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英雄故事:在剿匪中牺牲的英雄代表杨绍堂

苗族文字曾被广泛使用 毁于清朝文字狱

上一篇:

下一篇:

太平天国故事:陶新春率领黔西北苗族人民的反清斗争


原标题:贵州赫章县苗族的清匪反霸斗争

 

1949年12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毕节军分区司令员侯国祥发布“向西进军,解放赫章”的命令。

12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赫章。

12月14日,李超臣同志主持成立了赫章支前委员会,会议聘请了龙宪良(彝族)、张文勇(苗族)参加支前委员会工作。

1950年1月14日,县人民政府召开全县各族各界代表会议,宣布赫章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汪志敏任县长。会议讨论成立“县剿匪指挥部”和区、乡、村“各级联防自卫组织”。

4月上旬,人民解放军入黔主力奉命入川参加成都战役后,原已宣告投诚的国大代表安关鼎、县参议长朱益斋等,在国民党毕节专员罗湘培、云南边区司令兼昭通专员安纯三等人的策动下,乘机相继叛变,组织“反共救国军”向新的各级人民政权发动疯狂反扑。

赫章县人民政府党政军机关奉专区人民政府和毕节军分区的指示,于4月9日随5兵团16军47师第141团战略撒离赫章向毕节转移。

5月3日,赫章县党政机关奉地委指示由毕节迁驻长春铺。苗族张老幺(即张文勇)、李正才(李仕明)、李文德(李克成)扮成盐商去长春铺向县委报告匪情。

苗族张成轩、张成林、周光清等也先后去毕节长春铺报告匪情。

1950年9月,赫章第二次解放,赫章县人民政府由毕节杨家湾迁回赫章县城。随即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民主建政和剿匪斗争。

国民党反动派垮台以后,对新生的人民政权恨之如骨。他们的残余势力在其妄图利用贵州黔西北这样的边远山区积蓄力量坚持反共。地方的地主、恶霸、惯匪利用地理地形熟悉的特点,上下勾结,进行烧杀抢的破坏活动。

为了保卫革命成果,根据中央和西南局以及省委、省军区的指示,县委、县人民政府成立了汪志敏、李超臣为主的剿匪指挥部,并发出指示,各区工委、区人民政府的干部,即以区组织联防队,乡(镇)成立联防委员会,村组织自卫队、联防队,密切配合部队行动,宣传政策,发动群众,揭露匪首罪行,加强情报,开展政治攻势,迅速歼灭敌人。

按照上级指示并结合山区实际,联防队、自卫队进行了周密部署,一个山头一个哨棚,一个寨子一个哨所,昼夜执勤。岗哨星罗棋布,联防队漫山遍野,一呼百应。

受尽了封建统治阶段压迫剥削的苗族人民在剿匪斗争中赤胆忠心,不怕困难,不怕牺牲,深受当地党委和政府的重视、表扬。共任命苗族担任联防大队长的16人,队长27人,联防队员5980人,其中持枪的184人。在此期间,带领部队参加作战21次,其中对股匪进剿合围的7次,送交部队的匪首、恶霸、土匪等18人。

1950年7月,人民解放军45师134团1营,在副营长陈荣先的率领下,追剿“反共救国军”第8兵团司令罗湘培、贵州保安一团团长李成举部,到达水城南开。连山乡第二小学校长杨志成(苗族)协助人民解放军,派遣苗族到侦察罗湘培、李成举部,回连山乡向解放军营部报告匪情。

7月30日,人民解放军依靠苗族作向导,从连山河奔袭逃窜的罗湘培、李成举部,经激战,毙伤匪众近百人,俘匪33人,缴获长短枪百余支及马匹、电台、电码等辎重器材。

1950年9月19日,人民解放军134团2营追击川南反共指挥部主任田动云,国民党黔西北绥署主任兼毕节专员廖兴序残部时,得到苗族联防队引路和介绍地形地物,在兴发区小苏块一带将敌人包围痛击,歼敌700余人,缴获各种枪数百支、电台一部。

9月27日,国民党赫章参议长、保三师师长、县内最大的土豪朱益斋,在人民解放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被迫携长枪27支短枪2支到县投降。



