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爷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

贵州民间故事:县官巧断哑巴案

上一篇:

下一篇:

凤凰有心救贫苦 和尚贪心凿凤眼


从前,有个财主,他有三个姑爷(农村称女婿叫姑爷)。大姑爷在城里经商,靠少斤短两、抬级压价,赚了不少昧心钱;二姑爷在乡村靠收租放债、高利盘剥,发了好多横财。

这三姑娘是财主的小女儿,由于看不惯她父亲的所作所为,经常顶撞,财主就有意把她嫁给一个穷人。这三姑爷不仅穷,还有一股“憨”劲,人称“悲姑爷。”

他经常受有钱人的欺凌,生活贫苦,他岳父及两个姨夫更是拿他不当人。

有一年,三个姑爷一起去给财主祝寿。由于大姑爷、二姑爷财大气粗,受到财主的嚣重。席间,财主故意用出题对对子等方式让三个姑爷饮酒吃肉。

憨姑爷没有文化,不懂这一套,被财主们你问我答,猜中了大吃大喝,而自己只能吃些残汤剩饭,弄得狼狈不堪。

他回到家中,把在席间受到的侮辱向妻子说了,两人都很不满,决计动脑筋报复财主及两个姨夫。

第二年,又到岳父生日,天快响午了,憨姑爷还在家中打草鞋,他大姨夫骑着高头大马从房后走过,喊道:“三姨夫,还不快走去给老外公拜寿?”

憨姑爷道:“你先走,我随后就来!”

他估计大姨夫走远了,就抄小路,不一时已到岳父家。等了半个时辰,才见他大姨夫来。大姨夫见憨姑爷已坐在那里,吃惊地问:“三姨爹,我从你背厢过时你还没有动身,怎么都在这里了?”

憨姑爷笑道:“大姨爹,你有所不知,我今年春天到外地干活,遇到一个好心人,他送我一双“飞行鞋”,穿上这鞋,不说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少说也能走三二百里哩!”

大姨夫说:“能否让我见识见识?”

憨姑爷假装不肯,大姨夫动心了,说:“三姨爹,我拿这匹马与你换,可以吗?”

憨姑爷说:“我要考虑一下,明天答复你。”

第二天,大姑爷迫不及待,请了几个中间人,定要同憨姑爷换鞋。憨姑爷假意再三推辞,最后说:“看在亲戚份上,换给你。”就拿出草鞋同大姑爷换了马,骑着走了。

大姑爷以为得了益,赶快穿上草鞋回家。可是,他脚上打了许多水泡还没有走几里路,气得他把草鞋丢在路边水塘里,雇了一辆车才回到家。



又一次,憨姑爷到二姑爷家走亲。二姑爷对他很冷淡。时值寒冬,滴水成冰,却把他安置在靠磨房的一间破屋中安歇。

天气冷得无法入睡,憨姑爷心生一计,他到磨房去把磨子搬来背着在屋中跑来跑去,直跑得大汗淋漓。

第二天,他二姨夫以为他己经僵了,可是开门一看,见他汗流满面,热气直冒。二姑爷心中犯了嘀咕。

只见憨姑爷说道:“姨爹,承蒙你‘盛情’款待,我要告辞了!”

二姑爷道:“慢!我要向你请教一下,为什么这么冷的天,你还热汗直冒?”

憨姑爷道:“不瞒姨爹,我特意请人在京城买了一件‘火龙衣”,这种衣服夏天穿着凉快,冬天穿着暖和,所以我怎么会冷呢?”

二姑爷说:“我把这件皮袄同你换吧?”

憨姑爷说:“你的皮袄只能取暖,我的‘火龙衣’既可取暖,又能凉快,不换,不换!”

二姑爷利欲熏心,说:“我补你一百两银子总可以了吧!”

憨姑爷假装踌躇了半天,经他人再三劝说才换。他把身上的单衣脱下来给二姑爷,穿上皮袄,拿起银子走了。

等二姑爷穿上憨姑爷的“火龙衣”冷得直打哆嗦,知道上当了,但也没办法。

大姑爷、二姑爷都上了憨姑爷的当,他们串通了财主岳父,在一个夜里,带着一帮人,把憨姑爷抓去,拴在江边一棵树上,准备把他丢在江中喂鱼。由于闹腾了半夜,大家很疲劳,就到附近酒店去买酒喝。

正在这时,有个强盗,是个驼背的人,偷了一群猪,正要赶到集上去卖,见憨姑爷被拴在树上,就上前去看。

憨姑爷灵机动说:“快来治驼背哪!你看,我原来比你驼,现在都治好了。”

那强盗信以为真,就把憨姑爷解下来,请憨姑爷给他治。

憨姑爷就把那强盗捆在树上,赶着强盗的猪卖去了。

财主和两个姑爷吃饱喝足了,来到树下,由于作贼心虚,天又黑,不辨真假,把那强盗推下江去淹死了,还以为是淹憨姑爷呢。

憨姑爷到集市上把猪卖了,买了几件新衣,回到家中,他想到岳父和两个姨夫这么狠毒,决心和他们斗到底。他在家中住了几天,就往岳父家去。财主正在同两个姑爷谈论他,见他到来,都吃了一惊。

憨姑爷装着没事一样,说:“外公,姨爹,你们好!那天同你们分别后,我沉到江中,龙王见我力大,叫我给他推豆腐。还赠我很多珍珠宝贝。我这次回来,一是请几个帮手,二是约你们一同去享福。”

财主等三人信以为真,帮憨姑爷借来磨子、大盆和铁锅。

憨姑爷叫大姨夫背磨子,二姨夫背铁锅,自己扛大盆,直往江边而去。

到了江边,憨姑爷说:“你们一个接一个往江中跳,有人在下面接应,我随后就来。”

财主和大姑爷、二姑爷一跳下去就往下沉,直到江底。你想,两个年轻点的身上背了那么重的东西能浮上来吗?那老外公七老八十的人能经得住几个风浪?

憨姑爷坐在木盆里,腰上解下一面小锣,边敲边唱:“小锣响,响叮当,你家三爷崽落长江,去给龙王推豆浆,荣华富贵任你享,金银财宝随你装,别在世间起祸殃。当!当!当!”

 

 

讲述者:杨远明

翻译整理者:杨仲学

流传地区:贵州织金

 

 

Minjiangushi.com小龟侠评:看了这故事,怎么都笑不出来。家族内斗这种事,只有双输,没有谁得到什么好处。几个男人斗来斗去,最终受伤的还是他们的妻子。憨姑爷即使最后赢了,但是他妻子失去了爸爸,今后对他未必有好态度,因此他未必能幸福快乐。

古代的民间故事就是这样,家中的女人往往没有存在感,古代故事很少提及妇女的情感、意见建议;有家族纠纷的时候,男人们只顾一时出气一时爽,完全不理会妻子、母亲的感受。每个家庭成员的遭遇都会影响到其他成员,产生的博弈结果自然不一样,人生就增添很多变数,故事就更加曲折,希望新时代的民间故事可以多多顾及所有家庭成员的感受。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