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民间故事:仙女儿子历经磨难

越南民族起源的故事:龙子仙孙

上一篇:

下一篇:

越南民间故事:苗族人不幸丢失了文字


从前,有一群天鹅在蓝蓝的天空中飞翔,它们飞呀飞,飞到了一座山脚下。那里有一个湖,湖水很清澈,湖面上没有一丝波纹。平静的湖面像镜子一样映照着天鹅,它们的身影倒映在湖中那白色的翅膀就像柔软的棉花一样自由地摆动,在蓝天下闪闪发光。

这群天鹅共有七只,它们是想来湖上玩耍的。在湖上盘旋了几圈后,它们就相继停落在湖岸边的绿茵上了。

突然,每只天鹅都脱去了自己的翅膀,一时间,它们都化成了美丽的姑娘。姑娘们把翅膀收拾好后就一起跳入水中,在湖中尽情地游来游去,相互嬉戏,快乐极了。

一个年轻的猎人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从早晨起就开始搜寻猎物,但是连一只鸟也没有打着。

他在这片山林里打猎已经很久了,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美丽的景色和如此美丽的姑娘。

他看呆了,情不自禁地溜到湖岸边,偷偷地拿了一双天鹅的翅膀藏起来。然后,他就躲在草丛里观察着,等待着。

姑娘们玩累了,太阳也眼看就要下山了,姑娘们就一起爬上岸来。她们赶紧把自己的翅膀插上,又变成了美丽的天鹅。可那个丢了翅膀的天鹅却很惶恐,她在草丛中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翅膀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其他的天鹅只好飞向天空了,留下那个丢了翅膀的姑娘在那儿徘徊。

青年猎人这时才出现在姑娘的面前,向她问好。姑娘请他帮忙找找翅膀,他就假装在周围找了找,没找着,他让姑娘暂时到他家去休息一晚上。

姑娘只好跟着他回去了,他们结成了夫妻。很快过去了六年,他们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阿鼓,一个叫阿纪。夫妻俩都很爱孩子,不忍心把孩子背到地里去劳动,所以每天都是一个人外出干活,一个人留在家看孩子。

奇怪的是,每次父亲在家跟孩子们玩时,孩子们就很开心,从早到晚乐呵呵的。而母亲在家时他们就很调皮,还老是哭,怎么哄也不听,母亲做的饭菜他们也不爱吃。母亲只好把他们抱在怀里,仔细地询问原因。

阿鼓和阿纪就告诉妈妈说,每次爸爸在家时,爸爸总给他们玩一对美丽的翅膀,他们很喜欢,就很听话;而妈妈在家时没什么可玩的,所以他们不高兴。

妈妈听了他们说的话很兴奋,就问他们那对翅膀藏在哪儿。孩子们指着里屋说,就在那个屋顶上。

可妈妈打不开那扇门。

一个孩子说,把笤帚洒上水,然后用它扫五下那扇门,门就会开的。

妈妈按他说的做,果然门就开了。

看着那对仍然美丽的翅膀,她无比激动。尽管她已经适应了人间的生活,但还是很想念天上的家。她插上翅膀准备飞走,走之前,她许下诺言说,三天后她将回来接孩子和丈夫。

傍晚,父亲回来看见里屋的门打开了,妻子也不见了,明白了发生的事情,但已经太晚了。孩子们把经过告诉了他,说了母亲飞走之前的诺言。

三天后,果然有三道闪闪的光线来接他们父子三人了。父亲跟着那道红光,而两个孩子跟着两道绿光。到了半空中,父亲很好奇,就睁开眼睛看,他犯了忌。他看见的不是三道光,而是三条龙。他害怕极了,就急忙抽刀砍龙。

这时,他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转了几圈,就俯冲下来,碰到山石上,一下子摔死了。

