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赫章县苗族群众大力支持红军长征

苗族英雄故事:在剿匪中牺牲的英雄代表杨绍堂

上一篇:

下一篇:

动物故事:布谷鸟为什么总叫“不哭”

1936年2月18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六军团在贺龙、肖克、任弼时、王震等领导下,撤出贵州毕节,进至撒拉溪、杨家湾一带。

在蒋介石“务将红军歼于威水线以北”的命令督促下,国民党调集地方武装及其正规军对红军进行前阻后击。毕节专员莫雄,紧急调集所辖地方武装朱永川、朱静堂、朱益斋、毕荣清、杨正荣、文正朝、刘洪祥、周海清等千余人的地主武装在七星关、平山堡置二道封锁线阻击红军。

第一线以朱益斋、周海清、杨正荣、文正朝的部队驻守七星关;

第二线以朱永川、朱静堂、毕荣清、刘洪祥的部队驻守平山堡。在第一道封锁线设置阻击点,阻击红军过七星关。

2月29日,红军先头部队抵七星关时,被阻敌突然袭击,红军开展政治攻势无效,便发起了猛烈攻击,由于铁索桥走板被拆烧,不能克。

后来,红军得到苗族人作向导,引部分红军绕道小天桥,对守敌进行南北夹击,经过两小时激战,击毙击伤守敌20余人,活捉朱益斋匪队长周海清,缴获长短枪20余支,突破了七星关天险。

红军进至平山堡时,以国民党区长朱永川、团长朱静堂为首的地方武装,凭借碉堡群阻击红军前进。红军采取政治攻势,朱永川等拒绝不降,且拼命射击。

苗族人杨树清等根据地形带领红军前进,红军将土匪毕荣清、刘洪祥等包围起来,开展猛烈攻击战斗,持续一天一夜,烧毁三座碉堡,毕荣清受伤,捕获刘洪祥并立即处决。击毙击伤阻敌30余人,活捉10余人,缴获长短枪30余支。

杨树清等带领红军攻下平山堡,活捉顽匪刘洪祥而立了功,红军奖给大洋10块及大米等食物。他还组织苗族妇女为红军拾柴、磨面、挑水、做饭,支持红军作战。

苗族陶清和把作战迷路的5位红军战士隐藏起来,换上苗族衣服,连夜护送到园树林(今毕节永安乡)绕道转到赫章赶上大部队。

红军走后,这事被地主朱益斋得知,派人把陶清和抓去关押起来。

苗族妇女王幺妹和李小润在小天桥碰上掉队的两名红军战士被守桥的匪兵抓住。在这危急时刻,她们走上前对匪兵说:“你们要做啥子?他们两个是我们的亲戚,是苗家哩!乱做不得喔!”

因匪兵与苗族妇女相识,讨好说:“是你们的亲戚就交给你们了。”

她俩当即就把红军带走。过了永安之后,她们就脱下衣服给两个红军穿上。

红军说:“我们的军服脱了放在你们侧边岩上,你们回去拿。”她俩细细指点道路,想办法让红军绕道转到赫章跟上部队。

临走时,两个红军战士俯首下拜,她俩说:“我们不兴这个,快起来走啰。”

有一位红军拿出一张纸来,盖上印,递给苗族妇女说:“你们救了我们,你们拿着放好,以后我们还要转回来,那时候你们拿出来,我们再报答你们的恩情”。

红军越关占领了七星关、平山堡、野马川之后,至3月1日,贺龙率领的红二军团直属部队及第六师和肖克率领的第六军团,全部进入赫章县境。

此时,国民党军万耀煌、樊嵩甫、郝梦龄、郭汝栋、李觉、孙渡等纵队先后分别由毕节、水城、威宁、镇雄向赫章进逼。

红军经野马川入赫章县城时,一路上都广泛宣传红军主张,打富济贫、扩大红军。

3月4至5日,红二、六军团从赫章继续西进。到妈姑后红军调头往北挺进,经回水塘、双坪、小河口、法都、岔河、葛布到可乐宿。



国民党军樊嵩甫纵队已于右侧与红军平行,占领了朱歪、安甲,进入苗彝村寨大肆抢劫杀人。

3月7日,红军从可乐继续北上,经公鸡寨(苗寨)、恒底、舍虎、倮依(蔡家寨)、苗营(苗寨)、以则河苗寨、发冲(彝寨)、岔河(彝苗寨)、板底(苗寨)进入云南彝良县寸田坝。

