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民间故事:山精石怪轰轰烈烈准备造反

人蛇兄弟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越南民间故事:山精和水精争娶公主媚娘


从前,有个远方的阴阳先生,由四川来,渡过赤水进入贵州地界,沿着川滇驿道,要到黔西北的大定府去。

阴阳先生从赤水河边,沿着驿道爬了二十里的陡坡,本当在高山堡驿站歇宿。但听说再走七八里就可爬完这一段坡路,翻过去还有人家,便想趁天时还早,索性再走一程。

继续前走二三里,不料天空霎时乌云遮天,电闪雷鸣,下起大雨来。

这段路前不挨村,后不着店,一阵雨淋来,把阴阳先生淋得像落汤鸡一样。他奋力朝前跑,无奈路上又溜又滑,加上已走得筋疲力尽,哪里还跑得动,直到天擦黑了才发现路边有间土墙房,走到门口,掀开篱笆门,进屋找歇处。

这房子破烂,四壁通风,天上下大雨,屋头下小雨,天上不下雨时,屋头滴答。

屋里住着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儿子二十来岁,光棍一个。

阴阳先生像落汤鸡一样钻进屋来,把母子二人吓了一跳。

远近的人们都知道这穷得叮当响的人家,是单家独户,一年到头,猪不登门、狗不上户,从没有客人进过门。如今忽然来了客人,母子二人慌了手脚,应接不了。

母亲连连招呼先生:“坐!先生,请坐!”

儿子赶快砍柴烧火,让先生烘衣裳。

先生的衣裳烘干了。母亲赶快找米做饭,没有待客的菜,母子商量商量,把家里的一只母鸡杀来待客。

没想到,先生着雨,受了凉,夜里发起高烧来,感到很难受,半夜间哼了起来。

母亲瞌睡轻,听到哼声,叫醒儿子起去问候。

儿子伸手一摸先生额头:“天!烧得像炭一样!”

这可把母子二人急坏了,在床边守着先生坐了一通宵。天一亮,儿子便下山去买药,回来立马煎药,小心翼翼喂到先生嘴里。

母子二人,为调治先生的病,整天操劳。

这一病,足有半月之久。先生亲眼看到,这确实是户不吃隔夜米、不烧隔夜柴的穷苦人家。儿子天明就上山打柴,卖了柴,晚上买回一点点粮食来,母亲在家打猪草喂猪,忙忙碌碌,没个闲的时候,母子俩菜上拣米地艰难度日。

尽管这样,对客人的照料却周周到到,端茶送水,煎汤熬药,嘘寒问暖,轻言细语,耐耐烦烦的。自家吃野菜,不让客人吃落味的东西。

先生的病渐渐好了,可以出门走一走,活动活动了。他觉得自己勉强能走,要起程上路。主人总是不肯,说:“多休养几天,等身体复原再走。”

先生安心休养,一天比一天好些了。主人没在家,先生走到房后,不远处是座小山。先生漫步上山。阳光和暖,景象分明。举目四望,这里山形雄奇壮丽,可把阴阳先生吸住了,自言道:“我走了许多地方,看了多少山形地理,像这样大龙大脉、群山朝拱、气象雄伟的地形还没见过呢。”

再走再走,越看越入神,越觉得这个地方不简单。

一天看不准,二天又登山,阴阳先生终于看准了一个龙真穴正的地方。

先生的病脱体,完全好了,告别主人上路。母子俩挽留不住,母亲叫儿子送先程。

儿子送着先生走了一段路,先生忽然停住脚步,对小伙子说:“我病这样久,多承你母子俩关照,要不是你们这样的好心人,我这条老命恐怕就要丢在这个地方了,我行路之人没有什么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我这几天已经看好这一方的山形上面这里有一棺好阴地,我指给你。”

说着,带起小伙子,爬上山梁来到选定的地方。

又对小伙子说:“某天某日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你先把你父亲的骸骨挖出来,烧成灰,用皮纸包好,把你的中指咬三滴血洒在里面,在这里等着,听见天鼓响,看见戴铁帽,你就刨个坑把骨灰埋下。

你回去后,把门关好,睡七天七夜,无论哪个喊你,你都不要答应。

过了七天七夜,茎秆扳弓,叶子做弦,篱枝杆、马桑条,杨柳枝做筒,天要亮的时候,听见鸡叫,你就朝最亮的那个星宿连射三箭。那时你下赤水河去,坐上那有兵马的船,就会有人拥护你去做官。”

