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报》:失落的传统文化——民间故事为什么没人传承?

任泽平:中长期最好的投资机会在中国

上一篇:

下一篇:

以新语言和新思维唤醒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中含有恒久不灭、贯通古今的文化基因,但是它正在走出我们的视野,成为“失落”的文化!

2018年3月,作家曹文轩获得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成为国内童话界“第一人”的消息连日来一直被刷屏,其热度不亚于当年莫言喜获诺贝尔文学奖。

然而,在喜悦欢呼之余,大众也开始思考:为什么提起童话故事,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伊索寓言》这些国外的名著,而对中国的民间故事,大众尤其是孩子却知之甚少呢?

 

“失落”的民间故事

 

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我国青少年最喜爱的20个动漫形象中,19个来自海外,本土动漫形象只有一个“孙悟空”。

某大型门户网站的一份网络调查表明,1100位网民以10年为一个年龄段,在不同年龄段人群最喜欢的动漫形象中,无一来自中国。

《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是国内很多孩子的必读“启蒙教材”,白雪公主、阿拉丁、美人鱼也是孩子们耳熟能详的童话角色,但是对后羿射日、女娲补天、盘古开天辟地、神笔马良等中国民间故事和人物却不甚了解。似乎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欣赏水平的变化,中国传统的民间故事正在走出我们的视野,成为“失落”的文化。

民间故事逐渐“消失”是因为其内容单一、枯燥乏味吗?答案是否定的。我国民间故事不但内容丰富有趣,而且数量众多,既有神话、传说,又有童话、生活故事,这些故事既承载着长期积淀下来的文化传统,又包含丰富的历史信息、生产和生活知识,也蕴涵着中华民族的道德情操、人生信念和价值观念。

很少有人知道,在我国的民间故事中早就诞生了西方经典童话的原型。比如,早在1000多年前的唐代,段成式记载的《叶限》中,就包括后母虐待、神力帮助、集会出彩、以鞋验身、嫁与王公等情节,与《灰姑娘》的故事如出一辙。

而清代黄之隽的《虎媪传》,则记载了“狼外婆”的故事,它比《小红帽》的情节更复杂,传递的文化信息更丰富。

这些民间故事却鲜为人知,只大量散见于古人笔记、野史中。古人运用活泼形象的语言,展开丰富的想象,演绎着感人的故事,讴歌善良、诚信、智慧和勤劳,鞭挞凶残、自私、虚伪和懒惰。

读这些民间故事不仅会是孩子童年最难忘的回忆,更能滋养心灵、陶冶情操,在潜移默化中奠定最初的是非善恶观。

“民间故事中含有恒久不灭、贯通古今的文化基因,不断给各个时代的书面文字以有益滋养,从中可以探究种种人类文化之谜。”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守华表示。

 

屈原


易消失与难传承

 

如此精彩的民间故事为何却在走向失落,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民间故事被与封建迷信画上了等号。1989年春节晚会上,赵丽蓉与侯耀文表演的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作为春晚经典作品直到今天也被大家津津乐道。然而在这部作品中民间故事就被视为了封建迷信。

小品中,侯耀文作为电视台记者来采访英雄的母亲赵丽蓉。当侯耀文问她怎么教育孙子时,赵丽蓉老师用她独有的唐山口音说道:“只要他一闹,我就说你还闹!一会老妖精捉你来了!”

侯耀文赶紧捂住赵老师的嘴,说:“这段拍了播不了,您说说怎么给孩子讲古代故事的吧。”

赵老师笑着说:“我还就会讲古代的故事,我给他讲这个牛郎织女天河配啊,阎王爷跟猪八戒打起来啦!小鬼儿扛着招魂牌啊!”

侯耀文赶紧又上去捂嘴:“这也是封建迷信,也不能播。您就不能讲讲有意义的,比如司马光砸缸的故事?”

虽然小品中说的“司马光砸缸”也是很好的民间故事,但是“老妖精”“牛郎织女”“阎王爷”“小鬼儿”等在当时都被视为封建迷信,与此相关的神话、传说、故事也一律被扣上了“封建迷信”的帽子,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其传承。

其次,很多民间故事往往是通过祖祖辈辈口述的方式进行传承的。但是现在这种传承方式逐渐被“斩断”。

2011年4月16日,能讲述1000多个民间故事、被誉为“东方的天方夜谭”的民间故事家谭振山离世,享年86岁。

2012年5月2日,河北省藁城市耿村民间故事家靳景祥驾鹤仙游,享年85岁。

2012年11月28日,锡伯族民间故事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何钧佑因病去世,终年88岁。

这些具有超凡记忆力和讲述口才的传统民间故事家纷纷离世,人们再也无法听到他们现场讲述那些鲜活的故事,再也无法见到他们讲述故事时那投入的神情。而更让人感到悲哀的是,那些最有可能继承“讲故事”传统的后人,却因肩负沉重的家庭重担,纷纷选择外出打工,那些精彩的民间故事也再难寻觅了。

再次,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对民间故事有一定的误解,认为其老套、毫无新意。90后的小张就对记者表示:“从小也听奶奶讲民间故事,可是讲来讲去都是那些老段子,同样的故事翻来覆去地讲,肯定没有人愿意听。”

的确,与现在的流行小说和网络小说相比,民间故事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明显不够。

2011年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中华创世纪》是一本民间神话故事书,以故事的形式,讲述了自伏羲、女娲创世造人以来,至大禹治水,鼎定天下的上古神话。其间,包括炎帝、黄帝的丰功伟绩,中华民族的起源等故事,都重点讲述,对青少年了解中华民族璀璨的上古传说及先民文化大有裨益。然而,这本理应是学校和家长购买回去作为孩子课外书的读物却知者甚少,几乎无人问津。

最后,我国民间故事缺乏完整、系统的神话体系;国人对民间故事的挖掘功夫欠缺;西方童话在我国大行其道等都是造成我国民间故事难传承易消失的重要原因。

 

打开眼界换思路

 

2016年初,上海市启动了“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项目,旨在通过参考神话故事,创作文艺作品,以此来梳理中华文明的起源。民间故事尤其是神话故事得到官方如此重视,在以往并不多见。

事实上,将民间故事发扬光大是需要社会各个方面勠力同心、有所作为。以日本为例,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寓言童话等一直都是日本动、漫画的大好素材,很多古老的日本民间故事,比如《浦岛太郎》《竹取物语》等,不仅是日本国民,很多对日本文化感兴趣的外国人也都对此津津乐道。将这些传统民间故事收录其中的动画《漫画日本昔话》,从1975年开始一直在日本每日放送(MBS)台播放到了1994年,播出之后受到了各方好评,共播出了1471话,是日本动画史上最长寿的作品之一。

美国迪士尼公司在开发民间故事方面也用力颇多。其创始人沃尔特·迪士尼就表示:“将世界上伟大的童话、令人心动的传说和动人的民间神话故事变成栩栩如生的戏剧表演,并且获得世界各地观众的热烈响应,对我来说已成为一种超越一切价值的体验和人生满足。”

迪士尼对民间故事进行创新性开发,不仅有效输出了自己的价值观,也赢得了口碑,赚得了巨额利润。

因此,我国对于传统民间故事,在保护和传承之外,更要进行开发和创新。现在国内有些文化企业已经开始以民间故事为基础进行创新和再加工,从《魁拔》到《大圣归来》再到《小门神》,这些由中国民间神话改编的动画电影,受到无数观众的喜爱,被誉为中国电影的“良心之作”。

 

 

摘自《中国改革报》记者:于 馨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