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民间故事:越南人喜欢吃槟榔风俗的来历

越南民间故事:春节驱鬼竿的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苗族节庆文化的探讨——以湖南城步为例


在越南,人们吃槟榔的历史很悠久了,一度成为风靡全国的习俗。人们不仅茶余饭后要嚼槟榔,甚至走路的时候,赶集的时候,休息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都爱嚼槟榔,槟榔还成为青年男女订婚的信物。

人们有句俗语说:“要办事,吃槟榔。”这充分说明了槟榔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的地位。

越南妇女尤其爱嚼槟榔,她们嚼槟榔时把槟榔与蒌叶和蚌灰同时放入嘴中,三样东西混合后立即发生化学反应,变成血红颜色的汁液,久而久之,牙齿和嘴唇都被染成黑色,据说有健齿的作用。“粉脸黑齿”曾经是美女的象征。

现在,在越南农村中仍然有许多人爱嚼槟榔,那么吃槟榔的习俗是从哪里来的呢?关于这个,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

从前,在雄王时代,不清楚是哪一任雄王了,在某个村子里,有户人家生了两个儿子。他们年龄相差不大,都长得英俊魁梧,他们的性格都很深沉,爱好也很相似。尤其是从外表上看,面孔、身材、走路的姿态、说话的神态等等,就更加相似,宛如一对双胞胎。

兄弟俩是如此的相似,有时候,连他们的父母也会弄错,他们走在路上时,更是没有人能区分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尽管如此,在他们两人中间,从小到大却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哥哥名叫阿舟,弟弟叫阿高。

当他们兄弟俩还没有长大的时候,父母就老了,相继过世。他们原本生长在一个小康家庭,先前父亲立过功,得到了雄王的封赏,他们兄弟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兄弟俩一直跟附近的一个私塾先生学习。说起来是附近,其实,距离也还是很远的,因为那时候的村庄稀稀落落的,村庄之间相距很远。

老师是他们父亲的至交。他们的父亲死后,老师把他们接到家里来吃住以便他们学习。老师有一个女儿,长得很漂亮,而且也到了成年,跟他们兄弟俩年龄相仿,她才色俱佳而且风姿绰约。

不说大家也都明白,才子佳人生活在一起,早晚会产生恋情的。他们两家的父亲早年也曾订了盟约要成为儿女亲家。姑娘的父亲最初把两个孩子接回家时,由于他们还没有为父母守满三年孝,另外,他们还要学习,所以就什么也没说。但老师没有想到后来两个男孩都暗自喜欢上了自己女儿。

由于老师是一个很有威望的人,因此,来跟他学习的人很多。刚开始在老师家上学时,那些少年感到很陌生,有些不适应,但当他们知道老师家有位美丽的姑娘时,他们的心里都充满了希望和梦想。

那时,师生关系比较严肃,因此,少年们只是偷偷地爱慕着姑娘,表面上谁也不敢作出举动。阿舟、阿高兄弟也是如此,虽然在老师家经常可以见到姑娘,但他们都十分谨小慎微,从不说一句过分的话,也从不设法同姑娘单独一起聊天。而且,作为一个有教养的家庭里的孩子,他们的父亲和老师先前还是亲密的朋友,因此,他们必须保持体面。

由于兄弟俩都是深藏不露的人,因此,他们互相也没有告诉彼此的心思。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想法藏在了心灵深处。他们并不是故意这样以便将来互相欺骗,而只是他们的性格就是如此,这使得他们必须这样做。

时间过得很快,表面上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两兄弟处理事情仍然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姑娘,在父亲众多的学生中,她对那两兄弟最有感情了。只有他们两个才是自己将来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尽管如此,姑娘的内心里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嫁给两个人的。可是由于两兄弟长得太像了,姑娘心里时常感到一筹莫展。

但这姑娘是个聪明人,她也采用了十分合理的办法:她时常表现出坦然的样子 ,从不表露自己的心迹。像当时其他妙龄女子一样,没有父母之命,她是不会自己去结交男子的,无论她内心多么爱慕他们。

那时的风俗很纯,不像现在这么开放,因此,他们相处了很久也未发生什么令人遗憾的事。在外人看来都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只是在他们每个人的内心暗暗滋生了渴望之情,这种感情也深深地折磨着他们。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三年,三年是充满欢欣也是充满忐忑的日子。三年过得很快,但对他们三个人来说这三年也十分漫长。