说罢,阴阳先生快步赶路,头也不回。

小伙子回来,按先生的指点,在大吉大利的日子把父亲骸骨挖出烧成灰包好,到那山上坐着等候。

那天是个赶场天。中午过后,下起大雨来了。小伙子正要回去躲雨,忽然“咔嚓”一声,天空一个恶炸雷打了下来,几乎把他震昏了,吓得他口张眼闭,好一会才睁开眼睛。

一看,去高山堡赶场转来(回来)的几个人,正从山下走过,因为雨太大,其中有个买锅的,把那口大铁锅翻转来,顶在头上遮雨。

小伙子一下子明白了,雷声就是天鼓响,顶锅就是戴铁帽。阴阳先生说的话真是灵验,赶快下葬。

冒雨安葬完毕,回到家里,把四门关上,闩紧,躺在床上,一觉睡去。

从那天起,到处都出现各种奇怪事情:周围几十里以内,人们喂的公鸡不再啼鸣,狗也不会叫唤,牛马猪羊也无声息,不吃不喝,人们像失魂落魄一样,浑浑噩噩,糊糊涂涂,谁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三天以后,才有人隐隐约约的听见公鸡的叫声。人们互相过问,到底是哪家的鸡叫。你问我,我问他,问去问来,家家的鸡都没有叫。

又过两天,迎着叫声传来的方向走访,最后才弄明白是公鸡岭、公鸡山(山名)发出的啼鸣声。

有些人夜里听见“哞、哞”的牛叫声,白天互相询问,谁家也没听到圈里的牛叫。

过了几天,才听说是石牛口(山名)的牛叫。

还有人发现,月亮山(山名)发光,照着石牛,到烂草坝(地名)吃草,甚至到很远的苞谷山(山名)去偷吃苞谷。

当地农夫发现:夜间有个很大的牛来吃庄稼,不敢上前去打,第二天杀鸡去敬山神土地,请土地公公帮忙看护,免得牛损害庄稼。

土地公公吃了鸡,夜时,帮人们放哨,发现石牛抬头伸嘴要去吃庄稼,就一棒打去,气力用得过猛,把牛嘴打破。

如今人们还可以看到,石牛的半边嘴巴掉在石牛头下边的地面上。


石怪


这几天里,人们还在夜间听见鼓响,一夜比一夜的响声大。人人都不知道鼓声是从哪里响的。

赤水河对岸有座山,形状像庙里烧香的香炉,叫作香炉山。几天来,人们隔河看见香炉山的香炉(岩名)冒烟,烟雾一天比一天浓厚。

再仔细听,啊!那是鼓声,原来是离香炉山还不到十里的天鼓岩发出来的。

一天深夜里,赤水河卫城的人们睡在床上,感到屋子、床、地面都猛烈地震动一阵,把人们从梦中惊醒。老年人说,这里发生了天摇地动(地震)。

第二天,赤水卫城背后,石船坡(地名)原被厚土覆盖着的石船,露出了船身。船头掉向大河,看样子,是要下赤水河去了。

同一时间内,附近很多地方的生物都产生了各种反应:羊圈岩的羊出圈,猴子沟的猴子到处跑,耗子岩的岩耗子出来咬庄稼,又大又凶不怕人打,阴灯山的灯火明亮,马槽洼的马群嘶鸣,老鹰岩的老鹰成群捉鸡,龙潭山下的三股水(地名)无雨而浑,水势涨大,虎现坡(地名)出现老虎……

更令人奇怪的是:有人看见石桩营(地名)的一营石兵走出营盘,向赤水河走去,据说是去坐赤水卫城背后已经启动将要下水的石船。

但是,事不凑巧,沙子坡驿道边那家安睡在床的母子俩,睡到第五天,终于被声音吵醒了。

原来,这家喂的母猪,才下崽没多久,母猪带着一窝小猪儿,拱开土墙,跑出圈来,到处乱跑乱拱,自家园里的庄稼拱烂不打紧,又跑到邻近别家园子头,把人家庄稼拱个稀巴烂。

邻家发现庄稼被遭害,大吵大闹,顺着猪的足迹,直到主人的门前,捣着门叫骂:“你家俩娘母都死掉啦?怎么放猪出来遭害我们的庄稼……”

“你家喂的死瘟猪,把我们的庄稼都遭害几遍了,猪遭瘟,人都遭瘟?都死光了,还不出来看。再不作声,放把火把你破窑窑全烧掉……

第六天,继续有这样恶毒的咒骂。母亲实在忍耐不住,顾不得儿子的阻拦,打开门出来,向那家赔罪。

儿子也睡不下去了,只得上山去扯丝茅山杆杆,扳成弓,草叶子做弦,连蒿枝杆、马桑枝、杨柳条做成三支箭。

那天夜里,他再也睡不着觉,拿着弓箭站在山上等待鸡鸣。五更过后,听见远处雄鸡唱晓,他对准天上最亮的那颗星宿射出三支箭去。

这时,京城头的老皇帝正早朝。前几天,明明刚入睡不久,就恍惚听见更鼓敲过五更,赶忙起来上殿坐朝,坐了很久时间,坐得困倦打盹,也不见大臣们来上朝,忽听见更声,才是二更时辰,只得转回寝宫。可是,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大臣们都等了两个时辰了。

这一天,不早不迟,五更时坐朝,大臣们都按时到齐,跪伏金阶朝拜君王。忽听“锵”的一声巨响哎哟,妈!

