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民间故事:最先种植西瓜的人

越南民间故事:粽子代表孝敬天地、父母的含义

上一篇:

下一篇:

越南民间故事:越南芒族的由来


雄王十七世时,同前代国王一样,仍然有商人从南边的海上来京都峰州,卖给国王货物和一些奴隶。

国王本身是什么也不缺的,但是由于他全权掌管与外国商人贸易往来的事务,他通常总是买光所有的货物和奴隶。

那些货物是国内所没有的珍稀而奇异的东西,国王买回来放到国库里,逐渐分发给大臣和官吏,或者赏给那些立功的人。

至于奴隶,偶尔也分给大臣们,但绝大多数是用来做宫廷事务,如收拾宫殿,打扫房间,还做各种手工,因为他们都是能工巧匠。

一些奴隶直接由太监来调遣使用,刚开始时,他们既要干活,又要学习本地的语言。渐渐地,他们熟悉了风俗习惯后,就变成了本地人,他们或娶亲或嫁人,同当地人一样地生活。

尽管如此,在宗教的观念中,因为他们从小浸润了本民族的观念,所以就会有一些个别的事发生。

在生活中有时候会发生这样的事,对于一般人能明白和理解的事情,而他们却会遇到烦恼;他们去买东西时常常被索要高价。甚至,他们中如果有谁青云直上或者得到国王的宠爱,就会遭到周围的人,尤其是官吏们的妒忌和厌恶。

梅安沾,这位后来被尊为“西瓜祖先”的人,最初就是国王买来的奴隶。

他是一个贤良的青年,身材魁梧,长相英俊,而且手特别巧。在他遥远的南方故乡,男孩子从小就要到庙里去学习和修行,这样,本地的宗教从小就深深地印在了孩子们的头脑中。

那时候他刚从庙里回来,正值家境困窘,要卖了自己来为父母还债,于是,他就被卖到峰州来了。

刚来到峰州的那些日子,梅安沾十分忧愁,老是想念父母,思念家乡,但渐渐地,他很快就认识到自己再没有可能重返故乡了。

他想起了一位高僧的教诲,这位高僧是他还在寺庙里的时候的启蒙老师。

他记得老师告诉他说:“孩子啊,在这个世界上,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有前世的因缘,人们之所以欢乐或者忧愁,那都不是外界加到自己头上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播下什么种子就会结下什么果,因为天地和鬼神随时都在关注人们的言行。”

想起这些教诲,他渐渐地在一切变化面前有了坦然的态度,也就能很快融入到工作中去,和大家打成一片。由于他聪明伶俐,学本地的语言学得很快,在劳动中也表现出很大的创造性。

编织和建造房屋是他从小就熟悉的事,现在做这些事,他感到得心应手,就尽量地发挥自己的特长。

他的编织,他做的梁、榫头,以及他在柱子上、梁上雕凿的各种图像,使每个见了的人都不禁开口称赞。

由于他是一个专心干活,沉默寡言,而且十分谦虚的人,因此周围的人都喜欢他,器重他。

雄王十七世是一个有度量的人,在处理事情时,他常常恩威并施,因此,朝廷大臣和民众都很尊敬和仰慕。虽然,宫内的事都交给太监管,但他都要去询问,吩咐这吩咐那的。

看到梅安沾是一个贤良而又聪明伶俐,做事专心而又心灵手巧的人,国王就心生爱怜,把他收为养子。几年后,国王还为他娶了亲。

他的妻子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但却是一个美丽可爱的人,她本来是被选进宫来服侍公主的,雄王见她懂礼节,做事专心又勤快,就认她为养女,给她取名为阿波姑娘。

那时候民风淳朴,因此国王收许多人为养子也是很平常的事,国王的养子并没有什么特权,只是多了一层亲密的关系罢了。

国王给养子们娶亲或让养女们嫁人,也都是人之常情。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一天天过着,梅安沾得到雄王的信任,当上了一个小官,到三十五岁时,他有了两个孩子,也有了可观的家产:一所整洁漂亮的房子和齐全而精致的家具。

公平地说,这些都是他们夫妻两个辛勤劳动得来的,当一个小官的俸禄并不多,如果说国王有时候也给他一些奖赏,那也都是他工作出色的结果,并非是由于他的官衔。

许多人都为他的幸福而感到高兴,但是,也有一些人对他怀着厌恶和嫉妒之心。在他们的眼中,梅安沾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奴隶,本应遭受轻视,可相反,他却做了官,有了妻子和孩子,日子过得那么舒畅。他们看到梅安沾这么幸福就感到十分难受,就暗暗打算陷害他。