而那两条青龙则驮着阿鼓和阿纪去见母亲了。

天公知道有凡人来了,很不高兴。他怕凡人搞破坏,伤害了自己,因此,他决定除掉那两个孩子。孩子的母亲偷偷打听到了天公的那个决定。于是,她想尽办法保护自己的孩子。

那天,天公让两个孩子跟他一起去砍树,说要开辟新的梯田。他让两个孩子站在下面,他爬上山腰去砍树,想让树滚下来砸死他们。

母亲送给他们一根针,让他们把针插在他们站立的地方,然后跑回家。当天公在上面叫他们时,针就模仿他们回答。天公不停地砍树,扔树,但并没有击中孩子们。

几天后,天公又让孩子们跟他一起去烧茅草。母亲又嘱咐了他们一番。到了山上,他们又把针插在他们站立过的地方,然后趁天公不注意偷偷跑回家了。

到了家他们往外一看,只见山坡上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如果他们跑得不快,恐怕就会被烧死了。而天公也满以为这下那两个小子肯定烧成灰烬了。

到了晚上,天公看见阿鼓和阿纪仍然同他们的母亲在一起,他很生气。但却假装表扬他们说:“哦,你们真不错,太了不起了。明天再跟我一起去干别的事吧。”

天公暗中派人到一个妖精家部署了杀害两个孩子的阴谋,第二天,刚起床,他就派人让两个孩子去妖精家借鼓。

母亲偷听到了天公的秘密,连忙把孩子们叫过来,轻轻地对他们说:“这次借鼓很危险,那个有鼓的家伙并不是天公的朋友,而是一个吃人的妖精。你们到了他家后,妖精可能会让你们吃饭。

你们要巧妙地把针放到碗里。等妖精去屋后磨牙时,你们就赶紧把鼓扛回来。”

一切正如母亲所料。

妖精很狡猾,他一边在屋后磨牙,一边叫着阿鼓和阿纪的名字。但那根针又代替他们回答了妖精,没有漏出一点破绽。妖精满以为可以吃到美味的人肉了,就仔仔细细地磨牙,磨了好久。

等他磨好回屋一看,哪有人的影子,只有碗底的那根针而已。饭菜还原封未动,妖精又气又急,连忙骑马去追。跑到半路,突然有一堆刚掰下的玉米棒子拦住了去路,马想吃那玉米,就停下来吃,再也不肯跑了。

天公看见两个孩子扛了鼓回来,吃惊极了。他又假装称赞两个孩子说:“你们真不错,真乖。明天我们一起去打鼓玩,我让你们借鼓来就是这个意思。”

第二天,刚把鼓抬出来,天公就让两个孩子钻进鼓中去,然后天公开始敲鼓。兄弟俩用针在鼓面上刺了许多小孔,所以鼓声就没使他们感到头疼,他们又逃脱了死亡。

天公敲了好一阵鼓,敲得汗流浃背,可仍然听见鼓里传来孩子的笑声,他生气极了,怀疑鼓裂了缝。他让孩子们出来,他自己钻进去试试。

孩子们从鼓中出来后,按照母亲说的话,用胶水把小孔糊起来,然后轮番使劲地敲鼓。他们敲得很高兴。过了一会儿,他们停下来叫天公,有声音回答。

“呀,天公还活着。”他们小声地嘀咕了一声,接着又拼命地敲起来。不一会儿,他们敲得满头大汗。他们又叫了一声天公,这次,里面回答的声音很微弱了。

他们歇了一会儿,又敲起来,这次比前两次敲得更猛烈。当他们第三次停下来对鼓说话时,鼓中已没有声音了,天公已被那令人头痛的声音震死了。


越南姑娘


阿鼓,阿纪的母亲没想到两个孩子在天庭上惹了这么大的祸,她觉得在天上也呆不下去了,就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她就叫醒两个孩子,悄悄上路了。天上一天等于人间一年,两个孩子很快长成了健壮的青年。

他们来到了下一重天(人们认为天有很多重)。三人沿着山坡而下,顺着一条小路来到了溪流边。这时,有一棵大树刚倒下来,挡住了路。母亲想踩在上面时,它突然直了起来,当母亲想从它下面走时,它又倒下来。这次,母亲没有办法了。

母亲知道自己不能同孩子们一起走了,她嘱咐孩子说:“妈妈从此要离开你们了。这条路会把你们带到一条河边。如果你看见河面上浮出什么东西来,一定要把它捞起来,握在手里,但不要把它切成两半,如果你们听我的话,将来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的,现在,你们走吧。”