匪首安福明系毛姑人,恶惯满盈,1936年和红二军团长征过毛姑时,安匪集中匪徒进行阻拦,打死红军指导员。1950年初,罗湘培叛变流窜到威赫境内,组织反共救国军第8兵团,自任司令。并勾结云南昭通地区专员安纯三窜到毛姑,委任安福民为反共救国军第13支队队长,发给步枪5支及一批弹药。

安福明充任“反共救国军支队长”后,到处招兵买马,下设三个中队,四个分队,16个班计有200余人枪,在毛姑、安乐、平顶、花泥等地猖獗一时。

1950年9月16日,威赫合围战役全面展开,人民解放军深入到各区乡清剿土匪。

安匪为了缩小目标,解散队伍,只选部分骨干随身。

11月20日,人民解放军某部一个排由恒底经平顶入毛姑,行至沙坝村豆博湾时,碰上安匪带10余个匪徒、几匹马。匪徒惊慌逃跑潜入密林。

安匪脱逃后,便与匪师长安心田集结在毛姑孙家湾梁子上猴阿林躲藏。

21日,我军浦口一大队一中队第五班到毛姑清匪,碰上安福明。王副班长和2名战士光荣牺牲,被安匪夺走冲峰枪一支,步枪两支,子弹200余发。

后来二安(安福明、安心田)合股盘距在窑山沟一把伞梁子,妄图与人民顽抗到底。苗族联防队凭借自己对党和政府的一片忠诚和吃苦耐劳、不怕牺牲的精神夜以继日侦察匪情。

1951年1月19日,联防队侦察员发现一把伞梁子密林中有炊烟缭绕,便进一步侦察,查实安福明率匪在山上活动的情况,立即向村农会和财神区人民政府报告。

20日,县委组织部长李超臣指令可乐区区长齐畔龙、财神区区长姚念真各率领区中队和联防队按时到达毛姑待命,并通知141团二营六连从赫章出发支援。

下午6时,部队全部到达,将匪30余人包围在毛姑窑山沟一把伞梁子。此次战斗,由于夜间作战,敌守我攻,加之天寒地冻,气候于我不利,虽将匪徒击溃,檄获大量物资,但我牺牲解放军战士10名,民兵2名,负伤副班长1名。

1月24日,脱逃后的安匪(福明)走头无路,把残部拖回痴倮陆文忠地主家,连夜将肉油盐等拖进陆家碉内准备作垂死挣扎。联防队苗族侦察员朱约沙等迅速将匪情报告部队,部队立即前往围剿,喊话劝其投降。安匪继续顽抗,被人民解放军用喷火器烧死于碉内。

参加这次战斗的苗族有区中队王正前、王正德、王正元,联防队员朱约伯、张明光等45人。

匪首朱思学,系古达响水人,朱匪在响水时,拥有五、六十人枪而仗势抢人、杀人、敲诈勒索。1949年12月,朱又投身于“反共救国军”保安第三师师长朱益斋部下,任保三师第七团团长。1950年5月,朱率匪徒积极参与攻打我驻长春铺的赫章县党政军人员。

1951年12月,朱思学领着二弟朱永芳(匪队长)、三弟朱东汉(匪营长)、大儿子朱祖军(惯匪)及惯匪闵清保、闵万年、伍幺清、施老二等8人,各佩长、短枪一支潜回,藏于古达响水大洞。

此洞系露天大洞,深200余米,宽300余米,四周悬崖峭壁,北面唯有一条岩缝顺藤攀登上下,洞底是一片茂密的林木,洞口四周为原始森林覆盖,面积约10余亩。有一条暗河从南面岩洞涌出,穿过密林流向北面清水洞,水声震耳,故以“响水”得名。

朱匪率残匪藏于消水洞内的溶洞层内,靠亲属夜间供应食物,苟延残喘。

响水为都寨苗族联防队与纳雍姑开苗族联防队探得朱思学已从姑开窜回响水的情况后,便多方设法侦察。

1951年2月18日上午,联防队员杨绍堂与妻子陶二妹下到响水新河里以洗线为名侦察匪情,发现溶洞口飘出一丝清烟,挨进洞口侦察又闻到腊肉香味。他赶快回到河边同妻子把线收好后攀岩回家,一气跑了十里路到车多倮向联防队中队长杨正昌报告匪情。