一天,因为家里有事,梅安沾夫妇就多炒了几个菜,请客人和亲朋好友一起吃饭。说是客人,实际上是一些和他一起在朝廷当小官的人。在这些客人中有梅安沾不喜欢的人,但不能只请这个不请那个,所以他就把他们都请来了,谁知就这样埋下了祸根。

在他的家产面前,客人们都交口称赞,为了答复大家的盛情,梅安沾把两手放在胸前说:“多谢各位的美言,这些都不算什么,不过是一些传世的东西罢了。”

由于没有人能明白他以前信奉的宗教,所以大家听了他的话,都感到很吃惊,尽管如此。大家在宴会上都没有提这件事,只是高高兴兴地吃喝。

但是,从梅安沾家回去后,有几个坏心肠的客人留心到了梅安沾说的话。他们对梅安沾一向抱有嫉恨之心,他们找到了一个证明梅安沾没良心的证据,因为如果没有国王的恩赐,无论梅安沾怎么手巧也不会有现在的家业。

于是几天以后,梅安沾的话就被他们添油加醋地禀告给国王了。国王尽管很大度,但是听了之后仍然很生气,他下令把梅安沾投入监狱以待审判。

几天之后,国王在神亭进行审判,梅安沾被带到一个宽阔的大院子里,许多大臣都参加了审判。

当梅安沾跪着抬起头来时,大家看到他举止恬淡,神色从容。

这使那些对他怀有恶意的人感到十分生气,在证人陈述了他说的话之后,他的神色和举止仍然没有改变。

一位心肠狠毒的大臣见此情景,再也忍不住了,急忙站起来,企图迫使梅安沾认罪:“启禀陛下。梅安沾出身于奴隶,得了恩宠却胆敢忘恩。况且,现在他的态度竟然如此不敬。如今,其罪行昭然若揭,请陛下严厉惩治以维护国法。”

另一位大臣也串通一气,站起来说:“启禀陛下,梅安沾这样是犯了欺君之罪,应当砍头示众。”

国王始终沉默着,一言不发,审判会上的空气十分沉闷,四周寂静无声。文武百官们都面面相觑起来。

一位对梅安沾没有恶意而且平常仗义的大臣站起来说:“启禀陛下,梅安沾从前虽然是一个奴隶,但是自从陛下重用他的时候起,他就专心而勤勉地工作,立下了许多功劳,现在他说这样的话一定有其他的含义,请陛下明察。”

国王一边倾听一边点头,然后他从容地判决:“梅安沾,我一向重才,就是对家里的人也没有私心,是大家都清楚的。但是为什么你自始至终仍不服气,而这么轻视国法呢?”

梅安沾跪着,小心谨慎地说:“启奏陛下,小臣由于陛下的恩宠,才有今天,岂有忘恩和轻视国法的道理,小臣说是传世之物,意思是说人们今世得到什么是由于前世已撒过种子了。在小臣以前居住的地方,从小到大,大家都是这样学习和修行的。请陛下明察。”

听梅安沾亲口说出了这样的话,国王露出了焦急的神色:“难道这事是真的?”尽管如此,作为判决者,他还想听听一些参考意见。

那两个欲置梅安沾于死地的大臣又站起来,请求国王让梅安沾在大众面前自杀。他们的理由是:“入乡随俗。”

国王漫不经心地听着,突然,传令侍卫官拿出一把真的青剑来。

在众大臣还在疑惑之时,国王拿着青剑端详了一下,突然听他说道:“刚才我听了各位大臣的意见,但是法律对每个人都是严明的。如果梅安沾是从小就生长在文郎国的话,那么现在就应该在众人面前用这把青剑自决。但是,梅安沾是在别的地方长大的,如果也这样处理就显得我们太好杀人了。现在这么办:梅安沾你自己拿着这把青剑到荒岛的尽头,在那里你将自取结果,是死是活你不要怨恨我们:如果还活着,那么有一天,我们将去迎接你。”

大臣们松了一口气,梅安沾则叩头谢恩,然后,抬起头,站起来,走上去领取了青剑。他的举止恭敬而且从容大方。

说实在的,从过去到现在,梅安沾从来没有害怕过,就像他从来不懂得阿谀奉承一样。当他被卖作奴隶的时候,当他被封官的时候,当他在家中招待客人的时候以及他被投入监牢的时候,他始终是平静的,坦然的,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那些在场的大臣,也是第一次目睹了这样一个有气度的人。

