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松桃水月庵是玉帝女儿与凡间男子爱情的见证

贵州民间故事:惠泉寺与观音的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贵州民间故事:清道光皇帝在翠屏上谈诗论句


黔东大地,人杰地灵,风华物宝,文明悠远。地处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中部的孟溪镇,以其独有的地理优势、丰厚的物产资源、深厚的文化底蕴,演绎着黔东大地的神奇与美丽。在历史与现代的交融里,缔造了孟溪特有的魅力,使之成为了独享一方的文明与文化小城镇。

水月庵处在孟溪镇北大门,与文昌古桥遥相辉映,介于孟溪镇所辖的寨院村与安山村之间,孟溪镇的主要河流——木耳河就由其面前经过。

远远望去,就像一座小岛,挺立在河水之中央。独峰凸起,石壁光亮润滑,山上草木葳蕤,百鸟鸣瑟,怡然自悦。

由于其特有的历史渊源与文化溯源,水月庵在改革开放后正式列为孟溪镇八景之一,知晓她前身的文人墨客每逢时节交替都会邀约前来观仰赋诗,以睹其风格迥异的素颜。

水月庵的身世扑朔迷离,流传至今的多为民间的口头相传,综合之,便可洞悉其前世,如斯以便今人考究。

相传天上玉帝之一女儿——水月姑娘,生得聪慧水灵,婀娜多姿,娇美无比。月亮见之忙躲避,碧水见之忙隐退。

水月姑娘多得玉帝、王母宠爱。这样,水月姑娘遭到其余众姐妹的妒忌。

一日,姐妹们相邀来到人间散心,水月姑娘与一凡间男子情投意合,两人很快就私定终身。

其余姐妹心头暗喜,急忙向玉帝、王母娘娘禀告此事。

玉帝大怒,立即派天神下界捉拿男子摩崖、水月姑娘。

天神来到人间后,摩崖任凭其百般拷问,鞭打,誓死不肯放弃对水月姑娘爱情的执著追求。

天神无可奈何,只有如实告知玉帝。



玉帝勃然大怒,马上施展法力,顷刻间便将摩崖变为一座石崖,屹立在孟溪之北,使之每天遭受风雨侵蚀、太阳暴晒,终身面受惩戒,永世不得翻身。

水月姑娘见此,万般无奈之下,便幻化为一条河流,清澈晶莹,舒缓滋润,围绕着摩崖,荡漾着摩崖,拥抱着摩崖,涓涓不歇,永不分离。

这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当时的人们,他们在石崖之上修了一座庵子,供奉着摩崖和水月姑娘的雕像,香客络绎不绝,香火终日不断。

就这样,人们秉承着一个个坚定而美好的夙愿,尤其是热恋中的年轻人抑或是分隔他乡的恋人,在情浓或相思之时总会去烧一柱清香,双手合十,虔诚地面对摩崖与水月塑像,寄托心头的相思,祈求心灵的慰藉。

南明永历元年(1622年,即清顺治四年),兵部尚书大学士吕大器从福建进入贵州,意欲组织抗清力量,反清复明。

是年五月,吕大器途经孟溪,游览孟溪八景之后,便停驻于水月庵。见此风景宜人,山陡峭滑润,水舒缓妩媚,山水相映成趣。顿时情深意切,遂挥笔写就“水月庵”三个大字,悬挂于水月庵门额上,并在庵旁修建一亭阁,雕梁画栋,作序镌刻于亭旁边的摩崖崖壁上,令工匠凿刻之。

序文共计84字,一笔一划楷体写成。整幅石刻长1.1米,宽0.9米。历经风雨剥蚀,至今苍劲有力的字迹却还尚可辨认。

遗憾的是,水月庵亭子在1971年“文革”时被拆毁。一座铭记着忠贞爱情与世人精神寄托的亭子,就这样在时代的更替中静静地湮没了,水月与摩崖的凄美爱情也就渐渐被当世人所遗忘,随着渐渐东去的溪水默默地逝去。

然而庆幸的是,吕大器的手书真迹——摩崖石刻全文却得以完好保留。

摩崖石刻全文如下:

“永历元年丁亥暮春,予自闽、粤奉二亲至此。时同行为国史检讨方于宣,相与临流陟竣,选胜挹幽,终日不倦,遂开斯亭之胜,岂日曲修裱,亦犹白下新亭之会也。

夏五月朔日亭成,与诸名士落之,用志于壁,以待来者。遂宁吕大器题。”

从吕大器的石刻文字中,水月庵确实是人间之胜境,是人抒发与寄托情感的圣地。

清道光壬午(1882年),科大挑二等候补儒学士刘光宗(号若山),在游历了水月庵后,当时作诗一首:《水月庵为雨所阻》,其全诗内容如下:

其一

风雨漫天带笋舆,从林小住意萧疏。

重寻旧日留题处,正值高僧出定初。

野鹤窥人崖竹动,涧杜摇影水窗虚。

凭栏我已尘机静,笑结清缘悟六如。

其二

何年成古刹,遗构傍山阿;

石径千盘绕,行人终日过。

摩崖寻旧榻,印月得清波;

僧诵严华罢,神风满薛萝。

透过古人的文笔诗迹,今人不难读懂水月庵前世的精美与繁茂。

 


更多故事