母子三人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

阿鼓和阿纪从那棵大树下走过,接着赶路。走了好久,到了中午,他们才到了河边。正坐那儿休息时,阿纪看见水面上有什么东西,那东西渐渐地漂过来。他们专注地盯着那东西,认出了那是一把香蕉花。

他们用树枝把香蕉花拨到岸边来,阿纪看见那花很嫩,很漂亮,当时,他肚子很饿,就立刻用刀把它切成两半来吃。香蕉花弄成两半了,他才突然想起母亲的话来,那花正是母亲的灵魂化成的。

阿鼓是哥哥,他拿了那一半大的,但他又扔了,阿纪拿着那一小半。想着母亲,他把那一小半香蕉花放到衣服里。

不一会儿,他觉得衣服里有什么东西在动。他把它拉出来,却不是那半个香蕉花了,而是个戴着两个小铃铛的黑猫。

他们接着走,前面出现了两条路。他们不知该选择哪个方向。他们争论起来。弟弟说母亲曾经说过,那条光明的路是人走的路,那条长满草的路是鬼走的路。

而阿鼓则认为恰恰相反。他们各持己见,谁也不服谁,兄弟俩只好分手了。

阿纪走了很远,经过了许多山林,然后,来到山脚下的一个村子。山村里有很多房舍,却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也听不见猪狗叫唤的声音,阿纪感到很奇怪。

走到稻田边坐下来歇息,突然,从某个地方传来了一阵笑声,原来有两个姑娘藏在附近。两个姑娘向阿纪讲述了村子里的事情。

原来,妖精常在这一带出没,它们到村里来吃人,村里的人几乎被它们吃光了。两个姑娘是逃出来藏在稻田里的。阿纪问:“妖精多吗?它们藏在哪儿?”

“不多也不少,不知它们藏在哪儿。但如果听到推磨的声音,它们就会出来吃人。”

他们正说着,就听见推磨的声音了。果真,有几个伸着红舌头的妖精出来了。阿纪连忙用刀砍过去,正好砍中了一个妖精的脖子。他的刀磨得很快,他的手也很有力量,砍的方向也准确。因此,砍到哪个妖精,哪个妖精的脖子就会断掉。

可是,妖精们很快又长出一个脑袋来,脑袋又连着脖子,脖子又连着身体,阿纪的体力渐渐不支了。这时,那只猫出来叫唤了。

猫的声音很尖利,妖精们都吓得抱头鼠窜。一部分妖精当场撞死,剩下的赶紧逃回洞里,商量怎么砍死那猫精,这时,猫也不叫了。它沿着高的山崖跑进妖精的洞中探听消息,看见那几个逃脱的妖精正头碰头地讨论着。还惊魂未定,因为好不容易才从老虎的兄弟(它们这么称呼猫)那里逃脱了出来,但它们说最害怕的还是鸡粪。

有一个妖精说,如果它的身上粘上了鸡粪,它的头就再也不能同脖子连在一起了。其他的妖精也都纷纷说若它们的身上粘上了鸡粪,也就活不下去了。

听到这个,猫精跑回家对主人说了。阿纪就同猫一起去拾鸡粪,然后把鸡粪放到一个大水锅里,搅拌匀了。

这时,村子里沉寂了好久的推磨声又响起来。

妖精们饿了很久,听到推磨的声音感到更饿了,在洞里坐立不安,于是又成群结队地来到村子里。阿纪和猫精连忙用笤帚把鸡粪掏出来往妖精身上抹。妖精们身上沾了鸡粪,有的来不及叫一声就死了。只剩下一个妖精沾的鸡粪少还没死。阿纪抓住它问道,“为什么你们要吃这儿的人?”

妖精答道:“因为这儿的人不给我们吃的,不供奉我们。”

阿纪又问:“那要怎么供奉你们?”

“过年的时候,还有三月节、五月节和七月节都要供奉,每个节日供奉三天。在那三天之内,所有的人都不能去地里干,活,不能出去玩,也不能洗衣服。”

阿纪又问:“那么现在供奉你们,你们能让那些死去的人复活吗?”