按照国王的命令,三天之后,宫内的人为梅安沾准备一艘大船,由一员大将带着随从送他到国家的最偏远的荒岛上去,梅安沾是否带妻儿去自便,但是,粮食足够三个月的,另外,可以带上锅碗瓢盆和自己的贵重物品。

此外,不准带其他东西,至于青剑是用来自决还是防身就自己决定,这些都是国王的意思。

梅安沾劝阿波姑娘留下来抚养孩子,然后再嫁人,不必跟着他去,因为在荒岛上一个人生活已经很困难了,怎么还能拖儿带女呢。但是阿波姑娘不听,她说他们夫妻生活在一起很和睦,已经生活了十年,又有了两个孩子,不管是死是活都要在一起,而不能一个走,一个留下来。

不得已,梅安沾听了妻子的话,夫妻二人带着孩子上船到异地去了。

船在河上漂流,然后,船又漂入了大海,整整过了半个月,船才开到了荒岛的码头,也就是在今天清化省的鹅山海域。

这真是一个荒岛啊!当船掉头回陆地,梅安沾夫妇带着孩子走上荒岛时,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茫茫的荒原。只有嶙峋的怪石和密密层层的树林。那里只有汹涌的海涛和响彻天空的猿啼,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啊。两个孩子紧紧地抓着父母不放。阿波姑娘犹豫不决地望着丈夫。

梅安沾则十分坦然地望着周围的景物,然后安慰妻儿道:“老天总是有眼的,父王和朝廷大臣也明白我们的心情,一切该怎样就会怎样的。”

他拿着剑在前面走,阿波扛着行李拉着两个孩子跟在后面。

梅安沾砍树开路,他们走了很久,最后来到一大面石墙跟前停下来,决定在那里暂时盖一个小茅棚住下来。这样,就在那天,他们盖起了一个小茅棚,梅安沾又在里面用树枝搭一个床,而阿波则去寻找淡水回来做饭。

梅安沾花了三天的时间来了解荒岛,他四处行走,砍树开辟道路,最后来到了荒岛的深处。到处都只见树木和攀缘的藤蔓,在树林的深处,猿猴和小鸟一起鸣叫。在外面还有一个沙滩和许多大块的石头。

尽管如此,在树木和沙滩交接的地方,竟有几块梯田,还有乌龟,海鳖的足迹和老鼠刨的洞。梅安沾心想:只要坚忍不拔,在这儿是可以长期容身的。

梅安沾从来没有抱怨什么,也没有怨恨过谁。

几天后,他就和妻儿在那里安顿下来,开始编织竹篓、竹篮,做陷阱来捕鱼、捕鸟和野兽。他们的生活好起来,每天都有鱼肉吃,但要维持吃喝还必须要节省。

同妻子和孩子一起干活,说笑,梅安沾感到心情很舒畅。想到当初妻子执意要跟他上荒岛的情景,梅安沾心里更增添了对她的爱恋和尊重。看着国王赐给他的青剑,他感到自己没有用它自决,而是用它来开荒,开辟新的生活,这对于他自己、妻子和孩子来说,都是完全正确的,完全符合名誉和道理的事。



虽然他表面上很平静,但内心里却时常感到一点忧郁:怎样才能找到种子,这才是长期活下去的根本。

由于他聪明爱动脑筋,他想了想,就明白了许多道理:岛上的树木有的是自古以来就长在那里的,但也有的是鸟儿从其他地方带来种子长出的。在陆地上以前是这样,那么现在在岛上也应该是这样吧,一定会有鸟儿带种子到岛上来的。

他连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儿,并且仔细地嘱咐他们:当看到鸟儿从什么地方来的时候,要分外留心它们是否把什么东西扔到地上了。

于是,他每天就和妻子,孩子们一边干活,一边看天上有没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他们看了上百次,上千次,甚至上万次,却从没有看见鸟儿带来什么东西。

有好几次,两个孩子都厌倦了,梅安沾就安慰他们,跟他们一起玩游戏,使他们高兴起来。

梅安沾他们一家在荒岛上的生活就这么过着,有欢乐也有忧愁,但是从来没有绝望过,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甚至三个月也过去了,由于他们节省,允许他们家带的粮食只消耗了一小部分,照这样下去,他们还能支撑很长一段时间,还有希望。

果然,一个充满希望的好时机到来了。

一天,梅安沾一家吃完饭,正坐着喝水,突然,一群大鸟从西边飞过来,然后停在面前的海滩上。那群鸟儿一边叫着一边争着去啄什么东西。

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了,梅安沾从屋里捡起一截儿木头就冲到外头去,他一边跑,一边使劲扔木棍,那群鸟儿惊慌地飞走了。

