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淹世界、兄妹造人烟故事之十一:苗族四月八的来历

贵州松桃苗族人吃年饭前祭灶风俗的来历

上一篇:

下一篇:

越南民间故事:莽族人不吃鹿肉的来历


这是苗族民间故事。

这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盘古开天辟地后,又过了好多年,住在黄河边上的祖宗普奔和凶恶的普绍(苗语,即雷公)结仇了。

一次,雷公假心假意从天上来到人间,要和普奔和好。

普奔看透了雷公的心思,在酒饭里掺了雷公最怕的鸡屎鼠粪,雷公吃了很生气,一声巨响回天上去了。

普奔晓得雷公要来报复,就把生桐麻皮翻盖在房子上。三天后,雷公握起明晃晃的劈斧,来到普奔的房子上,一踏上桐麻皮,就滑倒进了后阳沟。

普奔跑出来用铁锅倒扣了雷公,拿棕绳绑手脚,锁进了铁仓,只留一个小孔让他出气。

普奔准备去买盐巴回来腌雷公肉。临走前,对儿子和外甥女一再嘱咐说:“雷公要哪样东西都莫给他。”

普奔走后,两表兄妹出于好奇,一直从小孔中往铁仓里看雷公脸。

雷公向他们要水,他们不送;要饭不送,要火也不送。

雷公挤出眼泪,哭着哀求:“请给我一棵木炭吧。”

两表兄妹看到雷公这副样子觉得有些可怜,就把一棵浸了冷水的木炭给雷公。

雷公一接着木炭就开始吹,一直吹了三个时辰。只听得“轰”的一声,铁仓破碎了,随着一闪亮光,雷公奔着天边去。



吓昏了两表兄妹,待二人的心慢慢静下来之后,才想起普奔的话:“碰到大险,快栽葫芦。”

表哥从床脚下的碗里拿出一颗葫芦种,表妹挖坑,表哥播种。种下就生秧,生秧就长叶,长叶就开花,开花就结果,结果就长大。

这时,天下起了大雨,半个时辰就涨得平地变汪洋。表哥赶忙打了瓜,挖了洞,掏了瓤,和表妹一起跳进葫芦船。

葫芦船随着上涨的水漂过屋顶,漂上山腰,漂到南天门,撞响了天钟。

太上老君开门一看,见人间起了洪荒,他向两表兄妹问明情况后,先惩治了雷公,又用铁棒往地上凿了几下,水就慢慢消了。

据说,现在地上的坑洼就是当年太上老君用铁棒杵成的。随后,太上老君拿出千样种、百样色交给两表兄妹后,就关了天门。葫芦船随着下退的水漂下山顶、漂到山脚。

两表兄妹拿出千种百色撒向高坡大地,只见黄水变清,五谷生长,山野变绿,百花开放。但是,大地断了人烟,山间没了牛羊。

表哥对表妹说:我们成家吧,传宗接代才有人耕种土地。”表妹直把头摇。

表哥说:“我们把眼前的两扇磨子分开,一个从一座山上往下滚,如果磨子到山脚能合在一起,我们就该成一家。”

磨子滚到山脚合在一起了,表妹还是不点头,说:“我有两颗葫芦种,你一颗我一颗,各种在一座山上,如果瓜藤缠在一起,我们才能成家。”

他俩分别跑到一座山顶,种下了种子。说来也怪了,一丢下就生,像飞一样,藤子很快就在半空缠在一起,结了个又大又肥的葫芦瓜。于是他们高高兴兴地成家了。

成家三年六个月,表妹才怀孕。又过了三年六个月,一天早上丑时生下了一个无脚无手的肉孩。这时,挂在天空的葫芦也顺着瓜藤地滚了下来,夫妻俩商量后,决定用刀把肉孩砍成一百块,葫芦瓜剖开拿出种子。这天正是四月初五,天下着大雨,落着冰雹。

天没亮表哥就上到高山顶上,顶着风把肉块和种子洒向山坡和平地。他边洒边祷祝:团团圆圆天底下,东西南北要认清。种子落山成牛马,落在沟坎变家禽。一身骨肉洒下地,百点肉丁百姓人。山坡大坝地方好,五谷丰登养苗人。”

当天没有动静,第二天没有动静。

第四天,表哥带着深深的希望爬上山顶,东方发白的时候,山山岭岭和大片原野出现了房屋人烟,一眨眼,山边土旁是黄牯水牛,埋头吃草的羊马,抬头欢叫的鸡鸭,互相追逐嬉戏的猪狗同时出现,喜鹊、山鸡等鸟儿也成群飞在林间,一时牛欢马叫、犬吠鸡鸣、百鸟轻唱。

大地从这时候起又热闹起来了。这天恰好是四月初八。

表哥高兴极了,脱口而出讲了七言八句:天上星子对七星,地上表妹嫁普奔,长大成人各自分。年年有个四月八,公传子来子传孙。”

以后苗家人不断发展,从黄河来到长江,又从长江来到湖南,后来才到了松桃。不管到哪里,每年四月初八都要休息一天、庆贺一天,牛马也让休息一天。

从那时起,“四月八”就成了苗族人民同邪恶搏斗、同大自然斗争取得胜利的纪念日,成为苗家新生、发展的纪念日。

 

 

流传地区:贵州松桃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