妖精说:“当然可以。”

“那你说怎样才能救活他们,你说了,我就饶恕你的死罪。”

“是这样,您用鸡毛和鸭毛做一根绳子,然后用那根绳子轻抚一下那些死人的骨头,他们就会立刻活过来。”

阿纪就与两个姑娘照妖精的话做了。果然,村里的人都活过来了。大家有的在屋子里说说笑笑,有的一起去地里干活。早晨,又可以听到雄鸡啼叫,整个村子恢复了热闹的景象。

也就是从那时起,村子里的人每逢大小节日都要休息三天。乡亲们都很感激阿纪,就让他娶那两个姑娘为妻,并尊他为村子里的头人。

阿纪想:“现在我能过好日子了,可是,我的哥哥在哪里呢?我一定要找到他。”

于是,一天早晨,阿纪就同猫一起上路去寻找阿鼓。他来到他们分手的地方,然后顺着哥哥走的方向找下去。

走了三天三夜,他一路跋山涉水,最后来到一个山坡上。他隐约看见前面有一群猴子在地里掰什么东西,他让猫跑上前去打探,结果发现总共有十二只猴子在收集黑米。

猫又跑到近处去听猴子们谈话,听见它们在说:“我们吃大的,让孩子们吃小的,最坏的留给阿鼓吃。”

猫把听到的告诉了阿纪。阿纪连忙上去问猴子:“哎,猴子们,你们知道阿鼓在哪儿吗?”

猴子们吓了一跳,但它们看见阿纪并无恶意,就回答说:“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是我们的丈夫。”

于是,阿纪和猫跟着那群猴子来到了山脚下的家。那其实是猴子们居住的一个大石洞。

阿纪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弯着腰在洞口做饭。到了近处,阿纪认出那人正是哥哥。兄弟俩久别重逢分外高兴。他们各自讲述了离别后的辛苦生活。

阿鼓说他有一天迷失在洞里,娶了十二只猴子为妻。

弟弟听着哥哥的事情,为他感到伤心,但又不便说什么。他还不明白哥哥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每天,猴子们去山坡上收集黑米回来做饼子吃。阿鼓则要做全家的饭菜。黑米饼子做熟之后,哥哥请阿纪吃。但饼子太脏了,面粉里裹着草叶和灰尘,阿纪不愿吃,就对哥哥说他在路上吃了粽子,肚子还很饱。

晚上,兄弟俩在一起的时候,阿纪打开粽子让哥哥同他一起吃,阿鼓责怪他为什么不让嫂子们一起吃。阿纪说:“只有一点粽子,况且,嫂子们都吃了黑米饼子嘛。”

同哥哥一起住了几天后,阿纪请哥哥和嫂嫂们跟他一起回家,去看看他住的那个村子。但实际上阿纪是想赶走那群猴子,让哥哥同村民们生活在一起。人跟人生活在一起总会好一些。他们和猴子一起上路了。

阿纪想抄近路,因此,必须经过一个很陡的山坡。阿纪先下了山,他让哥哥和猴子们一个接一个地下来,他在下面接住他们,阿鼓就照阿纪说的话做了。

阿鼓下来之后,轮到猴子们了,猴子们很害怕,而且阿纪并没有去接住他们,猴子们就活活地摔死了。

当阿鼓知道实情后也无法挽救自己的妻子们了。阿鼓只知道哭泣,他一边为妻子们伤心,一边怨恨弟弟的残忍。

阿纪赶紧安慰哥哥,向他说清道理,说人是不应该娶动物为妻的。他又说,等回到村子后,他为哥哥娶一个媳妇。人跟人结婚才是正常的。

阿纪好说歹说,终于把哥哥说服了,阿鼓就同弟弟一起回家,从此就与人一起生活了。

阿纪把那一个大一点的姑娘送给哥哥做了媳妇。

看到弟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对自己是真心的。阿鼓就感到放心了。他只休息了几天后,就到地里干活去了。