梅安沾赶到那个地方,看到沙滩上留下几个水果的碎片,他捡起来看了看,这是几片像峰州的胡瓜一样的东西,但是它的皮更绿一些,里面的瓤更红一些,而且还有一些黑色的籽儿。梅安沾想:“这可能是某种别的瓜类。”

梅安沾认为鸟能吃的东西人一定能吃,他就把它们洗干净了之后,送了一片到嘴边尝尝。他感到一种香甜的味道从舌尖上四溢出来。他把那片吃完了,把籽儿捡起来,心情感到十分舒畅,高兴极了。

于是,他就把剩下的瓜片和撒落在海滩上的籽儿都捡起来,放到衣襟里,包起来,带回家。他让阿波和孩子们吃,他们吃了之后,也有梅安沾说的那种感觉。

那天傍晚,梅安沾就和妻子,孩子们一起在家门口的一小片地上用剑砍树,刨树坑,整出一块地方来种这个奇异的瓜种。接连几天,梅安沾和妻子、孩子轮流弄淡水来浇灌种子,以便使它有一定的湿度。

七天之后,那垄地上露出了两片小芽,又过了七天,那两片小芽长成了小小的瓜秧。

接着又过了七天,瓜秧长大了,在地上长了许多根茎,而且从每一片叶子的旁边长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瓜来。在这些日子里,梅安沾一家经常给瓜秧浇水,施肥。

那些瓜渐渐长大了,一天变一个样,开始只有玉米粒那么大,后来长成番石榴那么大,但比它还长,过了不久,又长得像圆圆的酸芒那样了,最后长得像最大的椰子那么大,十分饱满,还有一层深绿色的皮,到那时,瓜不再长大了,瓜皮却变得更绿了,同时,上面还有一条条淡淡的绿线。

在瓜还小的时候,皮上长的那层小小的毛现在已逐渐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处薄薄的白皮。

梅安沾知道瓜熟了。他摘了一个最老的,用剑切开了,分给每人一块,请家人品尝。

每人吃了一片之后,都感到十分香甜,接着再吃,他们感到某种十分清凉而甜甜的东西进了胃里了。那种甜味,那种香甜味和舒服的感觉,就像最初吃沙滩上鸟儿剩下的瓜片时一样,但那时是吃鸟儿剩下的东西,多少还有一些缺憾,而现在,却是吃自己亲手种出来的东西,那种感觉就更加舒畅了。

梅安沾一家感到高兴极了。尽管如此,谁都没有忘记要留下籽儿来。啊,这些给人多少希望的种子!它们黑黑的,就像番荔枝的种子一样,它们可以保证今后在屋里屋外都堆满瓜,而且可以用来代替饭吃。

梅安沾深信这一切一定会发生,因为在吃了大西瓜之后,他感到格外畅快,就像吃了什么补品一样。梅安沾心里暗暗想:“这种奇异的瓜必定会给我家带来粮食、衣服和日用品。”

他又叮嘱家人,当他们出海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向西边走。

梅安沾多次观察海面,他感到不论风平浪静的时候还是狂风巨浪的时候,海浪都是拍向西边,有时候是直接流向西边,有时候是潮去潮落,随季节而定。

这个发现虽然很简单但却很重要,因为从梅安沾一家住的地方可以同陆地连在一起了,陆地上有许多人生活,他们生产粮食、布匹和日用品,正像梅安沾他们一家亲手种瓜一样。

于是,当第一茬瓜熟后,他就选了三个瓜,在瓜皮上刻了四个人的样子做记号,然后把他们放到海里,让他们漂向陆地。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梅安沾一家忙于种瓜,种了一茬又一茬,瓜籽都留下来晒干。他们在房前屋后的地上,用剑来砍树,开垦荒地变成了田地。正像梅安沾预计的那样,屋里屋外都堆满了瓜,吃饱了瓜,每天只需要吃一半的粮食就行,而且感到很健康。

同时,梅安沾还不断地在瓜上刻了四人的形状,放到海里,让他们漂向陆地。

果然,正如梅安沾预料的那样,一天,有一艘船开向荒岛来了。他们是认出了信号而来的,他们带着稻米和布匹来换取瓜。这样,从此以后,通过这样的交换贸易,梅安沾一家的生活物品就完全充足了,不用担心粮食和别的必需品了。

