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故事开辟了我国民间故事新领域

人民日报:打捞“失落”的民间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任泽平:中长期最好的投资机会在中国


邱国鹰,1944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理事。担任过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温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为浙江省首批“优秀民间文艺人才”、温州市连续两轮的市级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邱国鹰近日接受采访时称,他刚刚完成了《望海楼》一书,准备赶在望海楼重建开放10周年的庆典前出版。

邱国鹰今年身体一直不好,腰有伤,医生建议他做手术。为了写书,他选择了保守治疗。每天坐在电脑前打字,工作一二个小时,卧床休息一下,再接着写作,就这样完成了十几万字的书稿。

据了解,这本书从公元434年开始写起,一直写到望海楼的今天,再现了望海楼建楼、损毁、重建的发展历程。

记者:您对写作有这么大的激情,家庭的启蒙教育是不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邱国鹰:我的父母亲都当过老师,还有堪称民间故事高手的堂姑母、堂姐。小时候,他们经常给我讲故事、哼渔谣,在我心里早早播下了文学的种子。上学以后,我偏爱语文,喜欢看课外书。一本厚厚的《西流水村的孩子》,我在煤油灯下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就看完了。

上世纪50年代的渔村,文化还很落后,我看书看得很快,常常闹书荒。当时文化馆的图书室租用我亲戚的房子,给我看书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因此赢得了个“书橱”的外号。

看课外书时,我常常记点笔记,看到有精彩的段落、优美的句子、生动的词语(特别是谚语),就顺手摘录下来。书看得多,又有笔记的积累,写起作文来就便当多了。小学、初中的语文老师常在课堂上表扬我的作文,这增强了我的自信心。

初中毕业后,我考入温州师范学校,担任学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长,负责黑板报、广播室。除了到各班组织稿件,还经常自己动手写点小文章。先后教我中文的陈冰原老师、徐强华老师,看我写作热情很高,鼓励我尝试创作。我的处女作,就是在读温师三年级上学期时发表的。

记者:这之后您的生活是不是再也没离开过文学创作?

邱国鹰:从温州师范学校毕业到“文革”前夕,我当过教师,在机关干过秘书工作,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但是严格地说,这只是从作文到创作的练笔阶段。

1979年开始,我才进入真正意义的写作。那时,我一头扑进海洋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之中,提着录音机,揣着笔记本,上渔船,下村岙,从老渔民、民间艺人的口中采录民间故事和歌谣。

民间文学的采风,是一项工作量大、比较辛苦的田野作业,冒雪淋雨、饿肚子、碰钉子是常事。那段时间,我几乎跑遍了全县的村岙,还到邻县一些渔村,到温州市区的街巷、公园采风,先后发表了60余万字的民间童话故事,出版了7本专集,尤其是挖掘出了一批独具特色的海洋动物故事,获得了全国奖项。

记者:您是怎么对海洋文化进行深度挖掘和创作的?

邱国鹰:1979年开展纪念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征文活动,洞头地方小作者少,优秀作品很难征集,当时我在文化馆从事文学辅导工作,觉得洞头虽然人口不多,但是居民大多从福建泉州、漳州、厦门和温州的乐清、永嘉等地迁入,是闽南话和温州话的交集之地,闽南文化和东瓯文化相互影响、交融,形成了深厚的海洋文化,我们何不从搜集民间故事入手呢?

之后我下乡搜集民间故事,顶着烈日奔走于渔村海滩,风里雨里穿行于船舱码头,把一个个从“船老大”嘴里脱口而出的故事形成文字,编印了《洞头民间故事集》。


充满故事的海洋


1981年,出版了第一本故事集《东海鱼类故事》。

想不到,原本作为完成任务的“应付”之举,获得了全国首届民间文学优秀作品二等奖。业界行家说,洞头的海洋故事开辟了我国民间故事的新领域,形成了鱼类传说—海洋动物故事—海洋药材故事—渔民生活故事系列,是对中国民间文学的一大贡献。

丰富的民间文学滋养,让我打开了文学创作的新路子。我把传统口头文学的采录和书面文学创作结合起来,给海洋动物故事赋予耐人寻味的人生哲理,形成了新的寓言故事。

我的不少寓言,是以海洋动物为主人公的。有人笑称,洞头的虾兵蟹将“游”到了全国,还登上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殿堂。

2008年,洞头海洋动物故事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6月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是全区民间文学工作者共同努力的成果。

记者:作为旅游发展顾问,您觉得应该怎样让民间文化与海洋旅游更好地结合在一起?

邱国鹰:退休后,我被返聘为县政府旅游发展顾问。当时,洞头面临快速发展的大好时机,旅游业成为海岛新的经济增长点,这让民间文化为社会、经济服务提供了广阔天地。没有文化支撑的旅游,就没有灵魂。如果能把民间文化与海洋旅游相结合,无论是民间文学、海洋民俗文化还是海岛旅游,都能相得益彰。

我“再就业”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参与望海楼的重修。望海楼是南北朝时,永嘉郡守颜延之在洞头的青岙山为观海景而建的,之后遭到毁坏,一直未能重建。我递交了一份希望重修望海楼的提案,之后又亲身参与到重修工作之中。在几任县领导的重视和旅游界人士的努力下,我们把对前些年搜集、研究的洞头历史文化、海洋民俗文化的理解和成果凝聚于望海楼,在楼内布设了洞头海洋文化展览:洞头渔船发展概况、渔业生产各种形式、洞头民俗“八大巧”、百岛饮食“十二鲜”、渔村生活老物件等,使千年古楼充盈海洋文化的浓厚韵味。建成后的望海楼已经成为洞头最具特色、独具观赏价值的旅游景区,并于2012年加入中国名楼协会,成为当今中国十五大历史文化名楼之一。

记者:对于民间文化研究,您有什么建议?

邱国鹰:我把三十多年来采录的民俗传说、风物传说、海洋动物故事,用在了景区建设、旅游节庆、导游讲解、海岛美食之中。

在大家的共同策划、努力下,把列入国家非遗的“妈祖祭典”,列入省级非遗的“七夕成人节”等洞头当地的民俗风情节日,与旅游相结合,成了旅游节庆活动。海洋动物故事不仅做成景观,还融进海岛美食之中。这都为百岛旅游增添了文化魅力,为海内外游客展现了洞头海洋文化的风采。

我认为,口耳相传的民间文化珍宝,需要抢救、记录,而已经采录的成果,要重新“还”给人民,服务社会。一个民间文化研究者,不能仅满足在纸张、电脑上写文字,还要努力把文章写在大地上,让研究成果的文字变得立体、有活力,助推家乡社会经济的发展,这样才更有意义,才不负人民的哺育之恩。

 

 

来源:温州都市报2017年08月20日报道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