到了学业期满的那天,也就是两兄弟为父母守孝满期准备收拾行李回家的那一天,老师把哥哥和姑娘叫到身边,把先前两位父亲订下的盟约告诉了他们,让他们结为夫妻。

听完这番话,两个年轻人低头默默不语,虽然表面上显得很害羞,但他们心里却高兴极了。

几天后,举行了婚礼,有许多亲戚和乡亲都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当姑娘变成了新娘并回到丈夫家生活后,三个人之间的感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表面上看,他们三人互相照顾,相处得很好,但在每个人的内心都掀起了波澜。这时候他们中的一切都显得很不自然,这就预示着他们的感情不可避免地要破裂了。

感情的波澜首先来自弟弟,也最先从弟弟身上爆发出来。先是自己爱的人要成为嫂嫂的消息像晴空霹雳一样打击了他。接着是婚礼,而且佳人从此要天天生活在自己家里。

假如姑娘嫁给了别的同学,也许阿高的思念之情会渐渐减轻一些,但偏偏是嫁给了自己的哥哥。这样每天不可避免地要见到自己曾暗恋的人,因此那感情的火焰在他心里越烧越旺了。

在老师家学习的那些美好的日子又浮现在眼前,清清楚楚地在他的心里闪耀。他也明白按道理他必须把这种感情深埋在心里,但却难以抑制住内心的相反的想法。每当他面对嫂嫂的时候,他的心就跳得厉害,这使得他的举止变得很难为情。

这种感觉折磨着他,尤其是当他独处的时候,当夜幕降临的夜晚,他的心痛苦得几乎没有力气跳动,血管里的血也几乎停止了流动。可怕的孤独撕扯着他的心。

有一次嫂嫂误认为他是哥哥而叫他,还有一次他从地里回来,嫂嫂误认为他是哥哥就上来抚摩他,这样的时候,他的孤独简直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一天清晨,当哥哥和嫂嫂还未起床的时候,阿高一个人静悄悄地离开了家,他带着一颗破碎的、绝望的心往前走,走啊走,一直往前走,他自己也不知道去哪儿,只是想走,走到一个远离家的地方去。

阿高并不怨恨哥哥,因为哥哥多年来一直尽职尽责地照顾他。自从父母去世后,他们兄弟就相依为命。他们同吃同住,同甘共苦,好得就像一个人。

阿高也完全没有怪罪嫂嫂的意思。他知道她对自己也是有感情的,但现在身份不同了,她也极力做得周全,没有什么值得埋怨的。有时候发生了误会,两个人都羞红了脸,但过后一切又都恢复正常。不知道嫂嫂是怎么想的,反正阿高在这种误会之后一个人坐下来的时候就感到格外的孤独和烦恼。

他之所以要出走,正是为了解脱自己,为了让哥哥和嫂嫂两人能够享受幸福生活。

他以为自己一离开就会好受一些 ,谁知越走越难过,家的影子,哥哥和嫂嫂的样子总是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他们是他最亲的人,是他不能离开的人。但同时,他们也是他从今以后不能一起生活的人。

他的头脑里一片空白,就这样昏昏沉沉地往前走。有一阵子,他想拐进一个村子去请求在那里吃住几天,然后再考虑长久的生计,但立刻他就发现自己不能那样做。

他的情感脱离了理智,于是他就这样放任自己不停地往前走,他不想吃,不想喝,更不想在任何地方停下来。

当他来到一条波涛汹涌的河边时,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坐在岸边呆呆地望着流水。

他想跳进河里,随水流走。但转念一想,这样死去显得太怯懦了,于是他又安静地坐下来了。河水无情地奔流着,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到这里来,甚至连鸟儿也见不到一只,一切是这么安静,又是这么荒凉。

他就这样带着愁苦和辛酸坐着,仿佛可以这样持续千万年似的。终于到了那一刻,他的双眼无神了,头脑停止了思考,心脏也停止了跳动,他死去了。

他静悄悄地死去了,但奇异的是,他的死似乎感动了天地。

几天之后,在他坐过的地方长出了一棵树,这棵树很快就长成了参天大树,给周围撒下了一片绿阴。那些树叶,虽然还很绿,但有的地方已经裂开了口子,仿佛体现了那种痛苦和悲伤会延续上万年似的。

尽管如此,无论狂风和暴雨都不能摧垮这棵树,它总是高高地矗立在那里,这又仿佛印证了那种高尚的爱情和忠诚的灵魂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过了一些日子,树上开出花朵来了。那花儿芬芳四溢,晶莹剔透,仿佛是阿高用自己的心做出来献给人世间的礼物。后来,花儿结成了果实,那是一些绿色的椭圆形的果实,这是爱情和痛苦的结晶。从此,花开花落,年复一年。