杨正昌立即通知联防队长李绍文和民兵李绍臣等人商议,一面派杨福安、陶正明到古达乡政府报告匪情;一面立即率领苗族联防队杨绍堂、杨正明、杨福昌等赶到响水洞先行监视,组织附近联防队参与包围敌人。

乡人民政府接到匪情报告后,乡长王培元立即派人通知各村调集联防队到响水剿匪,并指派古达村联防队长彭德周率87名联防队赶到,配合苗族联防队将朱匪包围。

2月19日晨,各村联防队300余人齐集于响水大洞,将朱匪包围起来。时在纳雍县布教块追剿朱匪的毕节军分区警卫团闻讯,伍科长、朱连长率部30余人、联防队60余人赶到。

当我军、政、民正在开会研究歼匪战术之际,住响水的朱匪心腹朱长毛、朱建生二人以砍柴为掩护,将一根大棕绳系于岩顶树桩吊入悬崖洞边;并在分布岗哨时,李绍安(汉,朱思学的中队长)、朱长毛等带了11名汉族民兵来抢占了原由苗族民兵站的第一道岗。

时至半夜,第一道岗的李绍安上去探视苗族民兵:“你们睡了没有?”

民兵陶正昌反问:“睡得?”

李就回去了。

后来,苗族民兵听到有石头掉下岩的响动,就喊问:“有响动了?”

汉族民兵说:“没啥子。”

其实,李绍安、朱长毛、朱建生等已将大棕绳捆起石头吊入岩脚,将绳子的另一头系于岩上的树桩上,让土匪攀绳而出突围。

土匪爬到第一岗后,分三批突围。前锋是朱东汉(匪营长)带领闵清保、闵万军3人。

站第二道岗的民兵杨福安(年仅18岁)发现敌人后,大喊一声:“土匪出来了!”随即挥刀冲向敌人,不幸被朱东汉一枪击中胸堂,当即英勇牺牲。杨正明腹部中弹仆地,队长李绍文右脚负伤,匪前锋三人脱逃。

随即跟上的有匪队长朱永方、施老二、伍幺清三人。

民兵杨正昌运矛刺中爬上来的匪队朱永方,朱匪把枪对准了他。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已中弹仆地的杨正明手抱腹部,忍痛跃起向朱永方撞去。朱匪仰天一翻,子弹射向天空,朱匪被撞下悬岩毙命。

杨正明则因流血过多而壮烈牺牲。

最后爬上来的是匪首朱思学和其子朱祖军二人,英勇无畏的民兵杨绍堂和杨正昌齐举梭标猛扑刺去,朱思学已被刺中,但仍然拼命开枪顽抗,杨绍堂头部中弹倒地,杨正昌右手负伤,也仍继续拼杀。

只听“拼了”一声喊,负伤倒地的杨绍堂又挣扎爬起来伸开双手猛扑上去,将朱思学拦腰抱住。两人一起摔下悬崖,朱思学当即毙命,英雄杨绍堂壮烈牺牲。

朱祖军将朱思学推上岩口后,与李绍文相遇,李绍文与朱祖军相斗,李一脚将朱踢滚下岩脚。朱摔断大脚被活捉。

在这场短兵相接的激战中,站第一道岗的“民兵”一个也不见了,只见站第二道岗的苗族民兵们以原始武器(刀矛棍棒)与敌人的现代武器(长短枪)进行殊死搏斗,共歼敌(匪团长朱思学、匪队长朱永方,惯匪朱祖军)3人,缴获步枪3支,手枪2支。

逃脱的匪营长朱东汉等5人不久全部落网受惩。

在战斗中,苗族民兵杨绍堂、杨正明、杨福安(亲三叔侄)英勇壮烈牺牲;杨正昌、李绍文2人光荣负伤。

在整个清匪反霸斗争中,苗族人民紧紧配合党和政府、部队以及各民族群众站岗、放哨带路、侦察并直接参与战斗,不怕苦、不怕累,甚至流血牺牲,为新生革命政权的巩固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作者:罗国锦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