红军后卫进到舍虎时,国民党樊嵩甫纵队已进入可乐。

为了歼灭敌人,红军从舍虎坝子分兵两路前进。一路顺河走、一路顺梁子从毛坝子下,首先做好地形侦察。

红军到寸田后,军团总部立即决定,速转以则河歼灭敌人,遂令红四师、十二师、十七师,在贺龙率领下,从寸田坝返回50里到发冲宿营。

在贺龙指挥下,连夜布阵、掘战壕、拦要隘,布好“口袋”以消灭敌人。

红军分三路部署,从左中右三面包抄敌人,左路军从东面的发戛坡、岩头上、十箩厂、樱桃树、毛坝子,偏坡寨至倮依封锁;中路军由聂家口子、姜子树、以则河、苗营、园园地、何家沟至白雨洞猛攻;右路军从西面的鼻包垭口、歹磨梁子、飞来石、姜子林、煤炭沟、熊底戛、鲁班窝窝、铜厂沟、海拉梁子、荒啷沟至倮依梁子包围。

红军指挥部设在发冲坝子何发仲家。

3月8日清晨,中路军迎击敌人,采取边打边退,把敌人诱进以则河这个有20里长的“大口袋”里之后,退至窄口子把袋口捏住,实行前堵后截,南北封锁,东西夹击,一网打尽的战术。

经8小时的激战,尽管国民党从四川泸州派来两架飞机营救,但因雾罩而无法施展,丢了两颗炸弹之后扬长而去。红军采取分段拦腰截击,俘敌一百余人;围歼敌两个步兵连计300余人。时至下午4时许,战斗在白雨洞结束。红军战士牺牲2人。清扫战场后红军立即撤回到寸田宿营。

红军撤回寸田时,苗族王永安等护送红军去寸田后回家。

第二天国民党军来收尸、清理战场,在发戛坡、苗营、熊底戛等苗寨驻军两天进行搜查,说苗族窝藏红军,应和红军同罪。因此,国民党军除搜刮苗族各种财物外,走时便放火把发戛坡苗寨王永才、王永安、王正祥、王正文、朱成正、朱正文等6户的房屋财产全部烧光。

3月9日,红二、六军团从寸田经树林、茅坡向镇雄转移。下午,先头部队一举突破了分水岭防线。3月10日,攻占了广德关天险,控制了通往镇雄的以萨河要隘。军团迅速派出红军四、五、六3个师先期到达哲庄坝伏击万耀煌。

3月12日,万耀煌率部长驱直入红军伏击圈,红军出其不意拦腰截击,经过一天的战斗,消灭了敌两个团,俘敌3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步枪300余支。

在战斗中红军18团政治委员余秋里负伤,11连政治指导员田华堂英勇牺牲。

3月13日,红二军团四师、五师、六师进赫章咪途(今财神镇集发片区),先头部队已到达倮波戛、安甲宿营。部分红军上到滑石板进驻苗寨,到张马太家时,大小人早已全部跑光,只留下张马太看守牲畜、粮食和家具。他见部队很多,开始想跑就碰上了红军。

红军说:“我们是红军,是救人的军队,不会打人骂人,不要怕,你把跑掉的人全部叫回来。”并对他讲解了党的民族政策,用实际行动来感化他。

红军驻了一天,问他:“有什么菜吃?”

他说:“我们高山冬天没有菜。”

又问:“有肉没有?”

他说:“有,我杀羊子给你们吃。”

他杀了一只大山羊招待了红军,又帮助红军推面、捡柴、背水,给红军做饭,红军非常感激。

次日,红军走时把许多银币铜币放在他家的筷篼里,有半篼篼,红军走后他才发觉。他说:“这笔钱是我的红军留起的,任何人也不能用,我要永久留作纪念哩!”

他对人讲话,口口声声都称赞红军好,一说就是:“我的红军,我的红军啊,我的红军好!”

红二军团有一路从镇雄蒿枝坝进到毛姑,遭到地主安福明阻击。蔡指导员前往劝阻,安不听,向红军射击,蔡指导员不幸中弹牺牲。红军被迫还击,击毙安匪队长陆兴朝,勤务兵陆少安、李正祥3人,烧了碉堡。

3月14日,红军从毛姑向可乐挺进,时逢冰雪封山,浓雾笼罩,山高路窄,相距数米连人都看不见,红军行至多魁丫口时,既找不着路,又不知去向,正好遇上苗族罗登科要去沙锅厂龙家沟接躲避国民党兵的家室回家。

红军向他问路,他说:“指你们也找不着路,我引你们的路去。”

他带领红军走了40华里到可乐吃早饭,红军送给他胶鞋一双,发给3元小洋。但他舍不得穿,说这是“红军鞋”,穿了可惜。

红二军团分路进入可乐会师,然后,经葛布、牛吃水、辅处、兴隆厂、大街往威宁转移。

 

 

作者:罗国锦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