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龙显圣保草海

亚木沟“鬼谷神府”的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人蛇兄弟的故事


那是很久很久的事了,我是听你老公公讲的,连你老公公也不是亲见,他也是听上辈人讲的。

那时节,中国还有皇帝。地方上的官员是由皇帝派下来的。来坐威宁的是苏军民。这不是他的名字。他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所以叫他苏军民。

这苏军民当了多年父母官,向老百姓派捐收款,催粮拉伕,却从来不为地方上办点好事。有一年,他传下命令,叫地方上排家挨户摊派民伕,挖条中河,打穿黑岩洞,放干草海。

听人讲,是有一个瞎子给他算了个“八字”,他生在丁卯年正月间,五行属火,来在这草海边上做官,于他不利。海子里多的是水。水克火。一炉子火,一飘水就泼熄了。所以,苏军民要挖通草海放干水。

老话说:当官的放个屁,当差的跑脱气。苏军民的差人四乡八里催着,乡约保正逼着,庄稼人们打起锄头,背上干粮,成千上万,都来挖草海了。

一日三,三日九,挖了一个多月,连一条中河都还没挖通,隔海水还老远。

苏军民急了,把他那些监工人员臭骂了一通,要他们加紧督促,限期完工。这一来可苦了那些民伕们啦。他们成天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干活,肚子还填不饱,又担心家里的庄稼没人侍弄,老爹老妈,婆娘儿女没有嚼用。

从草海到黑岩洞,多远哪!民伕们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排了二十来里的长线,使锄头挖土的,用铲粑刨土的,用撮箕拾的,用大箩背的,人山人海,来来往往,都在开河道。

苏军民派来的差人,提着鞭子,从这边吆喝到那边,从那头咋呼到这头,动不劳就骂人,就打人。

尽管这么督促,工程进展还是很慢。为哪样呢?民伕们不愿意出气力干嘛!祖祖辈辈的海子,出鱼出虾,长菱角,长海草,还有黄脯鸭、大雁野鸭。

草海是一个宝,哪个肯放干它。再说,丢下庄稼活,饿着肚皮,来替当官的白当差,哪个愿意呀!官府有令,差人逼着,不敢不来;来是来,来了也不干活,磨磨蹭蹭,拖混时间。监工走来了,站起来动一动;监工转过身,坐下来歇歇。

没有挖出泥巴去,不怕监工发觉吗?不怕,他们有法子对付:把往天运出去的泥巴堆子的表皮上陶一陶,湿漉漉的,就跟刚刚拾出来的一般。像倒是很像,只是河道老是这么浅,泥巴堆子老是这么高。不知道从哪里起,民伕中间传开了这样的话:白天挑出来的土,一夜功夫就全都填回去了。

人们猜猜疑疑,说是触犯了海子里的小黑龙了。小黑龙是东海龙王的三太子,不是好惹的。这当然是一定的罗。放干了海水,叫小黑龙哪里住去!

工程没有进展,苏军民很不舒服;人传口漏,说是小黑龙把泥巴连夜填回河道坑里,他听到了,更加生气。

那时是三伏天,正热。后半夜,下弦月刚刚升起,时不时被薄云遮掩,影影绰绰的。苏军民带上个亲信跟班——跟班就像是勤务兵吧——摸黑去查看河道,他要看看究竟有没有小黑龙。

苏军民一路走,一路提心吊胆。夜风吹来,树林子飒飒作响。野虫子啦,田鸡啦,叫个不停。特别是野狗,遍野漫坝地嚎。疑心生暗鬼,他先就有点儿慌神。走了一程子,到底没看见什么小黑龙来搬土,他算落了心,折转身往回走,要回衙门了。

一片汪洋的草海,这下就展现在苏军民的面前,映着月光,银波闪亮。他苏军民也是个人嘛,心想,多好的草海啊!放干了也真是可惜。无怪龙王三太子要生气。但回过头来想,这可关系到他的生辰八字,关系到池的官运前程;他还是铁下心:非放干草海不可。他盘算着草海放干以后,他将会加官晋绿,飞黄腾达。



猛然间,一座铁塔挡在他的面前。这是什么?从哪里拱出来的?开初,他什么也没看明白;他的眼晴被海水的波光晃得昏花了。他回过神来,才看清楚了:一个袒胸露腹的大汉,浑身漆黑,嘴脸鼻眼摸糊不清,头顶上翅着两支犄角。

“你,你你,你是……”苏军民慌慌张张地发问。

“我认得你!”黑大汉喝道,“你做你的官,我守我的潭;你要放干我的潭,我要参掉你的官!”黑大汉说完这两句话,折身就走,扑通一声,跳进草海去了

苏军民发了一阵子呆,慢慢回想起这黑大汉的话,吓出了身冷汗,老站在那里不动弹了。过了好一会,跟班才喊他:“老爷,还是快些回衙去吧,都四更啦。”

他这才想起还有跟班尾随着,就问:“刚才,你看见什么没有?”

“没有。小人什么也没看见。”跟班说:“老爷您看见什么啦?

当跟班的,摸透了当官的老爷的脾气,所以他说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以免将来担干系,受责罚。苏军民回到衙门,一病倒就爬不起来。

小黑龙显圣的事到处传揭开了,说得有眉有眼,活灵活现,但绝不是跟班讲出去的。从此,民工们干活更不上劲,工程几乎完全停滞了。

狗腿子、差人、监工们,先是不敢去打搅老爷,后来又怕一再拖延,日久天长,责任重大,担戴不起,才麻起胆子报告上去。苏军民传下话来:“不放草海了。”

不放草海了,民伕们才得到各自回去种庄稼。

苏军民放草海,劳民伤财,叫小黑龙一显圣,他害怕了。直到今天,我们的草海还是草海。所以说,草海是放不得的,放不干的。

 

 

讲述者:陈仲良

搜集者:陈绍炎

流传地区:贵州威宁赫章

 


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