大臣们听到皇上惊叫,抬头向皇上看去,还没看清楚,又听“轰”的一声巨响,又从顶上传来。再仔细向九龙口上看去,皇上已被吓晕倒在龙椅上了。

众大臣吓得目瞪口呆,六神无主。其中有个胆大的,惊魂稍定,上前一看,也几乎吓呆了:“哎呀、呀、呀!天啦,好险啦!”

原来,他看清了那支三尺长的金箭,斜插在龙案之上,箭头不高不短,不左不右,正对着皇上的心窝,要是上前去几寸,皇上就没命了……

过了好半天,吓昏的大臣们才清醒过来。再抬头细看第二次听到响声的方向。

哟,正对皇上的那棵九龙蟠绕的金柱上,也插着一支银箭,插进铜柱足足三尺之深。

“启禀皇上,不好了!”外边紫禁城的守门官气急败坏地跑来报告,“不好了,不知是什么贼子造反了!”

“何事?赶快奏明!”

门官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宫门城楼擎梁的锦口柱上,插着一支铁箭,臣等派勇士去拔,拔也拔不出来!”

这三支箭,真是惊天动地,满朝文武个个心惊胆寒。有个胆大的大臣挺身而出,奏道:“我主洪福齐天,何方贼子,量也成不了气候,陛下可传圣旨,令观天师观看,贼子出何方。”

任何反王贼寇,都躲不过观天师的慧眼金睛。观天师很快就观察出来了:贵州省大定府管辖的赤水卫城上头,川滇驿道边的高山堡沙子坡出了反王贼子。

皇帝听了,十分着急,马上派了一员大将,领起大队人马,火速进兵,剿灭草寇。来到赤水卫城一带打听,沙子坡一带根本没什么动静。

原来这家人,母亲因母猪带仔拱吃邻人的庄稼,想把猪追回来,追着猪跑来跑去,猪不朝圈走,倒反向山上乱跑,跑到一个枯井边,大猪小猪一个个地落到枯井里去了。

老人追到井边,已是筋疲力尽,望着心爱的十几个牲口一个不存,十分伤心,不觉头眼昏花,一个踉跄也摔下枯井去了。

她那个儿子,自从朝北射了三箭,便按阴阳先生说的,朝赤水河走去,是否坐上石船,人们一直没听到消息。

皇帝的人马来,没有捉住反王,就按观天师说的,要斩草除根,把反王的祖坟也要挖掉。

于是,派了很多人来挖坟。可是那埋坟的地方与其他地方一样,草儿青青,无疤无痕,根本看不出坟在哪里。据说那是真龙地,埋上骸骨后,每天会往下遁去三尺深,怎么还挖得了呢?

观天师说:“挖不到尸骨,挖断龙筋也行。”

于是又找起石匠,配合兵丁,拿起铁锹、钢钎、锄头猛力地挖,一连挖了很多天。头天挖去很深,可是第二天一看又还原了,跟没有挖过一样。挖了很久很久,还是挖不断那坟地的“龙筋”。

有天晚上,一个挖地的小官的烟杆不见了,他最后回忆起来是掉在挖龙筋的那里了。于是趁着月色回到工地去寻找,忽听见有谈话声。

他四面张望,看不见人,再仔细听,声音是从地下传出的。他趴下身子,耳朵紧贴地面,原来是地脉龙神和土地公公正在谈论皇帝的人与挖“龙筋”的事。

只听见地脉龙神对土地公公说:“不怕他千把锄头万把锹,只怕铜钉铁钉钉断腰。”

小官儿回去一谈,人们就打起很多铜钉铁钉,把那山脊挖断后,随之钉上钉子。

从那以后,龙脉就不再上长,如今,从山岭下的公路上过,老远就可以看到那被钉断了的山脊。

人们都说,如果在那埋坟后的七天内,那家人的猪不出来害人,真正睡满七天七夜,那么,那射出的三支箭,就一定会把老皇帝射死,天下就会大乱。

这个反王下赤水河去,坐上石船,统领石桩营的一营石兵——这石兵是刀砍不进、箭射不穿、火烧不化的,是天下无敌的。

香炉山的香烟缭绕作掩护,天鼓岩的天鼓震响惊动天下,处处都要造反响应,还有石牛、石鸡、石羊、石马、阴灯、岩耗、洪水周围几十里内,各座山的灵气聚会,山精世怪都一齐活跃起来,就会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拥护这个反王去夺龙位,坐天下……

俗话说:“成则王侯,败则贼寇。”反王埋坟的地方,代代相传,当地远近闻名的,就是有名的“草寇坟”。

 

 

讲述人:刘昭英

记录人:曾鸣众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