不全,张嘴开唱就可吓惊肥马的。

为打消顾虑,统一思想,单位特意召开全体职工动员大会,局长杨天武最后在动员大会上扔下一句话:“劳动局如果歌都不会唱,歌都唱不好,那果真只会劳动了。”一句话把有“畏唱”情绪的人挡了回去,也让我过后对一个民族会不会唱歌、爱不爱唱歌有了新的思考和认识。

苗族是一个爱唱歌的民族。他们虽然一生都做着粗重的农事,但他们的感情细腻、柔软、热烈而美丽,像满山遍野盛开的杜鹃花。

千年来,苗人用苗歌来表情达意,吟唱哀乐,倾诉悲欢,讲述喜怒、离合,在劳作和歌唱中走过了千年沧桑岁月。真正的苗人,无论是位高权重,还是富甲一方,都喜爱那些优秀的苗歌苗调。

苗歌的调子、声调会因不同地区而不同,但同一地区的苗调却是大体相通,因而苗歌的真正魅力,在于歌词内容、是否押韵,还有歌者的嗓音条件优劣。有些苗歌简直没有办法译,意思是双关的,又巧又妙,本事再好也译不出!

现行的苗族文字在解放后才由我国语言专家创造出来,但会使用的人很少。由于都用汉文,苗人的“热情”、“烂漫”多表现于歌声中。苗人除了在春节唱歌,平素走亲串戚要唱歌,上城赶街要唱歌,放牛放马要唱歌,讨亲嫁女更要唱歌。欢乐要唱歌,悲伤更要唱歌。任何一个山中地区,凡是有村落或开垦过的田土地方,有人居住或生产劳作的处所,不论早晚都可听到各种美妙有情的歌声。

苗族按季节敬祖祭神必唱各种神歌,婚丧大事必唱庆贺悼慰的歌,生产劳作更分门别类,随时随事必唱着各种悦耳开心的歌曲。至于青年男女恋爱,更有唱不完听不尽的万万千千好听山歌,即或是行路人,彼此漠不相识,有的问路攀谈,也是用唱歌方式进行的。

许多山村农民和陌生人说话时,或由于羞涩,或由于窘迫,口中常疙疙瘩瘩,辞难达意。如果换个方法,用歌词叙述,即物起兴,出口成章,简直是个天生诗人。每个人似乎都有一种天赋,一开口就押韵合腔。剌绣挑花艺术是女人的本分,唱歌却不拘男女,本领都高明在行。

苗族唱歌,最有气势、最有情趣、最引人注目的当数每年春节“花山场”的集体唱歌。小时候,我家附近的荒坡上,每年春节从征月初二到初九,都设着及热闹的“花山场”,我因而有幸目睹过许多苗人歌唱大会。

踩“花山”是每个苗人都热切向往的大事,在苗人心目中近呼神圣。在那里,年轻人可找到爱情,中年人可向陌生人唱出生活中的喜怒哀乐,老人可会亲访友,年轻力壮而又勇武的,可在花杆脚与人斗足,小孩则可用压岁钱胡乱买东西而不会招至大人的咒骂。但“花山场”里最令我迷恋的,还是唱苗歌的盛况。

在“花山场”唱歌的通常为两类人。

一类是年轻姑娘小伙,他们通过唱情歌,试探对方才情高低,人品优劣。若是情投意合,并不在意对方家居何处,境况如何,最后自行决定了终身大事。

另一类是结了婚的年轻夫妇。这类年轻已婚苗人,通常都家庭幸福,彼此相互信任,早时在“花山场”公开与陌生帅哥靓妹任意歌唱,到晚夫妻牵手双双把家还,一路还把当天的对歌新得告知对方。不太和睦的夫妇是不会去与别人唱歌的,若是去唱了,总要引起对方的猜忌,造成家庭的不必要麻烦。

这两类唱歌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年轻小伙总要在天将晚时,送女孩子一颗甘庶、几个新果或羞涩而甜蜜地一起去买点东西充饥。

每到花山节,倘若还没走到“花山场”,在稍远的另一处地方,就能听到婴婴嗡嗡的歌声,那种歌声的起伏,你会疑心到是千千万万只蜜蜂在欢歌。待走进花山场,就会看到成百上千对男女人聚在一起唱山歌。那些唱歌的女子,一律穿着美艳如霞的新衣,挤挤攘攘,密密层层地站成一个鲜花怒放的大花园。她们边歌唱,边向人们展示衣装,展示青春和美貌。

手工挑花的衣裳里,自制的麻布百褶裙里,显示着她们的勤劳和智慧。姿色再寻常的女子,穿上这些美艳的苗族服饰,都会立即鲜活起来,真真是满山“窈窕淑女,君子好裘”!