虽然常年经受风吹雨打,但那棵树却岿然不动。只是有时候,几片树叶会笑出缝来,但仔细一想,那或许正是一个苦行人的笑。


槟榔树


再说兄嫂二人看到弟弟走了很久也不回来,他们等啊等,等得越来越心焦。两三天过去了,接着十天也过去了,仍然杳无消息,他们的等待变成了痛苦的折磨,心中涌起了悔恨之情。

哥哥想起了兄弟二人在一起的那些温馨的日子,暗自责怪自己为什么这么早早地结了婚。

这种折磨又使他清清楚楚地想起了父亲在世时说的话:兄弟二人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要互相照顾。

尽管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但他却时常感到烦恼。这种烦恼逐渐变成了忧伤,因为多年来他们兄弟相依为命,从来没有分离过。弟弟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眼前,仿佛在责备他,使他备受折磨。

终于有一天,他不能再忍受了,他听从了妻子的劝告,准备出去寻找弟弟。

他走啊走,一边走,一边打听消息,只要得到一点消息,他几乎没命地赶路。

他后悔自己在结婚前没有仔细考虑,结婚后又冷落了弟弟。唉 要是他有分身术就好了!

以前,他也想过为弟弟盖一所房子,再给他娶一个媳妇,但他又怕这样一来,弟弟误认为自己要赶走他,所以就没那么做。兄弟俩从小相依为命,十分亲密,到现在,稍微有一点分开的倾向都会使他们痛苦。

阿舟就这么一边走,一边想,他想,如果弟弟不幸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要负起责任。他一定要保护弟弟,照顾弟弟一辈子。

他走啊走,一直往前走,他不想吃,不想喝,也不想在任何地方停留。

当他的面前出现了那条波涛汹涌的河流时,他明白弟弟也一定到过这里。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一条渡船,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他突然想到弟弟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走到那棵大树下,深深的悔恨像山一样压在他的头上,他手中的行李无力地掉在了树下,他抱着树伤心地哭起来,他哭啊哭,直到哭得眼睛渐渐没有神采了,全身失去感觉了,他的心也渐渐停止了跳动,他也死去了。

他死了,却没有表露出一点冤屈之情。天上,白云在飘;空中,鸟儿在飞翔,云彩和鸟儿都并非无情之物。天地都证明了阿舟怜爱弟弟之心以及他的后悔之情。

几天后,在他坐过的树底下长出了一棵藤本植物。藤茎绕着树根往上攀缘,一直攀到树顶。藤上长出了一串串的叶子,而最上面的一片叶子的形状就像一颗绿色的心。叶子上那些均匀而细密的纹路就像滋养着身体的血脉一样。

大概谁见了这种藤缠绕树的方式都会感到老天爷也是有情的,天地显灵让他们兄弟永远这么亲密相拥。哥哥对弟弟的感情似乎也通过那心形的叶子得到了表现,而且似乎要这样世世代代地诉说下去。

至于那位嫂嫂,自从劝丈夫去找阿高后,她就日夜坐卧不安。越等越没有消息,又不见有人回来,这使她感到十分孤单。

当她感到这样苦苦等待不会有结果时,她也决定出去寻找,寻找丈夫寻找弟弟。

她也走啊走,一直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打听消息,一听到什么消息,她也是拼命地往前赶路。在她的心中也时常浮现出兄弟俩的样子来,似乎他们都在告诉她,他们三人的命运是不可分离。

她从来没有隐瞒自己的感情,以前,她对兄弟俩都有感情,那是因为他分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尽管如此,结婚后,她能分清他们了,就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尽量做得妥当。有时候弄错了,那也是因为不小心,而绝不是她在感情上有什么含混之处。

她非常爱丈夫,也很理解弟弟的心情。唉,可惜她不能把自己劈成两半儿。

她也想到要为弟弟盖房子,然后给他娶媳妇,但丈夫都没说这些,她又怎能先说呢?

她没说那些也是因为她知道他们兄弟俩从小十分亲密,她怕自己说了之后影响他们兄弟的感情。

她也责怪自己,因为正是她的缘故,才使弟弟离家出走,也正是由于她,兄弟二人的感情才出现了裂痕。唉,命运为什么对人这么苛刻啊!