阿鼓渐渐习惯了乡民的生活。不久,阿纪和村民们一起砍树割草为阿鼓盖了一间漂亮的房子。

但在村子里住了一段时间后,阿鼓觉得自己的妻子比弟弟的老,难看。他越想越觉得痛苦,越觉得自己的妻子丑。弟弟的妻子漂亮,于是,他萌生了抢弟媳的念头。

在去地里干活的路上有一块大石头,石头附近有一个洞。阿鼓决定偷偷地把那个洞挖深,让它能埋下一个人,然后再挖深,让它有三个人那么深。然后,他割了一些草盖在洞口上。

过了几天,阿鼓请阿纪一起去干活。阿鼓让弟弟走在前面,然后趁他不注意,把他推入了深洞。这事阿鼓做得很周到,没有人知道,因为根本没有人经过那儿。那洞很深,阿鼓认为阿纪必死无疑,即使摔不死,也得摔伤,那样他也爬不起来,就得在洞中活活饿死。

阿鼓嘴上笑着,心里想:“你杀了我的妻子,我今天杀了你也不算为过。”于是,他就心安理得地回家了。

到了晚上,只见阿鼓一个人回来,弟媳问阿纪为什么还不回来,阿鼓说不知道弟弟到哪儿去了,他也没见着。

但阿鼓做的事却骗不过猫。猫想念主人,整天茶饭不思,也不再抓老鼠,只是躺着,一副睡觉的样子。等所有的人都出门了,猫打开锅盖,包了一点饭团就去找主人。它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找主人,它在草丛上和地上仔细地寻找主人的脚印。它很聪明,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深洞。它想主人一定是在这洞里出了事,就赶紧把饭团扔下去。

那天早上,两兄弟的妻子一起去地里干活,小猫跟在她们身后。她们一路说笑,突然听到某个地方有呼叫的声音。她们停下来,判断出那声音是从附近的深洞里传来的。

她们找到那个洞口,仔细辨别那声音,最后断定那是阿纪的声音。阿纪也知道是妻子来了,就让她把猫扔到洞里去。

阿纪把猫抱在怀里,抚摸着它,向这个忠诚的朋友吐露心事。猫静静地听着阿纪的诉说。猫听得眼泪都掉下来了,猫太同情主人了,它恳请主人杀了它,这样,主人才能脱离险境。

阿纪用猫的骨头做成了一根笛子。他吹起那根笛子来,笛声很轻柔,但听起来却令人感伤。因为吹笛的人表露了自己的情感。接着,笛声又变得悠扬起来,仿佛那吹笛的人正在回味自己往日幸福的生活。

笛声就这么一阵阵从洞里传出来。笛声把周围的鸟儿都吸引来了。不一会儿,森林里的其他动物也陆续赶来了,因为那笛声实在太好听了。

动物们都想得到那把笛子,就一起采来树枝,把它们一根根接起来放进洞里,让阿纪抓住树枝爬上地面。得救后,阿纪太高兴了,万分感谢森林里的动物。

阿纪坐在草地上,鸟儿停留在他的肩上和腿上,别的动物则围坐在他的周围。它们各自带来了美味香甜的果子一起来听笛声。

阿纪感动地说,“可惜我只有一根笛子,你们大概都想得到它吧,那我到底给谁呢?”

动物们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决定试一试谁的运气好。

阿纪把珍贵的笛子抛起来,谁接住了就归谁。大家的谈话被土地神听见了,土地神也喜欢这根奇异而珍贵的笛子,它趁大家不注意偷偷从土里钻了出来。

当阿纪抛起笛子的时候,它赶紧抓住了笛子,别的动物知道了都很气愤,让土地神交出笛子,因为土地神并没有帮助过阿纪。

听到这个,土地神自知理亏却又不想交出笛子,他把笛子扔在地上用脚踩碎,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动物们在那儿惋惜。

傍晚,阿鼓和阿纪的妻子回来时看见阿纪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他的身旁有许多鲜花和水果,阿纪讲了动物们救他的事,他们就一起把那些水果带回去送给乡亲们。

三人一边走,一边愉快地说笑。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回到了家。

阿鼓看见弟弟回来了,又惊又怕,而且羞愧难当,他不敢看弟弟,也不敢同他们一起吃饭。他早早地回房间睡了。半夜时分,他偷偷跑到森林里吊死了。

从此,阿纪又像从前那样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而且一直受到村民们的尊敬。

 

 

minjiangushi.com小龟侠:类似的故事在广西民间故事里面有几个。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