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迷雾中的六龙山 藏着许多伤心的往事

嫁娘山、黑松塘、一碗水三个地名的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梵净山为什么没有牛皮鼓?


贵州六龙山虽然高达海拔800米至1100米,但年降雨量却有1317毫米,这主要得益于山上湿润的云雾。

六龙山上空的水流在空中冷却凝结成大量的水滴和冰晶组成可见聚合体,悬浮在山巅,形成了为人们所称道的六龙山云海。远远望去,岫出白云,雾锁山腰,烟峦霞岭,蔚为壮观。

清朝康熙年间,曾在南明王朝任过广西按察使司分巡桂林道副使和徐以暹,在六龙山开辟创建茶园山庄避祸,曾作《千嶂岚光》一诗赞叹这里的云海:斋前耸立数千峰,晓起峰峰染欲浓。最爱山腰云作带,山头齐现翠芙蓉。”

充足的降水和湿润的空气,加上山上茂密的森林竹海,又使六龙山蕴含着丰富的地下水,涌泻出无数的林间清泉、高山溪流。

发源于六龙山较有名的溪流就有鸭江溪、苗江溪、骂龙溪、溪头河、虫腊溪、韶溪、牙溪、苗寨溪、瓮慢河、老坪溪等。

在六龙山山巅盘旋最长的溪流要数溪头河了。溪头河发源于毛扣,因其泉水清冽甘甜,其上游又称“甘溪”。

甘溪沿六龙山山腰由东向西蜿蜒流出数百米,在海拔800米处遇到一壁山岩后,便绕了一个弯转向北流。绕弯处汇而成塘,人称“龙塘”。

三百多年前的六龙山是苗族人民的居住地,虽然条件艰苦,但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翁歇童嬉,男欢女爱,倒也其乐融融。

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秋,驻扎铜仁的贵州总兵邓钟到六龙山剿匪,见山势险峻,叹曰:此不可力取也。

为了剿匪,邓钟令山下居民在农历八月十五(9月9日)延巫赛神,利用引诱山上苗民下山观看跳神祭祀的机会,率一百多精锐部下冒雨沿小路攀登上六龙山,纵火将山上苗寨焚烧一尽,此即史称的所谓“将军一夜破六龙”。

后人有诗记其事曰:百道飞泉万壑松,悬岩断壁险重重。秋天月暗秋山雨,一夜将军破六龙。”

苗族人民家园被毁,在六龙山不能存身,只好含泪离乡背井,向江口的黄柏山、水银山一带迁徙。

苗民放弃了六龙山后,春去秋来,时间一晃又过了百来年,除了早有人居住的茶园山外,荒无人烟的六龙山上渐渐地又有了一些穷苦人上山逐水而居。

龙塘人原是住在甘溪坪的。民国初年,剿匪部队的一个连在六龙山被打得只剩二三十人,连长也被打断了一只手,一气之下,便火烧甘溪坪。

于是,甘溪坪田姓的便搬迁到上坎溪、张姓的搬迁到下场、杨姓的搬迁到冷水溪,而李姓的则搬迁到了龙塘。

后来,其他几姓都陆续迁回甘溪坪,李姓的这十来户人家却在龙塘定居下来,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村寨。早来的在这里平土开田、砍山烧荒。来得晚的一些穷苦人则以打砂捡砂为生。

因这里离岩牛出朱砂的扁口洞、朱砂洞较近,又有水有人家,人们为了防避山中的豺狼虎豹,借此地的人气,搭上一些茅草棚,结寨而居。

民国 31 年(1942)国民党第九十二师围剿土匪杨保,兵败。杨保乘势窜入铜仁龙塘,掠走商人财物400 余担,往湖南凤凰而去。次年返回六龙山。

离龙塘不远处的六龙山腰,有一个溶洞。洞内石花烂漫,其中一朵石“葵花”,竟有十来米长,故称此洞为“天花洞”,

杨保的匪巢就曾一度设在天花洞里,因这里处于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中,杨保认为此地隐蔽安全,便把家眷也接到洞中。

平时杨保指使匪众外出抢劫,自己则安心在这里享乐,成天与大夫人钟氏、二夫人易氏、三夫人宋氏、四夫人卢氏、五夫人田氏、六夫人胡氏花天酒地,吃喝玩乐。

当然杨保不能老呆在天花洞里坐吃山空,大的行动还得亲自出马。1948年农历四月,眼看就要发端午水了,一些远下常德的船队照例要借锦江水涨返回铜仁。

因不愿在本乡本土作案,以免本地官府找麻烦,杨保便吩咐手下的土匪头目回去邀约一些临时土匪,依旧一起下湖南在麻阳境内抢劫返铜的上水船只。杨保走后,天花洞里只留下了一群女人。