她仍然埋头赶路,她自己摸索着往前走,有时候也得到过路姑娘的指引。当她来到那条波涛汹涌的河流面前时,她明白自己的寻找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她绝望地在河边靠着树坐下来,一任那孤单之情撕扯着自己的心。

太阳还悬在半空中,灿烂的阳光使人有些晕眩,四周的景物一片寂静。她靠在树上,不想吃,也不想喝,起初,她还能看看那心形的叶子,后来,她的呼吸渐渐变缓慢了,心脏也逐渐停止了跳动。

她带着辛酸和深深的思念死去了。她的身躯变成了一块石头,躺在那有青藤缠绕的树底下了,仿佛在向后世的人们诉说着她那赤诚的忠贞的心。

那时候,雄王经常带着兵士们一起游历各地,一面欣赏锦绣河山,一面设法开垦荒地,另外,也了解一下各地的奇树异草。

一天,雄王和他的部队来到了河边,他们正好在那处有石头、大树和青藤的地方休息。雄王感到那树是一种奇特的树,就派人爬上树去摘几个果实下来。

雄王用刀将果实切开了一角,取出一片放到嘴里去尝。他顺手扯了一片青藤的叶子,他想,它们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他撕了一小片叶子放到嘴里同果子一起嚼。他感到舌尖上有一种辣丝丝的滋味,而身体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愉快的感觉,这使得周围寒冷的空气也似乎变得暖和起来了。他继续咀嚼着,感到一种香味弥漫开来,这种味道真是太适合他的口味了。

尽管如此,为了慎重起见,他没有将它们吞下去,而是把它们吐在旁边了。没想到将它们正好吐在那块石头上了。

那块石头,虽说在大树和青藤下,但由于树和青藤都太高了,只能为它遮住一点点阴,所以,它长期在阳光下曝晒,因此表面上有一层白色的灰尘。可是,当雄王吐了一口在上面时,奇怪的事发生了,石头表面的那层白色变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老红色。

这一切变化使看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雄王也感到很吃惊,但他感到吃了那种奇异的果子和叶子之后,除了感到热和极其舒服的快感之外,绝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雄王十分放心地吃这种叶子和果子,他又派了一个士兵上去把果子全摘下来,派另一个士兵把青藤上的老叶子摘下来。然后他让人带着这些东西返回,让人去附近的村子里找几个老者来询问事由。

深秋的夜晚有点凉,雄王和众人一起吃罢饭,让人点燃火堆并往里面扔了几块石头。当地的几位老者应雄王之诏令也都来到火堆旁,坐下来。

他们讲述两兄弟如何从小死了父母,如何去上学,又如何娶妻,尔后,三个人又如何在河边消失,在他们消失的地方又如何出现了大树,青藤和石头。

听后,雄王沉吟了许久,然后站起来说:“我们人类的情感真是深厚,竟然能够感天动地。从今以后,我们都要记住:兄弟之间一定要和睦,夫妻之间一定要忠诚,那两兄弟和那位姑娘就是我们的榜样。”

说完,雄王让人把火堆中的小石头取出来放到盛水的瓶子里。他又让人把果子切开,分给每人一份。然后,他让大家同他一起放到嘴边吃,以便大家把这个曾经感天动地的道理记在心里。

奇怪的是大家吃完后,都交口称赞味道美极了。每个人的面色都变得红润起来,两片嘴唇都变红了,体内也都有一种暖烘烘的感觉。同时,一种浓浓的香气在周围的空气中弥漫开来。

吃完,大家一起聊天,一直聊到深夜。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应该成为一个极好的风俗,让它世世代代流传下去。可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管那两种植物叫什么名字,而在谈到这个风俗的意义时,大家的意见也不一致,有的想叫“和睦的兄弟”,有的想叫“忠诚的夫妻”,还有的人认为应叫做“二者的意义”,等等。

雄王听了大家的讨论之后,思考了很久,最后,他站起来说:“我认为老天爷想得太周到了。从今以后,无论在祭祀的时候,还是在求婚的时候,抑或是在葬礼上,等等,都要有这三样东西。首先是答谢天地的恩情,然后大家一起享用并传颂这个美好的故事。它的深刻的意义就是如此,但是为了让每个人都容易记住,我想就用这两兄弟的名字来给那两种植物命名,至于这个风俗就叫做‘吃槟榔’吧。”

按照雄王的命令,那河边的两种植物在各地广泛种植起来。“吃槟榔”的习俗从此广泛流传开来 并且一直流传至今。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