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松桃苗族人吃年饭前祭灶风俗的来历

激情燃烧的城步苗族六月六

上一篇:

下一篇:

大水淹世界、兄妹造人烟故事之十一:苗族四月八的来历


腊月三十,贵州松桃苗族人吃年饭前,要“祭灶”。把过年办的酒菜各准备一点,放在灶门口,烧纸烧香后,才放鞭炮关上大门,一家团圆地过年。

为哪样兴祭灶呢?说来还有个故事。

从前有一家人,只有一个老头和他的独生女儿,父女俩一起生活。

姑娘大了,出落得漂漂亮亮的,不久便悄悄同寨子里的一个年轻后生相爱,又不敢给父亲讲明,一天到晚怀着心事唉声叹气。

日子久了,老头有点不耐烦,说:“女儿,你莫愁兮兮的,要想过上好日子,天下由人不由命呀!你人长得好,怕哪样呢?”

姑娘正愁在心上,耐不得老头的啰嗦话,硬是反着爹说:“您说得不对。要想过上好日子,天下由命不由人。”

女儿破天荒地敢顶嘴,老头顿时气得脸紫得像猪肝,说:“你命好。明天骑一匹马上路,马到哪里停下,你碰到的男人就是你的丈夫,你跟他过日子去,不要回我这个家了。”

那时候,老头说话像皇上圣旨,晚辈是不敢不依。

第二天一早,姑娘含着眼泪,骑着父亲送的一匹马上路走了。一路上不曾歇脚,一直到天快黑时,来到一个山脚下的一栋茅草棚前。这马嘴巴、鼻子喷着白泡泡,半步也不肯走动了。

姑娘不得不下马行走,见到一户人家,姑娘上前去敲门。门开后,只看见这屋里穷得连根草草也没得多的,一个癞子后生和一个满脑壳白发老太太,正围着火坑烧红苕吃。

眼看天快黑下来,姑娘想起老头的话,只好红着脸对白头发老太太讲:“老人家,我是过路的,今晚搭您家住一夜吧!”

老太太同意了。

姑娘在这草棚里趴着板凳过了夜。

第二天早早起来,去塘边提水,拿竹扫帚扫地,把这个草棚内的家整理得整整齐齐,然后冲白发老太太说:“妈,您老起床洗脸吧!”

姑娘找到的男人是癞子,心里很不舒服。

不到半年光景,老太太也命归黄泉了。

一天,姑娘煮稀饭,突然一条毒蛇从屋顶上过,闻到饭香,把毒涎流在了锅里,她不晓得,左等右等,丈夫没回来,就睡着了。

做了一天活路回来的癞子男人饿极了,不晓得饭锅里有毒,一口气就把饭吃完了。

过了几天,癞子男人的癞疮疤不见了,好了,变得格外的英俊。

两个人还不晓得是哪样原因。

从此,他们男耕女织,日子一天天红火起来,买田雇人种,修起四合院。

方圆几十里,个个知晓他们家贤慧,缺吃少穿就到他们家去借,叫花子经常到他们家转悠。

一来二去,供起几十个叫花子吃常年饭。


苗族过年


后来,这姑娘的爹败家了,只好拿破碗,背个烂背兜到处讨饭过日子。

老头还不晓得被他赶出门的姑娘发家发财了。他看到很多叫花子往这边庄园去讨饭,便跟在后面。因为要饭的叫花子多,姑娘家专门分派几个人给他们发饭。

来到这个庄园的第一天,老头跟着排队在右边,分饭的人从左边开始,一个一个地发给饭菜,眼看只隔一个人就分到老头了,不巧得很,恰分到老头时,饭菜就一点不剩了。老头饿了一天。

第二天,老头站在左边,可分饭的人从右边开始,刚到老头,饭菜又一干二净了。老头又饿了一天。

第三天,老头想:我今天站在中间,不管从哪头开始,总不会落空了。”等到叫花子们恭恭敬敬排好队,分饭的人从左右两头开始,刚到中间,饭菜分完了。

饿了几天的老头,实在撑不住了,眼泪和汗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一下瘫倒在地上。

分饭的人感到奇怪,赶忙给姑娘讲。

姑娘说:你们喊他来,让我看看。”

两个帮忙的扶着老头来到姑娘面前。姑娘认出这个老头是自己的父亲,忙让人找来衣服、舀来洗脸水,摆了满桌大酒大肉让老头享用。

待老头酒足饭饱后,姑娘喊了声“爹”,老头想到自己变成叫花子,害羞得一头钻了灶膛,没等救出来,老头已经被火烧死了。

姑娘后悔,哭昏了天,哭黑了地。

她对男人说:“我爹虽说是叫花子,我们能有今天也全是靠他。从今往后,我们吃饭穿衣过年过节都要记住他啊。”

夫妇俩双双跪倒灶门前,烧香烧纸,作揖磕头。后来一代传一代,就形成每年要祭灶的风俗。

 

 

流传地区:贵州松桃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