再说雄王十七世,自从那天交剑给梅安沾去荒岛上自决以后,有时候想起来,心里总感到十分郁闷。如果当时不是几个大臣极力诬陷梅安沾犯了死罪的话,那么雄王是不会判他那么重的刑的。一边是自己的养子,一边是国法,因此他必须显得公平才行。

尽管如此,雄王相信梅安沾是一个充满才智的人,他希望有机会还能迎接他回来。

先前,雄王只给了梅安沾一家三个月的粮食,是有意让他从第四个月开始自己谋生,并不是想从一开始就断绝了他的生路。

雄王的内心里暗自决定三个月后就派人去打探消息,如果梅安沾还活着,就把他接回来,如果他死了,就当他为自己说的话和他的信念而死。

在梅安沾走后三个月,雄王让人准备了一艘大船,带上充足的粮食、衣服和日用品,由先前的那员大将带领着扬帆出海,驶向荒岛。

当船到了海边停下来休息,准备蓄精养锐以待第二天进岛时,士兵们看见海边的集市上在卖一种从未见过的瓜,将军让士兵去买瓜并询问他们那瓜是从哪里弄来的。他们得知是从荒岛上的梅安沾夫妇那里交换来的之后,将军和士兵们都很高兴。

第二天,他们就扬帆前进,驶向荒岛。到了那里,果然看见了梅安沾夫妇的家业,他们美美地吃了一顿瓜,大家都十分高兴而且都很佩服梅安沾。而梅安沾则仍然像以前那样十分平静。

将军传达了雄王的命令,然后帮着梅安沾收拾好行李物品,并把瓜运到船上。十天后,所有的人都回到了京都,都去面见雄王。

在被问及荒岛上的生活时,梅安沾用十分尊敬的口吻回答了雄王,他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讲的时候既没有流露出怨恨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喜悦的表情。

雄王一面看着自己的养子,一面想:“对,梅安沾以前说的是实情,并没有轻视君王的意思。传世之物其意思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古今一切事都是如此。但是遗憾的是天下没有几个人能明白和相信这个道理啊。”

在梅安沾回到峰州的第一次举行的招待会上,来了许多人,包括文武百官,雄王让人把瓜打开来吃。剩下的送给那些没来参加的人。

雄王的决定正好表达了梅安沾的愿望:他也希望人人都尝尝这珍奇的瓜,而且,从此,每家都有种子来种它。

大家一边吃,一边交口称赞。雄王问梅安沾那瓜叫什么名字,梅安沾站起来回答说:“启奏陛下,当有人带着东西来交换此瓜时,小臣就把这瓜称做西瓜。之所以下臣这么称呼,是因为最开始的种子是鸟儿从西边带来的。”

雄王听了,想了想,说:“从西边来也就是从大陆来,可是为什么从古到今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瓜呢?如果是从西边的某个国家来的,难道我们不可以用那个国家的名字来称呼这种瓜吗?”

在场的人想了很久,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一位诚实而直率的大臣站起来说:“启奏陛下,臣以为还不如按照它的特征来取名。这种瓜吃起来又甜又凉快,就是因为它的里面有很多水分,因此,臣以为可以称它为‘可口瓜’。”

雄王摇摇头说:“这个名字也说对了一部分含义,但听起来没什么感情。我却认为可以称之为‘透瓜’。‘透’的意思是说当我们吃了它之后,那甜味和凉快的感觉就仿佛深深浸透到我们的肝肠里了。‘透’也可以警醒大家从今以后要透彻地明白梅安沾的冤屈。此外,‘透’还可以提醒人们在说话和做事时,必须前前后后思考透彻。”

听雄王这么一说,文武百官都沉寂下来了。他们都从心眼儿里佩服雄王的高明,因为他们想起了三年前,正是雄王判决梅安沾带着青剑自决才有今天。

从此以后,梅安沾带回京都的瓜种就在全国遍地种开了,并且这种瓜就取名为“透瓜” 但人们传着传着就说成了“侯瓜”。

而清化省鹅山地区的人们则一直把它称为“西瓜”,用以纪念这位首先种植并为这种瓜最先起名的人。

在荒岛上,梅安沾首次得到瓜种的地方被取名为安沾滩。梅安沾一家以前盖的房子被人们建成一座庙,以便世世代代纪念“西瓜始祖”。

在荒岛上,梅安沾一家走后又有许多别的人去居住。他们建成了村落,而且继承了梅安沾种瓜的职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村子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而且这个村子就取名为梅安沾村,一直沿用到现在。但为了避始祖的讳,就只是称为梅安村。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