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娘山、黑松塘、一碗水三个地名的传说

龙王派鲤鱼大臣来踩点 鲤鱼见美景流连忘返

上一篇:

下一篇:

风雨迷雾中的六龙山 藏着许多伤心的往事


一、嫁娘山

 

传说远古以前,贵州铜仁这里曾是一片河泽。它东北边的山坡脚住着一对母子。这女人很早就死了丈夫,儿子年方十六。母子两相依为命,常年撑着一条渔船奔波在河泽里。

他们就这样以打鱼为生,生活十分清苦。

有一年铜仁江河发大水,冲了坡脚的房子和渔船。母子俩衣食无着,没钱买米买布,又没船打鱼糊口,只好挖野菜充饥度日。

一天,母亲把儿子叫到身边,她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说:“儿啊,你把娘嫁了吧。嫁了娘,你可用彩礼钱买船买米,买布做衣,娘也能有个依靠糊口。要不我们娘俩只有等死了。”

听到这,儿子也伤心的哭了。

就这样,母亲嫁了。出嫁的那天,儿子目送着载有亲娘的船儿渐渐离去,然后一边流着眼泪爬到山顶,一边向着河泽里远去的船儿眺望,直到接亲的船儿在视线里消失,看不见为止……从此,这山就叫做嫁娘山。

 

二、黑松塘

 

传说很久以前,铜仁原有“三街、六门、九牌坊”。

而北门外有个禹王宫和万寿宫。可人们发现,两宫有时会莫名其妙地钟鼓自鸣,让人好生奇怪。

于是,县令叫人打探此事。不久,人们发现有一位卖柴的少年,只要他经过这里,两宫殿里的钟鼓便会自然地鸣响。

此少年家住城外天子坡,相貌堂堂,聪慧孝顺。他早年丧父,与母相依为命,常常靠打柴进城换些钱米度日。

于是,有人说他是鬼神,而有的则说他是真龙天子在世,一时人心惶惶。

官府得知此事后,恐生事端,便差了刀斧手,在北门外进城的必经之路将他杀害,并埋于荒山野岭之中。

然而,这以后的几天里,此地天昏地暗,不见天日,阴沉沉地黑暗了三天。象是在控诉,又象在鸣冤。

之后,这里的松树林,也都像染了墨似的暗绿。从此,这里便叫了黑松塘。

 


三、一碗水

 

我们和平人进城,一般是沿小江右岸下行。

进城走到一半的时候,一座大山挡住去路,再向右开始上坡。这个坡叫龙鱼坡,山又高又陡,路崎岖狭窄,弯弯曲曲,走起路来很吃力,每次爬行都要出几身汗,歇几个气才能把它攀登上去。挑背东西的人更是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瞪着双眼骂老天,怎么在我们进城的路上垛上这座山,让我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不如来场地震把它震垮算了。

当时我也突发奇想,干脆从龙鱼坡脚打个洞过去,到落河溪,再到八里岗,那样进城路就近多了。

炎热夏天,骄阳似火,爬行龙鱼坡就是对身体的一次考验,天气热、路难行、口又渴,每前行一步都非常艰难,会使一些身体差的人经受不住考验。

每当此刻,大自然却有了灵性,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一碗水到了,你有救了!同伴会这样告诉你。用桐子叶折成小盒舀水,一股凉幽幽的清泉从嘴里流到心田,所以我们和平人又把一碗水叫做救命水。

每到逢年过节时,就有人来此贴上一些红纸条、烧纸,算是对一碗水的感恩吧!一碗水是龙鱼坡快要上到山顶浅沟处的一口井,因水池约碗口那么大而得名。它出水量大,纯正清凉,四季长流,人斜着身子就能喝到,好像是专为我们爬行此山而准备的一口井。

我们每回进城往返都要在那里喝喝水,歇口气,储足力气再走。我为在这样的高山上有这么一口井而感到稀奇。

我公说,世间无法解释的事情多得很,有的寨子在山脚没有水喝,而山上却流水哗哗,那叫山高水长。如果恼火的地方老天爷不作点恩赐,那谁还愿到那个地方去生息呢!

为什么在龙鱼坡上有这口一井呢?这里有个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龙鱼坡路上并没有井,人们进城翻越龙鱼坡常常受到没水喝的威胁,出现干渴难受、中暑休克,甚至晕倒死人。

为此,有人从此路过写下了这样的顺口溜:和平半路龙鱼坡,进城须从山上过。山高路陡间无水,肩挑背驮度生活。累得腰酸舌又燥,逢凶遇疾命出脱。世代百姓路上走,辛酸苦辣难诉说。

一代代人的折磨,一代代人的辛酸,他们多么希望龙鱼坡路上能有口井啊!为此,他们每年都要杀猪宰羊到龙鱼老塘去敬奉龙神,希望龙神能行此善举,到龙鱼坡路上去封口井。

老龙王口头答应得好好的,但就是迟迟不见行动。院子人说,老龙王年纪大了架子也大了,难以请动,得打打其它主意。

一个中年妇女说,龙王最喜欢的小女和我二女玩得好,哪天我要二女邀他小女去进城,只要她跟我们去了事情就好办。

第三天清早,老龙王起来不见小女的踪影,四处寻找、呼喊也不见她的身影,就有些着急了,便带领龙子龙孙到龙鱼河坝上下河段去找,后又到德胜沟里去找也没有找到。

等到下午,从城里回来的人说,你小女和他们一起进城,现在正困在龙鱼坡上,没水喝请你快快去救她。

老龙王想,在这炎热的夏天,爬山的人都要干死,更何况我们龙族以水为伴,一点都离不开水,必须马上去救她才行。

龙王爷此行之后,龙鱼坡路上便有了井,并四季长流,哪怕天再干再旱都不受影响,给和平人进城往来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和平人为纪念老龙王的恩德就把一碗水的这个坡也改称龙鱼坡。

斗转星移,时代变迁。到20世纪70年代,和平乡为改变老百姓爬行龙鱼坡的艰辛,组织三个公社的劳动力修了和平至铜仁公路。由于龙鱼坡盘山公路弯来弯去的,有的路段太陡太窄非常危险不许开客运,人们只有在原来的山路上继续爬行。

到2000年国家支持,群众集资架通两河口桥,组织全乡各村沿龙鱼坡脚到清水塘修了条公路进城,开通了中巴车。

从此,和平人进城不再爬行龙鱼坡了。

行龙鱼坡已变成了历史,但龙鱼坡路上那口四季长流的一碗水还时时让人想起。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