为不影响他人,每对歌者都尽可能把声音唱到最小,可是成千上万个声音汇集在一起,那音频还是形成洪流的陈式,成为一个真正的歌的海洋。相信世界上,再没哪个民族唱情歌能唱出如此规模、如此气势!

花山节里唱歌的海洋,远看时是一大遍,一个整体。走近了,你会发现他们分伙、分丛、分对,各唱各的,互不干扰。他们纵情歌唱,唱出压抑心底的爱恋情怀,唱出一个个动人心魂的爱情故事。在这春风鼓荡的时节,用不着亲自开口与人互诉衷情,仅是在歌丛中穿来走去,就足以令人意乱神迷,春心荡漾!



优秀的歌手唱歌,能把树木、山水、花草、雀鸟禽畜等作为内容,寄情于物,唱者动容,听者或欢笑、或落泪,十分有魅力、有情趣。这种好歌手,通常必然是个在本村本乡出力得用的好人。他或她的天才,在当地所起的作用,是使得彼此情感流注,生命丰富润泽,鼓舞人热爱生活和工作。即或有些歌近于谐趣和讽刺,本质依然是十分健康的。这还只是指一般会唱歌的人和所唱的歌而言。至于一村一乡特别著名的歌手,和被公众承认的“歌师傅”,那唱歌的本领,自然就更加出色惊人!

在平素的许多日子里,苗人白天要做繁重的农活,山歌多留到夜晚来吟唱。到了夜里,主人在火塘里烧了火,大家围拢在火塘边,唱各种各样内容的苗歌,一直唱到深夜还不休息。一些歌师傅,用一种低沉的,带一点鼻音的腔调,充满一种不可言说的深厚感情,会让歌者和听者的生命为一种共通的庄严、抑郁的情感流注浸润。那些有一肚子好歌的,如果遇到达腔合调的,会一直唱到天明方休。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苗族社会是一个唱歌的社会。那时许多苗族地区还没有电影院,滑冰场,酒吧,咖啡厅,舞厅,网吧等现代娱乐场所,苗族群众最喜欢的娱乐节目之一,就是唱苗歌。 随着电影院,滑冰场,酒吧,咖啡厅,舞厅,网吧等等,这些城市人的东西在苗族地区的出现和普及,使新一代苗人热衷于追求新的现代娱乐方式,加上无文字记录传承,苗歌迅速地在许多苗区失落了。

现在的花山节,再也看不到万人齐歌的盛况。年轻人到“花山场”来,只快速地溜一圈,走马观花一现,就又回到现代的娱乐方式里去了。要在“花山场”听到苗歌,只在风和日丽人们百无聊赖时,绰串到了中年的昔日优秀歌手,众人围住,坐在田边地垣,才一展歌喉,唱上几调。

现在能唱苗族情歌的,反倒是一些苗族老太太、老先生了。去年我回老家踩“花山”,看到一些老太太在与一些老先生对唱苗族情歌。我到场时,有位老太太正忘情地在唱情歌,我就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看着。

老先生、老太太唱歌的声音与神情深深地打动了我。他们的声音全都饱含着生命的沙哑与沧桑,他们的神情又是那样的专注与融入,夹带着非常深的感情。

有一位老太太唱到后来,泪流满面,使所有的人都因感动而沉默了。

是什么感情使老太太泪流满面呢?没有人问,也无人知道。

我想到,活到某种年纪的人,一定都在心中隐埋了许多许多真情,在唱歌时被触动了。

离开那些唱苗歌的老先生、老太太和围观的人,我为失落的苗歌而痛心难过,我们年轻的时候如果不能欢喜忘情地唱情歌,老的时候一定也不能泪流满面地唱情歌吧!

 

 

作者:古秀群 

发表日期:2014年05月24日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