铜仁县政府派官兵围剿杨保,找到了天花洞里的女人,但是没有找到杨保。官兵们抢走了金银财宝和杨保的3个心爱的老婆。

杨保回来,发现损失巨大,恼羞成怒,迁怒附近村寨的人,认为有人给官兵通风报信,于是疯狂报复,烧杀抢掠。后来,他们血洗六龙山龙塘寨,杀了很多人,整个寨子仅有两人幸存。

民国37 年(1948)6 月11 日,铜仁县政府复派官兵围剿,杨保逃至六龙山桃树寨,杀害当地李姓10 余人,将一个5 岁的小孩绑在树上当活靶。

无奈之下,铜仁第六行政督察专署专员陈世贤招安杨保。杨保归顺,却暗遣部下在漾头一带抢劫船商。

1949 年11 月中旬,铜仁解放。随后解放军继续南下。松桃千余土匪乘机攻城。杨保应“社会治安维持会”之请,率20 余人枪参加守城,击退众匪。

11 月30 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接管铜仁。杨保拒绝归降,纠集土匪杨政国、萧宗淮及湘西邻县土匪成立“反共救国军”,自封“保安司令”。于六龙山川岩山洞里设立“司令部”,妄图阻止解放军进六龙山。

1950 年4 月,“反共救国军”在瓦屋乡召开誓师大会,杨保扬言:“要与共军决一死战!”5 月,杨保派刘家吾、李万东率300 余土匪先后袭击瓦屋乡政府和六龙山区政府。

1950 年9 月,解放军剿匪部队和武装民兵围攻六龙山,历经数战,歼灭土匪大部,杨保乘乱逃脱。

1951 年1 月5 日,杨保逃至石竹乡杨家坝一山洞里服毒自杀。

 

六龙山

 

据贵州日报2019年11月11日报道:

时隔70年,86岁高龄的村民田世友,依旧能哼唱剿匪时的民谣,“清晨5点钟、太阳东升、张秀英放哨、站在大路旁、来了一个人、问你名和姓、从哪来、到哪去、是何因……”

1949年,铜仁匪患猖獗,剿匪行动迫在眉睫。随着解放军进驻铜仁,六龙山的剿匪拉开了序幕。

杨保、杨政国(绰号杨四麻子)当时是铜仁最大的匪首,纠结一帮匪众,依靠六龙山隐蔽、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盘踞在六龙山,对周围的村子烧杀掠夺、无恶不作。

六龙村村民王贵权回忆起儿时,不停感叹!“虽然年幼的我们并未受到伤害,但杨保、杨政国经常来村里借粮,但都是老虎借猪,有去无还,当地的妇女更是深受其害,见到好看的女人,便拉去做‘压寨夫人’,村民们深恶痛绝,却又不敢反抗。”

随着解放军进驻六龙山,村民的日子迎来新希望。

1950年12月,在村里炸开了锅,只见三个连的解放军,背着背包、扛着枪,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来到六龙山,在村里的人家户落脚。

剿匪部队由驻铜46师警卫2连部队与人民解放军驻湘部队417团派出两个连组成,由剿匪大队长崔健率领,在铜仁石竹、敖寨、瓦房3乡民兵及翻身农民万余人的支援下,对六龙山进行大规模剿匪行动。

剿匪行动前,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找了村子里熟悉路线的人,勘察地形、设立关卡、布置岗哨。

在一个月色渐暗的夜晚,随着一声信号枪响,剿匪行动正式开始,山上寨外立即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杨保、杨四麻子等人从梦中惊醒,听枪声知道已被解放军包围了,提起枪便往寨外冲。见情况不妙,土匪们四处逃窜。

围剿部队经过多次围歼,步步为营、遍搜细查跟踪追击,逐步缩小包围圈。经过大小战斗最后合围,土匪大部分被歼,匪首杨保、杨政国却漏网。

剿匪仍在继续,在几经搜寻,二班副班长张世新发现山上的一户人家屋里亮着灯,想进去查看,怎料躺在床上的正是匪徒杨政国,此时的杨政国也发现前来的张世新,千钧一发之际,杨政国正想开枪,张世新抢先了一步,将杨政国击毙。

剿匪进行数月后,自称黔东反共救国军副司令、盘踞六龙山20多年的匪首杨保,被剿匪部队、群众围困在石竹杨家坝后的山洞里,走投无路,吞食鸦片自杀。

同年5月,在剿匪部队和群众的共同努力下,铜仁县境内残余势力被根除。缴获八二炮1门、机枪9挺、各类武器3864件、子弹18965发,俘虏匪众1045人,改过自新3265人,合计4310人。

历时半年的剿匪,境内匪患肃清,村民们再也不用惶恐不安了。在东方红、太阳升的歌声中,解放军与村民们扭起了秧歌……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